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b5g精彩都市小说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八章 大爆發(第三章)鑒賞-zmffd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哦,原来是圣使啊,既然这样,那我就给圣使一个面子好了。”
陈宣语气平静,忽然脚掌踢出。
轰隆!
巨大的金雕像是没有任何重量一样,被他一脚踢得横飞了出去,沿着地面狠狠撞向了远侧,咚的一声,震得山脉狂抖。
“神子!”
几位金雕族的妖王和妖将一脸慌乱,迅速冲了过去。
“你…陈宣,你好大的胆子,在圣使面前还敢如此猖狂!”
黄鼠狼族的神子黄化天惊怒喝道。
“圣使见谅,我与他们只是一场公平切磋,是他们提出切磋在前,在下只是被迫应战。”
陈宣平静开口。
“你撒谎,圣使,这个陈宣嚣张跋扈,根本不是公平切磋,他动用了血灵旗!”
“对,圣使,那是血灵旗,这个人族何德何能可以掌握血灵旗,应当交给圣使大人才对!”
“天地重宝,除了圣使大人可以掌握,其他人何德何能?”
很多神子、妖王纷纷叫道。
混沌圣使的脸色已经轻轻缓和了下来,依然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看向陈宣。
“陈宣,如今圣使就在眼前,你为何不将血灵旗送给圣使?莫非你眼中没有圣使?”
雪豹族神子开口说道。
“陈宣,你愿意送给我吗?”
混沌圣使一脸平淡,背负双手。
陈宣眉头皱起,心中阴郁不定。
愿意你麻痹可好?
“圣使见谅,在下其实是一名旗手,曾经发过重誓,人在旗在,旗离人亡,这面旗帜对我有非凡意义,希望圣使勿怪。”
陈宣忽然抱拳。
“是吗,想不到你除了是一名刀客,居然还是一名旗手,真是让我大出所料。”
混沌圣使淡淡开口,注视着陈宣,道:“我曾听说,你还得了金佛古洞的机缘,可有此事?”
“确有这事,晚辈也只是因为巧合而已。”
陈宣开口,心中却在迅速翻滚起来。
“那你知不知道,金佛古洞之主曾经是我混沌神宫的敌人,当年的那位魔僧害死了我混沌神宫数位盖世强者,我混沌神宫花费了很大代价才将魔僧击毙,你如今得到了他的传承,你可知罪?”
他眼神平静,看着陈宣。
其他妖族神子皆是露出了丝丝冷笑,齐齐看向陈宣。
“这厮说话简直不要脸,混沌神宫什么时候和魔僧为敌过,还击毙魔僧?真亏他能说得出来,小子,他可能真要对你出手了,我看他的眼神不对。”
龙龟传音道。
“圣使见谅,晚辈对于这些事情并不知情,俗话说不知者不怪,晚辈只是无意中得到的传承而已。”
陈宣开口。
“他的传承宝钥在哪?拿来吧。”
混沌圣使一脸平静,伸出了手掌。
“圣使,金佛古洞之内并没有什么传承,晚辈进入的时候,除了几株灵草,其他的都没看到,自然也没有什么宝钥。”
陈宣开口。
“可我听说你的【落阳刀】是从里面得来的,你把【落阳刀】交给我,算你大功一件,我可以直接送你【混沌令】,让你进入混沌神宫修炼!”
混沌圣使开口说道。
“圣使说笑了,【落阳刀】是我无意所得,并非是从【金佛古洞】中得来,这一点黑驴族可以作证。”
陈宣说道。
几位黑驴族的妖王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落阳刀】是他们族内在太古年前无意中挖到的,被他们蕴养了数万年,他们自然知道,不过如今混沌圣使要借机对陈宣动手,他们哪里敢说不字。
“一派胡言,陈宣,我族怎么知道你的【落阳刀】从哪得来的?”
