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wo2優秀都市异能 兇靈祕聞錄-第五百二十二章:金錢的力量相伴-5u23c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常言道有钱好办事,没钱寸步难,只要你有钱,任何要求和服务都会满足,很快,在服务员引领下,三人乘电梯抵达8楼继而走进一间宽阔包间,整个包间典雅豪华,不单陈设着种种高档饰品,中间那大大的圆型餐桌更是气派怡人,一旁甚至还站着3名专门为客人端茶倒水的女性服务员。
见阵仗如此铺张,姚付江心中冷笑,旋即不动声色的同张洪磊与小丽三人围坐桌前,很明显,他要看看,看看接下来张洪磊到底会如何表演。
………
很少有人会在星级酒店定高档包间,而一旦有,那么十有八九乃非富即贵之辈,这点酒店经营者很清楚,所以很自然的,为了能给消费者最好服务,这处位于8楼的包间就称不上无微不至可也算得上竭尽所能。
果然,三人刚一坐定,一直站立桌旁的几名女服务员开始工作,其中一名走向前来,将菜单递于首位上的张洪磊,恭敬问道:“请先生点菜。”
原以为为了炫耀,胖子会精挑细选点一些寻常人没吃过的东西,不料接过菜单后张洪磊只是扫了一眼,旋即指挥女服务员将菜单转交至对面姚付江手中,然后当着女友小丽和房内所有服务员面朝姚付江大大咧咧的说道:“老同学,还是你来点吧,这一个人外出打工也不容易,之前那一碗地摊混沌怎么可能有营养?你就放心大胆的点一些好吃的菜,想喝酒也随意,这账单我来付,不要客气,点吧。”
“咳,咳咳。”
听着张洪磊那豪气万丈的话,身侧,许是明白了男友言外之意,小丽赶忙捂嘴咳嗽起来,看似咳嗽,虽是捂嘴,但那充斥眉宇的嘲笑之意却又是那么的明显,就连置身桌旁的几名女服务员亦偷偷朝手持菜单的姚付江投来异样目光。
毫无疑问,羞辱开始了,或者说打从进入酒店的那一刻起羞辱就已开始,而位于现场的小丽和几名女性服务员便是最佳看客,刚刚张洪磊那话太过阴损,言语间满含关心满含豪爽可只要是人皆能听出言外之意,目的就是要让对方当众出丑,出丑的同时还顺便暗讽某人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屌丝。
奇怪的是……
作为被讽刺对象,平头青年没有反应,就好像没有听出半丝嘲讽韵味般直接伸手接过菜单。
如上所言,姚付江对张洪磊的暗讽充耳不闻,不仅如此,其后还进一步面露微笑低头浏览起菜单,经过一番挑选,最终,青年还当真以随意表情点了几份价格最贵菜肴以及……
两瓶八二年拉菲!
说实话,因本人从不吸烟又从不喝酒之故,姚付江对名烟名酒一直了解不深,尤其是顶级名酒更无多少概念,不过有句话说话的好,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通过影视剧,青年还是知晓一种名为拉菲的西洋红酒价格不菲,其中以八二年最为有名,闲暇之余他亦曾在网上查过八二年拉菲市场价格,如用人民币计算,一瓶八二年拉菲市场价值应该在4万左右,酒店里价格则会更高,绝对会接近5万之数,于是乎,他点了拉菲,点了他唯一知晓的昂贵酒水,且一点就是两瓶。
“服务员小姐,先点这么多吧,我确实如老同学说的那样有点饿了,哦,对了,那两瓶八二年拉菲优先送上来。”
整个包间陷入寂静,整个现场陷入寂静。
或者说当发现姚付江竟点了两瓶贵的足能吓死人的八二年拉菲酒后,刹那间,服务员愣住了,坐于对面的张洪磊和小丽更是双双呆住,尤其是张洪磊,许是做梦都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此刻,胖子凝固了,早先的满脸笑意更是瞬间凝固,几秒后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脸暇肥肉频频抖动,抽搐不休。
唯有姚付江笑了,笑的很开心,笑的很自然。
答案至此揭晓,原来这才是青年目的,这才是他明知对方试图羞辱自己却依旧跟随来此的真正原因。
你不是想炫富嘚瑟吗?好,我给你机会,反正刚刚你也说了让我点菜不要客气,那我就当真不客气好了!
