9qy1r超棒的言情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txt-01547 神的使者(四)分享-gr30e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游格格一行四人抵达西安的时候已经是2149年5月8号晚上。
天空中鱼鳞状的紫色云层仍旧清晰可见,天地间似乎还多了一些氤氲气息徘徊不尽。小和尚昨晚和游格格谈了一晚上,具体内容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都不是很清楚,两人只能大概猜测是游格格想搞清楚小和尚弥陀儿和他师父的来路。
到西安城的时候,作为中国步入2100年以来第五代超级城市的首个全智能自动化试点,新西安城给人的感觉有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感。庞大的城市圈环绕一根轴心主体向上攀升,层叠好似挂在天空中的一盘大蚊香。
虽然有不少人吐槽过新西安城的整体模样,但是太阳没有落下去之前,这里绝对称得上是世界最先进的奇幻都市之一。
在这里,无论是地面还是空中的交通系统都有城市中心的超级衍算核心管控,私人访客抵达城市外围后都会被接入网络,随后只需要输入目的地,其他的交给超级衍算核心就可以了。居民们生活在被称作“旋云之巅”的环状城市带上,所用的能源都是直接来自于太阳、风和雨。
可现如今,“太阳消失”以后,这座刚建成不到十年的超级大都会也沦为了黑暗中的古老遗迹般呈现出一种令人感怀的悲凉之感。
雪履车在城郊停下后,游格格并没有急着带着小和尚去找他师父,而是先查看了一眼一封两天前就发送过来,到了今天她才刚刚接收到的信息。
看完之后,游格格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虽然和游格格相识不久,确很清楚这位活了一个多世纪的大人物是极少出现如此失态的情况的,除非真的发生了大事。
桃沢花子比较在意的是,这件事是否与夏目有关。
一问之下才知道,夏目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不过第一中轴那边却出了大乱子。
信息让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看了,两人看完后也都傻了眼。
原来……就在两天前第一中轴那边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内部骚动,具体原因主要与他们封禁在地下深处的一个强大存在逃出生天有关。按道理说,第一中轴家大业大,既然敢在无人知晓的地下深埋着这样的秘密,自然是有应对的办法的。
可有再多的准备也架不住内鬼的爆发。
先前因为各大避难所连番出事,第一中轴已经对自身的人员忠诚度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和内部清理,但很显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敌人就是借助了这种自以为清理的干净的心态在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突然集中爆发了。
信息中没有提到这个强大存在具体是什么,但却提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原计划五月底出发的第三批探险者队伍出现了巨大的人员和物资损失,这可能直接导致人类探寻“太阳消失”具体成因并找出解决办法的整体规划向后再延长一年甚至更久。
当然,如果只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内部骚乱也就罢了,忍一忍还是有希望重整旗鼓的。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新美联联合非洲南部政权突然表态说要退出“烽火议会”,并且他们已经派出了自己的武装力量开始入侵疏于防备的其他地区的避难所,看意图是打算强行夺取稀缺物资,以保障自身能够坚持更久的时间。
这种行为无异于饥荒年代的同类相食。
可在这份信息中,告密者还向游格格传达了另外两个重要原因。
首先是新美联政府由于自身的原因,并未能严格按照当初“烽火议会”制定的策略建造足够多且设施完善、物资充沛的避难所,这直接导致了新美联内部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权势一方固守新美联五大湖地区,也就曾经的美国与加拿大接壤地区,而劣势一方则从新美联各地开始向中心区域反攻,试图夺回“平权”,也就是生存下去的权利。
这场斗争中还多了一个绝对令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印象深刻的第三方助力,那就是曾制造望野生态区惨剧的“国之勇士”。虽然现在世人都知道此“国之勇士”非当年的“国之勇士”,但他们的行迹更为恶劣,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承受底线。
至于非洲南部政权共荣体面临的情况与新美联内部的矛盾激化十分类似。
非洲南部政权共荣体原本是以新巴叶图政府为首的黑人之光,可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这个刚刚兴起不到五年的共荣体内。权势的掌握者建造了华美的地下皇宫,而普通的平民却只能住在漆黑好似窑洞一般的地下简易避难所中。
二者矛盾的激化已经持续很久,奈何碍于信息传递受阻,直到第一中轴了解到具体的情况之时,新美洲大陆联合政府与非洲南部政权共荣体内部的纷争已经结束。可是他们并没有就此罢休……
内部纷争消耗了大量的资源,现在他们必须为了活下去入侵其他地区。
黑夜中,不仅人变了,为了活下去,所有政客也都撕破了脸皮。
现在唯一勉强能算是好事的……就是中国大陆与上述两个区域之间相距较远,就算新美联打算横跨太平洋来中国抢东西也得掂量掂量这背后需要付出的代价。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如果这样的内部纷争集中爆发发生在“太阳消失”以前,第一中轴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加以从中调和。而今“太阳已经消失”了,地球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人类真正意义上结成了命运的共同体。
如果这个时候人类仍不能团结一致,那么估计等不到“太阳”再次升起,人类曾经辉煌的文明就可能彻底的熄灭在这一片漆黑之中。
越看越生气的桃沢花子怒道:“这都什么啊!都什么年代了还打仗?!疯了吧这些人!”
