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1io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天命主宰-七一一章 皇子展示-zruas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在阿美利加旧金山,第四传染病医院的后花园,亚历克斯·拉克伦穿着一身防疫衣,浑身空虚无力的躺在草坪上,双眼无神而带着几分绝望的看着天空。
“亚历克斯!你还躺在那干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速度快点?”
那是主管的声音,夹含着极度的不满。
亚历克斯皱起了眉头,然后强迫自己从草坪上爬起。虽然在这过程中,他感觉胸部炸裂一样的疼痛,呼吸粗重,极度困难。
可亚历克斯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跟随着他的同事们来到医院的停尸间。他现在的工作是与他的同事一起,将这里的尸体运送到两公里外的尸体焚化所进行焚化。
由于每天死的人太多,而第四传染病医院停尸间的所有冷冻箱都已被塞得满满当当,所以这项工作非常繁重。
亚历克斯需要跟随运尸车在这两地间往返十次,运送不下二百具尸体。
不过工薪很高,一天八百金盾,一般阿美利加的金领都拿不到这么多钱,但等同于他以前小半个月的工资。
在这个经济几乎完全停止,除了一些封闭的工厂在生产,服务业几乎停工的现在,尤显难得。
可今天不知为何,亚历克斯却提不起一点力气,他在配合同事勉强搬动了七具尸体之后,脑里面忽然就开始晕眩起来。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
“亚历克斯?该死的,你在搞什么鬼?尸体都掉在地上,雇主会将我骂惨的。”
“拉克伦先生,您没事吧?他好像休克了,快叫医生。”
“在医生到来之前,我认为该解开他的面罩,让他喘一口气。这里不太方便,把他搬出去吧?”
亚历克斯很快就发现自己轻松了一些,那是他的防毒面罩被取下来的缘故。可这一刻,亚历克斯却模糊的感受到自己的这些同事们惊恐的往后退开。
“黑斑,是黑斑,这家伙染了鼠疫!”
“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就不去检查?”
“黑死病,狗屎!狗屎!我前天还在食堂跟他一起聚餐过。”
“应该没事吧我记得当时他戴着半边面罩,我还嘲笑过他太小心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医生赶来,在为他做检查,亚历克斯却感觉恐慌,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结果却怎么都无法动弹,一无所获。
也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用慈父般的目光注视着他。
这身影全身都是腐败的,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出浓水。可此时的亚历克斯却并不觉恶心,只因这位‘慈父’的出现,让他浑身都充满着温暖。
“不需要绝望啊孩子,你该学会与他们共存。生命是平等的,也都是可贵的——”
那声音模模糊糊,却让他身上的疼痛逐渐消失,而就在亚历克斯想要继续努力,倾听这位话音的时候。一只同样温暖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要去听,孩子,那是混沌。听信他的话,确实可以让你免除瘟疫,可也同时会变成浑身流脓的怪物。”
那是一位老年人的声音,似乎是一位牧师:“我感受到了你的绝望,是害怕死亡?不,你不是为自己。是为了你的家人?让我猜猜,你是偷渡过来的,没有医保对吗?你害怕被送到病房?”