一位黑驴族妖王冷笑一声,道:“外界都传言是从金佛古洞得来,你若真是清白,就将【落阳刀】送给圣使,让圣使一看便知。”
“陈宣,你是个人才,本使很看重你,可你若是再这样推三阻四,会让本使很失望,【落阳刀】事关重大,乃是当年魔僧所用之物,我需要带回混沌神宫,让宫内长老看看魔僧有没有彻底死亡,你如今藏着不交,知道会是大罪吗?”
混沌圣使开口。
无论【落阳刀】还是【血灵旗】,都是太古年间赫赫有名的旷世珍宝,别说在这个大陆,就算是在整个星空都可以排的上名号。
如今全都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个三岁孩童拿着两个金元宝招摇过市,他怎么可能不动心?
陈宣心中忽然冷笑起来。
落阳刀是魔僧所用之物?
简直一派胡言!
他现在已经彻底断定,这个混沌神宫不是当年的幸存者后代,而是全都是‘人奸’家族。
“陈宣,圣使是为了大局着想,你却一味的自私自利,窝藏【落阳刀】和【血灵旗】,你简直不自量力。”
雪豹族神子冷漠说道,“还不交出【落阳刀】,真要惹圣使发怒吗?”
“陈宣,交出【落阳刀】!”
其他神子纷纷冷喝。
“抱歉,落阳刀对我来说极为重要,圣使若是不高兴,在下告辞就是。”
陈宣抓起血灵旗,直接大步离去。
混沌圣使的眼睛忽然阴冷下去,道:“陈宣,本使已经给了你多少机会,你还不自量力,【落阳刀】事关重大,你却把它当成宝物,你是真的没有一点是非观念。”
“圣使说笑了,在下的事情在下知道。”
陈宣头也不回。
“我让你走了吗?”
混沌圣使语气一沉,忽然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这里向着陈宣的身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陈宣脸色一沉,豁然回头,将【血灵旗】再次插在了地面上,那层恐怖的气息顿时被【血灵旗】隔绝了出去。
只见混沌圣使的右掌掌心,出现了一块黑色的宝印,裂纹密布,极其古老,弥漫着一阵阵沧桑古朴的气息。
他眼神冰冷,催动宝印,散发出一片片幽森的光泽,向着陈宣这里迅速的碾压而去,【血灵旗】的力量顿时被迅速的影响。
“是定天印!”
龙龟眼睛一闪,低语道:“也是一件极其可怕的神器,曾在星空下的排名在前百之内。”
“圣使这是什么意思?”
陈宣冷淡问道。
“你屡次藐视本使,还窝藏魔僧之物,本使已经给了数次悔改机会,你都不知道珍惜,那就别怪本使动手了。”
混沌圣使语气冰冷。
陈宣冷笑起来,道:“早就想动手了吧?看中【落阳刀】就看中【落阳刀】,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他之前已经在竭力的避免冲突,但若实在避免不了,那就只能动手了。
虽然现在招惹【混沌神宫】,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但对方已经逼到近前,他哪还管这么多?
“放肆,陈宣你怎么跟圣使说话的?”
雪豹族神子厉喝。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和圣使如此说话,就算杀你十遍都不为过。”
孔雀族神子大喝。
其他妖族神子也纷纷厉喝。
人族的一些宗师、大宗师无不色变。
“各位,或许是一场误会,还请停止干戈,坐下来好好谈谈。”
一位年老大宗师开口说道。
“滚开!”
旁边的黑虎族妖王一拳砸了过去。
轰隆!
那位年老大宗师当场被砸的倒飞了出去,鲜血迸溅,身躯像是破麻袋一样倒飞而出。
“陈宣,对圣使无礼,今日谁都救不了你!”
黑虎族神子环抱双手,冰冷的道。
“对,把【落阳刀】交出来,跪下来向圣使道歉!”
