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34n精华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 起點-268.婚宴,騷亂之始動(第一更)閲讀-ihqa8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白叶孤是个刺客,他正在为新婚的对战助兴准备着。
他是吴家小公子养的一条狗。
狗制和之前苏家一样。
“项圈”的存在,可以让主人心念一动,奴隶即死;也可以让奴隶但凡生出一丝噬主之心,即被察觉。
所以,卑微地如同狗一样的活着,还是丑陋且毫无价值的死去,不算是个问题。
白叶孤是幸运的。
因为,他是两个奴隶所生养出来的,除了执行任务,从未看过外面世界美好的一面。
白叶孤也是不幸的。
因为,他从未真正看过外面的世界,而且他还有个妹妹。
他的妹妹叫白小叶。
小叶子去年刚刚成年,因为很漂亮可爱,所以被吴家小公子拉去做了一回母狗,招待其他吴家人。
白叶孤永远忘不了小叶子被带走时,众人的漠然,那就好像是“葡萄熟了,自然需要被采摘下来用以招待”。
小叶子很善良,走路都会避开蚂蚁。
有时候看到蚂蚁在搬挪小虫子,要取回去做口粮,她还会丢出熟米粒给蚂蚁,然后埋了小虫子。
她喜欢吃肉,但后来看到小动物被屠宰时的凄惨样子,便不再吃了。
什么是善?
什么是恶?
白叶孤不敢去知道,不敢去想。
他为吴家执行着各种黑暗的任务,因为算是一条很凶猛的狗,并且曾被家族一位鬼王评点为“咬人的狗不吭声”,所以还算能活下去。
他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杀人傀儡。
此时,远处热闹的婚礼现场与他毫无关系。
他在埋骨深坑的地下房间里磨着刀,稍后,他会以平生所能为新婚热闹添加一丝喜庆的气氛。


婚礼开始了。
与人间的传统风俗还是有所区别的。
吴家的婚礼存在着崇尚“死亡”的奇怪传统。
所以,如同角斗场般的埋骨深坑就承担了这样的作用。
宾客们坐在了深坑上方的椅子上,长桌环绕出数千米,高高在上,而侍女们则会端来各种美味的菜式。
这就是午宴。
而并不漫长的下午时光将会在这里度过。
新娘子并没有来,因为她只有晚宴才可以出现,而新郎吴一植需要在行礼完成后,打开一扇红色的门,门后站着笼着大红头盖的新娘子。
吴一植拉住她的手,她也愿意被拉出,那么就算是完成了婚礼里“山盟海誓”的一步,这大概就是如同正常婚礼里面那些主持仪式的人高喊着“你可愿意与你身边的这位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至于不愿意被从门后拉出来,则如同新婚上,新娘高喊着“我不愿意”一般稀罕,也算是闹了大笑话,这种事通常不会发生。
而这奇怪的仪式,亦是来源于吴家的传统。
吴家精英可依靠绝地令,前往绝地令上所记载的绝地,在其中他若是与一位普通的绝地奇行种达成了契约,就可以把那位奇行种带出来,从而会拥有一些奇怪的力量。
“把新娘从门后拉出来达成山盟海誓”与“把奇行种从绝地拉出来达成契约”,在某种程度上是相似的。
而如果想从绝地里带出强大且恐怖的存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动用诡海古卷。
简而言之,诡海古卷能拉出的东西往往比现实世界里最高的境界还强了一些,加上很是特殊的“物种”,以及带着一身绝地诡谲气息的缘故,这些东西每一个都是灾祸。
而如果足够的幸运,也许还能拉出那些“睡得迷迷糊糊”的怪物…
这就是个大惊喜了。
吴家的护族大阵很多,而拉出这种东西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项。
简而言之,你若是不去提前制止“大阵开启处的守护者”,无论什么入侵者,都会死…
任何有着古代传承的大势力,即便再怎么孱弱,别人也无法攻破这个势力。
因为,这些势力的主场存在着各色各样的、不讲道理的大阵。
哪怕你比这个势力的最强者强上一千倍,一万倍,甚至更多…你也会折损在入侵之中。
因为,这些势力的大阵根本就不是为你准备的,而是为数千年前的神魔准备的。
能杀二十二境之中作为翘楚的神魔。
自然也能屠杀任何人。
“主场无敌”,在最终杀劫到来之前,都是铁律。
所以吴家人并不担心,何况家主已被告知,此处有着两名老祖坐镇,那就更加心安了。
家主隐约知道苏家的老祖是那一名妩媚到完全就是红颜祸水的女子,所以他给苏妲己安排了单独坐着的地方,并挡住一切可能会去搭讪的人。
开玩笑,吴家和苏家本就有恩怨,他会让不长眼的人去惹苏家老祖?
