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jz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炮灰修真指南 起點-第六百五一章讀書-rw1t3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乔楚一颗老父亲般的心再次酸透了,他亲自带出来参加大比的小师侄,刚拿了榜首就要被人拐走家都不回,高兴得起来才怪。
但见依依坚持,他最终也没有强行阻拦,只暗戳戳地告诉洛启衡没有晋级金仙之前不要踏入他们云仙宗谈什么提亲之事,毕竟他们内一峰的姑娘可不是那么容易求娶的。
哼,谁来提亲都一样,洛启衡不到金仙,便是齐灵仙帝亲自来下聘也一样。
“好!”
沉默了片刻,洛启衡点头应了下来。
他不觉得乔楚是在刻意为难于他,因为他的依依值得这世间最好的对待,只是要求他晋级金仙才有资格提亲求娶,本就已经是极低的要求。
“你们说什么呢?”
张依依刚刚把小拾遗收拾好,过来时只听到了洛启衡一脸郑重地点头说了个好字,自然不知道洛启衡这是又答应了自家师叔什么。
“没什么,师叔这不是在叮嘱他一路上好好照顾你吗。”
乔楚半点心虚都无,就好像刚刚真的只是说着这个。
而他更不担心洛启衡转头就会把他卖了,毕竟这小子想娶他们家的姑娘,还不至于蠢到为这点小事来得罪他这个师叔。
果然,洛启衡听到他这般说,也跟着再次点头:“师叔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依依,等事情结束之后,再送依依回去。”
乔师叔只是说他没晋级金仙之前不能去云仙宗提亲,又不等于未及金仙之前都不能去云仙宗,所以该去的时候他当然还是会去。
“行,那我等着你到时亲自将依依送回!”
乔楚特意咬重了“亲自”两字,也算是默认了洛启衡将来钻他言辞空子,未达金仙之前不提亲却也将成为云仙宗常客的既定事实。
两人之间打着机锋一并把刚才之事给翻了过去,完全不给依依陷入为难的机会。
张依依见事情都安排好了,这才把小拾遗交给师叔带着,也没再多耽误,剩下的真仙境大比他们没有再继续等着观战,与洛启衡一并直接离开了太安仙城,直奔坠仙渊而去。
乔楚倒是没这么快离开回宗,一则他还打算顺道把这一界真仙榜的榜首奖励领了,二则当然是要亲自在这里等着拂远那事的下文。
看仙王的热闹,还是由他亲手弄出来的热闹,这种事乔楚当然不会错过。
……
三个月后,张依依与洛启衡不仅已经赶到了坠仙渊,而且来来回回将那一片附近搜查了好多遍,特别是当初齐灵仙帝找到还是婴孩时期洛启衡的地方。
洛启衡有没有看出点什么来,张依依不知道,反正她是什么都没看出来的。
“你确定,你外祖当年真是在这里找到你的?”
张依依原本没有打算细问,不过一想到洛启衡当年出现在这里的方式跟他与乔师叔捡到小拾遗的情况有点儿类似,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洞太大,想得太多。
听到张依依的话,洛启衡并未隐瞒,径直说道:“外祖说,当年他突然陷入梦境,而我母亲短暂出现在他的梦中。母亲匆匆一现,只来得及告诉外祖关于我的存在与下落后,梦境便彻底结束。”
到了齐灵仙帝这样的修为境界,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做梦。
这明显是他的女儿费尽千辛万苦、想尽种种办法才换来的一次托梦传讯的机会,哪怕只有这么匆匆忙忙的一句话,哪怕再也来不及多说其他,可对齐灵仙帝而言却已足够。
已经过去上万年,他也没有放弃寻找女儿,如今女儿梦中现身,便证明至少孩子依然还活着,这对齐灵仙帝来说,无疑是世间最好的消息!
所以齐灵仙帝毫不犹豫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女儿提示之地,而后果然在那里找到了一个还只是婴孩的洛启衡。
抱起小小的洛启衡后,齐灵仙帝瞬间便确定这孩子的确是他嫡亲的血脉后辈,是自己唯一女儿所生下的孩子。
“虽然到现在,外祖依然找不到母亲的下落线索,可至少她还活着,没有消息对外祖来说便已经是最好的消息。”
洛启衡提及自己的母亲齐韵仙王时,情绪并没有特别的起伏:“依依,我们去坠仙渊边看看。”
“好。”
张依依自然没有意见。
虽说坠仙渊这名字听起来有些吓人,但事实上,对于正常的修行者而言,坠仙渊附近却比着很多地方都要安全得多。
因为坠仙渊还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想进就能进得去的地方。
深渊之上有着专门只针对坠仙成魔者的特殊封印,对正常修仙者根本没有影响,仅仅就是一道普通的深渊。
“当年你外祖在这附近寻到你后,就没想办法进入坠仙渊中找找看?”
张依依看着普普通通感受不到任何特别的深渊,站在边上若有所思。
“你觉得,我可能是被我母亲从里面扔出来的?”
洛启衡一下子便听懂了张依依在想什么,同时也不觉得这种猜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一般仙人未坠仙成魔者自然没办法进入坠仙渊查探,但他外祖却是仙帝之身,即便无法亲身进入,但以其实力总能找到办法查探一番。
实际上,当年齐灵仙帝的确做了,他本身受排斥无法亲身进去,可神魂以秘法进入,整整将坠仙渊内每一个角落都扫荡过,只是依然没有发现齐韵相关的半点线索。
“不是,我认为你母亲肯定不在坠仙渊中,但我觉得你当年突然出现在坠仙渊附近,却很可能跟这里有关。”
张依依指了指深渊下方,继续说道:“洛启衡,我想进去看看!”