亚历克斯微微愣神,这使他眼前那巨大的身影逐渐消散。
“孩子,你真该了解一下政府的政策了,或者看看电视,要不然的话,与你的同事多交流一下也是可以的。我们天命教会在两个月前就发布了公告,可以在鼠疫期间,为所有没有医保的人提供免费医疗,并号召富人们为此捐款。相信我,教会将会报销你的医疗费。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对抗瘟疫,坚强的活下来——”
“他估计不是为医保,牧师先生。”
这个声音,是亚历克斯一位同事的,可他都不知道这家伙的姓名。
“我猜他应该是害怕被遣返,还有他家里应该很困难。我注意到他每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还会将其中的一半打包带回家。”
“那就更不需要担心了,孩子。”
那牧师失笑:“所以你真该看看新闻,就在两天前,众议长德怀特·佩顿先生提出了议案。自议案通过起,所有染病后痊愈的非法移民都可以在阿美利加得到五年的临时居住权限。在通过之后,所有遵守了卫生条例,在感染后能够及时报医的非法移民,也可以获得这一权利。佩顿先生是主宰在凡人时代的好友,他的议案通过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百。不得不说,你虽然很自私,却是一个幸运的家伙。”
亚历克斯听到一半,就已经精神一振,原本弥漫于心底里的绝望,忽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虽然只是个不关心时事的偷渡移民,可也知道现在的联邦众议长德怀特·佩顿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相信这一定是天命之主的意志,亚历克斯听说过那位伟大的神明,经常借助这位的手,通过一些有益于大众的议案。
“现在,把你的家人,还有他们的住址说出来。他们也有被传染的可能,所以说,先生,你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
“至今为止,我们监控到的变异基因,总数有四百六十七种。”
就在黑暗世界与中东地带,针对血宴魔虫的清剿战如火如荼,而光明世界的凡世则因大规模传染的鼠疫而水深火热的时候。
在命运之乡魔法塔的28层,这里的气氛也是一片沉重。
“我们监测到这些变异病毒,通常都是因原宿主的心绪剧烈波动而生出变化,他们越绝望,这些病毒变异的几率也就越高。那显然是纳垢的力量,祂在利用人们的情绪,改变病毒的构造。”
“幸运的是,目前这些存活下来的变种鼠疫杆菌,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它们依然是一个类群,也在我们研发的疫苗的针对范围内。”
雅典娜揉着眉心:“可我们的运气不会总这么好对吗?”
她知道病毒这位生命体中最简单的成员,其遗传密码或基因组大多都集中在核酸链上,所以是极不稳定,只要这种核酸链发生任何变化都会影响它们后代的特性表现。
所以病毒的基因组在其增殖过程中绝非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时时刻刻都自动地发生突变。
而病毒在一次感染中,一个病毒粒子要增殖几百万次,存在产生突变的机会,也高到夸张。
虽然其中的大多数突变,都可能导致病毒死亡,可其中少数生存下来的,却会导致病毒的类群发生变化。
而纳垢的力量,显然是在促成这变化,往更恶劣的方向转变。
“运气啊——”
李墨尘看了一眼雅典娜,然后在心中苦笑。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的许愿术在阻止,他的‘神霄灵运紫金塔’在镇压。这种突变早就发生了。
而如今塔上的功德之气,每时每刻都在剧烈消耗着,已经有了一点跟不上的趋势。
“还是得依靠我们的牧师。”普罗米修斯一声轻叹:“最好是避免病人在死亡之前的时间段,生出太强烈的绝望情绪。当然,政策方面也要跟上,根据我的化身在凡间走访的结果,他们绝大多数并不是真正畏惧死亡,而是因其它的原因导致。”
“可如今除了医生,陛下的牧师就是最辛苦的一群人。在疫情发生之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由于与病人接触较多,感染几率也很大,非常危险。”
俾斯麦苦笑:“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建议在病人死前动用镇静剂,这可以有效的抚平他们的情绪。”
“这是个方法,可不人道,也会引起争议与不满,甚至可能因此导致更大规模的恐慌。”
雅典娜摇着头:“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用这种方法。不过,我最近倒是有一个思路,借助路西法与地狱魔神的力量。我本人与后见之神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李墨尘顿时扬了扬眉:“有把握吗?”
