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第二百三十七章:這葫蘆不興摘啊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陈六合看着自己对面的金色人偶直接傻眼了。
主人?
这他丫的又是个什么东西啊,怎么在这里乱开腔啊。
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来说,这个破木偶现在不是应该上来和自己对打吗,然后被自己一拳打飞吗。
现在现在还直接跪地叫主人。
这让陈六合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他丫的这情绪都不连贯了啊。
其实别说陈六合这里傻眼了,就连端坐在大殿之上的元始天尊和燃灯道人也都一起傻眼了。
此时两个人都是在想,面前这个场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这木偶打不过申公豹,也不应该这样吧。
要知道这可是还在试炼中呢。
看着突然跪到在陈六合面前的那个金色人偶,元始天尊和燃灯道人都是沉默了起来。
尤其是元始天尊,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自己创造的法器会这样。
这往日里测试的时候金色人偶不是挺暴躁的吗,怎么今天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这好歹也是圣人创造的法器,留点木偶人的尊严不好吗。
越想下去,元始天尊越是觉得气愤,他忽然感觉这次的十二金仙测试有点失败。
这那里是什么测试啊,这就是让申公豹来展示碾压局的啊。
要不是现在本体在截教的蓬莱岛还有些事情,他说什么也要亲自回来看看这申公豹。
他现在觉得这申公豹身上的谜题是越来越多了。
而刚才同样一脸吃惊的燃灯道人,此时则是变得越来越兴奋了。
在他看来下面的那个人越强,他才越高兴呢,对方要是没有进步的话,怎么能对的起自己这些年的苦修呢。
想到这里,燃灯道人的身体都是忍不住的朝着前面倾斜了过去。
……
就在元始天尊和燃灯道人二人各自心有所想的时候,大殿之中的陈六合,则是站在金色人偶的面前开始凝视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金色的人偶是什么样的实力。
但是陈六合觉得对面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威胁。
这就离谱。
怎么自己每次做任务,都有一些不受控制的因素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啊。
……..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下一刻不等陈六合说些什么,金色人偶那里再次抬起了头颅,一脸认真的看着陈六合说道,看那个样子简直是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毕竟刚才陈六合刚才把普通人偶打爆的过程,这个金色人偶看的可是一清二楚。
身为法器的尊严?
那就是纯扯淡,有什么能比活着更重要。
要不是因为自身是法器的原因,金色人偶感觉自己现在都该换条裤子了。
这么狂暴的人让自己上去试试,那不就是上去逝世的吗。
现在跪下来不丢人,一会被打爆了才是真的惨呢。
作为一个好不容易才产生了灵智的法器,人偶觉得自己应该珍惜一下现在,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是交给那些没有什么智商的低级法器去做吧。
“额……..”
而陈六合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投诚,则是表现出一头的雾水。
问他有什么吩咐?
他能有什么吩咐啊,他现在就想完成任务离开这里,毕竟时间拖得越久不确定的因素就是越多。
之前就是在截教待的太久了,自己才变成什么长老的。
这要是在阐教再当上长老他可真就疯了,只不过就是现在这任务有点不好完成啊。
等等!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陈六合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金色人偶瞬间来了精神。
别说自己现在真的有点需求。
“那个你……..”
看着面前的人偶,陈六合毫不犹豫的走了过来。
这真是困了就有人递枕头,饿了孩子他娘就来了。
“那个我还真有一个事情,你知道这个地方那里种菜了吗,我现在有点饿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六合从口兜掏了半天掏出了半根黄瓜,示意自己刚才已经把黄瓜都派发完了。
金色人偶:“???”
元始天尊:“???”
燃灯道人:“???”
多宝:“???”
申公豹:“???”
……
在场的人听到这句话后都是傻眼了。
与你缘浅奈何情深 静熙Jeansie
在阐教的大殿种黄瓜的地方?
饿了?
这他么的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这脑回路是怎么长出来的。
现在可是在试炼呢,麻烦尊重一下十二金仙的这个位置好吗。
尤其是被陈六合放在身上的申公豹,在听完这句话之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毕竟前辈现在可用的是他自己的容貌啊。
虽然他不知道陈六合要干些什么,但是日后在阐教一直混下去的可是他。
到时候自己怎么和师尊还有师兄弟解释今天的行为啊,就说自己当时脑袋抽筋了?
好吧,师兄弟哪里已经不用解释了。
刚才好像都已经被前辈给得罪光了。
这一刻申公豹忽然十分后悔在山头和陈六合相认了。
毕竟当时要是不相认的话,哪里会有现在这么多的事情啊。
什么十二金仙不十二金仙的,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就刚才前辈那个猖狂的样子,申公豹感觉自己可能会是寿命最短的一个十二金仙了。
就在所有人都不理解陈六合这句话的时候,只有陈六合在心中默默的捏了一把汗。
心说你们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刚才要是直接问紫金葫芦在哪里,八成会被元始天尊给直接抓走。
从刚一进大殿,陈六合就知道有人在暗中的监视他。
毕竟在被监视这方面,整个洪荒估计也没谁比他更有经验。
想当年他可是被鸿钧那个老帮菜监视了不知道多少年。
鸿钧是谁,那是天道圣人。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陈六合必须要承认那是洪荒中第一能打的老菜头。
被那么恐怖的人监视他都能察觉的到,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元始天尊的监视呢。
更何况监视他的还是一个分身。
还好他刚才聪明机智问了这个问题。
其实他也知道在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可能中什么黄瓜。
毕竟这是那里。
这里可是阐教的大殿,往日里元始天尊打坐修炼的地方。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么重要的地方种农作物啊。
估计就算是神农氏来种也会被暴走一顿。
不过他这么问,其实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毕竟这个地方虽然中不了农作物,但是不代表不能种东西啊。
就比如像是紫金葫芦这样的东西。
毕竟紫金葫芦就算再厉害,那也是个葫芦啊,陈六合就不相信这个时代出现无土栽培。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这个人偶的领悟能力了。
想到这里,陈六合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自己面前的人偶身上。
……
“这……”
首席御医 银河九天
而被陈六合盯着的木偶器灵则是直接傻眼了。
心说神他么的黄瓜啊,搞清楚这他丫的可是阐教的大殿,自己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能种那玩意。
但是看着陈六合的那个眼神,他又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
毕竟谁知道对方不会不恼羞成怒给自己一拳呢。
就自己这小身子骨,也受不了那一拳。
“这什么啊,你倒是说啊。”
而陈六合看着对面这人偶的态度,瞬间感觉来戏了。
陈六合这里感觉来戏了的时候,人偶那里可就想骂人了。
心说这他丫的都是来进选十二金仙的选手吗,自己怎么摊上这个事情了。
他不想干了,自己还是回去种葫芦吧,那玩意至少没什么风险。
“说话啊。”
而陈六合看对方不说话了,直接就是一步踏出,来到了人偶的面前。
“那个主人黄瓜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这里有种一种葫芦不知道您的意思…….”