各族神子眼睛冰寒,盯着陈宣。
陈宣的脸色忽然间冷淡下去,对于其他的神子看都不看一眼,一双目光忽然盯住了那位出手的黑虎族妖王。
“想动手是吗?看来我之前的警告,你都给忘到耳后了,一妖动手,全族株连,从此之后,黑虎族可以绝种了。”
“你…”
那位黑虎族妖王忽然寒毛耸立,感到惊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冒失了。
“糟糕。”
他赶忙向着圣使那里跑去,惊慌道:“圣使,救我!”
轰隆!
陈宣的身躯忽然消失不见,快到极致,肉身撕裂空气,快到看不见,下一刻出现在那位黑虎族妖王的身边,一巴掌拍了下去。
“放肆!”
黑虎族神子厉喝,迅速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和他一起的还有雪豹族神子、巨象族神子、玄龟族神子,齐齐杀向陈宣。
混沌圣使眼神一寒,【定天印】在手,让他这里受到的影响减少到最低,体内依然有一部分的真气可以运转,他抬起一根手指,忽然射出一道恐怖乌光,直冲陈宣,快到极致。
【定天印】的排名虽然没有【血灵旗】那么高,不过陈宣的所掌【血灵旗】却仅仅是一面主旗,并非是完整的。
故而混沌圣使的【定天印】依然能发出少部分作用,让自己可以动用一部分的真气和精神。
轰隆!
一掌下去,那位黑虎族妖王当场被拍碎了身躯,凄厉嚎叫,体内鲜血迸溅、内脏飞舞,像是拍西瓜一样,不堪一击。
而这时黑虎族神子、雪豹族神子、巨象族神子齐齐扑来,全都将肉身力量催动到极致,向着陈宣的身躯轰去。
陈宣寒笑一声,闪电般回过身来,手掌刚猛用力,不知道蕴含了多大的力量,血气汹涌,无比可怕,向着这几人迅速拍去。
与此同时,秃鹫族神子、灰狼族神子和狈族神子全都再次冲出,向着血灵旗掠去,准备把这面旗给拔出来。
轰!轰!轰!轰!
低沉轰鸣,接连传出,像是好几座恐怖的火山撞在了一起,地面崩溃,一块块大石被劲风震得胡乱呼啸。
咔嚓!咔嚓!咔嚓!
几位扑过来的神子全都惨哼出声,在陈宣九百万点的恐怖力量下被打的手臂扭曲,鲜血迸溅,森森骨茬倒刺了出来,惨不忍睹。
几人的身躯如同破麻袋一样当场倒飞了出去。
陈宣与这些人全力碰撞一记后,大手忽然间迅速抓出,快到极致,一把抓住了黑虎族神子的面孔,两根手指刹那刺入了他的眼睛。
“啊…”
黑虎族神子凄厉惨叫起来,一双眼球当场被陈宣扣了出来,鲜血喷溅,如同不要钱一样,整个面门都被陈宣抓的直冒鲜血。
就在陈宣准备挥动手掌,拍在他的脖颈之处时,忽然,一股莫大的恐怖危险迅速袭来。
“快闪!”
赵日天惊叫。
陈宣第一时间迅速躲闪,但还是慢了。
混沌圣使射出来的一道指力砰的一声,打在他的身躯上,将他的身躯当场轰飞了出去。
“不知死活的逆种,浪费我这么多的口舌!”
混沌圣使语气冰寒,道:“把他的脑袋割下来给我!”
“是,圣使!”
身边黄鼠狼族神子一脸狂喜,立马奔了过去。
之前的雪豹族神子、巨象族神子、玄龟族神子,各个露出狞笑,捂着手臂,疼得脸上直冒冷汗,每个人的手臂都被陈宣活生生的砸断,冒出森森骸骨,看起来触目惊心,不过能眼睁睁看着陈宣身死,哪怕再痛,他们都会觉得无比开心。
黑虎族神子一脸血水,两个眼睛像是变成了一双血窟窿,摔在远处,哈哈狂笑起来,道:“陈宣死了吗,快,把他的脑袋拿来让我摸摸,快,让我来摸摸。”
他痛的脸色扭曲,咬牙切齿,无比凄惨。
噗!