他大概知道雅典娜与厄庇墨透斯可以提供的帮助是什么,智慧女神与后见之神可以让人的思维迟缓,变得愚笨。人笨了之后,就没法想东想西。
而以路西法为首的几位魔神,也有着近似的作用。
比如怠惰之主贝利尔,这位可以让人懒散,懒到不愿去思考;傲慢的路西法可以让人变得骄傲,他们会想鼠疫病毒算什么,那就是渣滓,我们继续HAPPY,举办party吧?暴食的别西卜,祂可以让人饥饿,饿到没法正常思维等等——
“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会尽力而为。”
雅典娜面色冷肃:“无论如何,我们都得撑到特效药研发完成。”
相较于变数很大的疫苗,她更期待特效药。病毒可以发生变异,可只要还是鼠疫杆菌,那么它对人体的伤害机制与毒性,就很难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那么此事就交给你了。”李墨尘没有犹豫:“我会让伊西斯配合你,给予你最大的方便。”
雅典娜的这个策略虽然不那么光明正大,也有违道德。可效果应该是很不错的,后患也小。
目前的情况也是不得已,为了防止更大的灾难降临,他们必须阻止混沌四神的力量在这个世界继续壮大。
李墨尘甚至已经做好了在形势继续恶化的时候,不择手段去控制的准备。
不过现在的情况还好,他们的疫苗还有特效药,还是有很大几率赶在病毒变异之前研发成功。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在黑暗世界,疫病的扩散速度有点快。”
普罗米修斯说着新情况:“那边的环境更适合病毒滋生,所以目前的感染率已经很高。值得庆幸的是,进入黑暗世界的人员,普遍都有着较强的体魄与抵抗力,心理素质也很不错,目前的人心还是稳定的。”
“那就暂时不管,不过得注意加强那边的医疗力量。”
李墨尘知道如果死亡率过高,那么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也会崩溃的:“还有各艘星舰上的防疫,未来这将是我们的核心力量,一定不能出问题。只要撑过这段时间——”
李墨尘看向自己的助理爱丽莎·坦格利安:“把我们的生命防御计划的进度说说吧!”
“这一计划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
此时的爱丽莎,不但已实际担任着天命神国‘书记官’的职位,更掌握与协调着天命神国的军工生产。
“A计划中的殖装外衣已经设计出来了,只需植入人体就可以防御病毒。不过我们的生物科学家都不赞同大规模普及,这是因纳垢对各种生物的干涉力越来越强。而我们这款为普通人设计的殖装外衣,由于考虑到成本因素,自律体系相对薄弱。一旦它们在纳垢的影响下发生变化,这很可能会导致一场生化灾难。”
“然后是B计划中由光魔工业主导,以高强度碳纤维为主材料,结合陶瓷与高强度合金制作的防护衣。能够在隔绝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病原体的基础上保证人体的舒适性与清洁,并让普通人具有一定程度的防御能力与战斗力。目前光魔工业已经设计了三个版本,性能都很不错。”
爱丽莎说到这里之后却摊了摊手:“可哪怕最便宜,防御能力极其微弱的版本,造价也超过了四万三千金盾。不过安东尼殿下认为可以在现有基础上,再次大幅度的降低成本,他正在亲自主持这一计划,预计可以降低到一万七千金盾。”
这所谓的生命防御计划,其实就是将人与外界彻底隔绝,彻底斩断纳垢力量污染的途径。
“一万七千金盾,考虑到需要日常的更替,维修,人均至少得配备三套——”
俾斯麦不由揉着额角:“目前的光明世界,也只有一部分发达地区才能够承担吧?全世界将近一千二百亿人口,就是六千兆金盾的投入。”
“可这是目前最有可行性的,如果真能够防御住纳垢,那么六千兆也不是不可接受。”
戴安娜微笑着:“而且俾斯麦殿下,你没有考虑到未来的通货膨胀,预计光明世界的工业能力会呈现爆发趋势,未来民间的财富也会获得极大的增长。这是个好消息,至少可以兜底了。”
“问题是时间。”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皱着眉头:“三千六百亿套防护衣,我们得用多少时间生产完毕?一百年?还是二百年?”
