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6rn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人魔之路 愛下-第979章 走火入魔相伴-2bide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北河大手一挥,取出了一只茶壶,右手掌心一股黑色火焰喷涌,便开始将壶中的茶水温煮了起来。
花凤清茶能够防止走火入魔,现在他感受到了体内各种负面情绪的躁动,希望此物能够将这股躁动给压下来。
只是就在他将掌心黑色火焰激发的瞬间,只听“嘭”的一声,在他手中的茶壶直接爆开。茶壶化作的残渣,也燃烧起了一朵朵黑色火焰,并且尚在半空,就被蒸发化作了飞灰。
乍一眼,就像是一朵烟花,在他的掌心绽放。
“嗯?”
北河看着他的手掌,没想到被他刚刚炼化的两仪之火,他竟然无法收发由心的掌控。
这是因为初步将此火给炼化,他还需要熟悉一段时间。
随即他再次翻手,取出了一只新的茶壶,转而用左手拿着。
这一次他吸了口气,心神一动之下,掌心燃烧起了一股白色的火焰。
在他的注视下,当被白色火焰给包裹,只见他手中的茶壶,直接覆盖了一层晶莹的白色颗粒。
不止如此,紧接着一股极寒的温度,就从他的掌心散发。
“咔咔咔……”
在他手中的茶壶,竟顷刻间遍布裂纹,而后在他的注视下,化作了一朵朵冰花,从他掌心飘飞而起,纷纷融化开来,化作了一缕缕白色青烟消失。
北河眉头一皱,现在看来他收服的两仪之火,应该是一寒一两个极端热。极寒的火焰,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眼看两次都失败,北河直接将花凤清茶取出,放在了口中咀嚼。
茶香在他的口中四溢后,他闭上了双眼,仔细感受着他体内那股暴躁的负面情绪。
虽然花凤清茶的清香,能够给他一种安宁,可是对气势汹汹的各种负面情绪,似乎还无法立刻压制,只能使得他心中的暴躁平缓几分。
北河的神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看样子这不太管用。
但他没有放弃,取出了更多的花凤清茶,咀嚼之后直接将茶叶给咽入了腹中,并运转法力将茶叶给炼化成一股气息,使其向着四肢百脉流淌。
至此,他内心暴躁的负面情绪,终于缓和了一些。
北河深深吸了口气,而后抬起头来,看向了五光琉璃塔。
在金木火三种属性的五行之力补充完整后,此宝内部还有水和土两种五行属性的法则之力在持续酝酿。
而且这两种法则之力的酝酿,会维持极长的时间,等离开此地后,北河可以想办法将这两种属性的五行之力给填满。
一念及此他心神一动,五光琉璃塔就悬浮了起来。同时他带着季无涯往下一沉,二人的身形从塔底的漩涡出现。
方一现身,他就看到了被邢军看管的红花,依然被那张大网法器,给禁锢得严严实实。
这件大网法器乃是当年他在万灵城,斩杀了那元狐族的女子后得到的,此宝的品阶端是不错。
是少有几件北河将其留下来,没有用其祭炼五光琉璃塔的宝物之一。
现在看来,此宝的威力倒也没有让他失望,至少红花被禁锢的难以动弹分毫。
看了此女一眼,北河就收回了目光,并对着五光琉璃塔一摄。
在他的动作下,此宝激射而回,最终由大而小,落在了他的掌心。
不过这时的五光琉璃塔,表面代表水土属性的绿黄两种颜色,还在闪烁着。显然这两种五行之力,尚未补充完整。
北河翻手将此宝收了起来,而后向着红花行去。
看到北河走来,红花脸上满是惊惧。这几日的时间,她可是亲眼看到,北河将五光琉璃塔的三种五行之力给补充完整。由此看得出,北河手中的宝物可不少。
当初她之所以告诉北河这些,是希望她在北河眼中有些许利用价值,从而有机会周旋下去,但从不认为,北河能够将他那件法则之宝的三种法则属性,给补充完整。
来到红花的身侧后,就听北河道:“怎么样,红花道友可否为北某想到了脱身良策,若是没有的话,那北某就不客气了。”
说着北河捡起了地上的一只丈许长度的狭长木匣。
在木匣当中,正是那件天尊级的法则之矛。此物他无法收入储物袋或者储物戒这种空间法器中,只能随手拿着。
