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vc1人氣連載小說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討論-第三百零三章 血親圖騰(下)分享-80r5z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小說推薦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狼人变身的过程通常在几秒钟内完成,他们身体内突然多出来的肌肉和其他组织通常会撑破衣物,因此在野外捕捉狼人的时候,我不得不让仆人带上几张亚麻布匹。”——《朗人体貌特征观察实验研究》
“最后,狼人变身的时候,他的衣服大概率不会保留,房子里我也没看到铠甲和其他武器,这只狼人很可能和某些遵从自然的德鲁伊一样。”
“你是说他排斥人造物品?这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尽管女猎手没有往那方面引导的意思,艾拉的话还是让达内尔老脸上的表情有些窘迫。
因为穿越之前受到某些网游和设定的影响,我居然在不了解斯科月的时候凭借传奇战士的固有印象听信他什么狼人变身会保留衣服这种奇幻过头的设定,幸好没闹出太大的乱子来。
想到这里龙裔有些后怕的出了口气,在他还没接受法仁加教导对这个世界和魔法基本一窍不通的时候,曾经天真的以为过狼人或者吸血鬼这类变身真的会保留使用者的衣物,等到变身结束连一点破损都不会有。为了强行合理性,甚至自主脑补出了变身的时候衣服会分解进入体内然后化作护甲属性体现在身体上的离奇解释。
还好,还好我在一开始送盾牌的那天,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没让艾拉当场变身个狼人给我看看……
“只是我的猜测,屋子里也有过灶台碗碟一类的构造,说不定是他近些年失去理智了没有给自己打理装备的心思也说不定。”
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达内尔的推断,艾拉低头作着最后的准备。
……
“是吗,那要看你有没有命过去了。”
壮汉的话语落下,重新扛起肩上还在滴血的人形物体,一道蕴含了愤怒杀意的声音从他身后的树上响起。
事先听到声音蹲伏在树上的斯科月站起了身子,和扎依曼德一前一后露出了身影。
“你也是战友团的人?现在的小家伙一个个倒是很活跃,不错,尽管是我有些大意了,但仍然能躲过我嗅觉的你也不算污了圆环的名头。”
扛着什么的壮汉没有回头,似乎丝毫不在意后面诺德人话语里面迸发出来的杀意,嘴里嚼着什么含糊不清的说道。
“顺便,我叫拉尔,第三纪元287年加入战友团,同年晋升圆环,接受狼血。被当代先驱称作最有天赋的血脉战士,后来接受他的委托带着图腾去寻求让血脉更进一步的方法,很幸运我找到了,就在这里。”
踩了踩脚下的土地晃晃脖子,像是没听见斯科月落地的声音,壮汉继续开口。
“之后我回了战友团在地下熔炉把消息告诉了他,在他高兴的时候变成狼人将他吞进我的肚子里,这就是我找到的方法。顺便还宰了几个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包括他任命为下任先驱的小东西,他还没成为狼人,身体却有种让我着迷的味道。”
蠕动着嘴唇吐出几根白色的骨头,嘴角留下鲜红的液体,拉尔终于转身看向斯科月。
“你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我味道可能不会太好,可我能感觉到,你的血脉力量几乎要达到瓶颈了,如果让你完成进化我可能不会是你的对手,这让我有些恼火。毕竟我活了500年你却不到50岁。”
嘴里继续咀嚼着快要看不出形状的断手,拉尔身上开始长出灰色的鬃毛。
“我并不怎么生气,因为经验告诉我没关系,我吃了你,你就是我的一部分了。”
“疼,我的手好疼啊。”
在拉尔变身即将完成的时候,被他扛在肩上的人形物体却突然动了动。
嘶哑的女声仿佛每个音节都浸透了鲜血,失去手掌的右臂连同左手一起环抱住拉尔的脖子紧紧勒住,被血液染成红色的头颅凑到拉尔耳边,呼出冷气。
“我的手呢,你看到我的手了吗。”
宛如情人间低声耳语的呢喃,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变成厉鬼索命的刺耳哭嚎。
“没有的话,可不可以把你的手给我啊。”
缓缓抬起的头颅骤然咬向拉尔的脖间,四颗瞬间变长的犬齿精准的刺入动脉,血液汩汩而出。
“无聊的把戏,你让我这顿晚餐,变得难吃了。”
眼睛不眨的将还在啃咬的头颅从自己身上硬生生拔起,第一次注视树梢上萦绕着黑雾的幽魂,拉尔将手中的人体撕成两截。
“你的晚餐只会有一种东西,你自己的脑子。”
奔跑过程中身体逐渐胀大,最终将厄伦德亲手打造的可以适应狼人变形之后体态的甲胄拉伸到极致,斯科月化作一道黑影。
几分钟内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证明了自己的判断失误,拉尔并非被鲜血控制沦为没有神志的野兽,相反他神志清楚理智在线,甚至还能对几百年前发生的事情记忆的清清楚楚。
“这样才更让我想杀了你,你也配用战友团的名号,你也配顶着这幅皮囊苟活在世界上。”
狼人利爪交错而过,以伤换伤的在彼此身体上留下几道血痕,斯科月脚尖刚一沾地便再度扑出。
“一个还守着几千年前老掉牙规矩的组织,不会还有人真的相信什么战士的荣耀吧?”
伸出舌头舔了舔爪尖上的血液,拉尔躬身伏低。
“你的血液,我很喜欢。”
两道身影第二次交错的时候,斯科月原本几乎快要看不起清痕迹的动作再次加快,在拉尔阻挡的前一刻划穿了他的左眼。
“风之祝福,迅捷。”
操控的傀儡被撕碎之后扎依曼德没有马上发起攻击,始终关注战场的他抓住了机会。
“战士的荣耀不是你能玷污的,下一次将失去的是你的右眼。”
将手上模糊不清的一团物体丢垃圾般甩到地上,斯科月指着拉尔的头说道。
“法师一直都是群让我感到恶心的家伙,两个人对付我一个,这也是你口中说的荣耀吗?”
被剧痛刺激的脸颊抽动,拉尔却还讥笑着指向两人。
面对拉尔的嘲弄斯科月同样不屑的哂笑一声,面色转为严肃。
“英勇作战是为荣耀,捍卫正义是为荣耀,守护家国是为荣耀。将不该活着的垃圾送去埋葬,也是在维护战友团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