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hdg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第四百三十七章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二章)熱推-cvajd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玉华山,位于东海之畔,高高耸立,极其秀美。
这一日,各路妖族全都得到请柬,无不脸色兴奋,陪伴在各自神子的身边,向着玉华山赶去。
远远看去,半空中流光密集,如同一位位天兵天将在出行。
陈宣走得很慢,带着龙龟和赵日天,一路慢悠悠的从地面走来。
如今的他,犯不着惧怕。
法身境界又能怎样,血灵旗一插下,他肉身无敌。
再不济还有【血阎王之眼】,可以开到第六门,将人送到地底五千里处的岩浆中去,在地底五千里想要上来,可没那么容易。
所以这场盛会,没必要怕,看看那个混沌圣使到底要搞什么鬼。
一路慢悠悠的走过,沿途中看到了大量的妖王、妖将,不乏有神子级人物。
他们看到陈宣后,皆是露出森森冷笑,一言不发,加速赶路。
“他还真敢来?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不少神子脸色冷酷,从高空闪过。
若不是担心追杀陈宣,错过盛会,他们早就现在动手了。
陈宣的实力一直让他们摸不清,根据几日前黄化天所说,陈宣肉身力量极强,堪比法身境,还有神器在手,连驴混沌都被他斩杀了。
所以一两招解决陈宣,根本是不现实的,只能等到盛会上再动手了。
盛大的玉华盛会在玉华山脚下举办的,各个妖族齐聚,一片热闹,除此之外,人族之中的年轻俊杰也纷纷至此。
“陈少侠,你终于到了。”
叶辰天忽然注意到陈宣,立刻走了过去。
宋无痕、张远山等人也都露出笑容,迅速迎了过来。
“前几天还在谈论混沌圣使的事情,想不到这么快咱们就得到了邀请,说不定人人都有机会!”
宋无痕有些振奋的道。
“不错,不管怎么样,这次大家都要努力表现。”
上官寒同样笑道。
陈宣微微一笑,却并未回应,向着在场的各个妖族神子看了过去,眼神微微眯起。
还真是半步法身起步啊…
最弱都是半步法身,其中一些佼佼者,更是让他也看不透。
明显是属于真正的法身。
“这位就是陈少侠吧,在下犀牛族牛海,见过陈少侠。”
一位身躯魁梧的妖族神子,一脸笑容,在牛犀利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陈少侠,这位是我族神子。”
牛犀利介绍道。
陈宣轻轻拱手,微笑道:“神子客气了。”
“陈少侠,今日之盛会,各路神子齐聚,只怕于你大大不利。”
牛海低语道。
陈宣微微一笑,道:“多谢关心,不过有混沌圣使在,应该没人敢动我吧?”
牛海以精神传音道:“据说这几日,混沌圣使与孔雀族、雪豹族走的较近,难保他们不会在暗中诋毁陈少侠,所以小心为上。”
陈宣心中一动,微笑道:“好,多谢牛兄,一起喝一杯吧。”
“陈少侠,请!”
两人走到不远处,推杯把盏。
各路神子皆是将不怀好意的目光向着陈宣这里看了过来。
“嘿嘿,早就听闻人族之中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在人族世界做下了一件又一件的大事,还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如今一看,似乎也不过如此嘛,呵呵呵…”
忽然一位妖族的神子一脸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陈宣,极其无礼。
其他妖族神子皆是露出了一阵阵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位陈少侠,人家可是绰号‘绝户手’,知道‘绝户手’什么意思,随时随刻都可以捏爆你。”
另一位神子笑道。
“捏爆我们?好大的口气,是怎么捏法,其实对与陈少侠这样的人,我也一直仰慕已久,只是特别想知道,这捏爆别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滋味?”
旁边一个格外魁梧的神子一脸狞笑,伸出五指,轻轻一捏,看向陈宣,道:“要不陈少侠,你让我捏一捏试试?”
