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討論-第358章 第四幅壁畫預言!青銅鎖棺陣!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你有看到我的孩儿吗?”
“你有看到我的孩儿吗?”
水神娘娘是溺水而死的女子的,在凄厉,哀怨的尖锐声音中,她从阴间黄泉路上徐徐飘荡而来。
塔里的祁老头几人,听到外头动静过来一看,都被鬼发恐怖散开的水神娘娘吓得头皮一寒,脚下下意识后退一步。
五色土塔外的水神娘娘还在凄厉哀怨的寻找孩子,她绕着五色土塔来回盘旋,那些被头发洞穿了嘴,如提线木偶般飘在半空的上百肉俑人,把五色土塔围得满满当当。
周围阴风大涨。
老道士听到身后动静,回头看到被水神娘娘恐怖样子吓得身子倒退的几人,一张老脸乐呵呵笑说道:“这是水神娘娘施主,大家都是自家人,她只是在寻找被人盗走的孩儿,不会伤害无辜。”
“你们有谁见到过一个小旱魃吗?大概样子是个皮肤半朱红半青色的大头死胎,大概六月左右大。”
老道士原本是想让大伙放轻松点,没必要身体紧绷,一幅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哪知他这一开口,非但没有起到定心作用,反而把祁老头几人吓得面色更难看了。
谁跟个死人是自家人!
疯子吧!
他们里出一个红玉姑娘死人也就罢了,别跟我们说,你们仨也是死人啊!
祁老头、邬氏兄弟都是赶忙摇头,表示自己没见过。
老道士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最后一人:“红玉姑娘,你有见过吗?”
红玉姑娘也是摇头。
老道士是真心想帮水神娘娘母子团圆,骨肉分离是这世上最大的伤痛,他不肯就这么放弃的详细描述起小旱魃样子:“小旱魃一哭,天地大旱,雨水干涸,之前我们听到好几次婴儿啼哭声是来自神山方向,你们比我们先到神山,当初你们在神山山脚过夜时,有发现那婴儿啼哭声是来自哪里吗?”
经过老道士这么一提醒,祁老头面露讶色的对视一眼,最后齐齐扭头看向红玉姑娘。
老道士和晋安见此,都觉得有戏,老道士催问他们是不是知道什么,这次是红玉姑娘回答的,她嗓子略粗厚,听起来就像个假小子嗓子:“虽然天师府有木鸢之便,可以飞天,实际上第一个发现深谷下秘密的人,并不是小凌王和天师府的人,而是有另两个人更早下入过深谷。”
有着假小子声音的红玉姑娘,看一眼五色土塔外阴气沉沉的上百肉俑人,继续往下说道:“当时小凌王和天师府的人想强行留下对方,逼问出深谷下秘密和下深谷方法,那两人虽然人数处于弱势,但有一人是名非常厉害的风水师,就连天师府几位风水师高手共同联手都没有困住对方,让他们逃入了深谷下。”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小旱魃,但你们和水神娘娘要想找啼哭婴儿,就必定在最先下深谷的那两人身上。”
按照红玉姑娘的说法,他们这一路走来一切顺利,并未碰到什么危险,估计是地宫里有什么危险或机关,也被最先下深谷的那二人给破去了。
而晋安三人跟在小凌王身后,等于小凌王他们又替他们重新趟过一遍危险,所以最晚下入深谷的晋安、老道士、削剑,才能这么快的顺利追赶上大部队。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厉害风水师?能跟我具体说说那两人长什么样子吗?”晋安眉头一拧。
红玉姑娘:“那两人一个道士、一个风水师。”
“道士身子清瘦,穿着五色道袍,死人对死人最敏感,你们碰到这五色道袍一定要小心,那是一个活祭过许多活人的妖道,人死而不甘心就怨气缠身,他身上怨气冲天。”
“风水师长得很普通,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越是普通,越是内敛看不出异样,恰恰说明了这是条极其危险的阴毒毒蛇。
听完外貌描述,晋安已经肯定,这两人就是义先生和钟前辈提起过的袁先生和妖道。
“你有看到我的孩儿吗?”
“你有看到我的孩儿吗?”