忽然,黄鼠狼族神子黄化天的身躯被一只大手忽然捏住。
陈宣的身躯忽然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化为了四米多高的样子,巍峨恐怖,一声靛青色的皮肤,狰狞有力,根根血管暴突而出,像是化为了一位恐怖的大魔神。
在黄鼠狼族神子刚刚到来,陈宣便已经施展了铁布衫变身。
在他的胸口处,一个可怕的血窟窿不断往外冒血,正是刚刚的混沌圣使一指之下射出来的。
此刻的陈宣,简直恐怖到极点。
他一只簸箕大小的手掌牢牢捏着黄化天的脖子,像是在捏一只小鸡一样,脸色淡漠,无比可怕,看了看自己胸口不断冒血的口子,又看了看混沌圣使。
“真是想不到,你还能动用真气,不过,我最讨厌别人偷袭我。”
“饶…饶命啊!”
黄化天惊骇开口。
这什么怪物?
咯嘣!
陈宣直接扭断了黄化天的脖子,脸色淡漠,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看起来恐怖异常,迈起巨大的步子,向着混沌圣使走了过去。
“我已经一再的低声下气,一再的忍耐着你,可你偏偏要不知死活,想着法儿的与我过意不去,既然这样,那大家就都别玩了,打翻狗食碗,谁也吃不成。”
他一步步向着混沌圣使走了过来,脚掌撑碎了鞋子,每一只脚掌都有澡盆那么大,走在地上,隆隆作响。
混沌圣使脸色更加阴寒,死死盯着陈宣。
这是什么怪物?受他一击,居然没死?
而且这身躯…这根本不像人族。
四面八方的一位位人族宗师、大宗师,还有那些妖族的神子、妖王们,也全都露出了惊色。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
“陈宣,你…你是什么怪物?”
黑蛇族神子厉喝道。
嗤!
忽然,混沌圣使抬起一根手指,再次向着陈宣激射了过去。
陈宣脸色淡漠,挥动黄化天的尸体猛然一扫。
砰!
可怕的指力当场被他震得散开,黄化天的尸体上直接冒出一个可怕的血洞。
陈宣的身躯停都不停,继续向着混沌圣使走去。
混沌圣使更为惊怒,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一指又一指,不断地向着陈宣激射而去,陈宣一边前走,一边挥动黄化天的身躯横扫而过。
砰砰砰砰!
一道道指力袭来,将黄化天的身躯打得稀巴烂,鲜血飞洒。
陈宣终于出现在了混沌圣使的身前,四米多高的身躯魁梧有力,像是一座巨塔,脸色淡漠,俯视着混沌圣使。
“没子弹了吧?”
轰隆!
他一巴掌向着混沌圣使的身躯横扫了过去,空间模糊,狂风呼啸,直接刮起了飓风。
“陈宣住手!”
“你敢!”
各路妖族目眦欲裂,开口厉喝。
噗!
陈宣的手掌忽然从混沌圣使的身躯中穿了出去,他眉头一皱,向着四面八方看去,“幻境,居然还能动用精神力?”
混沌圣使的身躯出现在数百米的方向外,脸色铁青,死死盯着陈宣,寒声道:“给我杀了他,谁杀了他,谁就能进入混沌神宫修行,杀!”
各族神子脸色一变,明显挣扎起来。
陈宣脸色淡漠,大步上前走去,道:“动手吧,反正今天没有一个神子能活着出去的。”
既然已经和混沌圣使为敌,他自然会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人全部干掉。
今日能到这种局面,和各族神子也并无关系,若非这些人咄咄逼人,他也不会这么早和混沌神宫决裂。
所以,杀肯定要杀的。
“陈宣,你简直不知死活,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向圣使认罪!”
一位妖狐族圣女怒喝道。
轰隆!
空间崩塌,陈宣四米高的身躯刹那出现在他的面前,带着无比庞大的压力,快到极致,一巴掌拍了下去,摧枯拉朽,力到极致。
砰!