“哈哈哈…”
各个妖族神子、妖王全都发出了阵阵狂笑。
“人家捏的可是传承之物,鱼天理,你要捏的话也得捏他的传承之物才行。”
另一位瘦小些的妖族神子笑了起来。
“是吗?那我倒是更感兴趣了。”
鱼天理一脸怪笑,道:“陈少侠,我捏你一下,你不会介意吧?”
陈宣挤出浓浓的笑容,道:“不会,随便捏就是。”
“随便捏?哈哈哈…各位,你们都听到了这可是此人让我自己去捏的。”
鱼天理一脸狞笑,手掌刹那间向着陈宣的脖子狠狠抓了过去。
快到极致!
毫无征兆!
什么传承之物,他才不会捏呢,他要捏就要把陈宣捏死,一击毙命,让他彻底成空。
噗!
他的手掌在半空中被陈宣一把抓了正着,五根手指像是镔铁一样,死死握住了鱼天理的手掌,鱼天理脸色一怔,有些不可置信。
对方抓住了他的手掌?
“找死!”
鱼天理猛然一抓,手掌狠狠用力,想要把陈宣的五指直接捏得粉碎。
只不过他用力地同时,陈宣也猛然用力。
噗!
骨骼崩断的声音响起,鲜血淋漓,滴落地面。
鱼天理闷哼一声,眸子瞪圆,密布血丝。
这怎么可能?
对方的力气比他还大。
他可是鲤鱼族的神子,乃是真正的【法身境】高手,真气浑厚,难以想象。
“你找死!”
鱼天理怒吼一声,身躯一震,真气涌动,整个手臂发光,想要将陈宣的手掌活生生碾碎,不过却发现陈宣的手掌无比坚韧,强大可怕,任由他如何用力,始终难以撼动分毫。
相反,陈宣一脸淡漠,手掌中的力气更大了,五指用力,捏的鱼天理额头上冷汗滚滚,感觉到掌骨似乎要全部粉碎,剧烈的疼痛难以忍受。
“住手!”
鱼天理怒吼,额头上青筋暴跳,急忙挥动另一只拳头,向着陈宣的额头砸去。
噗!
另一只拳头也瞬间被陈宣紧紧握住,五根手指像是镔铁一样,死死地捏着鱼天理的的拳头,让他的拳骨居然也开始缓缓碎裂,传来剧痛。
他惊怒交加,大声咆哮,开始全力的调动天地之力。
“知道我除了‘绝户手’,还有一招‘绝户腿’吗?”
陈宣脸色冷漠。
不等到对方凝聚天地之力,直接一脚向着对方的胯下爆踢了过去,无不突兀,快到极致,恐怖的力量像是一颗流星砸了过去。
咔嚓!
一声脆响,鱼天理眸子瞪圆,怒吼一声,身躯当场终于挣脱陈宣的双手,整个身躯倒飞而出,一下砸在远处,震碎大量玉案,不少妖王都被鱼天理直接撞飞出去。
“啊…”
他在远处凄厉大叫,来回打滚,怒吼道:“该死的东西,我灭了你!”
轰!
他嘴巴一张,喷出一片恐怖的光芒,极为绚烂。
“小心!”
牛海开口。
陈宣留下一道残影,瞬间消失不见。
鱼天理脸色铁青,不顾一切调动天地之力,以【法身】催动,这片区域瞬间被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笼罩住了。
陈宣眉头一皱,当即感觉到了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息,像是刀锋一样,压迫体表,让他难以喘息。
这就是真正的法身。
“死!”
鱼天理手指点出,一道又一道可怕的光芒接连冲出,向着陈宣的身躯涌去,陈宣速度极快,在这片区域迅速躲闪。
其他各族神子皆是眼睛一寒,露出可怕笑容。
“陈少侠,人家找你对决,你来来回回到处躲闪,算什么英雄?不如我帮你一把如何?”
