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ncp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兩萬億 起點-第二千零八十七章 娜迦莎看書-pj2f9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雅米一面大声疾呼,一面跑向酒店,距她最近的一个身着黑风衣的壮汉,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她,大手一伸就擒住了她的手臂,让她难以挣脱。
其实,如果雅米老老实实跟白小升他们待在一起,绝不会出现这么一幕。她突然这么一跑,白小升、雷迎就算有心驰援都已然来不及,再说俩人还要守护林薇薇的安危。
雅米相当于“自投罗网”了。
此前与白小升说话之人,眼看雅米已经被控制住,不禁松了口气,不过他随后又意识到大大不妙,方才仓促下的决定,控制住雅米,简直是大错特错!
他们成了白小升眼里的坏人,而且那雅米可是米卢特洛斯家族的嫡亲!
麻烦,大了!
那人脑门顿时沁出晶亮的汗珠。
“这些我们可以解释的,白小升先生,你别误会,我们不是坏人!”那人赶紧第一时间对白小升做出解释。
“先把人先放了。”白小升如是道。
不管怎么说,控制他人自由,那这事情可就闹大了。
雅米被抓还不服软,依旧在大喊大叫,擒住她的壮汉情急之下,也只能上手捂住嘴巴,让她别乱叫。
与白小升说话之人,回眸看了眼,顿时吓一跳,有心让自己人放手,又知道这一放手,雅米势必喊得更凶,到时候更不好办。
但又不能真的这么禁锢那位雅米小姐……
这什么都没办成,还弄得乱七八糟,他也是头疼无比。
“只要您答应去单独见我家主人,我马上放人。”那人索性一咬牙,想先跟白小升讲妥。
白小升叹了口气,微微摇头,有几分怜悯的看着这个人,“你呀,可真是蠢啊。”
俩人说话的功夫,雷迎已经把林薇薇护送到白小升身边,然后直接迈步,走向制住雅米的人。
跟白小升对话的男人看到雷迎的动作,顿时道,“白先生,他这是要干什么?”
这问题显得多余,雷迎自然是要去救雅米。
旁边,两个穿黑风衣的男人见雷迎有所动作,相视一眼,瞬间赶了过去,想阻止雷迎。
毕竟,在他们领队之人拍板前,雅米还不能放。
那俩个壮硕的男人,每一个都有一米九左右的个头,身体魁梧有力,这一左一右,一人按住了雷迎一条臂膀。
“下手轻点!”白小升赶紧道。
白小升面前的男人见状,忙道,“您放心,他们有分寸,绝不会伤到您的人!”
白小升不禁苦笑,“我是在跟我的人说。”
白小升面前的男人闻言一愣,眼神不解。
那边,雷迎双眼盯紧前方控制住雅米的男人,对左右抓住自己手臂的人看也不看,双臂却猛然一翻,一下就挣脱束缚。
抓雷迎手臂的俩人,此前只感觉这个华夏大汉衣袖下手臂刚硬无比,如钢似铁,还都暗暗吃了一惊。
等雷迎挣脱之际,他们都感觉自己那点力气,根本就连抓牢对方都做不到。
在俩人惊愕之下,雷迎双臂一展,反过来抓住了他们的一条手臂,既而大臂向前一抡。
那俩人初时只觉手臂被刚劲铁爪扣住,随着蛮横力道传来,根本连站都站不稳,一路踉跄就往前奔。
多亏白小升提前发声,不然雷迎非得卸掉他们手臂关节,那更痛苦。
不过随后,那俩人狠狠撞在了一起,也是撞得七晕八素。
接着,雷迎双臂大开,像是抡沙包一般,直接把俩人左右甩飞出去。
那俩人一个重重摔倒在地,一个撞在一辆车的车头,引得警报声尖啸。
无比狼狈,无比凄惨。
白小升、林薇薇除外,其他人都看傻了。
两个同等身量,甚至看着更壮的男人,竟然被那个华夏大块头像孩童一般解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得是什么怪力!