至于另一位老祖,吴家小老头并不知道是谁,所以他只能对谁都客客气气。


“进入绝阁需出示高级家族令。”
“嗯…”白金色袍子的“手手”高高举起,捧着一块令牌递了过去。
吴家精英守卫看了一眼这怎么看都奇怪的白袍面具身影…反倒是点了点头。
不错,明显不是人。
很好,看来是我吴家深藏的高手,准没错了。
高级家族令是吴姬的,有着进入绝阁的权限。
而这种家族令是与家族中的要人绑定的,换句话说,一人一块家族令,而这人只消发现家族令丢失了,就可以让家族令直接毁灭。
这人只要身陨了,家族令也会直接被摧毁。
所以,不存在什么“有人杀了家族要人,取了他的家族令,然后来骗人”的情况。
夏极本想着还需要稍稍费些口舌,没想到竟是这么轻松的过关了。
一人一鸟走入了绝阁区域。
琉璃因为太紧张了,走路姿势都不正常了,凤凰尾巴以一种“趴开-收缩-趴开”的节奏,带着它“布林布林”地跳动着前行。
这等怪异的姿态,无论在哪儿都是极度可疑的,但在吴家,偏偏这极度不可疑。
夏极走到了绝阁区域的一处制高点,看着远处被埋骨河包裹的“小岛”,静静观察着。
那“小岛”上的一间幽宅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
击败了幽宅的守卫,就可以让“家族大阵无法触发”,也可以让帝令去到正确的地方,从而开始分裂吴家三分之一的大计。
他需要这一个小世界,否则就如同没穿铠甲一样,处于时刻可能被人找到,被人攻击的状态。
他在觉醒了“金手指”后,前前后后已经活了四十年左右了,又曾以夫子的身份,站在一世圣人的角度看过问题。
所以,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明白,他渴求的东西并不是杀了九个老祖。
而是一个“每个人都拥有选择权,努力就该有收获,善恶就该有赏罚,人人可为自己的王,人人皆有着思想且能和谐的相处”的世界,这是他的心。
但他亦不是为了这样一个世界而努力,而是为了成全自己的心。
这是道心。
是一切的源头。
是自己。
唯有自私,才是无私,而所谓的无私,只是道德与名声的绑架而已。
是的,你做了九十九件好事,一件坏事就可以让你名声破裂,无论走到哪里都备受指责。
而你做了九十九件坏事,一件好事就可以让你名声大震,走上靓丽与光鲜的道路。
这就是绑架。
亦是恶。
其次,是规则。
凭什么这世道一定要把“只有九个人活下去”作为规则?
若是没有这种规则,那么,根本不会存在杀劫。
谁不想活下去?
那么,谁又能指责谁做错了?
老祖们也许有些恶趣味,但祂们错了吗?
错的不是祂们,而是生来就高高在上的世家。
但没有了世家,这个世界就会好起来了吗?
