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qr0超棒的都市小说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追憶篇5(凱洛爾) 小餅乾(上)讀書-3frzn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正当我正这么想时,苏诚说道:
“那么——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聊天吧。”
“啊……好,再见。”我后知后觉地和苏诚挥手告别。
苏诚转身向后走去。
然而没走远几步,他便突然停住了脚步。
“啊,对了对了,有句话忘记和你说了。”
苏诚转过身来,含笑看着我。
“这句话我本来是想在一个星期前初次见到你时,就跟你说的。”
“但那时还有别人在,为了不惹来多余的谣言、争议,所以才忍住没有跟你说。”
苏诚抬起右手,将拇指和食指张得极开。
“你长得好可爱。”
“在第一次见到你时,我的心跳都加快了一些。”
“大概加快了这么多。”
说罢,苏诚扬了扬他右手的那张得极开的拇指和食指。
准确来说,是扬了扬这张得极开的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距离。
在说完这番话后,苏诚便不再多言,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只留下我一人红着脸站在原地。
自小到大,我听过无数人亲口说我可爱。
有长辈、有同辈、有晚辈、有男、有女。
但这是我第一次在听到别人说我可爱后,心跳加快。
第一次因被人夸赞可爱而开心。
……
……
半个月后——
“好,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我望着铺在桌上的一片片小饼干,露出满意且得意的笑容。
我今天终于借到了府邸的一处厨房。
自入住福尔克先生的府邸后,我一直没有遇到一展我这最得意、最拿手的技能的机会。
现在总算借到了府邸的一处厨房,我决定做些我最擅长的小饼干,来请哈莉特她们3人吃。
在入住福尔克先生的府邸的这段时间内,我真的是受了哈莉特她们的很多帮助。
如果没有她们,我还真没办法那么快适应这里的生活。
抱着感激的心情,我做了一堆小饼干,准备让哈莉特她们尝尝我的手艺。
我将这些刚刚出炉的小饼干统统装进篮子里,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哈莉特的房间走去。
哈莉特的房间离我的房间较远,因此我足足花了10多分钟的时间,才终于来到哈莉特的房间门前。
我刚想敲响哈莉特房间的房门,哈莉特……不,应该说是哈莉特和她的那另外2个好友——姬玛与珍妮弗的说话声。
房间的隔音其实还算不错。
但或许是因为聊得太投入了吧,她们三人的聊天声都放得很大。
即使是站在房门外的我,也能勉强听清她们的谈话声。
“那个凯洛尔的口音可真重呀。”
我听到了哈莉特的声音——她正谈论着我。
严格来说,是正谈论着我说话的口音。
在哈莉特的话音刚刚落下后,姬玛和珍妮弗便立即接话道:
“是呀是呀,有时我真的听不清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呕~她的口音真的是太难听了!”
“我真的很想当面斥责凯洛尔,让她学会讲话了再来好好地跟人交流。”
“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这种话若是当面和她讲的话,可能会伤了她的心,因此我一直忍住没讲。”
“那些和凯洛尔聊天的人,一定很痛苦。”
……
她们以我的口音为中心的话题仍在继续。
但我已经听不下去了。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离开、何时离开哈莉特的房门前。
整个人呈现恍恍惚惚的状态。
我只记得我很难过……
难过得想要哭出来……
……
……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抱着怀中的装满小饼干的篮子,走到了府邸内的某处极少有人经过的地方。
也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双腿已经开始发酸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以这种恍惚的状态,走了多久的路。
我长叹了口气,然后走到旁边的墙根,抱紧怀中的篮子,背靠墙壁。
放松双腿,任由自己的上半身贴着墙壁缓缓下落,直到臀部触碰到冰凉的地板。
这么多的小饼干,到底该怎么解决呢……
我一个人吃的话,肯定是吃不完的。
我也不舍得就这么扔掉我辛辛苦苦烤出来的小饼干。
得找些人帮我一起把这些小饼干解决掉。
不知为何,两张脸突然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一张,是阿兰的脸。
自半个月前的那宴会结束后,我和阿兰便成了熟人,这半个月来,一直都有时不时小聚一下。
另一张脸……是苏诚的脸。
和阿兰不同——在半月前的那宴会结束后,我就再没有见过苏诚。
也不知是我们的作息时间、外出活动的时间是错开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总之在扔下那句让我的脸一直红到下半夜的话后,苏诚就再没有在我的眼前出现过。
在入住福尔克先生的府邸后,我从头至尾便只见过苏诚两面。
但就是不知为何,在希望有人能来帮我解决掉这些小饼干的当下,我竟然会想起苏诚的脸。
……
……
“你在这里做什么呀?”
我头顶突然响起了一道男声。
这道男声刚落下,正心烦意乱的我就下意识地用很没好气的语调回道:
“不要管我!”
可谁知,在我的话刚说完,这道男声便再次响起:
“不要管你吗……这种事对我来说可能很艰难呀,毕竟我可没办法对现在正面露苦恼之色的你坐视不管呀。”
直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这声音好熟悉。
我猛地抬起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正含着笑意的黑色眼瞳。
“诚?”
“嗯。”这名正站在我跟前的少年——也就是苏诚点了点头,“是我,你干嘛蹲在我的房门前呀。”
“你的房门前?”
苏诚的这句话把我给听愣了。
苏诚也于此时指了指不远处的某扇房门。
“那里就是我的房间。”
“刚刚一出门,便见着了满脸忧愁、坐在墙根的你,真的是吓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