暂且不谈对面二人如何呆滞,点过菜肴酒水,微微一笑,姚付江随手把菜单交还给一脸惊色的服务员,最后还不忘用遗憾口吻抱怨道:“啧,翻了半天你们这也没啥像样菜肴,也就拉菲酒还勉强凑合,额,就先点这么多吧,咦?服务员小姐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拿酒啊?”
“啊,好的好的,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去酒库。”
事态发展正如预料中的那样,见客人催促,恍然回神,女服务员赶忙点头应承,另外两名女服务员亦慌忙抬脚就走,可,就在3人即将走出包间之际……
“等一下,等等!先等等!”
忽然间,许是回过味来又或是出于其他原因,眼见服务员即将离开,原本端坐首位的张洪磊再也坐不住了,胖子除面色大变外整个人更是瞬间起身猛然发声,先是叫住门前服务员,其后就这么一边脸孔抽搐一边回头朝姚付江挤出笑意:“呵呵,我说老同学啊,叫的菜也就罢了,但有件事你不知道,其实我最近戒酒了,所以……这酒还是免了吧。”
(哼哼,肉疼了吧,你不是在我面前装逼摆阔么?你不是想拼命证明自己是大款么?还他吗大方的让我点菜叫酒,咋了?这一下就萎了?嫌我叫的酒贵?)
面对张洪磊因死要面子而找出的蹩脚理由,听着对方因顾忌重重而言不由衷的低劣解释,姚付江虽心中冷笑,现实中则摆出一副吃惊模样反问道:“咦?老同学你居然戒酒了?不会吧?我可是清楚记得你在高中时就会喝酒,经常和校外人员地摊聚餐,一喝喝到后半夜。”
“戒了,早就戒了!不信你问小丽!”
见男友向自己拼命挤眉弄眼,果不其然,瞬间会意的小丽亦忙不迭朝姚付江点头连连出言证明:“对对对!洪磊戒酒了,早就戒了,我可以作证明。”
(既不想花冤枉钱买酒还非要应摆出一副大款模样,这个理由当真既苍白又无力啊。)
当然心中想法归心中想法,在二人那言辞切切的戒酒理由攻势下,原本‘很想喝酒’的姚付江不由露出遗憾表情,嘴里下意识嘟囔道:“哦,原来老同学已经戒酒了啊,既然如此,那这拉菲酒……”
见青年似要改口取消上酒,二人心中一喜,张洪磊和小丽同时松了口气。
然而……
下一秒,姚付江重新抬头,旋即边回头边朝门前服务员吩咐道:“服务员小姐都听到了吧,我这位老同学戒酒了,所以那这两瓶八二年拉菲就让我一个人喝好了,来时别忘了带些高级茶具,既然老同学不喝,那就让老同学以茶代酒与我痛饮一晚吧!”
噗通。
不知何由,不知何故,青年话音方落,张洪磊竟一个站立不稳径直瘫坐于地!
事情并未结束,仍不等门前服务员离开包间,同一时间,就在张洪磊摔倒地面之际,许是再也忍受不了某人嚣张气焰又或是当真不打算继续掩饰,随着心中怒火骤然腾起,对面,端坐已久的小丽亦猛的从凳子站起身来,其后就这样手指对面,指着姚付江的鼻子破口大骂道:“臭穷逼!给脸你不要脸!我家洪磊好心好意请你吃饭,没想到你却这样坑他,是你这穷光蛋根本不懂价格还是你脑子缺根筋?拉菲酒这么贵你为何非要点这个?我看你就是存心故意的!”
撕破脸了,彻底撕破脸了,如上所言,随着小丽破口大骂,乃至当着众多酒店服务员冷言呵斥,现场气氛骤然降温,早先气氛荡然无存。
结果可以预料。
果然,见女友主动撕破脸皮,又见事已至此无法收场,数秒后,重新爬起的张洪磊也不打算继续掩饰继续伪装了,待小丽骂完后,胖子亦紧随其后露出冷笑,露出嘲讽笑容,一双小眼睛不断扫视青年,最后皮笑肉不笑的朝对面神情平淡的姚付江咧嘴嘲讽道:“嘿嘿,还真没看出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你个身无分文的屌丝居然能想出这么个办法来反坑我,我知道你猜出了我的目的,更知道你玩这一手所为何意,但你也不用得意,我刚刚之所以不愿点拉菲无非是嫌那玩意价格贵了点,说实话吧,就算拉菲酒价格较贵,可只要愿意我张洪磊还是喝得起的,不过……”
说到此处,先是一声冷笑,继而伸手指着姚付江大声呵斥道:“就算点了这酒却也不是给你喝的,因为像你这种穷屌丝根本就不配喝这种酒!”
