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80e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270.對戰蘇家、神家老祖(第三更)鑒賞-jupth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主人,观众台上有人消失了,一个苏家人,一个神家人,速度很快,一转眼就没人了。”姬玄还是无法改过来“主人”的称呼。
“知道了,你找机会跑,今晚的战斗很难控制。”
姬玄愕然了下,急忙回复:“明白!”
两人切断了信息。
夏极感受着此时地域分离的速度。
并不快。
这意味着,大战不可避免。
他远远招了招手,依然在旋转跳跃的小凤凰顿时停下了舞姿,飞过了埋骨之河落在了他身侧。
夏极道:“琉璃,稍后的激战你不用参与,你帮我带一个人逃出去,我答应过她要救她,不能失信。但我如果去照顾她,会无法施展。”
琉璃正处于有些小兴奋的状态里,轻盈的舞步犹然未曾停下。
夏极道:“我和她约的地点是三指怪石的转角,你去那边等她。她是今晚的新娘子。”
琉璃回忆起刚刚它和夏极确实经过了这么一个地方,于是点点头。
而它似乎对新娘子有着天然的概念,很清楚这是什么。
但它似乎不想走…
夏极笑道:“今天没吃成,改日请你吃大餐。”
琉璃摇着白金袖子的手手,表示不是这个意思,而是道:“我现在也很强的。”
“但这里不是劫地的主场,你的火焰不可能无限的重生。”
“我们一起走。”
“我走不了,我必须等这边的世界撕裂彻底完成。而接下来,我也不知道会面对什么层次的敌人与变数…”
夏极侧头看了一下进度,估计没有一炷香时间是无法完成的。
“那个,风,夏极,那我在外面等你…”
“琉璃,你先和新娘子在一起吧,你们可以去到火劫外围的区域。”
“啊…”
琉璃不太想走。
夏极心底有些感动,曾经的小火鸦竟是这么重情重义,“没事的。”
琉璃砸吧了下鸟嘴,这才恋恋不舍地说:“你小心呀。”
夏极笑笑。
那白金长袍的身影再度飞射而起,向着远处掠去。
如此,夏极便是心了下来。
他知道此处是吴家大阵,这是吴姬再三查证得到的信息。
但他知道大阵是无法摧毁的,只要身处阵中,观想恰当的“图纹”,就可以开启大阵。
这种玄阵具备着强烈的地域性,无法搬移。
夏极固然是杀死了此处所有的存在,但他却无法离开,并且要在分裂完成前守护在此处。
他看着琉璃离开的身影,反倒是安定了下来。
取出大暗黑天戟,插在身侧。
随后,便是盘膝坐在了埋骨之河,幽宅的岛屿边缘,眺望远处。
黑色烈日高悬在天,散发出一种幽冷的不吉祥的光芒…
散落到这世界的都是镀染着金色的黑光。
夏极想了想,到了如今这个程度,在保证了威力的情况下,最重要的可谓就是“攻击距离”,“攻击速度”,“先手意识”,“重视程度”了。
自己掌控了十二境神通。
老祖们底蕴丰厚。
谁先出手,这很重要。
吴家老祖完全就是因为没能够拿出底牌,而被自己定身后秒杀了。
他有着三千世界等等一系列的法器,但某种程度上,这种法器是作为激战进入白热化后使用的,而不是先手。
先手,永远是十二境的力量。
正想着的时候,天空飞来了两道红影。
夏极强忍着出手的欲望,燃灯破虚妄,瞬间他就甄别出那两道红影的特殊性…
似真,又如假,没有筋骨脉络,不知道是个什么存在。
夏极如今玄功极多,储存之物也极多。
他端坐在数十里外,大袖一挥,已是诸多的纸人飞了出去。
纸人如轻骑的斥候,见风就呈现出了一些邪异的样子,手握刀枪棍棒,随着气流往天穹的红影迎去。
纸人不是飘过去,而是以一种不停闪烁地邪异法子在移动。
纸人本就易惹邪祟,寻常道士怕克制不住,所以需要消除这种邪祟,但消除了邪祟,也削弱了威力。
夏极根本不消除。
未几…
诸多纸人儿和那两道红影在半空碰到了。
其中一个红影猛地一点,一股充满了邪魔味道的血色铺散开来,但凡触及到的邪祟纸人儿竟然全部开始熔化。
这种力量,完全就是十一境力量了,除此之外还带着那一股特殊的至高的魔气。
凄厉的尖叫声响着。
一个眨眼,纸人全灭。
夏极还是不用神通。
他感觉敌人在勾引他出手。
也许,到了这种层次,“骗大”也是正常操作?