他知道这种高强度碳纤维的生产条件极其苛刻,而且目前天命同盟,无论战舰战甲,都是高强度碳纤维的耗材大户。
“这其实是次要的,加西亚。关键是人心,只要产品出来了,就可以有效降低民众的不安。”
普罗米修斯微笑:“实在不行的话,还有目前医用的防护衣,最便宜的只有十二金盾。当然,它无法让人无障碍的工作,生活,作战,也很不舒适,可只要稍加改良,安全方面还是有一定保障。”
“医用防护衣还是算了。”
医疗之神帕特里克摇着头:“根据最新的反馈,它可能无法有效的防御鼠疫。在一些卫生条件恶劣的地区,已经有不少医护人员感染,比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七。我其实正想汇报这件事,现在的防护衣必须改良。而它们的成本,也必将上升。”
普罗米修斯闻言微微一愣,这个事情是他未曾掌握的。
“那么B计划就更势在必行。”
俾斯麦微微一叹:“普罗米修斯殿下说的对,这的确是目前最可行的方案。我现在就可以推动政府方面进行小规模的采购,先在所有医务人员中普及。当然,安东尼殿下也需要将成本继续压缩,也必须尽快研发大规模制造的方法。”
“那就尽快吧!”李墨尘的神色放松下来:“所以说我们的处境其实还不是很糟糕。”
※※※※
在众人离去之后,李墨尘凝思了一阵,就又返回到了魔法塔的顶层。
最近他其实没有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于疫苗与药物的研发上,只因他深知此法治标不治本。而即便是安东尼正在研究的防护衣,其实也没法完全阻止‘纳垢’。
要想与这位混沌之主对抗,终究还是得靠神权。
所以在这几个月里,李墨尘又耗费大量的功德与神性力量,将‘免疫’这一神权提升到了究极。
这是顺水推舟之举,之前李墨尘也花了不少精力研究‘免疫’,可神权一直都上不去。一直到最近病毒爆发,世人对于‘健康’与‘免疫力’等等爆发出巨大渴求,李墨尘才一举跨过究极的门槛。
可这相对于‘纳垢’创造级的‘生命’与‘瘟疫’,还是不堪一击。
李墨尘唯有将‘命运’与‘时序’真正提升到真理层次,才有希望与之对抗。
他在病毒与瘟疫上确实不是对手,可如果有真理‘命运’,他甚至能够在神霄灵运紫金塔的帮助下硬顶着混沌四神的注视回溯过去,直接从源头解决问题。他可以从基因层面埋下病毒消亡的伏笔,或者阻止危险的变异发生等等。
这才是能够让天命神系与光明世界,逃脱混沌四神染指的真正希望。
李墨尘一点都不敢怠懈,他为此几乎放弃了所有不必要,或者次要的事务,集中于命运的参研。
这次的外域之行,已经让他极大的缩短了掌握真理命运的时间。而现在李墨尘要做的,就是在这基础之上继续压缩,提升,让那一天尽可能早的到来。
不过有一件事是他必须要做的,那就是每半个月一次的时间跳跃——自从得到第八缕功德紫气,李墨尘回溯过去的能力就大幅进化了。损耗的元气更少,他在过去停留的时间,也远超以往。
不过与三年前不同的是,李墨尘现在已不会深入悠久的上古年代。他现在的时间回溯,更多停留于近代。尤其是他成为这个世界的根源掌控者,并将那颗大型原核融入之后。
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引导‘源质’的生成。
世界本源的壮大与扩张,必定会导致更多的‘源质’,也就是东方所谓的‘玄黄二气’的生成。
这也是绝佳的,可以提升李墨尘与整个神系实力的机会。
不过‘源质’的生成过程,生成的地点与性质都是无序的,难以控制的——这方面,如果不是李墨尘已经掌握着命运,时序,与究极的‘因果’,那么即便他身为根源掌控者,也没有太多办法可想。
而李墨尘,他不但可借助根源权限稍加引导,还可通过回溯过去的方式,因势利导,持续的进行微调。
有‘现在’的情况作为参照,李墨尘正在一步步提升对这些源质的生成轨迹与脉络的认知,增加对它们的把控。
而这一次,当李墨尘再次回溯过去,来到地心深层的某处时,他的眼眸内竟是不由自禁的,现出强烈的喜意与期待之情。
※※※※
同一时间,在无垠星界,在一片被无量光明笼罩的虚空中,此时真有无数的战舰汇聚于此。
“看啊,这就是光辉神路最后的结局了——”
斯泰拉帝国的第五皇子,基因原体‘太空野狼’黎曼鲁,正背负着手屹立于虚空,眼神讥诮地望着眼前这个正在熊熊燃烧,哪怕是远隔五十个星距,都能够感觉到灸热的大千世界。
“你这是以偏概全了,庄森!”
