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vwu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展示-a6r7f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三当家的这番话,才开始让李世民略略有些动容起来。
三当家只是没有什么见识,但是并不傻。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上层释放出来的善意有很多种,而某种程度而言,那些假装自己要慈善一下,丢下几个钱表达自己善心,这样的人固然能获得三当家这样的人感激,可是这种感激是无根浮萍,不过是施舍着某种精神上的自我感动而已。
可李承乾不同,李承乾不是施舍,他只做了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他是真正将三当家当人看,一个人屈尊纡贵的将三当家这样的人当人看,这是很不容易的事。
试问,古往今来,能做到这一点的又有几人?
偏偏他们好运气的遇到了李承乾这么个奇葩。
这家伙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学什么像什么。
历史上的李承乾学突厥人,说着突厥人说的话,穿着他们的衣服,住在帐篷里,简直就比突厥人还要地道。
现如今他在这二皮沟,是真正尝到了三当家们所尝到的艰辛,啃了接近一个月的蒸饼,受人白眼,受过冻,挨过饿,简直比三当家还要乞丐。
尝到了这些辛酸苦辣,再加上李承乾这绝顶的天份,他的行为举止,也就和三当家这些人融入了。
甚至可以说,三当家只是扬起眉来,李承乾就能知道这个狗东西在想什么。
同样的道理,面部的细微表情是骗不到人的,那些贵公子们若是到了三当家面前,总是端着一张脸,因为他们要维持自己的形象,活脱脱的像是后世影视剧里的各种‘小生’,永远是一张面瘫一般的脸,便连一哭一笑,面上的肌肉也如扑克一样。
李承乾显然就不一样了,他的表情,能表达他的内心。
三当家能感受到他的喜怒哀乐。
李承乾神秘的身份,还有那与众不同的见识,让三当家这些人对他充满了敬意。
李承乾的嬉笑怒骂,也令他们生出亲近和信任。
敬意和亲近其实是一个矛盾体,可在李承乾身上,却结合在了一起。
这一次,李世民默默的听完三当家好长的一番话,却似乎开始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是……同甘共苦啊!
他看了看李承乾,李承乾舒了一口气,同样不甘示弱地看向自己的父皇。
此时,三当家又道:“这天底下,哪里有富贵的郎君愿意这般和我这等卑贱之人打交道的?我活了大半辈子,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也不知郎君是什么身份,大当家到底出自哪一个高门。可这小半个月来,我等却晓得,他向我们承诺,将来不说吃香喝辣,只要咱们拼了命的跟着他干,便能让我们安稳的过日子。这些话,我们……我们……信他……”
说到这里,三当家又垂下了泪来。
其他人纷纷亦是动容地道:“我们信他。”
李世民眼眸一沉,此时谁也不知他心里想着什么。
良久,他突然放开了李承乾,而后凝视了这些衣衫褴褛的人一眼。
接着,他回过头,再看李承乾,突然拉着脸道:“你在此,到底欲意何为?”
李世民的话音很奇怪。
似乎不再将李承乾当做孩子看待了。
李世民当然清楚同甘共苦的不容易,令他震撼的是,李承乾这个家伙……竟真的让这些乞丐对他死心塌地。
莫说是李世民,便是程咬金也不禁错愕地看着李承乾。
带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自然晓得什么样的兵最有战斗力,而怎样的将军,才能获得将士们的拥戴。
这个小子若是去带兵,想来也一定不会差吧。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李靖等人虽是脸依旧绷着,可面上却不禁掠过了喜色,眼中更是有着一许不易察觉的欣慰。
此时,李承乾道:“儿子所想的很简单,给儿子一些时间,儿子需将三当家这些人统统汇聚起来,给他们谋一条生路,二皮沟和天下其他地方不同,诚如陈正泰所说的,所谓的市场就是需求衍生的,人需要柴米油盐,于是便有了市场,同样的道理,需求各有不同。儿子……儿子……”
李承乾其实还是有些顾忌的,他小心翼翼地看了李世民一眼,才又道:“儿子这些日子在街上乞讨,每日用脚丈量着二皮沟每一条街巷,观察沿途的路人,这才一切都想通了,现在二皮沟依旧还有大量的廉价的劳力,甚至许多人……连劳力都算不上。父亲一直说人口鼎盛,便是盛世。可儿子经过这段日子的所见所闻,并不这样认为了。人口越多,其实恰恰是负担,你不给他们一个营生,不让他们能靠自己的气力谋生,这些人……反而是隐患。只有让这每一个人……可以凭借自己的劳力吃上热腾腾的粥水和蒸饼,他们方才可称得上劳力。”
李承乾说到这里,神色便也放松了一些,侃侃而谈地继续道:“其实他们此前并非是乞丐,这世上哪里有人天生下来就是乞丐的?只是实在没有出路了而已,挨饿受冻的滋味,没有人愿意承受,所以儿子左思右想,这才有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若是实施,便可用极少的成本,先让他们能在二皮沟安顿下来,将来我还要带着他们去交易所筹募资金,还要教授他们如何与商户合作……”
“需要多少时间?”李世民看了一眼三当家等人,心突然有些不忍。
不过此时他郑重其事的询问……倒是颇有几分愿意和儿子平等对话的意味。
李承乾只犹豫了一下,便咬咬牙道:“所有的计划都在儿子的脑海里了,只是需要调配人力,需要布局不同的摊点,还需广而告之,需要让散步在二皮沟的脚力们熟悉自己业务,这样至少……也需一月以上。”
李世民叹了口气,终道:“那就给你一个月吧。”
“什么?”李承乾诧异地看着李世民。
程咬金等人也觉得匪夷所思。
李世民淡淡道:“不要辜负别人对你的信任,他们的荣辱维系在了你的身上,要不骄不躁,事做不成,你如何对得起这些人性命相托?”
