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4fr优美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 ptt-第一七零章、夫詭道也-besrv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王国很解恨。
有一种憋屈了很久,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无他,本来他这个大首领的名号,就是被西凉各方势力给强行安上去的。
没有半点号令权利不说,还要被朝廷当成攻击首选的出头鸟。
还有,当初他想灭了华雄夺取西县的时候,无论马腾还是韩遂都在做壁上观,坐等收渔翁之利!甚至在华雄劫了狄道的坞堡,他们伙同其他部落首领,强迫自己以大局为重,前来关中三辅劫掠物资!
哼!
好一个大局为重!
丝毫没有理会,他王国的颜面尽失!
没有给他时间,让他攻破西县,将华雄竖夫的首级取了报仇雪恨!
现在养虎为患了吧?
自食恶果了吧?
华雄竖夫率兵北上了,去找你们的麻烦了!
王国这么恶意的想着,内心就畅快无比。
也忽然觉得,自己势力内襄武县五溪聚被劫掠的事情,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反正此番来关中三辅,也获得了不少物资,五溪聚那点粮秣丢了就丢了。
他王国无所谓,消耗得起!
反正颜面已经失去过一次了,再失去一次也无所谓!
倒是你们两人,等自家地盘被烧杀掳掠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等麾下依附的部落首领前来诉苦的时候,颜面尽失的时候!
是否,还能,一脸风轻云淡的说什么!
大局为重!
呵!
“合众将军,寿成。”
先开口的是韩遂。
他先冲着王国拱手,维护着表面上对大首领的敬意,才开口徐徐而言,“华狩元胆敢从五溪聚引军北上,无非是趁着我们大军前来关中,后方空虚。若是我们各自派遣一些兵马回去围剿,他得了消息必然仓皇逃回去。”
“恩,文约此言极是。”
韩遂话语刚落,马腾就很有默契的,立刻就接了腔,也给王国拱了个手,“我等各派遣两千骑归去,合众将军觉得如何?”
如何?
自然是不好的!
时至今日,你们两个还想一唱一和的诳我?
王国心中愤愤,默默的回答了一句。
脸上却捏着胡须锁起了双眉,故作一会儿的思索姿态后,才有些为难的开口,“文约深谙兵事,提议自然是好的。只是……”
说到这里,他就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脸的忧愁,“唉,不怕你们笑话,随我而来的部落首领,如今都指望着从关中劫掠些口粮回去过冬呢!抽调哪个部落回去,都难以定夺啊!两位是知道的,前些日子我去攻西县徒劳无功,又被华雄竖夫劫了狄道坞堡,损失惨重啊。”
性格颇为豪爽的马腾一听,眉毛就往中间蹙。
他自然知道,这是王国的推托之词。
但也没办法指责什么。
毕竟当初,王国遭受同样困境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做的。
而旁边的韩遂,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一方面,是他本来就是城府很深;另一方面,则是王国的推脱是意料之中。
事不关己了嘛,怎么不会高高挂起!
只是,你个被我们捧起来挡刀的人,也配在我韩文约面前玩伎俩?
我韩文约,难道还不能让你乖乖就范不成?
韩遂心中冷哼了声。
随即,便再度拱手,眼睛眯了起来,“既然合众将军难以定夺,那我就和寿成派一些兵力回去布防吧。不过,正如将军所说,我和寿成如今无论抽调哪一部兵马,也同样难以取舍。届时,回援的兵力少了,怕是只能守备各自治下,无力剿灭华狩元啊。”
韩遂鄙夫!
竟然威胁我!
王国的鼻息瞬间加重了几分。
响鼓无需重锤。
他一听就明白了,韩遂打的什么主意。
无非是在说,如果王国不愿意一同出兵的话,他马腾和马腾两人让回援的兵马,对华雄逐而不杀!将华雄赶回陇西去,继续祸害他王国的地盘!
竖子!
此心可诛!
王国心中恼怒,脸上却是很和蔼,“无碍,文约与寿成尽力便是。”
“既然如此,那我们两人就去调遣兵马,先行告退。”
马腾当即就起身告辞,和韩遂并肩离去。
他是真不想再看着,王国的这般作态。
明明是围杀华雄,是对三方都有利的事情!
或者说,获利最大的就是王国本人!因为剿灭了华雄这支兵马,会造成西县人心不稳,他王国可以趁机攻占之!
结果呢?
他却为了旧日的一些私下龌蹉,便故意推脱!
哼,目光短浅之徒!
不足为谋!
而王国看着他们两人的背景,眼神就有些冷。
暗地里也打定了主意,立即传令给留守陇西及汉阳的兵马,多加巡视警备。并且抽出一支千骑队伍出来,务必将华雄堵在自家地盘之外。
而且,他心中还有一丝侥幸。
那就是,华雄应该不会,再祸害自己的地盘了。
不然的话,他又为何要率军北上呢?
如果华雄知道他的疑问,答案会让他暴跳如雷。
因为如今,他正是率领兵马赶往狄道的路上……..
好吧,真不是华雄盯着王国不放了。
而是光劫掠襄武的五溪聚,根本没有达成此战的目的:逼迫叛军主力撤回西凉。王国的地盘也好,韩遂与马腾的也罢,他都要搅得天翻地覆,才能干休。
至于为什么不从五溪聚直接向西,而是特地北上,一路疾驰到马腾的大本营,汉阳襄平县城下,故意暴露行踪耀武扬威了一番,才绕道回去,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孙子兵法·始计篇》有云:“兵者,诡道也!”
鄣县和五溪聚连续被劫了,消息不可能掩盖得住。
王国留守狄道的兵马,也不可能不防备!
想让他们放松戒备,想一战而定,只有故意暴露行踪,让他们觉得自己已经离开了,去找别人的麻烦了,才会能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