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jhe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網遊之王者再戰 遺忘之志-1615 獨木推薦-7f4j0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被派到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来执行任务啊?”
看不尽的无尽黑暗深处,一前一后两名走出紫色虚空法阵的玩家在一段时间的简单确认之后收起了各自搜索的动作:“我还有两个神器任务捏在手里呢,结果却被派来这里浪费自己的时间。”
“只不过是过来确认一下情况而已,耽误不了多少。”似乎是确认了四周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和异常,另一名同样进入这片未知领域的玩家闻声发出了无奈的叹息声:“而且若是完不成那些怪物级NPC的嘱托的话,后果你应该是了解的吧,别说是神器任务了,就连我们辛辛苦苦积攒到现在的人气和威望,恐怕也会一朝殆尽呢。”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们才不得不点头答应这件事,不是么?”依旧还在黑暗的深处忙碌着什么,先前说话的那名玩家再度响起的话音中也充斥着无奈的感觉:“反正按照家主的说法,现在的我们既没有可以摆脱那些NPC的本领,也没有可以摆脱那些狂妄的前职业选手的手段……”
“他们现在基本已经不算是前职业选手了,不过——我同意你说的话。”不知正在原地整理着什么,蹲伏在黑暗另一侧的玩家声音低沉地回答道:“那些家伙最近确实有些过分,仗着自己把持着自由世界里的资源,居然真的开始将家主的话当成耳旁风!得找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说话算话的人!”
“没错,等我们搞定了任务,有了神器之后,整个风之大陆都将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到时候他们就不再是独掌资源、拥兵自重的唯一打手了,也得看我们的眼色来行事。”
“但不得不说,他们目前在虚空世界那边的确混得风生水起啊,不仅打退了新联盟的进攻,而且差一点就夺取了泰伦之塔的话语权……”
“泰伦之塔……哼,说起这个名字我就有气,他们明明也是从自由之翼那边巧取豪夺来的,凭什么还能这么骄傲?”
“尤其是那个良辰美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最后莫名其妙获得了家主的青睐……对了,听说他最近还勾搭上了三公主,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三公主……唉,以三公主一直以来的秉性和名声,出现这样的传闻也是没有办法的吧,良辰美玉那个小子别的没有,至少脸蛋在她那边是过关的。”
“最关键的是那家伙很有‘那方面’的经验,一看就是花中老手,除了孤冷高傲的女人之外,大概没有女人是他对付不了的吧。”
“大家族的花花公子多半都是这样的德性,而这也正是那些千金们为什么总是看不上他们的主要原因,你看那个同样曾为自由之翼一员的冰雪女神不就是典型的例子么?不然他们两个一起出道了将近两年之久,为什么反而一点火花都没有擦出来?”
“唔,说得有道理,果然只有这种女人才是这种人的心病和命门啊,还有楼家的那位大小姐,已经见惯了大世面的人,自然对这种小白脸没有任何兴趣呢。”
“楼大小姐那样的奇女子岂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理解的,就连楼家现在的地位都被她一手缔造出来的新联盟搞得非常微妙,像她那样的女人,大概也就只有段天峰那样的——”
“……”
“……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吧。”
“没错,我还要回去赶紧做任务呢!让我看看……据说是因为这个能量节点的传输出现了一些波动,初步怀疑是前期在这里侦测到的那些非人生物破坏了设施的运转才——”
轰!
沉重的爆炸声随后打断了两个人愈发低沉的对话,那如同雷声一样隆隆传来的声响随后也将他们共同抬起的视线一齐吸引了过去,隐没在黑暗深处的两名玩家随后也闭着嘴巴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向着自己身后的那座隐约散发着紫色光辉的传送魔法阵冲了过去。
“快!去看看!”
*****************************
轰!
滚滚的浓烟随着一声沉闷的轰响而向着实验区域的上空逐渐抬升,掀起了无数骷髅身影的火焰与气浪随后也与周围被吹飞的尘土混杂在了一起,而作出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随后也被逐渐扩散到近前的热浪捂住了自己的头脸,半晌之后才带着虚弱的笑声缓缓地直起了自己的身子:“哈,哈哈哈哈!看来我这‘迫击炮’还是比较准确的嘛!”
“传送法阵确认毁灭。”他的脚下随后遥遥传来了属于凯尔二世的提醒声音:“这样对方就无法进行兵力补充了。”
“本来我还备用了另外几发炮弹,没想到居然一下就中了头奖。”捂着自己被反震到流血的肩膀伤口,段青脸上的大笑也逐渐地被苍白的面孔所取代:“好了,接下来都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把那条生产线处理一下吧。”
“从那些不死单位面对这个状况下的混乱反应来看,它们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指挥系统中枢。”启动的嗡鸣声与滋滋作响的电流音在高大的背影身后凝聚,属于凯尔二世的回答也跟着在段青的耳边响起:“我当然会实现先前制定完成的计划,不过在此之前——”
“我需要先削弱一下它们的威胁。”
轰然的推进声随后充斥在了段青的耳边,伴随着凯尔二世如同火箭一样扎入前方敌阵当中的景象而向着大厅的另一边骤然冲去,无数挡在这条冲击路线上的骷髅随后也在裹挟着巨大气浪的重物掀飞到了各自的左右,其中一些甚至还在段青的眼中彻底化散成为漫天的骨头碎片:“……啧啧啧,看上去真是有够暴力的。”
“只可惜我现在等同于一个废人,不然还是能稍微从远程支援你一些魔法什么的。”他向着远方的那道大闹四方的高大机器人挥了挥手,原本就像是施法的动作也跟着无力地垂了下来:“现在只能靠你啦,我能做到的除了帮你截后援以外,剩下的就是别给你拖后腿这一件事而已……喂。”
“你不会杀上瘾了吧?别忘了自己的任务啊。”望着一个又一个的骨架被那道强大的魔法机械身影统统砸成碎片的景象,灰袍的魔法师朝着前方激战的中心大声喊道:“虽然这些还没有完全变异的骷髅砸起来很爽,但是人家镀黑的那个东西还摆在那儿呢!”