她突然扭头看向洛启衡,满眼都是认真,没有一丝的玩笑之意。
“不用,当年外祖以神魂之状进入过,但并未有任何发现。”
洛启衡怎么可能让依依进坠仙渊那种地方冒险:“即便我当初突然出现当真与坠仙渊内世界有关,但隔了这么多年也早就什么都没了。”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明说,以他们之力根本没法进入坠仙渊中世界,而他想过来这里看看,也真的只是看看,算是了却一桩心愿罢了。
“我能进去。”
张依依直接道出了洛启衡未尽之言:“我可以进入坠仙渊内,而且之所以突然想要进去看看,不仅仅是为了你,同时也是为了我自己。”
“什么意思?”
洛启衡这回是真不明白依依的意思。
据他所知,坠仙渊从来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而能够进入坠仙渊内世界者一般来说也只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坠仙成魔者有意或者无意间经过附近时,触发了深渊上方的特殊封印,被确定为坠仙后直接带入深渊内世界。
另一种,即便你离附仙渊十万八千亿里远,也根本没有触发过特殊封印,但坠仙者一旦成为大魔,厉害到一定程度,便将会被仙界天道意志强行送入坠仙渊内世界,从此永远封印关押于其中。
也可以说,这是仙界天道对于能够危及到仙界之魔的一种本能清洗,也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从这一方面来说,所谓的仙魔对立还真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那样的地方,呆着的全都是真正的坠仙恶魔,没有人知道坠仙渊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所以也没有人知道那里面世界到底关押了多少危险恐怖的恶魔存在。
而连外祖都没办法亲自进入,依依又怎么说她能进,且要进去的念头也与她自身有关?
张依依现在也没法解释得太多,她盯着洛启衡的眼睛无比认真的再次说道:“我有办法进入,而且也有一定要进去的理由,不论你进不进,我都将亲自进去。”
“那好,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如此,洛启衡自然没有再多质疑反对,既然依依说有一定要进去的理由,那么无论如何他都跟着一起便是。
“那我们一起。”
张依依直接牵住了洛启衡的手,说完便带着洛启衡一起朝着深渊跳了下去。
跳下深渊后,张依依眉心处闪过一道金光,金光直接将她与洛启衡两人一并包裹住。
片刻后,金光渐渐消失不见,而张依依与洛启衡两人也跟着一并消失不见。
“哈哈,终于又来了新货,还是一男一女两个!”
“怎么磨磨唧唧的站着不动,赶紧过来呀,老子都等不及了,好久没有尝过新鲜人肉的味道了。”
“滚,吃屁,那么等不及有本事你自己过去了,你要自己过去又没人跟你抢。”
“呸,你当老子是傻子不成,老子先过去,然后让你们这群王八蛋捡便宜?想都别想!”
“吵吵吵,吵个屁,再吵吵先吃了你们!”
“哎哟,说得你多厉害似的,有这能耐还用得着浪费这功夫跟我们一起耗在这里逮肉吃?”
“闭嘴别争了,一个个眼瞎了,没看见那一男一女根本不是坠仙吗?”
“哈哈,还真是,这对狗男女竟然不是坠仙,他们怎么进来的?到底怎么进来的?”
“都给老子听好了,等这一男一女过来后谁都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只想着吃肉,咱们今天走大运,先合作一把一起把人抓起来审问,最后再决定谁来吃这口肉!”
……
刚一落地,张依依与洛启衡不没来得及仔细察看将将进到的坠仙渊内世界,却发现千米之外一堆光秃秃的石林中,围着二三十人在那儿争吵不停。
这些人眉心之处皆有一枚黑色流云标记,那是典型的坠仙标记。
不仅如此,他们之中差不多有半数身上出现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变异。
有的人身上长出了类似于鱼鳞的鳞片,有的人五官出现极为夸张的伸缩变形,有的人多了一条尾巴,还有的人整个下半身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如老鹰般的一条腿,还有的……
其他剩下的那些外形哪怕没什么改变,可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格外诡异,似乎将来他们的身体也会发生这样或者那样的变异,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总之,在张依依看来,这哪里像是坠仙成魔,反倒更像是变妖。
再听到他们当着自己与洛启衡的面,站在石林中完全无所顾忌地议论如何抓他们吃他们,一时间,张依依也不知道到底是他们出了问题,还是自己出了问题。
“洛大哥,他们说要吃我们的肉!”
张依依碰了碰洛启衡,问道:“我没听错吧?”
洛启衡还是如之前一般紧紧牵着张依依的手,根本没有放开的打算:“没听错。可能,他们以为咱们看不到他们,更听不见他们说的话。”
好吧,这是当他们眼瞎耳聋吧,才一进来没想到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若非这些人眉心间的坠仙印记造不得假,连洛启衡都觉得像是走错了地方。
他们两人一问一答间,石林中那二三十人却已通通住了嘴,一脸震惊意外且不可思议地模样看着他们,空气陡然间安静得过份。
当然,这样的安静仅仅只持续了片刻,很快,石林中再次爆发出惊呼质疑之声。
“天呀,他们竟然看得到我们!”
“不但看得到我们,还听得到我们说的话!”
“有没有搞错,他们都还没有踏出临时安全区,怎么可能看得到我们,听到见我们说的话?”
“难道是因为他们不是坠仙,所以临时安全区的限制规则对他们不起作用?”
张依依笑着说道:“反正咱们也不急,要不先坐着休息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