五色土塔外的哀怨尖锐女子声音还在一遍遍重复,晋安重新转头看向塔外上百肉俑人:“有。”
“就在地宫深处。”
“去吧。”
晋安面色平静的手一挥。
一直盘旋在塔外的水神娘娘声音,居然真的听从晋安的话,开始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向地宫深处。
直到再也听不到水神娘娘的哀怨声音后,五色土塔里的几人全都一脸震惊看着晋安。
在面对上水神娘娘时,他们有种阴气入侵骨髓,如坠幽狱的危机感,毛孔都寒立起来,心里一直没有底!
想不到这么那水神娘娘居然对晋安的话那么言听计从,晋安一句话,就真的离开了!
反倒是在场的老道士和削剑,脸上表情没太大反应,这云淡风轻的画面落在祁老头几人眼里,更加衬托得晋安三人组高深莫测。
沉默了会,还是老道士打破的平静:“小兄弟,你说第二幅预言壁画上的上百个死人出现在玄宫左殿里,会不会就是指水神娘娘?”
第一幅壁画预言、第二幅壁画预言,正在相继应验发生。
……
这一夜过得很漫长,在缺少作为时间参照物的日月星辰,人人都觉得时间过得非常漫长。
但好在有五色土塔在阴间里开辟出一方净土,这一夜相安无事过去。
随着天亮,塔外雾气消散,天地清浊之气重新分明,阴阳不再颠倒,塔外满是死人的阴间黄泉路消失,再次出现在晋安他们眼前的是熟悉的玄宫。
为了谨慎起见,约摸又等了半时辰左右,一行人才走出五色土塔,而在离开前,晋安把暨九尸体焚成骨灰并留在了一方净土的塔里,临别前还念了段《太上洞玄灵宝天尊说救苦拔罪妙经》,超度亡魂,算是善始善终,还上因果。
虽说暨九是天师府,小凌王的人,但他与暨九本身并无大仇,暨九生前也没有与他为敌,他既然在暨九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随手做件举手之劳的事也算是尽量摆脱更多因果业火缠身吧。
虽说外头已经天亮,但地宫里依旧是乌漆嘛黑一片,好在晋安他们火把和身揣神性宝物,倒也不怕地宫黑暗。
当他们重新来到石化树前,发现原本跪在石化树前的石俑人不见了,那石俑人就像是从未离开过原地,依旧保持伸手触摸石化树动作的站在树后不动。
“这……”
“昨天到底是我们看到的幻觉?还是这石俑人自己又重新走回原地?”
就当几人还在惊愕时,老道士凑近晋安小声说道:“小兄弟,你发现没,玄宫里所有尸体和鲜血都消失不见了……”
老道士疑神疑鬼,小心打量头顶黑暗处的屋顶,那表情,言外之意就是这陵墓该不会真成了精,在吃人吧?
……
晋安是第一个带头走进暗室甬道当开路先锋的,这甬道空间并不宽敞,只能容纳一人转身活动,五脏道观三人再次恢复成晋安在前,老道士在中,削剑负责殿后的队形通过甬道。
至于祁老头那四人,能让他们一路上跟着已经是最大好心,晋安和削剑还没那么同情心泛滥到主动去保护毫不相干的人。
鬼侦探 师辞
看得出来当年地震震开一条大深谷,对地下建筑造成很大破坏,这甬道里有些地方发生坍塌,要不是甬道没偷工减料,每隔段距离都做了石梁加固处理,估计这甬道早就被埋了。
甬道越走越宽敞,像是重新走入主墓道。
才刚进主墓道没多久,就发现不少燃尽的香烛。
香烛是专门烧给死人吃的。
而除了香烛燃烧过后残留下的香灰、白蜡外,晋安和老道士还发现了别的痕迹。
看来晋安此前的猜想灵验了,昨晚的阴阳颠乱就是小凌王和天师府那帮风水师搞出来的动静,他们以为晋安会追杀进甬道里,打算来个临死反扑。
结果晋安根本就没追杀进甬道。
经过宽敞的主墓道,最后出来的地方是一座被挖空了的空间,这里建着一座富丽堂皇,镶金带玉的殿宇。
如果晋安没猜错的话,这里就是瑶光殿了。
在接下来,他们还有六座殿宇要通过,直至最后的天枢殿。
在瑶光殿略微搜索一遍,见没什么油水后,继续往下一座殿宇走去,至于那些镶嵌在建筑物上的金银玉器,一路上见得多了,早就麻木了。
这些东西既沉又携带不便,既然带不出去,哪怕现在给他们座金山银山也提不起啥兴趣。