莽牛族的神子牛天武冷笑一声,忽然一拳向着陈宣砸了过去,封锁陈宣所有退路。
“我也想帮一帮陈少侠,陈少侠,公平对决,你就满足一下鱼兄就是,何必如此躲闪?”
金雕族的神子脸色冷淡,忽然踏前一步,天地之力凝聚,向着陈宣的身躯碾压,想要将他定在原地。
陈宣瞬间感觉到压力更大,迅速躲避开牛天武和鱼天理的一招后,直接感觉到牛天武和金雕族神子那里传来了一阵阵强大的压迫,束缚空间,像是有一道道无形的枷锁,向着他迅速笼罩而来。
陈宣再次躲闪,不过任他如何躲闪,始终无法避开。
对方禁锢了这正片空间。
鱼天理一脸残忍笑容,也直接动用了这种空间压迫,向着陈宣碾压而去。
周围的众多人族宗师、大宗师全都脸色剧变。
“陈少侠小心!”
叶辰天惊呼道。
陈宣知道躲闪不掉,眉头一皱,不再躲闪,忽然从袖子中抓出一面血色的大旗,两米多高,手腕粗细,向着地面上用力一插。
呼!
一层无形的波动迅速蔓延而出,浩浩荡荡,一刹那扩散方圆万里。
处在这个范围内的众人,全都不由得脸色一变,瞬间感觉到体内空荡荡的,所有真气、精神力如同消失,不存在一分。
强大的空间压迫感也瞬间消失。
整片天地云淡风轻,波澜不惊。
所有人都像是忽然化为了普通人。
“这是…怎么可能?”
“我的真气呢?”
“我的精神力也没了!”
不少妖王、妖将发出惊呼,不敢置信,一片慌乱。
那些神子级人物也眼神一变,豁然间盯住了陈宣身前的那面血色大旗,眸子中露出可怕精光。
“血灵旗!”
“大家不要慌,是这个人催动了血灵旗,你们的真气和精神只是暂时消失了!”
不少神子大喝。
连他们的体内也同样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不过,各路神子的眼睛却盯住了那面血灵旗,没有任何惧意。
这可是一面大杀器!
一面血灵旗就让这么多人失去真气和精神,毫无疑问,这可能是一面主旗,若能夺来,他们将先天不败。
“血灵旗!”
山顶位置,一直在俯瞰众人的混沌圣使,眼神微眯,露出丝丝饶有兴趣的神色,道:“越来越有意思了,先是【落阳刀】,又是【血灵旗】,苍天待我不薄,刚一出来,就遇到了如此重宝,造化,真是造化啊。”
他抬起脚步向着山下走了下去。
在血灵旗的力量下,连他也不出意外,被封住了所有真气与精神,只剩下了肉身。
“好一件宝贝,人族,此宝与我莽牛族有缘,拿来!”
莽牛族神子牛天武脸色冰寒,忽然向着陈宣迅速冲了过去。
哪怕无法动用真气和精神,他也丝毫无惧。
因为他莽牛族天生肉身强大,傲视群族,可以和黑虎族、雪豹族一较长短,血灵旗下所有人都无法动用真气和精神,他相当于无敌。
呼!
牛天武一拳砸向了陈宣面门,另一只手掌却直接抓向血灵旗,霸道而又自负,脸色冷漠,浑然不将陈宣放入眼底。
只不过!
轰隆!
他的拳头还未落在陈宣身上,自身腹部就遭遇到了陈宣的盖世一击,九百万点的力量爆发而出,惊天动地,打在牛天武腹部,震得他五脏六腑都像是炸开了一样,脸色痛苦,忍不住发出一声咆哮。
然而未等他反应过来,后背处又紧跟着受到陈宣盖世一击。
陈宣双拳抱在一起,像是在力劈华山,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背,咔嚓一声,可以清晰地听到骨骼崩裂的声音,牛天武惨叫,整个身躯当场扑倒在地。
这还不算完,陈宣一把扭住了牛天武的头发,轮动巴掌,向着他的脸上直接狠狠抽了过去。
轰!