李承乾定定地看着李世民良久,而后才相信自己的没有听错,顿时振奋精神,朝李世民行了个礼,语带感激地道:“我一定能成的。”
薛仁贵的脸已垮下来了,还要吃一个月蒸饼哪。
李世民则是背着手道:“一个月,若是不能成,我拿你是问,出了乱子,也唯你是问。”
他再没有说什么了,而是背着手踱步而去。
程咬金等人连忙追上去。
只有陈正泰还留在这庭院里,他凑到李承乾的面前,不由道:“师弟,这些日子很辛苦吧。”
李承乾想也不想便道:“一点都不辛苦。”
陈正泰不得不再次觉得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个奇葩,看样子还真是很乐在其中啊。
他不得不承认,换做是他,就吃不得这样的苦了。
“大兄……”见着了陈正泰,薛仁贵热泪盈眶,上前朝陈正泰行礼。
陈正泰拍拍他的肩,露出了几分认真:“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不过师弟就交给三弟了,三弟,我还有事,再会。”
说罢,他心急火燎地追了出去。
等出了这大宅,李世民站在长街上,看着川流不息的车马,突然回头对程咬金道:“当初朕南征北讨时,也是和将士们同甘共苦的,朕瞧出来了,太子不易啊。”
说出这话的时候,李世民的声音里有感慨,也有欣慰。
这是说不上来的感受:“朕此前的确是将太子看轻了,从前一直的只当他是孩子,现在才发现,他未必不能比你我强。”
程咬金认真地道:“臣一直以为,陛下诸子之中,唯有太子最像陛下。”
程咬金是个老奸巨猾的人,虽然他有一副憨厚的外表,这一句话,某种程度而言,就已将他的心思旁敲侧击的表露了出来。
一旁的李靖也感慨道:“若太子在军伍之中,这般的性情,也绝不会在臣等之下,行军打仗,无论是顺风还是逆风,无非就是一鼓作气而已,若是将不知兵,哪怕是顺风,亦是事有不谐。天下能以少击众的名将,无一不是士卒们愿托付性命,敢战效死的。”
李世民显然也很是认同,颔首道:“万事都是相通的。”
他心里欣慰至极,回头却见陈正泰追了上来。
李世民驻足,看着陈正泰道:“太子与你说了什么?”
“没有说什么。”陈正泰老实道:“我只是请师弟好好在此,不要辜负了别人的期望,这世上……最难的便是别人愿将生死荣辱托付给你,越是如此,就越要将事情做好。”
李世民欣赏地看了陈正泰一眼,不由道:“还是你有办法啊,看来朕这少詹事,没有所托非人,太子今日变得朕都要不认得了,简直脱胎换骨,将来必成大器。”
陈正泰立即道:“学生哪里有什么功劳啊,不过是沾了师弟的光而已。”
李世民摇头,感慨道:“他从前是什么样子,朕会不知吗?看来有些话他说的对,关起门来读书是没用的,当初的孔颖达这些人,他们难道没有学问吗?”
“不,他们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可朕若是将孔颖达这些人丢在此,只怕他们绝不会做到太子这般。所谓爱民,大多时候,朝中的百官都将其沦为空谈,所以太子此番有着这么大的改变,这其中少不得你的功劳。”
换做其他天子,是无法理解今日发生的事的,可李世民毕竟不是寻常人,他的传奇经历,足以让他对这些事物能有自己的理解。
因而,李世民随即喜出望外地道:“朕有正泰这样的人在詹事府,便可高枕无忧了。朕会给太子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朕还是有些不放心啊,调拨一些人在这附近暗中保护吧,当然……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再将太子左右卫,以驻扎轮守的名义,调至附近操练,要谨防宵小之徒。其他的事,朕不干涉了,就由着他去。”
“朕要看看,他能折腾出什么来。若是事情做不成,让他吃吃亏也好。若能做成,这便是我大唐之幸。”
陈正泰躬身道:“喏!”