皇帝轮流做,暴君年年有,画饼为人去充饥,始终不过私饱中囊。
观念塑造了所有的恶,即便没有老祖,但推翻了世家,不过是为其他世家的上位制造了条件,但这并非是说什么都不用去做,不是说非得迂腐,非得被某种东西所绑架着必须去做什么事。
所以…
夏极该杀的老祖还是会杀。
该灭的世家还是一点都不会拉下。
但他,已不是站在局中去看这一切,而是以一种更超然的态度去审视了。
唯有超然,方得不为局中子,方得那近乎是无情的淡然。


吴家,午间婚宴已经开始了。
美味珍馐,极品佳酿摆满了数千米圆形长桌。
宾客高坐,俯瞰而下,一边喝着美酒,吃着美食,一边观赏。
而有些相熟的人也会凑到一起去,高谈阔论。
这种婚宴,充满了奇异的特色,贯穿着独特的家族文化。
此时,那如同角斗场般的埋骨深坑中,比试已经拉开了序幕。
先是比试…
是五大世家弟子的比试切磋。
苏疏对着对面的少年抱了抱拳:“师弟,请了。”
那少年明显是神家人,身形魁梧,覆盖着鲜血色的重甲,手爪一柄乌黑森然的丈八长矛。
“师姐,请了。”
两人说着话,便是拉开了阵势。
火劫降世已过了近乎四十年,而因为《万法卷》和世家传承的缘故,世家的精英弟子大多都已经突破了十一境,但却还走在突破至巅峰的路上。
苏疏身形忽然变化,化作了一条手抓长刀的金龙。
因为还无法未曾开启法脉的缘故,苏疏拥有的只是金龙的强大力量,以及对于五行之金的某种亲和。
刷!
长刀顿时镀染了一层金芒,暴涨了数丈,透露着极度锋利、无坚不摧地气势。
紧接着,苏疏金龙的龙尾一拍空气,骸骨翻滚,灰色骨尘破开了平静的气流,随着金龙矫健强大的躯体往前的区域覆压而去。
苏疏金龙的身影也一下子飞腾出了十多丈距离,巨影投落之间,手中那数丈的金芒长刀被攥死在可怕龙爪里,带起一连串呼啸的爆炸声,往神家少年斩落了过去。
这一刀带上了五行之金,又有着金龙本身的强力,属于很强的十一境力量了。
那神家少年垂首冷冷盯着对面,而就在苏疏那金龙身影变化时,他周身筋骨血肉也疯狂蠕动,那被厚重铠甲束缚住的魁梧躯体再此变大。
他肌肤呈现出鲜艳刺目的红色。
这些红色又从毛孔里钻了出来。
覆盖于躯体之上,让他面容都失去了,而变成了一个宛如血液堆积的怪物,原本的厚重铠甲反倒是被这血液包裹了进去,显得怪异而强大。
怪物高五丈有余,原本极长的丈八黑矛顿时变成了短矛。
苏家法身为龙身。
神家则是血身。
此时,神家少年的血液怪物法身向着金龙迎去。
刷!!
一刀金芒,从上而下,直接把那血液怪物斩成了两半。
但被斩成了两半的血液怪物却好似根本没受伤,丈八黑矛绕了个弧度,带着同为十一境的力量,从侧边刺向金龙。
苏疏显然对神家有认识,刚刚一刀她并未尽全力,所以此时一个收刀,便是转挪角度,格挡住了对方的刺击。
龙与血,
刀与矛,
狂风骤雨般地攻伐了起来。
这一幕若是放在火劫降临之前,当是惊动人间的绝世之战,但此时,却只是两个世家精英弟子的对决。
高台上。
姬玄无语地看着这激烈的对决。
他隐约知道法身也是分着三六九等的…
而无论是这龙法身,还是那血法身,都是高级物种,天生就比别人强了。
他身侧还坐着同来的第二代苏家帝师,以及其他的一些入世的世家之人,众人都静静看着这激烈的打斗。
姬玄却不仅在看,还在做着其他事。
对于突破到十一境巅峰,他早就放弃希望了。
今天的大周开国天子,也是一个威风凛凛的“真眼”,在帮那位主人默默地观察着四周,并且及时汇报着动态。
“嗯,不错,现在比试刚刚开始,是苏家弟子在对神家弟子。”
“嗯,这里人很多,我看了看,吴家的家主,四位鬼王,很多高级成员应该都来了。”

夏极受到了信息,了解到了实时的场景进度。
他已经走到了距离幽宅最近的一处地点,和琉璃一起,隔着埋骨之河静静眺望着远处那笼罩在诡谲里的小屋。
成败,就在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