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il超棒的小說 仙師無敵 愛下-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異界(203)展示-wci09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楚家关于这个未来姑爷的兴趣浓厚,但是蒋可却有些不耐烦,他并没有考虑娶楚婷婷,再说了,庞小南在这里,还不知道这里是不是龙潭虎穴。
一开始,将可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人,庞小南怎么会出现在上澧县,但是他瞄了几眼之后,发现那确实是庞小南。
这段时间,他梦里做的噩梦全是庞小南,就算庞小南化成灰他都认识,所以当他确定那就是庞小南后,他一直在斟酌自己的语句,尽量波澜不惊,生怕惹怒了庞小南。
“香兰啊,你家儿子还在上学吧,一定要努力学习,别到时低人一等。”
楚老爷子连庞小南的名字都未提起,就意思了一下,就带过了对外孙的关爱。
“爸,小南他……”楚香兰想给楚老爷子汇报一下庞小南的成就,比如给庞同治好了腿,上学还赚了不少钱,还结识了杜浩然。
一直以来,楚家都认为楚香兰嫁给庞同是个错误的选择,而庞同一家过的越惨,楚家就越高兴,谁让楚香兰不听楚家的安排呢。
而庞同一家也确实映证了楚家的期望,庞同残废了,楚香兰孤苦伶仃,庞小南虽然考上了军校,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难道考上军校就能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吗?
楚香兰一直被楚家看不起,连带自己的丈夫而儿子都在楚家没有任何地位,她这次回来,就是想给楚家证明,自己过的很好。
可是庞同制止了楚香兰。
庞小南和父母来之前就交代过,他们一家人在楚家要低调,没必要和这些肤浅的人一争高低。
“是啊,小南,你一定要努力学习,毕业了来找我,我绝对给你找个好职位。”
楚贵棵大包大揽,他认为庞小南的未来还要靠他的提携。
“贵棵,你现在在华海市,如果我记得不错,庞小南现在考的东力军校,也是在华海市,你没事就关照一下庞小南,毕竟你们也是兄弟。”
楚昭南斜着眼看向庞小南,这个外甥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就算成绩好又怎么样,这个年头,混的好才是真的好,自己的儿子比他强一万倍。
“爸,你放心吧,我跟小南从小就是好兄弟。”
楚贵棵看向庞小南,“小南,以后要是没钱吃饭了……哦,你们学校是包吃包住,以后你要是缺钱用,打个电话给你哥,哥给你钱。”
楚贵棵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自豪感,他现在可以大声的对庞小南说一声:哥养你!
虽然楚贵棵说这话表面上是关心庞小南,但是在楚家所有人听来,这是赤裸裸的看低庞小南,也是看低庞家,其实就是说庞家连一个大学生都供不起。
“哟,原来是庞小南啊,都长这么大了。”
楚婷婷这才注意到这个表弟,她和庞小南的关系很淡,本来就没怎么接触过,何况她是女孩子,不会和家里的男丁玩在一起,所以她对庞小南的印象很模糊。
刚刚进门的时候,楚婷婷根本没注意到庞小南,因为庞小南实在是长的很普通。
“庞小南,大哥说的不错,你有困难就找你大哥,还有,你在大学一定要努力,争取成为你姐夫这样优秀的男人。”
说完楚婷婷甜蜜的看向蒋可。虽然两人名义上还只是男女朋友,不过楚婷婷早就想成为蒋太太了。
蒋可看着楚婷婷那张白皙的脸蛋,就想一双手掐死她。
蒋可现在知道了庞小南的身份,原来是楚家的外孙,而从刚才的对话来看,这个外孙还是长期被楚家打压的后辈。
楚婷婷现在竟然拿自己来气庞小南,要是庞小南秋后算账,非要剁了自己不可。
本来,蒋可被发配到上澧县,已经很惨了,要是庞小南再狠一点,他连上澧县都待不住,会被发配到更远的地方,也许是婆罗国?或者是更加蛮荒的地方?
