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p3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扶明錄-第1388章閲讀-keuzw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秋浦河畔吴三桂的帐篷里灯火未熄有三人还在闲话,除了吴三桂本人外一个是他麾下悍将沈江虎,一个则是吴国贵。
熟悉吴三桂的都知道麾下战将谋臣如云,不过那是他降清做了平西王之后的事,比如其手下头号谋臣也是其阵营里的二号人物夏国相(传是吴三桂女婿)此时还是个小娃娃呢,另外两个悍将女婿郭庄图和胡国柱自然也是小娃娃,倒是亲家胡心水(胡国柱之父)此时在他手下做个低级武官。
至于其手下另外一个大谋臣刘玄初,此时还在刘文秀(张献忠手下部将,南明蜀王)手下当个默默无闻的幕僚。
而其麾下最强悍的几个武将,马宝此时在李自成手下,王屏藩和高得捷都还是个少年此时不知何处呢。
毕竟这个时候吴三桂也才三十刚出头,手下尚未有名声大震的武将,但却已有两个谋臣,一个便是同刘玄初齐名的吴国贵,此时很早就跟随吴三桂,另外一个则是方光琛。
方光琛是礼部尚书方一藻的儿子,当年方一藻以大学士巡抚辽东,方光琛跟着他爹认识了吴三桂的老舅祖大寿,当时在祖大寿手下任中军的吴三桂见他聪慧多才有心交纳,两人“缔盟为忘形交”类似拜把子,而吴三桂也三拜他爹门下。
不过此时方光琛还在京城当公子哥没随吴三桂从军,所以这个时候吴三桂的智囊仅有吴国贵,一个对他来说无比珍贵的左臂右膀,走哪带哪,入关回京城参加大典时带着,结果……也就一起南下了。
这一路上自是少不得替吴三桂出谋划策以及分析局势,因其低调异常,谁也没料到吴三桂身边还跟着一个大谋士,若是被常宇知道的话,少不得给挖过来,他太需要这种人才了。
奈何却被他给忽略掉了,反而这吴国贵却时刻观察着他,甚至对他的每一道军令及战略部署都反复推敲研究,最终得出个结果,这太监打仗没得章法,却总有奇效,怪哉!
“白旺战败身亡,安庆那边李岩破城自是举手之间,余下贼将死的死降的想,这一路到德安决然势如破竹,仅以李岩那边兵力都胜之有余,有何故不辞劳苦从池州调兵,且仅调走部分南京兵马和王体中的降兵,这其中有何深意?”
这个问题吕大器也曾问过,但吴三桂当时也想不同,此时便来问他的谋士吴国贵。
吴国贵低头想了一会:“南京兵马久无战事他有心磨炼,王体中曾是白旺手下悍将之首,其前往收复失地事半功倍,但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应该是武昌的左良玉……”若常宇在此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其貌不扬的谋士竟能将他的意图推测的八九不离十!
“若依军师所言,咱们是不是很快就要班师回去了”沈江虎问道,吴国贵点点头:“快则十日,慢则半月”。
吴三桂陷入沉默:“即便班师我们还是不能出关,小太监好不容易将我骗回来,若不物尽其用哪甘心啊,如若其打西安,怕是还得捎着我……”
吴国贵拍了拍吴三桂的肩膀:“关外此时回去未必就是好事,还有小太监不会急着打西安的,不是他不想,而是有心无力”。
吴三桂自然知道吴国贵的话什么意思,包括那句:回关外不适宜,的确不适宜,此时他老舅祖大寿在那占着坑呢,他回去多尴尬啊。
“关外不能回就先不回呗,咱们就先回京给给吴爵爷庆功!”沈江虎咧嘴一笑,吴三桂忍不住的嘴角翘了起来,他想起了崇祯帝的许诺。
京城,皇宫。
天刚微亮内东厂衙门里高时明翻身坐在床沿,轻咳几声开了开嗓子,一个太监推门而入躬身问安开始服侍高时明起床。
东厂的一二把手全部南下,崇祯帝便起用其老心腹太监高时明临时暂管东厂衙门,东厂有两个衙门一个在就在皇宫东侧的皇城里,一个在皇城外的东厂胡同。
常宇经常在外东厂衙门办公,高时明只是临时暂代所以他不便去那里办公,便留在内东厂处理些事务。
“高公公,小的听了个有趣的消息,您要不要听听”服侍太监伺候着高时明洗漱完吃早饭,在他身边说些话儿“
“说来听听”高时明面无表情,那服侍太监便轻声道:“听大半个月前东厂的人从外地接来一个神秘女子藏在……”
话没说完便听高时明一声冷哼:“听谁说的?”。
那服侍太监见状赶紧跪下:“小的听陈冬说的,他最近一直在外东厂衙门里呆着……”
“去让他领二十板子”高时明冷冷道:“不打屁股打嘴!”
是是是,那服侍太监脸色惨白:“小的这就去”。
“你可知道为何要打他板子?”高时明白眼一翻,那服侍太监赶紧道:“他乱说话”。
“不对,是他乱打听!”高时明一拍桌子:“东厂现在是谁的你们心里不清楚么,咱们现在只不过是给人家临时看门的,只管做好本分事就好,乱说乱打听那是找死,那小太监什么手段你们会不知道,贼军和鞑子的千军万马他都能杀的几进几出,朝中大臣京中勋贵多少人想他死,但你见他少根毛了没,弄死你们几个小太监对他来说还不是弹弹手指”。
“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服侍太监跪在地上磕头,高时明挥挥手:“去让陈冬长个记性,告诉他再乱嚼舌头就拔了他舌头,咱们宫里头好不容易出了个天纵之才,没毁在那些东林党复社手中没死在贼军和鞑子手中,最后若毁在自己人手里,那可真的太讽刺了”。
“高公公,高公公,喜讯,大喜,大喜”就在这时外边一个太监急急跑了进来:“锦衣卫递进来的八百里快报,白旺大败身亡……”
高时明蹭的站了起来,浑身颤抖不已:“快,快扶咱家进宫……”
皇极门,百官早朝,崇祯帝坐在殿内脸色凝重,他勤政早朝必至然而每每闻朝事则愁眉不展,因为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事。
最尴尬的是虽说大明疆土万里,但每日政务多以长江以北黄河以东为主,因为其他的地方不是贼战区就是战乱区要么就是因为战乱而阻断。
但仅仅这些地方的政务及民生都已让崇祯帝焦头烂额的了,山东河南大旱蝗灾,京畿瘟疫山西大旱地龙翻身……北方粮食缺口越来越大……
可谁能想到小太监,一路要饭一路坑蒙拐骗把粮草凑齐了,还到南京搬了援兵,就这样光棍上路到了南京啥玩意都凑齐了,直接开打且连战连赢势如破竹。
不知此时打到哪里了,这小子是不是玩疯了竟许久没有密函送来,甚至连锦衣卫……咦,高时明进来干吗,崇祯帝眉头一挑,看着偷偷溜进来的高时明,心中一动,莫非……
…………………………
走走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