闻言,红花心中念头飞快转动,思量着脱身之策。
她深知北河的狠辣跟无情,若是无法助他脱困,那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而这时的北河,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并低头看着她。
感受到从北河身上传来的压迫,只听红花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说来听听。”北河古井无波道。
“北道友可以想办法将此地的法则之力给搅乱,然后藏在我的身上,我带着你出去。到时候碰到我师尊三人,便说融法池紊乱,导致法则之力四处弥漫,其他五人也是因此陨落。而只要到了外面,我只需要想办法摆脱我师尊等三人,就能带着北道友脱困了。”
闻言北河陷入了沉吟,思量着红花所说的办法,是否行得通。
隐匿在此女身上的神通,他倒是懂得一种,那就是附身术。
但是他却深知,藏在此女的身上,是很难瞒过三位法元期修士的耳目的。
另外,数日前他在此地连斩了五人,说不定外面的三位法元期老怪,早就听到了动静,甚至是通过这些人的本命魂灯之类的宝物,察觉到了这些人已经陨落,所以在他看来,这办法根本行不通。
沉吟间北河看向了面前的红花,冷笑道:“红花道友这办法倒是不错。”
闻言,红花脸上浮现了一抹喜色。
但是下一息,北河的一句话就让她如坠冰窖。
“只是将也你斩了似乎更完美一点罢。到时候那三位法元期修士,发现此地没有人,而且融法池也极为紊乱,才会以为你们所有人陨落了,必然会直接离去。”
北河话音一落,花红顿时面如死灰。
而不等她开口,北河已经抬起了左手。
“小辈尔敢!”
就在他准备他激发掌心的白色火焰,将此女直接斩杀之际,只听从水帘洞之外,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
听闻此声北河动作一顿,并陡然回头看向身后的水帘洞。
让他神色一凌的是,水帘洞上的法则之力竟然消失了。也就是说,任何人都能够自由出入。
不过那三人都是法元期修士,可不敢踏入融法池空间。
而眼看他的举动已经被外面的三人察觉,北河面色阴翳的收回了目光。
电光火石间,只听“呼呲”一声,从北河的左手掌心喷出了一大股白色火焰,顷刻间将脸上还带着一抹喜色的红花给笼罩。
“咔咔咔……”
霎时,红花的身上顿时覆盖了一层白色的冰晶,她小小的身躯被冻结成冰,就连脸上的神情都栩栩如生。
紧接着,就听“波”的一声,红花覆盖着白色冰晶的身躯就爆开了,化作了一朵朵轻盈的白色冰花,随风飘飞之际,雾化成了青烟。
“找死!”
北河的动作刚落,只听之前那道洪亮的声音再次从水帘洞之外传来,语气当中满是怒不可歇。
闻言北河缓缓收回了手掌,这时他转身看向了身后,隐隐看到了三道人影,矗立在水帘洞之外,堵住了他的出路。
只见他一声冷笑,“谁找死还不一定呢!”
此刻的他,眼中当中泛着一丝红芒,以及一丝疯狂。而这,赫然是走火入魔的初步征兆。他已经逐渐在丧失自己的理智。
说完后,北河对着手中的狭长木匣一拍,将此物打开,一把抓住了其中那杆银色长矛。
此物被他握在手中的刹那,只听“刺啦”一声,顶端位置顿时弹射了一缕缕法则之力,形成了一节锋利的矛头。
“天尊级法器!”
在看到他手中法则之矛的瞬间,只听一个老妪的声音传来,言语中的震惊显而易见。
“嘿嘿嘿……”
在三人的注视下,北河嘿嘿一笑,而后转身一记回马枪,将手中的法则之矛,刺入了他身后大的那一颗法则之球。
霎时,他的动作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只见法则之球当中的一缕缕法则之力,开始狂乱的弹射了起来。
“喝!”
北河一声爆喝,而后将手中的长矛一个搅动,并向后一轮。
一大片法则之球中紊乱的法则之力,便被他的长枪给带起,向着身后的水帘洞方向劈了过去。
“该死!”
“愚蠢!”
“疯狗!”
见状,水帘洞之外的三位法元期修士,无不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