不行,必须要改变庞小南对自己的看法。
此刻,楚婷婷正腻歪的挽着蒋可的手,头靠在蒋可的肩膀上。
蒋可抽开了手,然后把楚婷婷的头推开,严肃的说:“楚婷婷,请你注意措辞,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这次来府上也是出于礼貌,你还不是我的女朋友,更不要用姐夫这种词眼。”
楚家全家都惊呆了,只有庞小南无动于衷。
“蒋可,你……”楚婷婷目瞪口呆,她不明白,刚刚还亲密无间的蒋可,为什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蒋公子,你这是?”
楚昭南也是一脸的迷惑,为什么蒋可的态度有这么大的转变。
“诸位长辈,我和楚婷婷确实只是普通朋友,今日刚好路过贵府,所以就顺带进来拜个年,请大家不要误会。”
蒋可急于摆清自己和楚婷婷的关系,因为无论庞小南在楚家是个什么地位,自己都不宜和楚婷婷有太多瓜葛。
如果庞小南和楚婷婷的关系好,那么蒋可坐实了他姐夫的身份,庞小南会认为这是蒋可故意占他的便宜;如果庞小南和楚婷婷的关系不好,那么蒋可就该和楚婷婷划清界限,否则就是和庞小南作对。
蒋可因为对庞小南的错误估计,一步错步步错,已经导致了蒋家现在名存实亡,他必须吸取这个教训,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楚老爷子很快也失望起来,他原本以为蒋可是真心对待楚婷婷的,现在看来,这只是楚家的一厢情愿。
楚婷婷是什么德行,楚老爷子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想去管,哪个女孩子没有一点虚荣心呢,他也盼望楚婷婷能够嫁入豪门,真正的豪门,那种能给楚家带来飞跃的豪门。
可是豪门的人不是傻子,又怎么会看上那种只认钱,没有一点内涵的女人。
楚老爷子一言不发,他不知道如何应对蒋可的这个态度。
蒋可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他起身抱拳道:“各位,我有事先走,再见。”
说完,蒋可只瞄了庞小南一眼,就迫不及待的迈腿走了。
楚婷婷急的站了起来,楚镇北连忙提醒道:“你傻站着干什么,去追啊。”
楚婷婷这才反应过来,跟着蒋可的步子追了出去。
“这蒋可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既然不喜欢婷婷,来我们家凑什么热闹啊。”
楚贵棵为楚婷婷刚才的受辱打抱不平。他现在是大城市的金领,对小地方的富二代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的意思。
“贵棵,你也出去看看,别让你妹吃了亏。”
楚老爷子怕楚婷婷一时想不开,吩咐楚贵棵道。
“庞小南,你也出去吧,我们楚家的大人们有事情要商量。”
楚老爷子每年把全家人叫过来,总要制定一些家族的发展计划,今年破例把楚香兰也叫了过来,是想着自己老了,也该对这个女儿释怀一些了。
庞小南起身到了楚家的院子里,只见楚婷婷正拉着蒋可,不让他走。
“蒋可,你别走,你到底什么意思,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楚婷婷似乎哭过,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
“楚婷婷,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你来真的,我们就是玩玩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
蒋可一脸的讥笑。
“玩玩而已?可是,你对我说,你是真心的。”
楚婷婷的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这个她看上的男人,为什么这么无情,说翻脸就翻脸,这可是她楚婷婷觉得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不行,只有她楚婷婷可以抛弃臭男人,男人绝对不能抛弃她,蒋可必须留下来,蒋可必须回心转意。
“蒋可!你别太嚣张了,这里可是我们楚家。”
楚贵棵看不下去了,蒋可竟然玩弄了他的妹妹。
“楚家?楚家怎么了?”蒋可藐视的看着楚贵棵,“我蒋可,在上澧县还没有怕过任何一个家族!”
“你别以为自己是个纨绔子弟,就可以在我们家横行霸道,还有,你要是玩弄了我的妹妹,你就要付出代价!”
