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31s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問丹朱笔趣-第二百九十四章 迎去分享-ozt87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一路胡思乱想着,但想来想去也不知道铁面将军到底哪里气不顺。
干脆不想了,反正铁面将军也就是嘲讽她两句,只要还让她举着他的大旗招摇就行。
“丹朱小姐。”竹林忽道,“周玄来了。”
陈丹朱回过神抬眼看,果然见桃花山那边停了很多兵马。
陈丹朱忙上山,没走到桃花观就看到山路上,一个身穿兵甲的小将负手而立,没有看山下,而是观山景——这姿态有些熟悉,陈丹朱恍惚想好像上一次三皇子来时也是如此。
陈丹朱停下脚:“周侯爷,你怎么来了?”
周玄似乎才知道她来了一般回过身,道:“来看看你,得知你出去了。”
陈丹朱喘口气道:“知道我出去了,你就在山下等啊。”
周玄是想好好说话,但不知怎么看到这女孩子,就莫名的生气,她每次对自己说的话都跟对别人不一样。
“陈丹朱,三皇子来看你的时候你怎么说的?你可没问他为什么上山,反而求着人家进门坐坐。”他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我连你的山都上不了?”
陈丹朱又好气又好笑:“你发什么脾气啊,什么跟什么啊,我的意思是,你在山下等我,我来了我们就能说话,你也不用爬山了,怪累的。”
周玄双眼含怒:“我不怕累。”
陈丹朱走上来,站到他面前,轻声道:“你这不是要赶路嘛,能省些力气就省些力气,又是披甲又是带械,又要领兵多辛苦啊。”
周玄眼里的怒意顿消,这女孩子还是第一次这样跟自己说话呢。
“算你有良心。”他嘀咕一声。
这人就是个顺毛驴,陈丹朱再顺毛问:“您要不要进去喝杯茶?我正好新做了药茶,就是为了侯爷您——”
周玄呸了声:“骗人,你明明是给将军送药茶了,陈丹朱,你能不能专心点?”
陈丹朱哦了声:“我很专心啊,我很专心讨好每一个人。”
周玄瞪眼。
陈丹朱又看他一眼,低声说:“就如同你很专心的让每个人都讨厌你那样。”
她的谄媚是装出来,他的骄横也是装出来,都是为了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所以他们是一样的人啊,周玄看着女孩子柔柔的双眼,忍不住一笑。
“好了,我就是跟你说一声。”他说道,“那我走了。”
他迈步,陈丹朱忙跟上,问:“我送送你?”
周玄道:“不——”话没说完就见女孩子停下脚,他顿时又恼火,“用。”
陈丹朱没听懂,问:“到底送不送啊?”
周玄伸手抓住她的胳膊:“送啊。”拖着她向山下走。
陈丹朱倒也没有挣扎,无奈的跟上:“送就送啊,你好好说话啊。”
周玄气道:“是你先不跟我好好说话的。”他停下脚,“陈丹朱,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吗?”
陈丹朱有些无奈:“周玄,你对我也没多好啊,你看你跟我说话,忽冷忽热的,阴晴不定的。”
周玄垂目,视线落在她的胳膊,他的手抓着她的胳膊,春衫轻薄,能感受到女孩子柔润的肌肤,视线落在她的手腕上,手上,如果他的手再滑下去,就能牵住她的手,就像她跟三皇子那样——
“陈丹朱。”他忽的说道,“我送你的那个手串,你怎么不带啊?”
莫名其妙的,东一句西一句,陈丹朱道:“因为我日常要做药啊,不喜欢带首饰。”
她趁机将胳膊挣开,双手举在脸前给他看:“你看,我什么都不带的。”
小手白白嫩嫩,指甲粉粉红红,天然无雕饰。
周玄撇嘴收回视线:“说的你靠这个谋生似的。”
“我当然靠这个啊,不然靠什么。”陈丹朱笑道,“周玄,我就是靠这个才能活着的。”
如果不是学了制药,或者说制毒解毒,她不能杀了李梁,也不会得到重生的机会,也不能再次杀了李梁,救下了家人的性命。
周玄没有再跟她争论,将空空的手背负在身后:“走了,不用送了。”
陈丹朱却追上来两步:“周玄。”
周玄再回头看她。
“我会保密的,你放心。”陈丹朱轻声说,看着他,不知道是因为杖伤,还是因为重回一次压在心底的旧日秘密,周玄比先前清瘦了一圈,曾经的飞扬跋扈意气风发也褪去了几分,脸上多了几分沉静,“你,好好的活着。”
所以她以为他是来警告她的吗?还是她在提醒他,她和他之间,只是拥有一个致命的秘密,而已,周玄看着几步外的女孩子,收回视线转头大步走了。
陈丹朱没有再追上去,目送周玄消失在山路上,片刻之后,听的山下马鸣铁蹄震震远去了。
陈丹朱这才轻轻舒口气,她自然知道这年轻人来这里并不是威胁她的,但又能如何,他和她都还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呢。
这些日子她也反思了,真是好日子过久了就轻飘飘了,竟然还惦记着情情爱爱了,还对三皇子患得患失辗转难免,还因为其忽冷忽热,掉眼泪——
她是谁啊,她是陈丹朱,死过一次就骄傲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能活着就足够了,都足够了。
陈丹朱收回视线,款款向道观去,没有再回头。
但事实证明,要活着的确不容易,周玄率兵去接三皇子的第十天,竹林面色凝重的给她送来消息,三皇子遇袭了。
山下的茶馆还丝毫没有动静,可见这是尚未传开的刚刚发生的密事。
陈丹朱急急忙忙的冲到军营,没有找到铁面将军,他进宫了,还好枫林留在这里。
“将军说知道你会来问。”枫林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先去皇宫呢,还好没有跟将军打赌,要不然我就输了。”
这个时候皇帝正是着急的时候,她凑过去不仅问不到自己想知道的,还可能被皇帝揪住出气,她才没有那么傻,有将军在,她何必去皇帝跟前低声下气——
将军也是的,这种事还要跟枫林打赌吗?
“你别跟我说笑了。”陈丹朱无奈说道,看到枫林还能笑,心里稍微安定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三殿下还好吧?”
枫林收起笑:“这次的事,三殿下非常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