简直像是一座太古神山撞在了他的脸上,九百万点的力量盖世无双,摧枯拉朽,打的牛天武凄厉嚎叫,七窍之中全都在喷血,一嘴牙齿全都横飞了出去,而后更加凄厉的惨叫发出。
因为陈宣大手如爪,直接扣下了牛天武的两个眼珠子,让他疼的死去活来,凄厉嚎叫,接着一拳砸在它的鼻梁处。
咔嚓!
鼻梁粉碎,额骨欲裂,当场被砸的活生生晕厥过去。
从始至终,如行云流水,快到极致!
堪称暴虐!
其他想要冲过来的妖族神子各个露出了惊悚,纷纷停下,不敢置信的看向陈宣。
这怎么可能?
牛天武直接被虐成了这样?
眼珠子都被扣出来了?
这个人族的肉身到底多强?
莽牛族的肉身,在群妖之中,众所周知,没人敢怀疑,莽牛族神子牛天武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曾经单以肉身之力就砸碎过大山。
肉身坚硬的跟太古神铁一样,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陈宣手底一点反抗力都没有,被活活打晕过去。
鲤鱼族神子鱼天理激灵灵的打了冷颤,又惊又骇,不敢置信。
“与我公平对决?可以啊,这下更公平了吧?”
陈宣语气冷淡,忽然从怀中抽出了【落阳刀】,光芒闪闪,直接向着牛天武的脖子狠狠砍了下去。
“住手!”
雪豹族的神子开口厉喝。
“嗯?”
陈宣的目光忽然看向雪豹族神子,淡漠可怕,没有一丝感情。
雪豹族神子寒毛耸立,忽然厉喝道:“此乃玉华盛会,牛天武乃是圣使亲自邀请之人,你敢杀他?你难道不把圣使看在眼中?”
陈宣停了下来,摸着下巴,“这确实是个问题。”
就这么杀了牛天武,万一那个所谓圣使借机发作,他还是要陷入麻烦,现在他能不与混沌圣使冲突,自然是不想与混沌圣使冲突。
不过!
不能杀的话,那可以去虐其他人啊。
陈宣忽然将【落阳刀】收入到了袖子中,一脚踢飞了牛天武,像是在踢什么垃圾一样,当场将他踢飞了数千丈,狠狠砸在远处山壁上。
当即有几位莽牛族妖将和妖王迅速冲了出去。
“真是无趣,杀又不能杀,那我就只能向各位讨教讨教了,对了,刚刚谁说要与我公平对决的?”
陈宣抓着血灵旗,挠了挠耳朵,忽然看向鱼天理。
鱼天理顿时心头惊悚,迅速倒退。
陈宣的肉身之力,他已经彻底领教了,在没有真气和精神的情况下,他估计会比牛天武更惨。
因为鲤鱼族的肉身,天生就弱。
“你…陈宣,你仰仗神器算什么本事,有能耐放开血灵旗,大家公平对决?”
轰隆!
话音刚落,陈宣如同瞬移,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这纯碎是强大肉身造成的速度!
哪怕是真气消失,但是他的爆发力依然恐怖莫测,肉身几乎撕开了空间,像是一颗恐怖的陨石。
一拳狠狠砸在鱼天理的腹部,轰的一声,打的鱼天理凄厉惨叫,感觉到腹腔脏器好像统统炸开了一样。
陈宣砸出一拳后,闪电般探出手掌,一把捏住鱼天理的脖子,高高举起,而后向着地面之上狠狠一贯。
轰!
大地颤抖,鱼天理痛苦惨叫,被砸的浑身筋断骨折,鲜血淋漓,一块块碎石到处迸溅。
然而在还不算什么,陈宣狠狠甩了一下后,揪起他的身躯,继续向着地方狠狠摔去,一下一下又一下。
轰轰轰轰!