楚贵棵在大城市里历练,早就摸清楚弱肉强食的竞争法则,一个小小的县家族子弟,也敢在他面前耍威风,那简直就是侮辱他的脸。
“付出代价?你是不是有病,我每个晚上付出了几个亿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蒋可的脸上是嘲笑的表情。
楚婷婷听的脸都绿了,是的,为了讨好蒋可,楚婷婷早就是蒋可的胯下之臣了。
这时楚婷婷再也忍不住了,她一个巴掌就朝蒋可的脸上甩了过去。
她楚婷婷,从小到大,被楚家当作掌上明珠,长大了,也是被各种男人包围吹捧,什么时候她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多少男人,为了得到楚婷婷的青睐,为了一亲芳泽,甘愿付出金钱,付出时间,可是楚婷婷都一概不理,只有这个蒋可出现的时候,是她楚婷婷倒贴的,是的,她放下了女神的架子,沦为了蒋可的玩物。
本以为,蒋可对自己的付出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的,今天,蒋可愿意来楚家拜年,也被楚婷婷认为,这是两人的关系要更进一步的表现,可是,就在刚刚,蒋可一口否认了两人的亲密关系。
现在,还当着自己家人的面,说出这种有伤风化的话来,搞得她楚婷婷好像是个婊子一样,这让性格刚烈的楚婷婷如何能忍。
不过,楚婷婷的手还没碰到蒋可的脸,就被蒋可的大手给抓住了。
蒋可的表情很狰狞,“臭婊子,你敢打我?”
随即,蒋可反手一挥,就是一个巴掌打在楚婷婷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啊!”楚婷婷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蒋可的武功虽然比庞小南要差的远,毕竟也是武道中阶,这一下凝聚了他多年的功力,自然能把一个普通人随随便便打倒在地。
楚婷婷的脑袋瞬间空了,倒在地上半天没出事,任头发在风中凌乱。
“畜生!你敢打我妹妹!”
楚贵棵怒不可遏,挥拳朝蒋可冲了过去。
很可惜,楚贵棵并不了解蒋可的实力,他一拳朝蒋可的脸上打了过去。
蒋可只是轻轻一闪,然后一个抛膝打在了楚贵棵的腹部。
楚贵棵顿时觉得肝肠寸断,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楚婷婷这时反应过来,蒋可打了自己,还打了楚贵棵。
女人到了关键的时刻,往往能够发挥出无限的潜力。
楚婷婷猛的一下抱住了蒋可的小腿,用尽了泼妇的手段,对着蒋可疯狂的撕咬。
蒋可没料到这个楚家的千金大小姐竟然如此的凶狠,差点就打到了自己的命根。
蒋可也来了脾气,狠命的抽腿,想把楚婷婷甩开,可是楚婷婷死死的抱住了他的大腿,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焦急之下,蒋可另一只脚朝楚婷婷的身上踹去,正中楚婷婷的胸口。
这一脚势大力沉,踢的楚婷婷一个闷哼,终于松开了蒋可的大腿。
蒋可很生气,见楚婷婷朝旁边倒下去,就要冲上去补一脚。
“够了。”
这时候庞小南出声了,走到了蒋可的面前。
蒋可要踩下去的脚立马顿在了半空,然后急急的收了回来。
“庞大师,是他们先动手的。”
蒋可对庞小南一抱拳,急忙辩解。
“我看到了。”
庞小南脸上的神情淡漠,蒋可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为什么在这里?”
庞小南见四处无人,想搞清楚蒋可此行的目的。
蒋可把自己被贬到上澧县的原因细细的说了,还说自己真的不知道楚婷婷是庞小南的表姐,而且是楚婷婷主动追的自己。
庞小南冷哼了一声,打量了一下蒋可,其实客观来说,蒋可是那种吸引女孩的男人,家世好,武功好,又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远非一般的富二代可比。
“你走吧,以后别让我在楚家看到你。”
庞小南冷冷的看着蒋可,没有动手的意思。
“是,我这就滚。”
蒋可如临大赦,急急的走出了楚家的院子。
“庞小南,你为什么放走了他?”
楚贵棵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还想和蒋可继续战斗,可是蒋可已经消失了。
“你是他的对手吗?”
庞小南看了一眼楚贵棵,楚贵棵一身的灰尘,很是狼狈。
“他是武道中阶。”
“什么?他是武道中阶?”
