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7oc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漫威裏的德魯伊-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永生讀書-ds1un

漫威裏的德魯伊
小說推薦漫威裏的德魯伊
比尔离开旅店之后。
斯塔克拿着威士忌喝了一口,然后看着阿尔文说道:“你应该给布鲁托打电话,让他留下那个叫‘珊姆’的姑娘。”
阿尔文听了好奇的看着斯塔克,说道:“为什么?
就因为那个‘血兰’?”
斯塔克把玩着手里的骨质雕像,点头说道:“我刚才想起了七八年前看过的一篇论文。
那里面提到了‘不朽之花’,也就是‘血兰’。”
阿尔文听了,好奇的说道:“我以为你只对电子和机械之类的东西感兴趣。
没想到你还对植物方面的东西有研究。”
斯塔克微微的撇了撇嘴,说道:“研究植物学的美女可不少,当时我只是不想跟她们聊天的时候没有话题。
所以找了几篇有意思的论文看了一下。”
说着斯塔克把手里骨质雕像抛给阿尔文,说道:“你知道‘海夫立克极限’吗?”
斯塔克也没有给阿尔文说话的机会,就接着说道:“你肯定不知道。
‘海夫立克极限’,科学家海夫立克提出的,他认为细胞在死亡之前,分裂的最高次数是56次。
过去几十年间,大多数生命都印证了他的理论。
而那篇关于‘不朽之花’的论文,却证明了细胞的分裂次数是可以增加的。
而‘血兰’就是关键!
这种花的花瓣里面提取的一种化学成分,能够延长细胞的寿命。
当时我还关注过‘血兰’一段时间,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了。
后来时间久了,我也就忘记了。
不过今天那位船长又把‘血兰’给提了出来……
如果刚才那位船长的小情人真的对‘血兰’有研究,我觉得你可以让布鲁托拿下她。
地狱厨房那间医药公司,说不定能有第二种不错的产品。”
阿尔文听了好笑的说道:“你的意思是,布鲁托有机会拿下医药界的‘不老泉’?
那东西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如果那东西真的那么厉害,为什么过去没人拿下它?
别告诉那些人害怕巨蟒!
那种花如果能真的制成药物,哪怕每瓶卖100块,都有成千上万是人愿意赤身裸体的去跟巨蟒搏斗。”
斯塔克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阿尔文,说道:“‘花期’,老兄……
我看过的那篇论文里面说过,这种花休眠期有7年,而开花期只有半年。
第一次发现这种花是14年前,而7年前才第一次有探险队进入丛林搜寻这种花。
很显然他们失败了,今年是距离第一次发现‘血兰’的第二个7年。
我们走远了,或者说理查德走远了。
我猜那些巨蟒能长到40米的程度,很可能就是因为‘血兰’。
因为它打破了巨蟒的生命极限!”
金并不在乎什么“血兰”,他盯着斯塔克说道:“那些巨蟒对于理查德来说还有用吗?
听起来,它们只是因为活得久了才能变得很大。
这跟我想象的天生巨大有很大的出入。
它们身上有没有所谓的‘灵气’?”
斯塔克听了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所谓的‘灵气’到底是什么?
如果你想确认,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捕捉最大的巨蟒。
我们宰华国见过类似的‘猛兽’,它们除了强大之外还有个特点,就是活的很久。”
金并听了捏着拳头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炸响,沉声说道:“那就找最大的一条!
我很少看到理查德这么开心,我不应该让他失望。”
阿尔文看了一眼关心则乱的金并,他根本就想不到,理查德这么开心是因为他的出现。
这家伙一直把自己当成理查德正常生活的负担,却没有想到理查德最渴望的,其实他陪在身边。
这不是什么小儿女式的惺惺作态,这只是一种对亲情的渴望。
有时候父子之间甚至不用交谈,说多了反而可能让双方觉得厌烦。
但是只要对方在我的生活圈子当中,当我需要对方的时候你就在那里,这就足够了。
和平饭店就是在好,也替代不了原生家庭。
可惜金并这个家伙就是不明白,或者他可能明白,但是就是觉得自己的身份对于理查德来说是一种负担。
阿尔文也不好判断金并的做法是对还是错……
这家伙过去干的事情,绝对够得上“死不足惜”的标准。
说他是“坏蛋”“恶棍”,都是在看不起他。
不过阿尔文依然希望理查德能够幸福,至于金并,那就要看美利坚的警察和法官给不给力了。
反正要是在纽约,现在的乔治局长一定有办法让金并倒霉,其他的地方就不一定了。
阿尔文不想跟陷入了父爱深渊的金并多说话,他拿出电话打给了布鲁托。
把刚才斯塔克跟自己说的东西,简单的告诉了这位医药公司的大佬,然后阿尔文就嘱咐他,留下那个可能会去找他的女博士。
听着电话里的布鲁托虚心的向自己请教“海夫立克”怎么拼写,阿尔文有点尴尬的挂断了电话,然后看着斯塔克说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老子疯起来很可怕的!”
