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awa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逃生片場 愛下-第1666章 選中讀書-ymgu4

逃生片場
小說推薦逃生片場
这一刻,皮影戏后背发凉,不寒而栗,她害怕的并非梦树或者其他东西,而是她内心的想法,她竟然下意识将现在待的世界当成现实世界,纵使梦树以及周围的景象没有任何诡异与阴森之处,但她却感觉梦树比阴暗森林更加可怕。
纵使阴暗森林中有各种离奇诡异的状况,让人寸步难行,但她至少有逃脱的想法,只要念头还在,她还是她,还是皮影戏,可是现在,她竟然没有产生逃跑的意图,而是将眼前见到的、听到的,所有的一切都当成理所当然的情况。在不知不觉中,她的立场已然转变,这种转变毫无征兆,几乎无法察觉。
“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被转变。”千江月的视线跟随前方的员工移动。
他的脑海中出现一连串问题,梦乡究竟是什么?梦乡有什么作用?又是谁,制造了梦乡?
可这些问题,无人能够回答。
“反正也没有别的路,我们也动身吧。”千江月迈出右脚。
返回的路已经不可行,即使他们能够操控梦船重新回到地下空间,再重新爬到空地上,也已经没有路返回原先的树林,自然也无法回到阴暗森林。这是一张单程票,他们只能另想办法。这一情况,倒是与来到阴暗森林的时候非常相似。
“嗯。”皮影戏重重点头。
两人跟在员工后方,一同踏上树干外侧的螺旋状道路。虽然远看较为陡峭,但脚踩在树道上却如履平地,这也意味着树道将是一条极其漫长的道路,宛如一条朝圣古道,筛选沿路的信徒。
前方的员工与先前相比,变得稳重许多,纵使他们神情依然兴奋激昂,可全都十分有默契地没有开口说话,似乎在担心吵闹会对这颗神圣的树木不敬。就这样,沉默维持了约半个小时,然后,在一声惊呼中被打破。
“我,我要去梦乡了!”一名员工高举双手,大声呼喊。他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像是第一次买彩票就中了头奖一样,在呼喊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变为七种颜色混杂在一起的细沙。细沙在微风的吹拂下,如烟尘般飘散,最终融入空气当中,直至完全消失,不再留下任何踪迹,似乎,细沙从来没有存在过。员工的身体失去大半,如同经过岁月洗礼的雕塑,只剩下残缺的躯体。
其他员工看见这一幕,脸上非但没有害怕与紧张,反而充满了羡慕与期待,他们微微颔首,既是对被梦乡选中的员工的祝福,也是对梦乡的敬意。直到最后变为风沙的员工完全消失后,他们才沿着树道继续向上走去。
千江月与皮影戏对视一眼,两人眼神中露出担忧的神色。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悲凉的氛围,无论是变为风沙消失的员工,还是仍旧站在树道上的员工,脸上的表情永远都积极向上,期待、舒适以及心安,似乎,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能欣然接受。
队伍继续前进,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员工变为风沙,这一变化过程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带有偏向的选择,队伍任何位置的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出现转变。然而,除去末尾的千江月和皮影戏,对变化的本人而言,被选中后,便会欣喜若狂,因为这是进入梦乡的通行证。梦乡,是他们来到此处的唯一目的。
“我们还要走多久?”皮影戏小声嘀咕一句,她将声音压得很低,防止前方的员工能够听到,“我们应该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但是我感觉还没走一半。”
“也许根本没有尽头。”千江月小声回道。
在树道上,时间的流逝速度似乎与平时不同,让人感觉十分漫长,但不难熬,似乎将一天中最好的时光永远定格在了此刻。光照合适的角度再加上轻轻吹拂面庞的微风,即使再走几个小时,也不会感觉累。
随着时间推移,前方的员工越来越少,直到只剩下两名时,情况出现变化。
皮影戏停下脚步,将双手伸出,她的指尖正逐渐化为彩色的风沙,“我……”她想说些什么,但不知为何,心中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反而有一种身心放松的通快感,这种感觉,就像在电影世界中活下来后返回现实世界的感觉。
刹那间,她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家”中,一种与众不同的归属感,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正融入一个极为强大的集体意识,忽然,她的眼中出现了远眺梦树的场景,只是与上次看见的不同,这次,梦树周围闪耀着极为耀眼的金光,以梦树为中心,天空与大地开始弯曲,围绕梦树而旋转,这一刻,梦树是一切的中心。
“皮影戏?”千江月迅速抓住皮影戏的手腕,想要阻止这一情况,可右手只能握住彩色细沙。细沙从指缝流下,消散在空气中。他又试了一次,这次抓住的是皮影戏的手臂,结果依然一样。
与之前的员工一样,皮影戏的身体变得像逐渐风蚀的雕塑,再过不久,她也会完全消失。
千江月眉头紧皱,可一时间也没想出什么解决办法,他尝试用锁链绑住皮影戏的腰部,试图利用技能的效果将两人“联系”起来。
虽然没有意料中的作用,但皮影戏似乎的确受到了影响,她眨了眨眼,眼神恢复正常,接着,她看着千江月,急忙说道:
“真实……幻……觉……”
说到“觉”字的时候,皮影戏的身体已经完全变为风沙,彻底消散在空气中,最后的两个字像是回音般,在空气中回响。
千江月挥手抓向前方,却只能抓住一团空气。皮影戏的确已经消失,但是还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没有死,这一点,千江月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更何况,地狱电影也没有给出队友死亡的说明。
“真实幻觉?”
千江月仔细思考皮影戏说的话。
“最后一秒钟,她肯定说不了太多,肯定会用最直白的词语来表达。真实和幻觉相互矛盾,恐怕她真正想说的是幻觉太过真实,几乎就是现实,这一点,倒是和现在的情况一样。看来,所谓的梦乡,应该是一场时间长度跨越寿命的大梦,如果没有干扰,醉生梦死的‘梦死’,就是所有人的结局。”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着下方的河流,目光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