楚贵棵瞪大了双眼,蒋可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武道中阶,这本来就是一个奇迹,而自己刚刚竟然和一个武道中阶的人在挑衅。
华国人,虽然能修习武道的人不多,但是对武道的实力排布,却都有清晰的概念。就像很多人考不取华大或者东力军校,但是都知道考取这些名校有多不容易。
“就算他是武道中阶,可是,也不能让他随随便便在我们楚家乱来!”
楚贵棵输人不输阵,眼下蒋可已经走了,随他怎么说都可以。
“蒋可,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楚婷婷被蒋可打了一顿,由痛转哀,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嘤嘤嘤的哭泣了起来。
刚刚蒋可并没有下死手,所以楚贵棵两兄妹虽然吃痛,但是很快就恢复了。
蒋可知道楚贵棵和楚婷婷虽然看不起庞小南,但是庞小南毕竟还是他们的亲戚,要是自己真的没轻没重打伤了两个人,说不定庞小南也不会高兴。
“庞小南,我听到刚刚蒋可叫你庞大师,你认识他?”
楚贵棵虽然刚刚被打倒在地,但是却依稀听到了庞小南和蒋可的对话,尤其是“庞大师”三个字清晰可辩。
“哦,我曾经在丰日县治好过他妈的病。”
庞小南把吴子轩的故事安到了蒋可的身上,反正他们俩也是一丘之貉。
楚贵棵疑惑的看着庞小南,虽然庞小南和蒋可都是来自丰日县,可这也太巧了。
况且,就算是一个县的,凭庞小南的家世,又怎么会认识上流社会的家族,何况给人治病,人家凭什么相信他。
“你给他妈治病,所以他才对你恭恭敬敬?”
可是刚刚蒋可的态度是毋庸置疑的,他确实很尊敬庞小南。
“也算不得恭敬吧,就是认识,相互给个面子。”
其实庞小南对于蒋可出手教训自己这两个兄妹,倒是还有些开心的,自己不好动手,有人代劳,这蒋可也算会来事。。
刚刚蒋可说要和楚婷婷划清界限,只做普通朋友,肯定是看到自己的存在了,不用说,在察言观色这个技能上,蒋可还是很有实力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跟着一个女人去人家里拜年,怎么可能是普通朋友,而且还备了礼。
“见风使舵,是个好水手。”这是庞小南对蒋可新的评价。
很快,楚家要吃中午饭了,一家人围了满满一桌。
饭菜上齐后,楚昭南带头举起了酒杯,“祝我们楚家蒸蒸日上,祝父亲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众人都端着杯子站了起来。
楚老爷子双手撑着太师椅,艰难的站了起来,眼里精光四射,环顾一周道:“我们楚家,现在也算是团团圆圆和和美美,我呢,也不奢望楚家能成为上澧县的第一大家族,只要你们大家都努力,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完楚老爷子又一家挨一家的表示关爱,“楚昭南呢,接过了楚家的事业,楚镇北呢,现在也成了名医,香兰呢,虽说以前过的苦一点,现在庞同的身体也好了,希望大家以后互相扶持,不要有间隙,我们楚家肯定越来越好。”
“咳咳咳,我呢,老了,以后,就看你们大家的了。”
“爸,你少说两句,你身体不好,快坐下吧。”
楚镇北了解楚老爷子的身体概况,连忙劝楚老爷子保持体力。
“爸,你的身体不是一向很好吗?哥,你没给爸检查一下吗?到底是什么病。”
楚香兰回家很少,所以不知道楚老爷子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爸也没什么大病,就是年纪大了,各项身体机能衰退了。”
作为医生,又为人子女,楚镇北自然给楚老爷子检查过各项指标,不过很遗憾的是,楚老爷子的各项生理指标都正常,也就是说,查不出病来。
可是从楚老爷子的脸色还有身体行动力来看,他又确实得了某种病。
“算了,我自己知自己事,到了我这个年纪,是这样的了,大家不要担心,吃饭,吃饭。”
楚老爷子觉得,自己是要油尽灯枯了。
“爷爷,我听说庞小南现在是丰日县著名的神医哦,要不吃完饭让他给你看看,他治好了蒋可的妈妈,刚刚蒋可还对他毕恭毕敬呢。”
楚贵棵觉得这是一个测试庞小南的绝好机会,既然你说你治好了蒋可的妈妈,势必是手眼通天咯,要是连楚老爷子的病都治不了,看你还怎么吹牛。
“别胡说了,贵棵,庞小南怎么知道治病,他学的专业也不是医学。”楚镇北觉得楚贵棵肯定是听错了。
“二叔,是真的,刚刚蒋可还称庞小南是庞大师呢。”
楚贵棵可不想放过让庞小南出丑的机会,还庞大师,说不定是靠什么妖魔鬼道骗过了蒋家,还自称是名医。
“庞大师?”楚昭南看向了庞小南,“庞小南,你真的会治病?”