此时还有六个身影立在他的身侧,‘暗黑天使’艾尔·庄森,还有‘帝国之拳’罗加·多恩,‘圣血天使’圣吉列斯,‘帝皇之子’福格瑞姆,‘钢铁之手’费鲁斯·马努斯,还有‘白色疤痕’察合台。
其中的后者是一位在游牧民族中成长起来的基因原体,昔年泰拉帝皇崛起之后,为打造他战无不胜的星界军团,以自身血肉基因为蓝本铸造了二十个基因原体。
可由于混沌力量的干扰,这二十个基因原体在他们诞生的时候就散落于诸天世界。他们在各自的世界成长,最后被帝皇一一寻回。
而‘白色疤痕’察合台可汗,就在一个以游牧文明为主的世界中,成为了所有部落的王,是整个世界共尊的大汗。
这位正不以为然的说着:“这个世界的光明神之所以会落到这个地步,只是因与路德神系的战争失败,重伤之后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而已,这并非是光辉神道路本身的问题。”
“可如果不是它本身的力量过于霸道,容不下其它的光辉,最终又岂会失败?”
‘太空野狼’黎曼鲁依然是语含嘲讽:“我记得路德神系的神主,神格才只有二十?身为神上神,却败于一个神王之手,真是丢人现眼。”
‘帝国之拳’罗加·多恩也点了点头:“这份力量的本质是光明,可实质是一条非常黑暗的道路。据我所知,这一纪元还没有一位光明神能够达到创造级别。”
‘帝皇之子’福格瑞姆则哂笑道:“所以荷鲁斯选择了光暗一体,这是很聪明的选择。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似乎失去了整合自身化体的能力。”
“这是混沌的力量。”‘圣血天使’圣吉列斯的神色肃穆:“他们早就埋下了伏笔,不会容许荷鲁斯顺利的成为神上神。”
事实上,他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面临着这一问题。
帝皇麾下的二十个基因原体每一个都很极其强大,以帝皇基因作为蓝本的他们,都有着触摸创造权柄的潜力。故而他们任何一位成为神上神,都会为‘混沌’力量造成沉重的压力。
问题是在他们诞生之初,混沌力量让他们散落各地之时,就已经在他们的心灵当中留下了痕迹。
这一直都在困扰着所有的基因原体,不解决此事,很难踏上神上神的阶位。
“行了!我把你们召集在这里,不是为讨论光明神路的前景。”
‘暗黑天使’艾尔·庄森微一挥手,打断了几人的讨论。
作为第二皇子,泰拉帝国星界军团的副帅,他有着凌驾于此地众多皇子之上的权柄与力量。
“根据最新掌握的情况,那个双子世界的天命之主,再次击溃了混沌邪神的阴谋。而现在,我们在星界中的一些敌人,已经看好他的前景,正试图给他提供援助。”
“盘古神系与阿色拉人,目前只有这两家,可其实还有更多的力量隐藏在他们的身后!他们正在竭尽所能的武装那位天命之主的神系。而后者——”
‘太空野狼’黎曼鲁语声冰冷的说着:“他们每一刻都在壮大!”
“也就是说,你们认为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进攻那个双子世界的时机了?”
‘帝皇之子’福格瑞姆有着近乎女子的阴柔气质,以及无比精致的五官容貌,这位撩动着他的长发,轻声笑着:“那个小家伙,所谓的天命之主,让你们感受到威胁了是吗?真是可笑!”
“可我不这么认为!据我所知,色孽与恐虐的力量,依然在那个世界肆掠,他们最新的阴谋是被挫败了,可并未被击溃。而奸奇与纳垢,已经进入了那里。”
这是‘钢铁之手’费鲁斯·马努斯,这位与福格瑞姆并肩而立,展现出极为亲密的关系,就仿佛是一对情侣。
“现在还不到时机!父皇还在他的皇座之上沉睡,虚空网道必须得到梳理。在他苏醒之前,我们不能让帝国的军队过早的进入那个双子世界。否则我们将与混沌四神正面对抗,我们的敌人也会全力狙击。”
所谓的‘虚空网道’,是帝皇借助他的时序与空间权柄,创造的连接着所有泰拉领地的虚空通道。
由于泰拉帝国的领土过于广大,拥有着高达一万三千颗的殖民星球与一千七百个大中千世界,所以即便他们拥有整个星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对于许多领土也依然是鞭长莫及。
帝皇不得不以这种方式连接领地,实现人民与军队在领地之间的快速移动,效果就等同于光明世界的高速公路网络。
可于此同时,混沌的力量,泰拉帝国的敌人,也在不断侵蚀攻击着这一‘虚空网道’,试图切断帝国对领土的统治。
‘白色疤痕’察合台也表示了赞同:“我认为现在的情况很不错,混沌的力量被天命之主压制。而那个神系,他们在混沌的干扰下,也终将走向精疲力尽。我认为现在,最好是保持观望。”
“可天命之主本人的力量正与日俱增,他让我感受到了不安。”
‘太空野狼’黎曼鲁皱起了眉头:“他对世界根源的掌控已经根深蒂固,他随时可能成为神上神!未来很可能将是我们棘手的敌人。”
‘圣血天使’圣吉列斯则若有所思:“我想知道今天的这场聚会,与‘无地王’殿下有多大的关联?”