“就是疯了。”游格格平静的说道:“求存是本能,自私是本性,光靠大道理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那……那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打?”桃沢花子以前也不是那种忧国忧民的性格,只是经过这几年的打磨后她是愈发的觉得曾经不屑一顾的那种世界情怀对于每个人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游格格又说道:“不然呢?”
“啊?难道不应该出面阻止一下?”桃沢花子不理解。
“你能打败一个人,一群人,乃至一个国家,可你永远打败不了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愚蠢和短视,倡导命运共同体简单,写标语,喊口号,可只有亲身经历过那种在大自然面前绝望的痛苦的人才会深刻的意识到这些口号不只是喊一喊……所以,更多时候怕的不是你什么都不懂,而是你一知半解,自作聪明。”游格格似笑非笑的说了一些让桃沢花子觉得很是凉薄的话。
清水雅人在一旁沉默许久,她突然开口道:“战争一旦打响,任何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就算新美联没可能横跨太平洋来入侵亚洲这边,可他们依然可以通过破坏或者抢夺环太平洋核电系统的能源来为自身争取利益……到时候……内忧外患,第一中轴的管控力和核心领导能力持续下降的话,‘烽火议会’迟早会分崩离析……那么等待全人类的就可能是雪上加霜之后的自生自灭了……”
游格格听完看了清水雅人一眼,她反问道:“这是你的见解,还是你们族内那位幻大人的看法?”
清水雅人摇摇头:“都不是……这是先生的推演。”
“先生?”游格格闻言愣了一下,随后感慨道:“先生……原来是这样。”
桃沢花子不懂何谓先生,她皱眉道:“那岂不是说,咱们现在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逆转人类走向灭亡的结局了?”
清水雅人沉默不语,但游格格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所以游格格先说道:“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把‘太阳消失’这个大难题搞定,见了阳光,人们自然而然就会恢复理智的。”
桃沢花子闻言苦着一张脸道:“您这话说的,要是真的那么容易的话,我们还用得着打吗?”
这时小和尚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我好像听到师父在叫我。”
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游格格闻言看向这小和尚,她问道:“你确定你师父在城里?”
小和尚木讷的点了点头:“师父在呢,不过他好像受了伤,我得去帮帮他。”说完小和尚转身就走向雪履车的出口,作势要打开车门。
桃沢花子吓了一跳,赶紧上前阻拦道:“哎哎哎!你别急啊!起码等我们都换好了衣服再一起去啊!”
小和尚抬头看了桃沢花子一眼,他眼睛突然红了:“师父快不行了……你们快点好吗。”
桃沢花子闻言一震,回头看向游格格和清水雅人,两人已经起身开始准备换衣服了。
她们速度不慢,很快就完成了换装。不过由于城市已经被封锁,雪履车是不可能开进去了,现在他们只能和之前进入徐州城一样徒步前往小和尚感知到的师父所在的地方。
与这座第五代超级城市相比较,游格格一行四人就连蚂蚁都算不上。
她们顶风冒雪,终于是赶在小和尚失去与师傅的感应之前找到了坐在城市中心纪念碑前奄奄一息的老僧缘空。这位大和尚此时身体已经被冻得僵硬,若不是他那张嘴还在呼着热气,恐怕早就被当成是一具尸体了。
见到僧人缘空后,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立即搭建临时的防寒帐篷,那是一种应急的救援帐篷,仅能在零下一百二十多摄氏度的极寒条件下维持住常温三个小时,主要是为了应对随时可能持续出现的伤员救治。
帐篷搭起来很快。
缘空被两个姑娘合力抬进去之后,小和尚却接过了禅杖守在帐篷外不愿意进去。
游格格问他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威胁,小和尚却默不作声,只说道:“我师父有些话要和你们说……你们还是快进去吧。”
游格格心底一颤,赶忙进了帐篷。
帐篷里,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有些手忙脚乱的为僧人缘空解开了衣服,这才发现他枯瘦的身躯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伤口,就好像是被人用刀捅了千百次一样触目惊心。伤口大都已经结痂,少部分还在流血。