庞小南无奈,只得点了点头,说:“略懂一点医术。”
“那好,等下吃了饭,你给你外公看看。”
楚昭南也不相信庞小南会治病,即使会治病,也是误打误撞,怎么可能给蒋家的人治病,人家要治病,肯定会去找名医,怎么会找一个乳臭未干的大学生。
吃完饭,楚家一家人到大堂就坐,楚贵棵迫不及待的拉着庞小南到了楚老爷子的身边,“来,庞小南,你给爷爷看看,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庞小南,你可别乱来,我带着你外公在医院查了很多仪器,都没查出什么异常。”楚镇北轻蔑的看着庞小南,一个大学生,能懂看什么病。
“西医的仪器啊,只能查出一些物理指标,这些指标只能知道已经得病的生理状态,但是对亚健康或者还没得病但是即将得病的人,是查不出任何数据的。”
庞小南耐心的跟大家解释,华医的能耐一般人都不了解。
“少吹牛了,仪器都查不出来,你查的出来?”
楚贵棵不相信庞小南真的能治病。
但是楚镇北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他是学医的,庞小南说的不无道理,不过,作为名医,他已经习惯了西医的技法,诊病也是借助仪器的辅助。
“你说归说,既然仪器诊断不出病情,你靠什么看病?”
“我靠这里。”庞小南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其实不管仪器测出来什么数据,都需要人去判断,比如一张照片,每个医生的看法都会不一样,仪器只是客观的数据,但是得什么病,需要人依靠知识、经验甚至是灵感去判定,所以,看病必须动脑子。”
“别啰嗦了,庞小南,赶快看吧。”
楚昭南心想你小子说的一套一套的,唬人可以,但是你真的能看出楚老爷子得什么病吗?连楚镇北都看不出来,你以为自己是天才神医啊。
庞小南坐到了楚老爷子的旁边的圈椅上。
“外公,把你的手放到茶几上。”
两张圈椅当中有一个高高的茶几,刚好在圈椅扶手的高度。
楚老爷子把左手放到了茶几上,庞小南右手一伸,就搭到了楚老爷子的手腕上。
经过庞小南的探查,楚老爷子是没有明面的疾病,但是,如果治疗不及时的话,他很可能会得一种致命疾病。
庞小南把手收了回来,表情变的凝重。
“怎么样,庞小南,看出什么来了?”
楚镇北看到庞小南用的华医的切脉法子,心里有一丝不屑。
“外公这个病,主要还是肾气虚,需要补肾。”
“哈哈哈,庞小南,我还以为你真会治病,原来就是个江湖郎中啊,”楚贵棵放声大笑,“肾虚,我们在场的有哪个不肾虚,我都肾虚啦,现在,稍微上些年纪的人都肾虚,你不会不知道吧?”