众人的视线,顿时都往‘暗黑天使’艾尔·庄森看了过去,后者则面无表情的微一颔首:“在这之前,无地王殿下的确有向我提出过建议,且表达了他对双子世界的忧虑。不过,我们的决策不用参考他的意见。众所周知,他最近在天命之主那里遭遇了挫折。这是泰拉帝国的耻辱,可他违背了父皇不准接触光明世界的告诫。而我本人,目前也持反对意见。”
“无地王——”
‘白色疤痕’察合台可汗一身轻哼,表达出了不屑。他不喜欢那个商人领主,也缺乏信任。
在他看来,那位‘无地王’就是一个借助帝国声威,不断壮大自身力量的蛀虫,他为帝国做出的贡献微乎其微。
而这些泰拉领主,也是他们这些基因原体们更进一步,进入神上神的阻力之一,他们无一愿见帝皇的力量继续壮大。
圣吉列斯又看向了‘帝国之拳’罗加·多恩:“你与那位天命之主直接交过手,感觉如何?”
“他的战斗力非常强大,是偏向于战斗的类型,最近的成长也很惊人,天赋一定超越于我们所有基因原体之上。”
可罗加·多恩随后却冷笑道:“可我相信帝国起兵之刻,他只会是滚滚车轮前的虫蚁。”
“同感!”
圣吉列斯微一颔首,当时罗加·多恩与李墨尘一战他也在场,只是感观不如前者直观。
“庄森,我也同样不认为天命神系能够强大到对抗帝国。陛下正在用他的力量改造那个世界,让那里成为能够让我等任意驰骋的疆土。而在这之前,帝国过早的发动战争,只会让我们的敌人被迫联手,那些混沌力量,他们宁愿那个小子成为至高神,都不会容许我们取得胜利。那么现在,是六比一?”
‘太空野狼’黎曼鲁顿时凝眉:“你们会后悔的,我的直觉在告诉我,那个小家伙的体内拥有着颠覆性的力量。还有许愿塔,这是上纪元遗留的神话武装,等级很可能超越真理级,父皇的几次苏醒都与此有关,这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此地的众多基因原体,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对于黎曼鲁的直觉还是非常信任的。
‘太空野狼’以帝皇为蓝本,又有着源自于星兽的强大基因,‘直觉’已经达到了强真理的层次。
“不发动这战争,不意味着我们对那个世界坐视不理,我们会保持关注。”
‘暗黑天使’艾尔·庄森再次发言:“圣吉列斯,荷鲁斯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他找到了进入神上神的机会,是天命之主给予的。”
‘圣血天使’圣吉列斯的神色略有些复杂:“他分出去的化体,另一个荷鲁斯的确非常棘手。混沌的伏笔,让这位光明神有着强烈的自我意志,几乎成为独立的个体。可笑的是,正是由于荷鲁斯这一弱点,才导致了天命之主的崛起,以及混沌力量的挫败。”
“可这意味着荷鲁斯的灵魂会被分割,荷鲁斯无法接受,可他现在也不敢采取过于激烈的手段,这很可能会导致那位光辉之主更激烈,甚至是不顾后果的抵抗。而现在,神上神的机会,让祂无暇他顾。黑暗孽海中的那两个存在,让他与他的化体倍感吃力。”
“你们猜我想到了什么?”
艾尔·庄森神色不悦,再次打断了众人的议论:“转告荷鲁斯,让他务必维持住双子世界的格局。他不止是为获得神上神的机会而降临那个世界,也身负着父皇的使命。身为所有基因原体,二十个星界战团的统帅,这是他必须尽到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