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gvx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神魔書 愛下-第一百七十七章 喬的驚嚇-ovap6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厚重的大门开启,门轴处发出清脆的,‘咔咔咔’的机械齿轮摩擦声。
乔昂首挺胸,意气风发的大步走进了面具猫俱乐部。
踏入面具猫的第一秒,乔就吓了一跳,‘嗷’的就是一声怪叫,向后猛地向后一跳,差点撞飞了跟在他身后的兰木槿、兰桔梗兄弟两。
兄弟两反应极快,兰木槿身体一晃,向后退了两步,双手一振,指缝中有点点幽蓝色的寒光闪烁。
兰桔梗更是直接往墙壁上一撞,身体融入了黑暗中,四周空气里,就有一股莫名的寒气油然而生。
然后,兰木槿嘴角抽了抽。
空气中,传来了兰桔梗隐隐约约的惊骂声。
就在面具猫俱乐部的大门后方,短短的甬道尽头,放着一个硕大的花盆。花盆里,堆积了花花绿绿的,充满了暧昧气息,用各种轻纱、丝绸制成的,颇有情趣的女子衣物。
花盆里放着一张无靠背的小方凳,一个面容俊俏,头发微卷的青年,侧面朝着大门,静静的坐在小方凳上。他一手放在大腿上,另外一手杵着膝盖,拳头轻轻的撑着下巴,目光迷离而深沉,摆出了一副‘沉思者’的雕像造型。
问题不在于这个青年坐在花盆中。
问题在于,坐在花盆中的这个青年,他干净得就好像刚出生的婴孩,身上没有哪怕一丝人类的织造物品。
他全身上下唯一的装饰,唯有头顶一个用银桂树的枝条编织的桂冠。
乔做梦都没想到,他踏入面具猫俱乐部的第一眼,居然会看到这么一个干净溜溜的青年男子——他觉得,自己的眼珠都要瞎了!
“莉雅说得对,好孩子不能靠近面具猫俱乐部!”乔猛地回头问兰木槿:“我好像记得,《帝国治安法》内,有‘妨害社会风气’这一条?我没记错吧?我的法律课,满分一百,我的原始成绩还是有二十三分的!”
兰木槿的脸抽了抽,他深深的看了乔一眼,沉声道:“的确有,‘妨害社会风气’,不是一条,而是一大款相应的法律条文,列举了一百零八种有害社会风气的不雅行为。”
“逮捕他!”乔狠狠指了指花盆里的年青人。
跟着乔来到面具猫俱乐部,满心以为可以‘大开眼界’的比利,带着几个圆滚滚的警察气急败坏的冲了上去。他们一把将那青年从花盆里拖了出来,粗暴的拽着他就往外走。
“混蛋……妈妈,我的眼睛!”几个胖乎乎的警察气急败坏的嘟囔着,他们和乔的感觉一样,都觉得自己的眼珠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那面容俊朗,身材颀长的青年摆出十字架上殉道者的姿势,任凭比利他们拖拽着自己往门口走。路过乔的时候,这个青年很突兀的问道:“你,寂寞么?你,空虚么?你,想知道生存的意义么?你,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么?”
乔的脸抽了抽,用力的挥了挥手,向兰木槿低声道:“这家伙,是个疯子?”
兰木槿的脸抽了抽,他指缝里一根根淬毒的细针悄无声息的消失。
他在鲁莱大平原的战场上,碰到过很多悍不畏死、犹如疯魔的卢西亚敌人,他经历过无数的生死血战,出生入死无数次。
但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这种事情,颠覆了他已经成型的世界观、人生观,面对乔的问题他无法回答。
那青年则是大声嘶吼着回答了乔的问题:“我不是疯子,愚蠢的人类,无知的生物,我是一位睿智的哲学家……哲学家……啊,你们是警察?暴-政,暴-政!”
“我是自由的,我是自由的,我的灵魂是自由的,我的身体也是自由的……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群蠢货,你们破坏了我的沉思……”
“你们在犯罪,在犯罪……我的思考结果,对人类,对世界……价值无穷……”
比利掏出了一张起码一个月没洗过的手绢,一把塞进了青年的嘴里。
青年被拖出了门外,‘咚’的一声,大门关闭。
乔摇摇头,背着手,叹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短短的甬道,两侧的墙壁贴着橡木护墙,上面用细针,固定了近千张大大小小的照片。
乔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相机,照片,这可是新鲜玩意,在图伦港,没几个人有过照相的经历。但是在面具猫俱乐部,显然这种新鲜事物,早就不稀奇了。
甬道中光线暗淡,乔的视力在昏暗中变得极好。
那些照片上,一个个俊男美女聚集在一起,摆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有些照片,纯粹少儿不宜的东西,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留在了这进出的走廊上,路过的人轻松可见。
“真有趣。”乔喃喃自语。
兰桔梗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抖了抖眉头,小心翼翼的,跟着乔继续向前。
兄弟两都是一般表情,他们好似突兀的,从原始蛮荒的荒原上,莫名进入了极度繁华的人类闹市的野狼。有点不知所措,有点紧张过度,他们跟在乔的身后,脊椎附近的肌肉微微绷紧,做好了随时作战、扑杀的准备。
“轻松点,放松点。”乔感受到了兄弟两身上流淌出来的淡淡的猩红色煞气,他急忙安抚兄弟两个:“不过是一个和粉色美人鱼差不多的地方,不过是一个花钱找乐子的……我干!”