肾虚是华医的一个专有名词,但是正如楚贵棵所说,成年人很少有肾不虚的,所以,庞小南抛出这个诊断,等于是白说。
“算了,庞小南,别在这里故弄玄虚了,肾虚这种判断,少拿出来丢人现眼。”楚镇北最看不得华医的各种卖弄,今天这里虚,明天那里虚,今天补肾,明天益气,都是些有的没的。
“是啊,庞小南,你在丰日县装神弄鬼我们不管,但是不要在楚家大放厥词,你外公没病也会被你说成有病。”
楚昭南本就不信庞小南的医术,这下他竟然拿肾虚来忽悠全家,一看就是纯正的江湖骗子,难怪能把蒋家都骗到。
“你们不信我,我也没办法。”庞小南耸了耸肩,“不过三天后,外公会双腿无力,到那个时候,就不是肾虚那么简单了,你们会在他的脊髓里面找到肿瘤。”
庞小南语出惊人,怔得在场的人大眼瞪小眼。
“庞小南,你别瞎说,你这是咒你外公啊。”
楚昭南第一个不愿意,庞小南为了证明自己的医术高超,竟然说自己的外公会得脊髓瘤。脊髓瘤是闹着玩的吗?脊髓是控制全身的活动的,得了脊髓瘤,最少也意味着会某个器官瘫痪。
“庞小南,少在这里耸人听闻,大过年的,你这是要咒你外公死吗?”
楚镇北当然知道脊髓瘤意味着什么,照庞小南的意思,就是给楚老爷子判了死刑了。
“我是一片好心啊,你们不信我也不强求。”庞小南站了起来,并不再多说,他和这个名义上的外公并无深厚的感情,是生是死既然他的儿子都不关心,他这个做外孙的又怎么能够做的了主呢?
“你等一下,你凭什么说我过三天后会得脊髓瘤?”
楚老爷子叫住了庞小南。
得病的是他,其他人可以不信,但是自己肯定是想多了解一点,有备无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最近这些日子,你是不是感到四肢乏力,尤其是下半身不想动,走两步就觉得腰酸腿疼?”
庞小南问询的看向楚老爷子的眼睛。
“没错!”
楚老爷子一拍大腿,他的症状全被庞小南说中了。
“这是脊髓瘤的前兆,因为瘤状物正在形成,压迫了你的神经。”
庞小南淡淡的看了一眼楚镇北。
“一派胡言,爸,你别听他胡说,你的这个情况不过是身体有些虚弱。”
楚镇北很生气,庞小南竟然在自己面前狂妄说病情,是把他这个名医没放在眼里。
庞小南一耸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楚香兰焦急的看着庞小南,“小南啊,你说的你外公的病情是真的吗?”
“妈,真假重要吗?他们不信我,我总不能强行给人治病吧。”
医不叩门,没有哪个医生会抢着给人治病。
最好的例子就是华佗,因为说了曹操的病情,却被曹操杀害了。
“爸,你别听庞小南胡说,他一个大一的学生,懂什么治病,耸人听闻罢了。”
楚昭南绝对不相信就凭庞小南把了下脉,就能断言楚老爷子三天后得脊髓瘤。
虽然楚家的人都不相信庞小南的诊断,但是庞小南坐在那里云淡风轻,因为得病的又不是他。
楚老爷子有些犹豫,是该相信庞小南呢,还是不该相信庞小南呢。
“镇北,你今天带我去医院再检查一下,脊髓瘤的前期是可以检测出来的吧?”
楚老爷子终于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距离上次检查,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他觉得还是复查一下比较保险。
“爸,你真的相信庞小南?”
楚镇北有些生气,楚老爷子这是怀疑自己的权威。
“我就问你,能不能检查出来?”
楚老爷子一脸的严肃,这是关系他生命的大事,他必须自己做出抉择,而不是听任家人的处置。
“能倒是能检查出来,不过,就是要做个脊髓穿刺……”
楚镇北担忧的看着楚老爷子,这穿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然是个小手术,却有比较大的风险。
“好,不管怎么样,今天我们就去查一查,看看是不是像庞小南说的,是脊髓瘤。”
楚老爷子下定了决心,信庞小南一回。
“小南啊,如果真的是脊髓瘤,你有把握治好吗?”
“我只能试试。”
庞小南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毕竟楚家并不相信自己,医生治病,得不到病患的彻底信任,是很难放心大胆的下手的。
“爸,你如果真的是脊髓瘤,怎么能让庞小南治呢,他就是个江湖郎中,怎么能治疗这么复杂的病症?”
于是,庞家父子带着楚香兰一起走了,只剩下楚家一家人在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