转眼间砸了数十下,到最后陈宣再次将他揪起,腾出一只手一把抓向了他的两颗死鱼眼,猛然一扣。
“啊…”
鱼天理痛得简直要昏过去,凄厉嚎叫,嗓子都快喊裂了,两个眼眶中鲜血喷涌,如同两个小喷泉一样。
咔嚓!
陈宣紧跟着一拳砸在他的脑门,恐怖的拳力盖世无敌,咚的一声,让他感觉到天灵盖都好像炸开了,脑海嗡嗡作响,神智混乱,彻底昏厥过去。
“又晕一个。”
陈宣语气平安,拎着鱼天理的身躯,像是在拎什么垃圾一样,淡淡的看向其他神子,道:“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真全都是废物啊!”
各路神子惊怒交加,全都气的脸色铁青,不过却没人敢说任何东西,相反各个毛骨悚然,内心惊骇。
这个人族简直不可思议!
就算是他们中几位佼佼者,恐怕也不能这样强大!
其中金雕族的神子寒毛耸立,第一时间化出本体,长嘶一声,扇动两只巨大的羽翼冲天而起。
陈宣忽然间抬起头来,看向对方,冷淡道:“以为飞起来就拿你没办法了?刚刚不是很跳?怎么?现在怂了?”
轰隆!
他将血灵旗狠狠插在大地上,以一种独有的控制法门,将其锁住,以防其他神子伺机将此旗拔掉,。
而后陈宣双腿一跳,强大可怕的肌肉力量爆发,蹬的地面都在狂抖,四分五裂,整个人如同坐火箭一样瞬间冲天而起。
“桀…”
金雕族神子发出穿云裂石的长嘶,眸子冰寒,探出两个金黄灿灿,如同黄金浇筑的巨爪,向着陈宣的身躯狠狠抓了过去。
然而面对他的巨爪,陈宣根本不躲不闪,一拳砸过。
轰隆!
声音轰鸣,震得天地颤抖,恐怖莫测,肉拳与对方的巨爪撞在一起,甚至迸溅出了火光,疼的金雕族神族发出刺耳长啸,心中惊震,急忙挥动两个巨大的羽翼,向着更高处冲去。
不过陈宣一拳砸出后,反手一抱,直接抱住了他的巨爪,抡动起来,向着下方的大地狠狠砸去。
金雕族神子奋力挣扎,但却根本没用,在绝对的力量碾压下,他的挣扎像是稻草一样,不堪一提。
与此同时,在陈宣刚刚冲起,四五位妖族神子不约而同向着血灵旗冲了过去,想要将血灵旗趁机拔起,收入自己囊中。
只不过血灵旗被陈宣以特殊的控制法门,将其钉住,没有陈宣的允许,他们根本拔不动。
陈宣怪笑一声,将金雕族神子狠狠向着那几位神子砸了下去,那几位神子同时色变,厉喝道:“走!”
他们化为几道残影,迅速冲出。
轰!
金雕族神子巨大的身躯被狠狠砸在地面上,震得整个地面都剧烈晃动,出现了不知道多少裂纹。
脚下的地面,被生生砸出了一个十几米的巨坑。
金雕族神子痛苦惨叫,嘴巴中溢出了一片片金色的血液,身上一根根金色的翎羽到处迸溅,带着一片片血丝。
“陈少侠,误会,你听我解释…”
他艰难开口。
“你猜我听不听?”
陈宣露出微笑,像是挥动稻草人一样,将金雕族神子巨大的身躯从深坑中揪出,猛然摔在了另一侧。
和刚刚一幕极其类似。
轰轰轰轰!
陈宣一瞬间砸了数十次,就在他准备扣下金雕族神子的眼睛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道:“够了,陈宣,快点住手吧!”
陈宣身躯一顿,回头看去。
只见一身银袍的混沌圣使,脸色阴沉,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山下不远,目光冷冷的向着他这里看来。

票呢?这两天都没人投票了.
还有人看吗?
没人看就在两天完本了,说实在,我写着已经没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