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ivj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2373-火燒鑿牙相伴-91knr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这次姬贼特别让小金送的信,小金速度快,没几天,就把消息送到了列山手里。
列山手拿着信一看,脸刷一下的拉了下来。
他不考虑自己在凿牙手下吃亏的事情是如何让姬贼知道的,列山这会儿只是觉得羞愧难当。
出征之前,自己还立下了保证一定拿下凿牙,可这一下搞得姬贼都知道自己吃败仗的消息,这好说不好听啊。
这不是,列山气坏了,立刻召集人来开会。
大家也都没什么话好说的。
信鸟来回飞的这几天,大家也不是没有去尝试过进攻凿牙。
可每一次攻击都受阻,列山瞧见了凿牙有伤,打算以多打少来分出胜负,可谁曾想,凿牙那边还有阿群和重力,俩人分战望舒祝融,望舒还行,祝融膀子带伤发挥不出来全部实力,三打三的团战好几次落败。
眼下正是列山心头无名火起的时候,赶上姬贼又送信过来激他,列山能好的了?
当着众人的面,列山握紧了手中书信:“现在大王都知道了咱们吃败仗的消息,你们,有什么主意没有?”
大家都不言语,唯独刑天发表意见:“炎帝大人,咱们之前怎么也是一方首领,为什么要在他姬贼手下卖力气?咱们就算费力打败了凿牙对咱们又有什么好处?”
列山语气冷淡道:“不用你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说着,列山深吸了一口气,目视赤松,道:“这几天我看了附近的地形,距离咱们现在呆的这个山谷往南有一片枯树林···”
赤松立刻就明白了列山意思:“炎帝大人,您的意思是用火烧他们?”
列山点头:“嗯,硬实力上面,咱们已经没有办法击败他们了,想要赢,只能用火烧,正好这几天咱们连续战败也让凿牙他们膨胀了不少,只要把他们吸引过来,咱们就可以放火烧死他们。”
赤松犹豫:“可是,让谁去引他们比较好呢?望舒大人的话,不是凿牙对手,祝融的话,受伤到现在都没好,实力不行。”
祝融白了一眼赤松也没说话。
刑天听这话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按下心中不满站了起来:“炎帝大人,我去吸引他们吧,我去的话,凿牙应该会过来的。”
列山点点头,张口一句话,再一次证明他设套让刑天钻的想法。
“嗯,除了你之外没有别人,刑天,你记住,去了之后,你这样···”
列山话还没说完,刑天便摆手道:“炎帝大人,我知道怎么做。那我先去准备了。”
说完,刑天转身就去了。
刑天去了之后,赤松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转身来对列山道:“炎帝大人,刑天他,好像有些不高兴。”
列山轻轻点头:“我知道。”
赤松迟疑:“其实炎帝大人,我觉得刑天说的不错,咱们···”
列山掐断了赤松下半截话:“赤松,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大王的厉害,和姬焕,咱们还可以动手分一下输赢,可对大王来说,咱们就没有半点的机会。我不能带着族人们去送死,你知道么?”
赤松闻言抿了抿嘴唇:“我,我明白了。”
“好了,提前去准备去吧。漓火阿智不是送来了许多资源来么,找找里面应该是有松脂兽油这些的,咱们提早布置,等刑天把凿牙吸引过来,就放火烧他。”
“是,炎帝大人。”
这边安排已毕,各自下去准备暂且不提。
次日早上,刑天就带着一部分人去了黑水郡下挑战。
他大喊凿牙名字,言语之中更是百般辱骂。
而且来说,刑天完全是仿照着火石当初骂阵来的,各种三字真言出口,骂的他身边这些同伴都不好意思了。
战神形象,刑天今天算是彻底的抛弃不要了。
可惜了了,刑天这个骂阵对凿牙没用,凿牙听不懂刑天的三字真言,相反的,还站在城头上,纳闷的问刑天骂的是什么。
还是知道怎么回事的阿木在旁边给凿牙解释了一通,说刑天这是骂你母亲呢的话。
凿牙一听,勃然大怒,一掌将阿木推开,在地上滚了三滚,脑袋都磕破了。
凿牙的突然发怒,让阿木缩着身子瑟瑟发抖,连忙求饶说不关自己的事情。
凿牙哼了一声:“给我闭嘴!”
这句话果然比什么都有用,话出口阿木直接闭上了嘴巴不敢吭声了。
跟着,那凿牙转身下了城墙,大踏步的往外而去,提着刀,临走的时候,让阿木在黑水郡里看好熊猫,自己出去杀了刑天就回来。
跟着凿牙,阿群重力带人一块出城来。
与刑天见面,自然都不用废话,毕竟不是聊家长里短来的,那可不就是见了面就干呗。
凿牙对自己的实力完全自信,都不用阿群和重力帮忙的,与刑天一通大战,双方打得汗出如浆落。
俩人都伤了一臂,战斗力倒也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不,应该说是刑天略微还落了一些下风。
可能是心态原因,导致了刑天没有之前和阿晃打的时候那么勇猛了。
不过总体来说,影响不算大。
双方一通厮杀,刑天第一个撤下来,撤下来不忘列山嘱咐,对凿牙又骂了几句,指着凿牙鼻子:“你就知道藏在黑水郡里不敢出来,呸,怂包,有本事跟我来!咱们过来打,你敢么!”
凿牙对自己实力完全自信,都不怕刑天有诈,也是,他也不考虑这些,什么智谋啊对凿牙而言那全都是废话,他一向都是崇拜和大哥那样强到无敌的无上武力。
当下里,凿牙果然上了当,追着刑天就杀出来了。
不同的是,刑天骑着扭角羚,凿牙带着人是光着脚在后面追,两条腿,无论如何那也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刑天也不知道是故意嘲讽还是有心等凿牙,跑没多大会儿就停下来在路边,优哉游哉的,等凿牙上来了,这才不忘来上一句来了啊的话。
前几次的时候,凿牙还会回答我来了,有本事你别跑跟我打这样的话。
可后面几次,凿牙怒了。
他是一路跑过来的,跑的胸口都要炸开了,偏偏刑天每次的问话还都这么贱兮兮的,一时间,凿牙忍不住了,怒吼一声追刑天上来。
刑天也是拔腿就跑,都不给凿牙打到自己的机会。
过程中,凿牙也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可每一次凿牙都打算走了,都打算离开的时候,刑天就又仗着骑兵速度快的优势,后面掩杀骚扰凿牙。
如此一来,凿牙彻底抓狂,不管自己和族人们消耗到了极点的体力,吼声如雷冲将上来,要活撕了刑天。
刑天且战且走,每次都是一触既离,就像是一个撩骚高手那样,撩拨着凿牙越发平静不下来的内心。
一天一夜追逐,凿牙所部算是又累又饿又渴,终于是,追到了列山埋伏的林子边上。
刑天不跑了,掉头来和凿牙一阵厮杀。
这一次的战斗,刑天能明显感觉出来,凿牙战力大幅度下滑,已经没有开始那会厉害了。
也是,换成是谁这么折腾都好不了。
自己只是半夜折腾就三打一都不是阿晃对手了,更何况凿牙这被折腾了一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