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8e20好看的言情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笔趣-554.朕好夢中殺人推薦-fiwec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这箭是火箭,一万兵马自然不足以与纣王所率领的大量商军正面作战,但只是偷营骚扰,毁掉粮草、军械并在混乱之中全身而退,还是很简单的。
周军的弓箭手们纷纷点燃手中的火把,然后便引弓搭箭,大量的火箭向着商军大营中的帐篷呼啸而去。
不多时,便见得大营一片火光,最先接触到火箭的几座帐篷,已经凶猛的烧了起来。
“走水了!”
“走水了!”
“快救火!”
很快便响起了商军将士们的吼声,大营之内,人影绰绰,无数将士来回奔走,往来在营地内救火。
商军的反应比预料之中快了许多,本以为这把火能让商军在沉睡之中损失惨重,没想到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
不过雷震子并不执着于这些细枝末节,他不再遮掩,将黄金棍拿在手中,大呼一声:“随我趁乱杀进去!”
如今商军大营之中已是一片混乱,纣王就在其中,即使不能轻下杀手,生擒一遭,也不亏,雷震子自然要趁乱下手。
“杀啊!”
“杀进去,生擒无道昏君!”
随着雷震子一声令下,周军士兵纷纷出动,乘着火势大涨、商军措不及防之际,向中军大营发起进攻。
商军虽然第一时间展开了救火行动,但他们的注意力也全被大火所吸引,没有想到这支突入中军大营的兵马,没能组织有效的防守,竟然是让雷震子所率领的士卒轻松冲到中军大营附近。
周军士卒见此,个个无比振奋,一时间勇不可当,守备大营的几个近卫措不及防,竟是抵挡不住。
雷震子挥舞着黄金棍,率领着麾下的士卒,势如破竹的冲进了中军大帐之中,他的目地很明确,就是要试试看能不能擒下纣王。
他身后的兵马不多,只有百十来人,但人人战意盎然,虽然护卫大营的近卫个个都是身宽体胖一个顶仨的近卫,他们依旧能用命阻拦,保证尽可能多的同伴冲入营中。
雷震子站定,手中的黄金棍竟有一些发抖,他微微定了定神,随后大喝道:“都给我上,冲进大帐,活捉昏君!”
“活捉!”
“活捉!”
周军士兵们纷纷呼应着。
雷震子紧握黄金棍,大步流星的踏进了中军大帐。
一开始,他没留神翅膀卡在了一组编钟上,接着,额头又撞着了大鼓,而后踩在了散落地上的罄,险些滑倒。
这他妈是军营?整特么一堆乐器?成何体统?不仅如此,还随意摆放,跟拒马似的,这能走路?
雷震子极不容易的靠近了软塌,软塌上的人睡得正酣,还裹着被子,帐外一片混乱,但床榻上的人仿若不闻。
他哈哈一笑:“果然是昏君,都杀到军营里了,还能睡得着?”
说罢,雷震子迈步上前,一把揪住被子,猛然一掀。
没掀开。
不仅如此,却见得他手中的黄金棍被床上还做着梦的子受一把抓住。
这一抓之下,雷震子顿时愣住了。
黄金棍重达五千零四十八斤,乃一藏之数,绝非常人能够持拿,可….
当即他便明白,纣王不是自己能够轻动的。
但还没完。
“朕好梦中杀人之术!”
子受是真的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这次行军他没忘记带上乐女舞姬,途中自然少不得一番胡天胡地,但总不能从早玩到晚再玩到早,那都啥身体啊?最多也就玩得晚一点,在将士们入睡的时候,也依旧歌舞升平,再吵闹个把时辰。
玩的时候玩得很痛快,睡的时候自然也睡得很沉。
说着梦话的时候,子受同时翻了个身。
雷震子只觉得一股怪力袭来,根本抵挡不住,硬生生被打出了营帐,黄金棍也滚落在地,似是凹陷了部分。
“将军!将军!”
有周军将士急忙去搀扶雷震子,也有将士见着眼前的纣王,想一刀捅死了事,可他们刚想动作,就见着殷破败与敖烈联袂而来。
“好快….怎么会这么快?”
雷震子有些气血不通,再则大营之中本就煞气弥漫,法力运转不畅,他知道敖烈斤两,但不欲在这个时候与敖烈多做纠缠,于是急忙起身,急匆匆的奔了出去。
出了中军大帐,雷震子刚想大喊众人撤军,但眼前的情形,让他喊不出话。
火已经灭了,出乎意料的快。
商军将士则从四面八方向着中军大帐冲了过来。
“杀!”
雷震子不知道为什么商军反应得这么快,却也只得匆忙指挥起大军,此时他自己倒是能随意飞走,但他若是真飞走了,这支兵马只怕全军覆没,因而,他还想挣扎一番。
“杀!”
周军也知晓此时情急,在雷震子大吼了一声后,也跟着大吼着壮胆。
顿时,两军相交。
“杀!”
雷震子将黄金棍向东一指,大吼道:“莫慌,不要多做纠缠,向西突围!”
西面就是他们进来的地方,守备也最为薄弱,
“结阵稳住。”
敖烈调集训练过军阵的御林军围杀周军,商军已经将周军团团围住,只需要求稳,慢慢围杀即可。
其实敖烈等人都知道周军可能在他们行军的路上埋伏,这也是他们原本的打算,将计就计反埋伏,可他们都没想到雷震子会大着胆子直接带兵袭营。
如果不是将士们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及时醒来救活,不然损失不会太小。
“射!”
周军射出一波箭雨,商军抛下了少许伤亡。
不过,这比起周军的大量伤亡,显得极为微不足道。
很快,两军短兵相接,金铁交加之声不绝于耳。
敖烈与雷震子相互制约,同为修道之人没有轻易出手,只是调兵遣将。
鲁仁杰、殷破败、余达等人虽然勇武,但周军自知已经置身险地退无可退,各个悍勇无比,在这种不要命的突围下,一时间,数量众多的商军居然处在了弱势。
敖烈平静道:“逞一时之凶罢了,左右都是我大商将士,周军已被围困,翻不起什么风浪。”
“将军说的是,周军已是瓮中之鳖,不过是逞一时之凶罢了!”
无数商军兴奋着,同时,敖烈在军中的地位飞速提升。
就跟之前计划的一样,周军真的冒险来伏了,而且真的被他们反埋伏了!
虽然一开始的大火让人有些手忙脚乱,但大家也不知怎么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迅速醒来就去救火,根本没多少伤亡,而这剩下的,都是军功啊!
连带着,无数人看向雷震子的目光也变得和善了。
这鸟人简直就是送军功童子,上次也是他带着周军深入境内追击汜水关残兵,被他们以多敌少围杀,如今又重复一次,希望…还有第三次!
商军上至将军下至士卒,无不是齐齐大呼了一声。
既是早有预料的算计,又是十拿九稳之局,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