到此,他们才明白白小升大呼一声“手下留情”,是为了谁。
就在众人或吃惊或呆滞之际,雷迎已经走到了制住雅米的人面前,伸手一指对方,口中淡淡飘出一句话,“把人给我放了。”
抓着雅米的男人一下子回过神,几乎毫不犹豫就松开手,还轻轻把雅米推向雷迎,而后直接举起双手让雷迎瞧见,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
刚刚,这汉子可是正视雷迎目光。
雷迎那冷漠如冰、不容抗拒的眼神,又隐藏着野兽一般的残酷无情。
如果拒绝他的要求,想必下一刻想后悔都来不及。
雅米呆呆看着眼前的雷迎,这才发现这个华夏大块头煞气冲天,简直如同魔王。
她眼神顿时充满不可思议,她也见识过很多厉害的保卫人员,但是如同刚才那般的气场,真是一个都没有。
也不知道白小升从哪里找到的这个人,怪不得说身边带他就够了。
这一个顶十个啊!
“雅米小姐,你没事吧。”雷迎颜色一缓,客气问道。
“没事,我、我没事。”雅米下意识回应。
“那走吧。”雷迎直接朝白小升方向做了个“请”的动作,带着她一路返回。
无人敢拦。
那些不速之客都警惕看着雷迎,没人敢轻举妄动。
雅米也有几分没缓过神,没像方才那般大声疾呼救命。
实际上,身边有这么厉害的人,再喊什么“救命”,那感觉也怪怪的……
眼看雅米与雷迎走了回来,白小升对雅米安抚一笑,下一刻却直接拉开了车门,请雅米上车。
雅米晃神之际,倒也很听话上了车。
白小升直接跟雷迎道,“雷迎,你现在送雅米小姐回家。”
雷迎对白小升的命令向来没有二话,直接去了驾驶位。
“我为什么要走啊!”雅米才反应过来,忙道,“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下次吧,下次。”白小升给她一个温和的笑容,客客气气道,“你先回吧,雅米小姐,我去见一见你那位老同学。”
说话之际,白小升直接把车门给关上。
雷迎也很麻利,直接发动车子,开了出去,根本不给雅米再多说话的机会。
雅米在车里透过车窗看向白小升,伸手按在把手上,却最终也没有拉动,也没有让雷迎停车,一副无奈之相。
“雅米小姐,你去哪里?”雷迎直接问道。
雅米也闷闷报了一个地名,似乎很气白小升就这么让她离开。
而实际上,雅米的眼眸深处有一抹惊疑之色。
因为白小升跟她说,去见她老同学——
那还能有谁,“金融毒妇”娜迦莎!
不过雅米可不曾记得自己有对白小升说过,那是她的同学。
这也就是说,白小升是提前就掌握了这个消息,此前说什么不知道弗克林家族派到这边的是谁,报了一个南美籍的主管的名,根本全是谎话!
“骗子!”雅米忍不住喃喃低骂一声。
甚至雅米都感觉白小升好像知道,她一路上故意妖魔化娜迦莎,是在灌输不好印象。
还有刚刚大呼大叫姿态,白小升也好像看出来问题了……
雅米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算计是不是太过简单,又或者,她太低估白小升。
“还是说,我的演技就那么的差吗。”雅米甚至怀疑起自己。
……
另一边,白小升眼见雅米走了,方才转身与身前之人道,“带我去见你家主人吧。”
那人从方才起,神情就有几分错愕。
白小升把雅米推上车,让人送她走,这无疑是给他们解了围。
不然那女人闹起来,自己这边绝对不能善了。
米卢特洛斯家族嫡系被弗克林家族中人挟持,这要是闹开了,他们绝对难以收场。
所以,在白小升发话之后,那人点点头,开口却是,“刚刚……谢谢您!”