看着陈六合忽然来到了自己的身旁,器灵直接跪在了地上颤颤巍巍的说道,希望借此转移一下话题。
毕竟他在这些人来之前的职业就是帮元始天尊葫芦,除了葫芦他真的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东西,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被造出来的目的就是去养葫芦的。
而陈六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上瞬间就来了精神。
心说自己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早这么时候不就完了,害的自己刚才这一通演。
“那玩意能吃吗。”
“……”
下一刻陈六合继续故意装傻问道,毕竟演戏就要演全套,他陈六合做事情还是很严谨的。
而人偶器灵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彻底的崩溃了。
雷神传奇
现在器灵心中就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样的货是怎么修炼到如今的这个地步的,而且在外面的世界这么说话真的不会被打死吗。
就在陈六合和器灵谈话的时候,坐在大殿上空的元始天尊忽然愣了一下。
葫芦?
听到器灵说的那句话,他当然知道对方说的葫芦是什么了。
毕竟这紫金葫芦就是自己让器灵往日里照看的。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申公豹那里还什么都没说,这器灵竟然先把紫金葫芦的事情给说出去了,这他么的是什么行为。
这是叛变的行为啊。
他万万没想到器灵这往日里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这么没有骨气。
啪——
下一刻元始天尊直接就将自己身边的桌子给拍碎了一角。
心说这葫芦可是自己为了十二金仙领头人准备的礼物,就这么被这器灵给透露出去了,这是不是有点过分。
不过转念想到现在还是在测验中呢,他也就没做出什么别的举动。
而且现在他感觉这申公豹很有可能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领头人。
毕竟此时的申公豹除了精神状态让他有点担忧之外。
剩下的不管是实力还是运气都是让他比较满意的。
现在封神大劫在即,他们阐教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
真要是现在被申公豹把葫芦给拿走了,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里,元始天尊甚至想往紫金葫芦哪里再放一些法宝。
……
就在元始天尊那里考虑要不要再投放点宝物的时候,陈六合已经在人偶的带领下朝着紫金葫芦的所在地进发了。
看着自己面前带路的木偶器灵,又看了看远处的太乙真人这些还在和木偶奋战中的人,陈六合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
心说实力高就是爽,等自己日后真的成圣了就更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了。
下一刻陈六合和器灵直接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等再次睁开眼,两人已经站在了一出大阵之中。
看着周围一圈圈亮起的大阵,陈六合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刚才自己在这大殿里绕了这么多圈,都没找到这紫金葫芦。
原来这玩意被藏在隔绝的大阵中了。
这要是没有器灵带路,估计他就算当上这十二金仙也找不到。
想到这里,陈六合又一脸怒气的的看向了系统,他就知道这系统是个坑货。
“主人我刚才说的葫芦就在前面……”
在大阵中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器灵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朝着前面的白雾指了过去。
陈六合的目光顺着器灵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还真的看见了一株巨大的藤蔓。
上面有一





七……
【叮】
强者终归
“恭喜宿主发现成长形先天灵宝紫金葫芦……”
就在陈六合刚数完准备动身前往藤蔓出的时候,系统的声音直接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我他么的用你提示啊…….”
而陈六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则是气的差点没有直接骂出来。
心说自己现在都已经发现藤蔓在这里了,你才说话,你怎么不等自己拿完葫芦再提示啊,这不是纯属脱了裤子放屁吗。
“前辈您…….”
而器灵在看到陈六合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后,瞬间就慌了起来。
虽然他带陈六合来这里了,但是这些葫芦都不是他的啊。
他只不过是个养葫芦的工具人,这些东西都是元始天尊的。
他怎么感觉这陈六合想要摘葫芦呢,这要是摘了自己没办法交差啊。
“走,和我一起去把这些葫芦摘下来。”
下一刻陈六合大手一挥朝着紫金葫芦藤就冲了过去。
而器灵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则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主人使不得啊,这葫芦可不兴摘啊。”
说完这句话,器灵直接将自己挂在了陈六合大腿上?
陈六合:“???”
听到器灵的这句话后,陈六合感觉有种异常耳熟的感觉。
是不是摘完了还不兴带啊。
倾城雪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凭什么不能摘啊。
要是不能摘,自己来这么个破地方干什么。
今天谁来了也别想阻止他摘葫芦,穿山甲也不行。
“你给我走开。”
说完这句话,陈六合朝着紫金葫芦藤再次的冲了过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