这位堂堂美少女当场被他拍的炸开,骨头四溅,鲜血飞洒,死得惨不忍睹。
“认你妈的罪吧,今天都得死!”
各族神子和妖王彻底惊悚了。
这究竟什么怪物?
如此恐怖的力量和速度,谁能抗衡?
一些妖王已经下意识的向着远处退去,而后转身就逃,其他的一些神子也无比果断,迅速向着远处冲去。
他们不想这么和陈宣肉搏,这样的话,死的未免太憋屈了。
他们都是法身境强者,本来可以利用法身,利用天地元气,有无数种手段可以弄死陈宣,但现在和他肉搏,无疑是以短击长。
“谁敢逃走?胆敢退却者,就是与我混沌神宫为敌,快给我杀!”
混沌圣使开口厉喝,极其惊怒。
刚要准备逃走的神子脸色一变,再次停了下来。
混沌神宫,这是一座大山一样的势力,有这样的势力压着,谁敢逃走?
“发生了什么?你们杀了陈宣没有,他的脑袋在哪里,拿过来,快拿过来让我摸摸啊,你们在干什么…”
黑虎族神子瞎着眼睛,一脸鲜血,依然在歇斯底里的大叫。
噗!
忽然,他的身躯被一个巨大手掌抓了起来,像是在扭稻草人一样,无比随意。
陈宣的五根手指猛然用力,顿时捏的他凄厉惨叫,浑身鲜血迸溅,整个人如鸡蛋一样,砰的一声直接炸开。
“这就死了?也太不堪一击了吧?”
陈宣一脸轻松。
他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反正方圆万里都已经被封住,这些神子、妖王没有真气的情况下,能逃出多远?连千里都逃不出去,就得被他追上。
“快走!”
雪豹族神子惊骇大叫。
他转身就逃,再也顾不得什么混沌神宫了,现在能活下来再去说其他的。
陈宣现在的状态恐怖到极点,堂堂黑虎族神子,法身境的强者居然就这么被活活捏炸了?
这力量到底多强?
其他各族神子也全都惊悚逃窜,显化出了本体,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血灵旗之内,陈宣简直像是一个绝代霸主,所有神子都恐惧到极致。
混沌圣使又惊又怒,也立刻转身就走,真气爆发,施展一门强大步法,向着远处逃去,只要能逃出万里之外,他就可以恢复实力。
到时候,一定要返回神宫,请来仙神级的长老将这个逆种彻底拍碎。
“现在才想走?走的了吗你们?”
陈宣语气淡漠,恐怖的身躯瞬间追了过去。
轰隆!
沿途冲过,他一巴掌将碍事的金狮族神子打的炸裂,鲜血飞洒,而后又补了一巴掌拍在脑门上,让他当场打的扑倒在地,四肢抽搐,眼神黯淡。
“陈宣,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玄龟族的神子惊悚大叫。
咔嚓!
陈宣狠狠一巴掌拍在他的龟壳上,恐怖的力量像是陨石撞击,打的玄龟族神子直接横飞出去,口喷鲜血,五脏六腑都差点被震碎了。
陈宣手掌一片发麻,忽然看向对方的龟壳,一脸诧异。
这龟壳居然没裂?
比妖王级强者的龟壳结实不知道多少倍?
“回头再收拾你!”
陈宣迈起巨大的步伐,向着其他的神子、妖王追杀了下去。
玄龟族神子狂喷鲜血,身躯锁在龟壳内,被震得瑟瑟发抖,面如金纸,此刻连动都无法动弹一下。
他虽然龟壳没被拍碎,但是可怕的力量却震得他五脏六腑全都炸开了,痛苦到极致。
砰!砰!砰!
陈宣在这里到处乱拍,毫不留情,极其可怕。
忽然,他注意到了远处正在逃窜的混沌圣使,寒笑道:“我的圣使大人,你又能逃到哪里?”

当一个作者沦落到向盗版求订阅,可想而知他混的有多差。
免费看了这么多字,给十章订阅,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