“下次,不要这么莽撞了,不然很麻烦的。”白小升一笑,算是给了个善意的提醒。
那人连连点头。
白小升转向林薇薇,笑道,“薇薇你先回去,我去见一见他们主人。”
林薇薇眼神有几分担心,不过在白小升用眼神示意无需担心后,方才道,“那,你多小心。”
白小升含笑点头,转向那人道,“前面带路吧。”
那人挥手招呼手下人,又客客气气对白小升做个“邀请”动作,从旁引路。
白小升随着他们一路直奔酒店,后面的林薇薇眼看谈话地点也是在这里,这心里多少宽慰几分。
……
白小升在这帮人的簇拥下进了酒店,乘电梯一路向上,直达酒店顶层。
那里是一家餐厅,占据整层楼的面积。
不过,当白小升进入之际却发现,这餐厅里居然空荡荡,没有一个食客在。
跟在旁边那人当即解释道,“为了接待您,我们已经把这里包下,并且清了场。”
“好大的手笔。”白小升淡淡一笑。
一路往里,直到主厅。
主厅所有的陈设都被清空,在中央硕大无朋的吊灯底下,仅留一张小小的圆桌,摆放着两把椅子。椅背足有两米高,看不清楚是不是坐了人。
白小升再走进,发现身边人皆止了步,包括为首的那个人。
白小升疑惑看他一眼,那人赔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却并不上前。
想来,这也是那位娜迦莎小姐的吩咐。
白小升继续往前走,等绕到了圆桌旁,这才看清,对着门口方向那张座椅上,正慵懒的坐着一个女人。
雅米已然算是人间尤物,但这个女人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肌肤白皙如雪,一头栗色长发,在灯光下闪烁着如同缎子一般的光辉。
往脸上看,她五官精巧几近完美,比较惹目的是,她的嘴唇微厚,丰盈而性感。
此刻的她背靠宽阔椅背,翘着二郎腿,姿态慵懒,却有说不出的风韵,这风韵里又透着几分优雅,简直让人一眼望见舍不得挪开目光。
便是白小升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女人一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一手持着细白的瓷勺,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
听到白小升走到近前的脚步声,她方才抬起头,一双宝石蓝的双眸似笑非笑看过来。
“娜迦莎小姐?”白小升笑道。
“白小升先生。”娜迦莎露出一个笑容,如同百花绽放,酥人心弦,丰盈的嘴巴向对面努了努,“请坐。”
如此待客,未免有几分高傲,不过却不会让人有丝毫的不适。
白小升坐过去之际都不免感慨,都说颜值即道理,果然很有道理。
坐下后,白小升才发现身前放着一杯咖啡,香气四溢,还是自己喜欢的那种。
“白先生在这里住了一晚,点过几杯咖啡,都是同样类型的,想来是喜欢它的。”娜迦莎柔声道,“在你乘电梯上来之际,我让人准备的,你坐下这会儿,它刚刚好入口。”
白小升一笑,拿起咖啡品尝一口,点点头,“时间拿捏的分毫不差,口感刚好。”
“另外,还要谢谢你。”娜迦莎微笑道,“我那愚蠢的手下在下面办坏了事,险些让雅米那个女人抓住把柄,这件事还多亏了白先生。”
白小升意外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刚刚发生的一切,没想到她已经知晓。
还有咖啡这个细节。
都能看出,她绝非寻常之人。
“客气了,娜迦莎小姐。”白小升一笑,继而道,“那咱们是先按惯例从闲聊开始,还是直接进入主题。”
这句话让娜迦莎忍俊不禁,噗嗤一笑。
那笑容,一时间真如春风拂面,冰河破碎,万物复苏。
“白先生真是幽默,那咱们就直接点好了,我想你参加一场酒会,也已经很累了。”娜迦莎道。
白小升一边喝咖啡,一边等她往下说。
“我们家族在北欧,目前有二三十家公司,涉猎几十个行业,上百个门类,我们想跟振北集团在这边的企业展开生意上的合作。”娜迦莎抿了口咖啡补充道,“正当合作。”
白小升笑了,“需要我们在某些时候站出来声援吗?”
“不需要。”娜迦莎干脆道。
“那么,我们是不是得加入什么第三方的商业组织,比如说商会什么的?”白小升又道。
“也不需要。”娜迦莎笑问道,“怎么,现在合作的门槛这么高,谈生意还要先找组织吗。”
白小升听到这话,点点头,直接举起咖啡杯,“那预祝,咱们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