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8lh優秀都市小说 我的夢幻年代-第三百零四章 解釋一下(5/5)推薦-ho4cr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要不是工具人不够用,沈天使投资人还想把滴滴、今日头条也做出来…
现在的情况,只能逮着胖子薅羊毛。
当然,所谓的30%股份,一看就知道沈梦溪没搞过投资…
一般情况下,即便是天使轮,最好也是20%左右,后续几轮稀释,ABC轮三个轮盘,上市时候,股份被稀释到9%左右。
不过,现阶段,团购更多是个idea,所以,占股多少,两兄弟说好就行。
陈立明还有点不满呢:“才30%,你也太小气了!”
“30%不少了,我出3000万,你出7000万,咱先撑一年,然后融资…”
“…一个亿?”
“一个亿差不多够烧一年了,你以最快速度拿下北京、上海市场…麻蛋,一个亿不一定够烧一年的!”
做团购,没啥门槛,记得最高峰时期,市场上有5000家团购网站…
怎么打赢?
只有砸钱!
BAT还会下水…
到时候再支招吧!
而且胖子有一个巨大优势,他是富二代——不怕烧钱!
还有,他这个人虽然执行力差一点,但是蛮有人格魅力的,能做到知人善用。
……
谈妥了团购…
两人开始吹牛逼,主要沈梦溪吹牛:
“我赚钱的点子多了去了,跟你说,我要不做电影,有无数办法成为首富,而且还不用下跪!”
“看看,哥们刚上映的电影,150万美元的成本,首周末1800万美元!”
陈立明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潜伏》的消息——梦溪公司发的新闻。
《<潜伏>票房大卖,有望成为成为《人类清除计划》后第二部大卖的系列片…》
详细消息:“《潜伏》是梦溪公司投资,温子仁担任导演、编剧的低成本恐怖片,150万美元的成本,首周末报收1800万美元;”
“《潜伏》有别于一般北美恐怖片使用大量血浆或惊叫,它几乎没有血迹和残酷的屠杀场面,只有沉默的空间、回旋复杂的楼梯与让人眩晕的大俯拍和大仰拍、一些敏感刺激的色彩,还有突然陡起的尖锐配乐,仅仅依靠这些就成功激起了观众们的悬念和恐惧…”
“目前,该片口碑良好,按照预测,最终票房应该能有6000万美元!”
胖子有点难以置信:“…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玩意怎么作假?”
一把抢回手机,沈梦溪冲他翻了翻白眼…
“啧啧,那这把你能赚多少?”
沈梦溪算了一下,然后道:“…恐怖片盈利渠道主要靠DVD出售还有电视版权,网站版权…按照以往经验,收入4000万美元没什么难度!”
“…卧槽!那你岂不是赚翻了?”
“淡定,常规操作,我跟你说了,不做电影,我有更多手段赚钱,没说做电影会亏钱!”
胖子叹了口气:“人比人气死人…”
“嘿嘿…”
沈梦溪也挺得意,不过这种情绪在他回家后荡然无存…
小姐姐又在看网上的评论…
沈梦溪无语了:“你别看他们说什么…”
网友能说什么好话?
看客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如果觉得现场不够炸裂的话,就自己下场去添两把火。
这帮喷子也就出生晚了,不然抗美援朝这种事,隔着半个中国都能给美国喷回去!
小姐姐很淡定:“…我没那么脆弱,别人说什么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
“那你还看它干嘛?”
“无聊嘛…阿姨回老家了,你又不在家!”
“陈立明来北京了,我去跟他见了一面。”
“哦…”
……
小姐姐表情很冷…
想了想,沈梦溪道:“我给你说个段子!”
“什么段子?”
“…咱俩去卧室聊,书房就不是聊天的地!”
“…也行。”
然后她抱着电脑,朝二楼走了过去…
“卧室有电脑!”
“…我才看到第76页,还要接着往下看呢!”
76页…
啧啧,你心真大!
沈梦溪只好接过电脑,帮着她拿回卧室,然后说:“就去年,我从西安回北京,在广场上遇到一大妈,她跟我说‘住宿吗,有美女!’”
小姐姐果断感兴趣了:“你怎么回答?”
“我很有礼貌回答‘谢谢,不过我的车十分钟后就要出发了!’你猜那大妈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
“她说时间够,来得及…我真无语!”
小姐姐细一想,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来得及…”
沈梦溪看她笑的花枝招展,觉得有点不对劲,问她:“怎么?你也觉得来得及?”
“…不好说!”
“不好说?”
“…没准你那天很累呢!”
沈梦溪直接把她扑倒…
五分钟后…不是,是半小时后,小姐姐费力推开他,低估了一句:“今天好像有点累…”
“你等我歇一会,回完蓝!”
然后小姐姐赤着脚从床上爬下来,打开衣柜,翻了翻,找出一件…校服,穿上,看了看看目瞪口呆的沈梦溪,然后鞠躬:“老师好!”
他母亲的,是沈梦溪以前高中时候的校服!
“来,快过来,来老师鞭上坐坐!”
……
爱爱之后,睡觉之前。
也可以省略成两个字:事后。
小姐姐身心舒畅了,也不盯着电脑看恶评了,她缠上了沈梦溪:“你要不要说点什么?”
“这种事,我怎么说呢?”
“你不是说帮亲不帮理?”
“…行,我想想应该怎么写!”
沈梦溪纠结了一下,他一直不愿意参与这个事,就是因为大黑牛的前车之鉴…
就是分手之后,无论你怎么说话,诋毁也好,维护也罢,这种行为很Low…
想了想,他打开电脑,登录自己的微博,写了一段话:
秃鹫才以他人的苦难为食,我们人类不这样做。
分手的人当中有多半会有一定的失恋表演欲。
总会有些“玩命喝大撒酒疯”、“声泪俱下诉情史”、“旧地重游念故人”的桥段,重点是必须让这一切有观众。
这种表演欲本也无可厚非,生活太平静,不渲染一番都对不起自己的曾经。
只是那一刻没有什么是完全真实的,最真实的故事都写在孤独里…
写了一首歌,叫《体面》,明天找人唱一下…
发送!
你看这回应写的,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写的是啥!
天仙小姐姐也是一般人,所以她问了:“你这写的什么玩意?”
“…声明啊,你没看出来我在踩周阳吗?”
小姐姐又读了一遍,然后问:“…《体面》是什么歌?”
“你唱不合适,明天我把张含芸叫来…”
“张含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