“不配!你不配!”
吼声方落,张洪磊径直转身,朝立于门前早已看的3名女服务员再次叫道:“去!去给我拿一瓶八二年拉菲!快去!”
听着张洪磊那恶狠狠话语,其中一名怀抱菜单的女服务员慌张跑出包间赶往酒库,至于张洪磊,许是打定主意哪怕花钱也要狠狠羞辱一番对方,加之脸皮撕破,服务员离开后,胖子随即嘚瑟起来,就这样在小丽和剩余两名服务员的共同目光注视下端坐桌前,开始用一副鄙夷眼神肆无忌惮盯着对面,盯着姚付江,看似沉默,实则嘲讽韵味强烈至极,任谁都看得出胖子豁出去了,宁肯肉痛买下一瓶拉菲也要狠狠羞辱一番平头青年。
只是,或者说无法理解的是,虽说如今现状已明显不利于平头青年,但,青年依旧不语,依旧淡定,依旧一动不动坐于桌前,就这么任凭张洪磊用戏谑眼神盯着自己,而这也导致对面胖子愈发不满,愈发恼怒。
(还他吗强行硬撑吗?好,我到要看看你能淡定到什么时候。)
常言道有钱好办事,有钱任我行,只要你出的起价,什么东西都能买到,而这其中自然就包括珍贵名酒,很快,也就不到5分钟时间,随着门外脚步徐徐传来,随着包间房门再次开启,早前赶往酒库的女服务员果真拿着一瓶红酒步入房间,张洪磊一脸得意将其接过,待检查完生产日期确实为1982年后,胖子笑了,先是用嘲讽眼神撇了姚付江一眼,其后当着在场所有人面啪一声用启酒器打开瓶口,最后倒转瓶口直接对着嘴巴狠狠灌了一大口!
咕嘟。
咽下酒水,放回桌面,胖子得意起来,一边盯着姚付江一边大声自语道:“呼,好喝啊,啧啧!这八二年的拉菲就是不同凡响,酒水入口回味无穷,但,可惜啊,可惜这种酒有些人却喝不到,或者说某些穷逼一辈子都别想喝这么高贵的酒,为什么呢?因为这种人没钱,没身份,没地位,而这种穷逼也只配在路边地摊地混沌!”
啪。
说罢,伸手入怀,掏出钱包,抽出一张卡甩于桌面,同时朝几名女性服务员高声叫道:“这里面有7万块人民币,够不够买这瓶拉菲的?”
面对胖子的土豪举动,服务员心惊胆颤拿过卡片,转身将卡放于手中刷卡机哗的一刷,凝视过机器,过了数秒,重新转身,旋即朝张洪磊恭敬回答道:“本酒店八二年拉菲红酒四万五一瓶,刚刚我看了下,先生您卡里的确有7万元,买您手中酒水绰绰有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完服务员回答,张洪磊直接放声大笑,笑的很开心,笑的很得意,可……
“服务员!”
未等张洪磊大笑结束,甚至笑声还没有完全展开,不知怎么的,下一秒,餐桌对面,早前沉默不语的姚付江开口了,青年忽然张口叫起服务员,见状,出于好奇,出于狐疑,张洪磊笑声戛然而止,继而同小丽一起看向对面,双双看向两人眼中那身无分文的穷逼青年。
视野中,就见平头青年咧嘴一笑,然后用平淡语气朝其中一名服务员吩咐道:“服务员小姐,也请给我拿一瓶……不,两瓶八二年拉菲,我自己付账。”
“哈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后,众人集体一愣,不料几秒后张洪磊和小丽却猛然大笑起来,双双爆发出哄堂大笑,就好像听到了某个十分搞笑的笑话那样笑的极为开心,张洪磊一边笑还一边嘲讽道:“哈哈,穷逼没钱还想学人家摆谱,告诉你,就你身上的那点钱连拉菲酒的一个空酒瓶都买不起!”
小丽亦同样边捂嘴边朝在场服务员说道:“几位,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家伙根本没钱付账,你们要是真拿来让他喝了,到时后果可不是你们几个能承担得起的,所以我劝……”
“可以先付账。”
又是一句平淡话语传入耳中,寻声望去,就见姚付江现已伸手入兜掏出卡片,掏出一张不同于早前磁卡的黄色金卡,一边递至服务员手中一边出言补充道:“这张卡里有100万美元,给我拿两瓶八二年拉菲,5分钟之内拿来,我不说第二遍!”