李世民又道:“回去,也让人买几个蒸饼,来一碗稀粥,朕想知道太子和那些乞儿们平日吃的都是什么。”
当日回到了医学馆,李世民吃了稀粥和蒸饼,竟觉得滋味还不错。
他满足地对陈正泰道:“看来这滋味比朕想象中的好一些。”
陈正泰则是尴尬地笑道:“若是陛下吃一个月,便晓得这东西如何难以下咽了。”
李世民哈哈一笑,他眼里闪动着光亮,这光亮中,似是某种希望。
傍晚时,秦琼倒一直没有出什么状况,李世民终于摆驾回宫,累了一天,他却觉得兴致盎然。
他回到宫里,便去了长孙皇后处,长孙皇后手里却捏着书信,对他道:“陛下,青雀又来书信了。”
李世民颔首:“他倒是有心。”
虽是这样说,可李承乾的影子依旧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长孙皇后蹙眉,无论是李承乾还是李泰,对于长孙皇后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
她叹了口气道:“据闻扬州发生了水患,淹了几个县,青雀这个傻孩子,竟是亲带佐官去赈灾,他节制二十一州,处处都操心,赈灾的时候病倒了,幸赖皇天保佑,随行的大夫下了药,身子痊愈了一些,他早一些不说,直到痊愈之后才修书来,倒是让人担心。”
李世民感叹道:“他们都辛苦了。”
长孙皇后不免讶异,不禁道:“他们?”
李世民便莞尔一笑:“好啦,儿子们有儿子们的福气,我们为人父母的,就不要操心了。”
长孙皇后便问及秦琼的事,随即感慨:“秦将军,臣妾是知道的,他对二郎忠心耿耿,更是骁勇无比,想当初,臣妾见他时,是一条何等雄壮的汉子,这几年,听他的夫人说他如今已是骨瘦如柴,甚至可谓弱不禁风,想想真令人感慨。”
“是啊。”李世民若有所思地道:“真是令人感慨,也不知陈正泰的方子成不成,若成……则为朕之幸,也是秦卿家的运气。”
说着,当夜在长孙皇后处睡下。
……
三月的二皮沟,总是带着几分嘈杂,医学院里有一座湖,湖里靠着医学馆里的一排屋宇。
这是专门用来给病人修养用的,此时湖水波光粼粼,偶有春燕掠过湖面,带起涟漪。
秦夫人带着自己的三个儿子,也都在这里住下了。
丈夫做完了手术,显得很虚弱,每日都是换药和包扎,也不知这身上动了刀子之后,是否病情会更加的恶化。
自从天下太平、马放南山,可对于秦夫人而言,丈夫解甲而归,并没有让她的日子好过一些,那久治不愈的伤势,不知多少次让她忧心忡忡,彻夜无眠。
尤其是到了那伤发作起来,秦琼哪怕是吃饭睡下时,面上都咬牙切齿的样子,她便晓得,夫君在和那病魔相斗了。
难忍的剧痛,只需从秦琼面上便可窥见一二,换做是其他人,早就打滚哀嚎,偏偏秦琼一次次忍下来,可是身子也就慢慢的垮了,这其中的艰苦,别人不知,秦夫人作为秦琼最亲近的人,却是最清楚的。
三个儿子年纪还小,也不知他们将来的前程如何。
夫君带病,折腾了不知多少年,秦夫人很清楚,夫君一直强忍,便是希望趁着自己还在,能给自己的妻儿们做一番布置。
于是……秦夫人每每想到这些,便禁不住要以泪洗面,既感动又心疼。
今天,她如寻常的妇人一般,又如往常一样到了病房。
病房里,几个新大夫正预备给秦琼上新药。
秦琼躺在这病榻上,已有七八天了,好在他没有什么太多的逆反情绪,因为这样的煎熬,他早已习惯了。
他终究还是一条汉子。
背还会痛,大夫们建议若是痛了,便吃一些麻药。
秦琼对这玩意不屑于顾,这该死的东西……手术时可没起多少作用,该疼痛难忍的还是疼痛难忍。
见了夫人进来,秦琼在大夫们的帮助之下,吞服了一粒小药丸之后,露出几分欣慰的样子:“这几日,你辛苦了,孩子们如何?”
夫人上前,取了沾了温水的帕子,擦了擦秦琼的额头,才温声道:“外头的事,你不要管,你只养伤便是,陛下和陈詹事为了你的病,亲自给你动了刀子,这一次也不知能不能好……”
她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一旁的大夫们已经准备妥当了,其中一个道:“请夫人让一让,我们要预备换新药了。秦将军,待会儿揭开纱布的时候,会有一些疼,你要忍一忍。”
秦琼却是不以为意地道:“我已忍习惯了,你们来吧。”
说着,在秦夫人的帮助之下,翻过了身。
他的身后,绑着里三层外三层的纱布,遮住了伤口。
秦夫人不肯走,只在一旁看着,将自己的身子让到一边,她想看看,秦琼的伤势现在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