福地仙缘!才是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
为了追赶上进度,晋安一路上都没多少耽搁,快速通过一座座殿宇,每经过一座殿宇都是粗略找一圈后就马上上路。
原本还想要留下仔细搜查一遍殿宇的祁老头、邬氏兄弟,见晋安对这些世俗之物根本不看一眼,也只能放弃里里外外仔细搜查的念头,紧紧跟上晋安。
他们也不傻,知道这地宫里危险重重,尤其是看过十一幅预言壁画后,就更加坚定了紧跟晋安的念头。
正所谓天塌了有高个的顶着。
如果预言成真,晋安这个高个的肯定顶在他们最前头啊。
地图上看起来这七座殿宇并不长,当真正走起来才发现,这如七星连珠的墓道其实很长,而且又是在视野不好,时刻提防危险的黑暗里行走,就更是耗费时间,一直走走绕绕了小半天,才终于走到七星连珠的最后一座殿宇,天枢殿。
当七人踏入天枢殿,队伍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因为第三幅预言壁画再次应验,这是座倒塌掩埋的殿宇,晋安按照他事先得到的地图,来到出口位置,发现这里的出口果然被掩埋。
一阵寻找出路无果,队伍只得来到那条深不见底的深渊裂缝前,寻找出路。
之前看壁画上还不觉有什么,就觉得是条黑乎乎的深渊,此时身临其境才发现,这深渊岩壁实际上是灰白岩层,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也不知究竟有多深。
而且这灰白岩层似乎还能吸光,火把在这里的照明距离明显缩短不少。
而在这深渊里,打满了一条条铁链,有大量古青铜棺被铁链吊在半空,这些古青铜棺就如登天的路,让人上至天庭,下至地府。
老道士有恐高症,此时他哆哆嗦嗦的半跪匍匐在地,小心探头去看脚下深渊。
才看一眼,老道士就吓得闭眼缩回身子,腿都吓软了。
要不是他现在是半跪匍匐在地,估计刚才已经腿软站不住跌落下悬崖了。
“娘嘞,老道我有恐高,小兄弟我们真的要下深渊,顺着这些青铜锁棺找出路?”老道士脸色苍白说道。
老道士强鼓起勇气再小心探头一看,我的个娘啊,他马上又被吓退回来:“这些悬棺在空中晃晃悠悠的,晃得人眼晕,老道我怎么觉得那么不牢固……”
晋安被老道士趴在地上,既胆小恐高又忍不住心痒痒好奇的屡次去看深渊的场景给逗乐了,他忍不住打趣说道:“老道,你说错了,我们不是要下深渊,我们是要上天。”
“如果壁画预言是真,这下方可是潜伏着个巨大鬼影,所以我们只能往上走。这应该第四幅壁画给我们的提示了,叫我们往上走才有生机。”
老道士脸色有点难看,如果真要踩着这些摇晃不稳的悬棺往上走,那简直就是要他半条老命。
可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即便有恐高也只能咬咬牙坚持了,总不能这辈子都留在地宫里。
见老道士吓得脸色煞白,晋安也不再逗老道士了,笑说道:“等下我让人背你上去,你如果真害怕,就闭上眼睛。”
晋安笑着抬手指了指削剑,意思是让削剑背老道士走青铜锁棺阵。
听到有人背老道士通过青铜锁棺阵,祁老头眼巴巴看着大伙,在场的七人里不止老道士一个人恐高,他也恐高。
但很显然,这时候大家都有些自顾不暇,没人会背他,他得靠自己通过这些悬棺了。
那对邬氏兄弟站在崖边小心的看着脚下万丈深渊,再看看那些摇摇晃晃的锁链悬棺,脸上神色同样有些不好。
/
Ps:晋安Q版人物图已更新,如果有兴趣的大佬,可以到晋安圈子查看图,我本人觉得非常满意,不管是五色道袍,昆吾刀,都画出叻我心中想要的晋安形象,就跟我本人如出一辙。
最后感谢起点美工,技术集大成鸭,头一回碰到不需要改图的乙方美工,奥利给QAQ。。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