短短的甬道几步就到了尽头,然后乔下意识的骂了一句精彩的粗口。
甬道的尽头,是一个几乎有一亩地大小的椭圆形广场。
椭圆形广场比甬道略矮了十几尺,要通过一条向下的阶梯,才能正式踏入这个小广场。
在乔的左右两侧,椭圆形广场的四周,是一间间装饰极度奢靡的半敞开式包间,每一个包间门口都悬挂着细细的珍珠串成的珠帘,里面各色人影清晰可见。
而在这广场正中,一个和甬道平齐的圆台上,数十名身穿……哦,不是……是数十名披挂着几条细细的金色、银色布条,身材高挑火辣的少女,正手拉着手疯狂的甩动着大腿。
她们穿着闪亮的高跟靴,身上满是亮晶晶的汗水,她们纤长有力的长腿用力的甩动着,细细的高跟践踏着圆台,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响声。
她们的妆容……她们的妆容妖艳无比,浓重的金色、银色的眼影,好似刚刚喝过人血一样殷红的嘴唇,还有染成绿色、红色、蓝色、白色的眉毛,加上面颊上犹如巫咒符文一样的细细纹影。
这样的妆容,让这些少女犹如传说中的地狱魔女,浑身充满了异样的、强大的诱惑力。
她们头上,更是戴着华丽的羽冠。
用极乐鸟、天堂鸟等珍贵的鸟儿尾羽制成,高有七八尺,比这些少女本身还要高,蓬蓬松松犹如大羽扇的羽冠在她们头顶舞动,闪烁着华丽的光芒,越发衬托得她们妖艳、邪异,衬托得她们年轻美丽的身躯犹如漩涡,深深的吸引了无数条目光。
在这圆台下,数百名男男女女,他们衣衫‘简朴’,充满了‘原始’的‘野趣’,正手拉着手,组成了十几个同心圆,犹如疯魔一样绕着圆台快速的奔跑嚎叫。
乔和兰木槿、兰桔梗,还有跟进来的亚亚·彼得几个,一个个目光呆滞的看着扑面而来的‘野性’的‘冲动’,一个个浑身绷紧,半天说不出话来。
突然间,乔的头顶传来了一声大吼,吓得乔一声大吼,差点冲起来全力轰出一拳。
就在甬道的侧上方,二楼的护栏外,一根探出来十几尺长的钢梁下面,吊着一个硕大的鸟笼。
一个光着膀子,穿着贵族式紧身裤,光着脚,面容俊秀,一脸愁苦、惆怅之意的青年站在鸟笼中,手里捧着厚厚的一叠稿纸。
青年目光狂热,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后,在鸟笼里疯狂的蹦跶着,大声的叫嚷着。
‘啊,我的玛格丽特……’
“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
‘你就是穆忒丝忒在人间的化身,我沉迷于你每一道轻柔的呼吸……’
‘啊,我的玛格丽特啊,我愿意为你去死……我可以为你去死……我现在就能为你去死……’
“这又是一个疯子?”乔呆呆的回头问兰木槿、兰桔梗兄弟两。
兄弟两缩头缩脑的不敢吭声,就好似被雷鸣惊吓的鹌鹑,浑身肌肉都绷紧了。
这种该死的场合,真的不适合他们……他们宁可拎着战刀、战剑,在战场上和敌人你一刀我一剑的相互在身体上绣花,他们绝对不愿意站在这里,感受这种乌烟瘴气的浑浊气氛。
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味。
这种味道,对兄弟两来说,没有战场上的硝烟味好闻!
一名身披轻纱,袒露身体,生得俊朗、健壮,轻纱下的皮肤上涂抹了橄榄油,导致全身都闪闪发光的侍者托着一个硕大的托盘,上面放满了各种调制酒,步伐飘忽的从乔的面前晃过。
他恰好听到了乔的问题,这个俊朗、健壮的侍者停下脚步,向乔很是油腻的嫣然一笑。
“这位魁梧健壮的阁下,他不是疯子,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剧作家……”
“第一次见到您呢……绝对是第一次见到您,否则像您这样高大威猛的先生,我不会忘记您的模样。”
“欢迎光临面具猫俱乐部,这里一切都是自由的……您可以,尽情的欢乐!”
侍者朝着乔抛了个媚眼,然后腰身微微扭动着,摇曳生姿的离开了。
乔下意识的,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