斯塔克伸手把那枚骨质雕像抢回来,然后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阿尔文,说道:“你到底有没有仔细的听我说话?
这枚骨质雕像内的细胞依然没有死亡,它们依旧在缓慢的分裂。
新的细胞取代老的细胞,这才能让这枚质地很一般的骨雕维持到现在。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阿尔文摊着手无奈的说道:“能不能说人话?”
斯塔克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阿尔文,说道:“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意味着‘永生’。”
阿尔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斯塔克手里的雕像,笑着说道:“如果永生真的存在,你手里的骨头是从哪儿来的?
不过那种‘血兰’如果真的有用,咱们就多弄点带回去,哪怕晒干了泡茶也是极好的。
老凯奇和威尔森教授的年纪都大了,龙骨酒也没法儿提升寿命。
如果‘血兰’真的有用,那其实是学校的福音。”
斯塔克看着“不可理喻”的阿尔文,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跟阿尔文探讨科学问题。
因为每次阿尔文都能把科学问题变成哲学问题,最后用似是而非的逻辑,还有比自己更粗的胳膊打败自己。
面对来自文盲的凝视,斯塔克站起来拂袖而去。
上了二楼还没有休息,就被佩珀赶了出来,泱泱的去了拐角的一间房间。
阿尔文拍着手,幸灾乐祸的看着,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得罪未婚妻的斯塔克。
直到斯塔克走进了房间重重的关上了门,阿尔文才看着陷入了患得患失中的金并,笑着说道:“老兄,你想的再多也没用!
最后总有努力过之后,才能知道结果。
理查德肯定没有生命危险,成为‘猛兽骑士’也就是一种解放他体内能量的手段而已。
以我的经验的来看,任何事情你越是在乎,最后越难完美。
反而你要是放下心思,认真的去享受这一趟刺激的旅程,你可能会有额外的收获。”
说着阿尔文站起来在金并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我要是你,我就打电话催一催你定的船。
刚才那个比尔看起来可不像是有钱人,他的船估计也很一般。
你肯定不想自己的孩子睡在四处漏风的地方,我说的对吧?”
金并听了认真的点了点头,招手从自己的手下手里,接过了一个卫星电话拨了出去。
阿尔文无心去看金并发威,他笑着提上自己的行礼上了二楼。
这会儿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校长大人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了‘劳拉’的等待。
她的短裤和背心,无论如何都值得花费一点时间!
当阿尔文推着行礼进入房间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看到了站在窗户边的福克斯。
悄悄的走到福克斯的伸手从背后搂着她的腰……
阿尔文摸索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对,他伸头看了一眼然后被吓了一大跳。
“FUCK,这是什么玩意儿?”
一个三角脑袋毛茸茸的玩意儿,正在用绿豆大的眼睛盯着自己。
只有三根手指的爪子,扣着福克斯的胸部,表现的似乎很享受。
看到吓到了阿尔文,恶作剧得逞的福克斯,抱着一只小小的树懒,转身看着阿尔文说道:“战斧先生是不是有点太胆小了?”
阿尔文瞪着那只转个头都让人着急的小东西,不爽的说道:“我刚才以为你肚子上面长毛了,我怎么能不害怕?
赶紧让那玩意把手拿开,不然老子就把它大卸八块。”
说着阿尔文看着小树懒终于转头看了自己一眼,结果这玩意儿只是慢悠悠的叫了一声,然后再次用慢动作开始回头,而且手上也不怎么老实。
阿尔文走上去揪着小树懒的脖子,把他放倒地上,然后一把抱起了福克斯,正要仔细的体会一下COSPLAY的快乐……
结果他们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小金妮咬着手指,伸着脑袋进来看着福克斯,说道:“福克斯,小树懒你还要吗?
摩根想要跟它比赛跑步,我能把它带过去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