看到这一幕,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都知道无论她们做什么恐怕都已经无力回天。
游格格进入帐篷后,缘空睁开了眼睛,他先是看了游格格一眼,然后又瞧了瞧身边两位面孔模样瞧着陌生的姑娘,跟着说道:“贫僧法号缘空,原本是一座荒山上破庙里的破戒僧,只因为年少时爱慕心仪之人而不得才遁入空门……去没曾想,入了空门,我这个剃了头的和尚却还是免不了俗,在庙里破了戒,与一女子神交而得帐篷我我这即是儿子又是徒弟的小和尚……”
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听闻这和尚竟说自己可以神交与人媾和,当时就觉得既惊讶又心生困惑。
游格格安静的听着,缘空继续说道:“后来我为求心神安定,便做了一名四处游历的苦行僧人,只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见到我那徒儿一面……谁曾想,原来,求缘只是虚弥的奢望,我心中的善念赋予我普度众生的能力才是我需要倾尽所有去解开的心结……在徐州时,我与二位施主虽未曾谋面,却已经结了善缘,我那徒儿也幸得两位施主相救才能得以存活……按道理说,我本不应该再奢望些什么……只可惜,我心结未了,在这漫漫迷途的中道没了气力……故而,我就想着能否将我手中这禅杖交于你三人中的一人,希望你们能够代替我继续完成我未了的心结?”
三个姑娘听到这里面面相觑。
感情好这老和尚让徒弟带她们过来不只是为了告诉她们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打算把担子交出去。
可是这里,游格格是活了一个多世纪的神一般的女子,桃沢花子和清水雅人也还都年轻,这样三人如何会想接过禅杖遁入空门呢?
可更让人意外的是,一路上都显得有些阴郁的清水雅人到了这里突然展露笑颜道:“大师,你看……我可以吗?”
游格格和桃沢花子都震惊的看着身边的清水雅人。
这位出身显赫世家,又身系清水家族百年基业的妙龄女子为何会突然决定遁入空门呢?
缘空却笑了笑:“如果是这样,那就有劳姑娘了。”
说完,不待游格格和桃沢花子阻止,缘空已经递出了手中的一团金光。清水雅人坐在那纹丝未动,可片刻会却周身泛起金灿灿的光辉令人无法直视。
那一瞬间,如果说清水雅人这是佛陀降世,那桃沢花子和游格格也是愿意相信的。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就更令二人感到震惊且不安了。
随着清水雅人从缘空手中接过“禅杖”,城市中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长鸣,那声音听起来像仙鹤,又好似鲸鱼在水中唱歌。
声音响起时,整座西安城都被蓝色的光点点亮。
可如果细看,那光哪里是点缀城市的荧光点点,分明是一个又一个如人的魂魄一般的存在。
像是聆听到了某种呼唤,它们纷纷涌现,并开始向城市中心汇聚。
游格格的视野模组中提示侦测到大量高能量聚合体在接近,这是之前她在徐州采集的数据拿回来改良后内置的新感应元件给予的反馈。
桃沢花子的注意力则主要集中在身边的好姐妹清水雅人的身上。
然而这位已然化作金身佛陀一般的年轻姑娘此时双目紧闭,盘膝而坐,大有一副入定听梵音的架势。
而那僧人缘空则在悄然间离开了人世。
帐篷外,既是缘空的儿子,又是缘空徒弟的小和尚弥陀儿泪流满面,他手持禅杖仰望天空,只看到层层叠叠的云层好似海边的浪潮般推来涌去,转眼间已经不复之前那般密集。
而天地间的氤氲气息也逐渐恢复清明。
城市中的光影汇流成几股好似银河般的绸带,他们不断收缩聚集,最终将城市的中心围的水泄不通。
桃沢花子试探着触碰了几次好姐妹清水雅人,结果每次都是手还没靠的太近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推开了。她向游格格投去求助的目光,可游格格却起身离开了帐篷。
到了外边,游格格抬头看向城市的天空。
果然和之前在徐州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除了地面上不断聚集的这些尚不清楚到底是鬼怪灵魂还是能量体聚合的东西以外,每当这种异象出现,天空中总会若有若无一种力量在盘旋凝聚。
它初时只有一点点痕迹可循,但随后就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如巨人一般降临。
帐篷外,小和尚抹掉见了风就冻成冰晶的泪珠问游格格道:“大姐姐,我师傅他……是不是已经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