寂静,沉默,现场再次归于平静,然后是更为猛烈的哄堂大笑。
“哈哈哈,吹牛都不会吹,100万?还美元?你骗螝去吧!”.
说实话,听过青年说词,别说张洪磊二人不信,就连那接过金卡的女服务员似乎也持怀疑态度,同围拢身边的另外两名女服务员一样互相对视,眉宇间疑惑重重,所以很自然的,为了辨别真假,接下来她便和之前一样将金卡亦放入刷卡机哗的一刷。
接着……
是数字,是一连串数字浮现于机器屏幕,而当卡内数额完全显示于屏幕之际,围拢观看的3名女服务员集体愣住了,集体呆住了,3人竟无一例外表情大变,其后更进一步转变为一脸震惊!
因为,透过屏幕,就见此时此刻屏幕所显数字为……
AS:1000000!
不错,SS代表人民币单位,就好像之前张洪磊那张磁卡所显数额为SS:70000一样,至于AS代表的则美元单位,但现如今展现于眼前的已非最为常见的SS单位,反倒是AS开头,而AS后面则是一百万整!
100万美元,实打实100万美元!
“先,先生……经检查,您,您卡里的资金数额确实为100万美元。”
当服务员用颤抖口音将姚付江卡里的真实数额报出后,刹那间,笑声停止了,餐桌对面,一直捧腹大笑张洪磊和小丽双双停止,双双禁声,双双愣住,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凝固原地,个个不语。
姚付江却根本没有理会二人,只是扫了眼身前服务员道:“那还不快去拿?”
“好,好,请先生稍等。”
哒哒哒哒。
姚付江话音方落,从震惊中挣脱而出的女服务员径直跑了出去,一时间,包间鸦雀无声,加之张洪磊和小丽早已愣住,现场只剩寂静,只剩死一般寂静。
过了片刻,女服务员虽第二次手持拉菲回返包间,不过这一次带来的却是两瓶。
“先生您点的酒。”
“嗯。”
接过两瓶红酒,姚付江缓缓起身,朝对面早已面如死灰的张洪磊露出一丝微笑,拿起启酒器将其中一瓶打开,然,奇怪的是,虽说酒已开启,但他没有喝,没有像当初张洪磊那样仰头痛饮,反而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瓶中酒水倒入瓷盆,一股脑倒入桌面一枚用来盛放汤水的空瓷盆里。
直到把整瓶拉菲一滴不落倒空殆尽,然后,更为惊人的一幕发生了,或者说任谁都想象不到惊人画面出现了:
伸手入盆,姚付江竟在盛满酒水的瓷盆里洗起了手!
哗啦,哗啦啦。
伴随着阵阵流水响动,很快,洗手完毕,满手酒香的姚付江拿起餐纸拭擦开来,与此同时,餐桌对面,此时此刻,完整看完青年洗手过程的张洪磊二人如今已不单单是面容死灰了,脸孔更进一步微微抽搐起来。
“知道为何我非要点两瓶拉菲吗?原因很简单,一瓶是用来洗手的,至于另一瓶嘛……”
自言自语般念叨着口中之语,擦过手后,姚付江微微一笑,笑容间,伸手握住另一瓶拉菲瓶口,拿着那暂未开封的第二瓶拉菲漫步走至身前,走至张洪磊面前。
至于胖子,至于面如死灰的张洪磊……
缓缓抬头,本能注视起近在咫尺的青年,和同样呆滞当场的女友小丽一起目视对方,凝视着眼前这名不管衣着还是装扮皆看不出一丝有钱人影子的平头青年。
然而……
呼啦!
说时迟那时快,根本不给人反应机会,根本不给人反应时间,电光火石间,姚付江动了,突兀动了,猛然举起手中红酒,其后狠狠砸下,朝张洪磊脑门狠狠砸下!!!
啪嗒,哗啦啦!
“呜啊!”
下一秒,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夹杂一串鲜血喷涌,连同那漫天飞舞的酒瓶玻璃渣,红色酒水就这样混合着红色血液飞溅四周,回荡周遭,作为被砸对象,张洪磊更是干脆利落惨嚎倒地,其后就这样一边抱着脑袋一边在地面痛呼打滚。
如上所言,由于谁都没想青年会突然出手,更未料到对方会拿四万五一瓶的超贵酒水当武器砸人,见男友被砸的头破血流,恍然回神,小丽亦不出意外发出尖叫,然谁曾想,不待她完全叫出,姚付江猛然抬起的右脚就已紧随其后踹至近前,径直踹至女人脸上!
碰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