“我当然知道。”又是三两具骷髅的身体被沉重的机械臂砸成碎片的景象中,属于凯尔二世的声音也紧跟着扬起在了战场的上空:“这并不仅仅是为了给未来的破坏工作积累足够的安全性,同时也是为了吸引它们足够的吸引力。”
“这样便足以保证计划的完美执行了。”
枪弹与切割的扫射随后在巨大环形加速装置的嗡鸣声中交替出现,将那些发出嘶吼声的骷髅们再度炸成了漫天的骨片,越来越多聚集在这里的不死生物随后也带着毫无畏惧的动作围攻上前,下一刻却是被凯尔二世双臂中喷出的火焰完全覆盖了进去。感受着空气中逐渐传来的那股骨头被烧焦的灼热感,彻底放松了身体的段青随后也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望着依旧被大片骷髅海笼罩在其中的那道高大的身影无可阻挡地向强能照射装置走去的景象,原本准备想要丢掷出最后几颗自制魔法手榴弹的动作也无力地收了起来:“这还真是劳烦你了呢,亲爱的凯尔二世先生……唔。”
“看来你也没有将所有的敌方单位完全吸引过去啊。”望着正从另一个方向逐渐爬上大型圆形加速装置上方的几道黑影,灰袍的魔法师原本挂在脸上的微笑也跟着逐渐收回:“本来还想再多夸你两句,不过现在看上去是没有这个必要了呢。”
“嗬——”
属于骷髅特有的嘶吼声随后响起在了段青的正前方,已经冒出顶端的那几道骷髅的身影随后也沿着透明的能量传输管道向着段青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挥舞着各自手中武器的那一道道漆黑的形象随后也被它们脚下凝聚在能量管线当中的翠绿色光辉染上了一层诡异的绿色,带有同样诡异红光的眼洞也在指向段青的动作中排成了一条狭长的直线:“可恶,难道是被我刚才的大喊声吸引过来的吗?”
“既然是我的失误,那就不能埋怨人家凯尔二世了啊。”嘴角再度露出了一抹苦笑,努力恢复着身体状态的段青眼中的光芒却是变得越来越盛:“不过你们可别以为我会坐以待毙,这正好给了我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呢。”
“让我看看……体力魔力几乎耗尽,手上的杀伤性道具也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就像是愈发逼近的那些骷髅们不存在一般,这位灰袍的魔法师低头开始了自顾自的翻找:“就连之前的魔法宝石也被圆盘的力量尽数吞噬,亥伯顿立方体的力量在这个环境下也几乎没有任何的作用,剩下的也就只有——”
“虚空的宝石。”他取出了一块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石头,将其重新镶嵌在了魔法圆盘的中心:“只有这东西还算是我现在的一种战斗手段。”
“希望这个‘虚空记录’功能,能够起到一点点作用吧。”
他说着这样的话,散发着紫色虚空光辉的能量也瞬间吞噬了这位灰袍男子的周身,原本因为失血过多与伤势严重而显得苍白的面孔此时也因为虚空能量的笼罩而染上了一层漆黑,连带着属于段青的声音也变得空灵失真了起来:“虚空记录!”
“骷髅爪击!”
紫黑色的氤氲气息在段青的这声大喝里瞬间成型,化作一道骨手的虚影向着前方猛然挥去,如同实质的这道爪击的轨迹随后也与冲在最前方的那名骷髅的身躯重合在了一起,带着砰然的脆响声将它从高高的能量管路上空整个拍飞了出去:“——哈,虽然一点伤害都没有,但是用来击飞敌人倒是已经足够了呢。”
“只可惜不能连续使用。”望着系统面板上的提示,笼罩在紫气中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一脸淡然地再度抬起了头:“不过切换虚空记录的特性似乎不需要冷却时间呢,这样一来——”
“特性转换!投射抵抗!”
他将手中的圆盘显示出来的一颗颗细小的光点迅速排列成了另外一幅图案,然后又迅速地切换了回来:“骷髅爪击!去!”
一声又一声清脆的骨头碰撞声中,这名灰袍的玩家随后就这么将面前凝聚形成的骨手虚影从冲上前来的骨架面前一次次挥舞而过,变换的紫光与紫色的氤氲虚气随后也在段青连续不断的操作中不停波动,最后带着最后一具冲上前来的骷髅被拍飞的景象而渐渐熄灭停止:“呼,呼,呼……虽然很累人,不过至少是撑过去了。”
“即使问题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得到解决就是。”用力地舒缓着自己因为紧绷的精神而瞪起的眼皮,段青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先前被自己驱赶下独木桥、此时依然还在哇哇大叫着重新冲上来的那些小怪的背影上:“在凯尔二世有时间管我之前,我也只能这么继续拖延下去了呢。”
砰!
激烈的战场前方随着段青这声叹息的落下而出现了几分变化,那正在被绞杀不停的骷髅大军后方也随之出现了一道耀眼的紫光,看上去像是传送光辉的紫光最后也在段青逐渐变得凝重的视线中组合成型,化作一道披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形象展现在了所有存在的眼前:“我说怎么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骚乱,原来是有一个守卫闯进这里来了啊……等等。”
“不对,你不是这里的守卫。”似乎是忽然确认了什么,那披着斗篷的神秘黑衣人望着正在原地激战的凯尔二世黑色的高大身影,有些不可置信地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你是原型机?”
“你是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