所以,他偏偏不用神通,而是双手一展,身后宛如孔雀开屏般,绽浮出一把把玄奇的飞刀。
每一把飞刀都闪烁着灰朴且黯淡的光芒。
仿佛是生了锈。
这是夏极最初时候领悟的玄技——斩神飞刀。
如今,这玄技被他融入了更多内涵,而早不知得到了多少质变,而趋向完美,形成了他独一无二甚至无法评点品次的玄功,此时每一把飞刀上都包裹着上万的法相。
可谓,多相而近无相。
斩神飞刀旋一转,成了刀轮,在他身后静谧地、危险地转动着。
飞刀渐多,如莲花绽放十多重,不知数百把飞刀,呈现出无比震撼的视觉冲击。
夏极心念一动,便是两把绝无可能落空的飞刀斩了出去。
飞刀斩中了飞来的两道血影。
刀中蕴藏的恐怖力量,完成了多方位的粉碎撕裂。
嘭!!
嘭!!
天穹,两道血影爆开,炸成了两摊血雾。
而血雾又迅速凝结,化成了两滴血,又往后飞射而去。
夏极神色动了动,他已经明白了,这种层次的的试探,十有八九来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老祖。
他双手一合。
身形往后急退。
但在原地,却留下了一重极度逼真的身影。
他双手一展,笼起一道有着隔绝效果的气罩。
而就在他完成了这些的时候,对面的天穹出现了无比震撼的一幕。
红影。
铺天盖地的红影。
怕是足足有数十万的红影,让光线都扭曲成了血红,飞临而来。
“果然是老祖。”
夏极也不知是哪家老祖,他双手遥控着自己假身身后的刀轮,但却没射出去。
斩神飞刀数量不多,如果用来对付这种数量的敌人却是浪费了。
他轻轻敲打了一下地面。
三十六万法相顿时在前方的自己的假身周围生出,化而成罩,周流不息。
“斩。”
平静的默念。
一念之后,那浑圆的相罩有了缺口。
法相化万丈之刀,往前斩出,挥舞。
刀光漫天,血影漫天。
血雾不停炸开,刀光不停暗淡。
未几,刀光散尽,那数十万的血影也不剩多少,在半空重凝成诸多血滴往后倒射而去,但还有不少则是穿过了刀斩,向着幽宅所在的小岛继续扑来。
咔!
咔!
咔!
飞刀转轮此时动了。
一把把斩神飞刀穿过了剩余的血影,而还有的漏网之鱼,则是被腾空而起的大暗黑天戟直接轰杀。
血雾弥散,又很快消失。
双方还未见面,交手如国战,一瞬一变数。

远处。
神风瞥了一眼苏妲己,忽然露出古怪之色:“我听说过,这是你苏家风南北的力量?”
苏妲己叹息道:“他与吕家那位以及太上对战时,遭遇了噩兆,应该是身陨了。”
神风道:“会不会他没死?”
苏妲己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担心的倒不是风南北还活着…而是…”
苏家老祖开始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带歪。
神风果然意识了过来,犹豫道:“不会是…”
苏妲己严肃地点了点头,“我担心就是你想的那样。”
神风道:“黑皇帝还有这种能力?”
苏妲己摇摇头:“毕竟我在上个纪元,只见过黑皇帝一次,了解不多,你呢?”
神风道:“我也只见过一次…难道说…”
苏妲己缓慢而沉重地点头,“有可能。”
神风古怪道:“你苏家子嗣为何能诞生出两只怪物?”
苏妲己自得道:“我捏人捏的好。”
神风沉吟了下,似乎觉得有道理,于是道:“我只能祭出玄黄玲珑塔了。”
苏妲己道:“你祭你的,我自己有法宝,但说好了,你先上,我在后面。”
神风道:“这当然。”
两者都熟悉对方,也不多纠缠。
神风抬手一动。
玄奇的天地玄黄之气氤氲而起,凝聚成一尊宝塔,宝塔被他托在掌心,不过一尺大小。
神风口中念念有词,把这玲珑宝塔往头顶一丢,紧接着右手一扬,又是抓出了一杆血红色的双月牙大戟,直接飞射而出。
漫天血珠折返回来,全部钻回了他毛孔之中。
苏妲己见他上了,也直接抓出一卷图轴,随手拉开。
雾气顿时缭绕。
而栩栩如生的墨色山水展现在图中,日月流转,山峦大河,国邦都城,浩然之景宛如真实存在,让人如临其中,心神震骇。
火劫刚开始的时候,她还需要拉开使用,如今火劫过了近四十年,她已经能够更熟练地以意念操纵山河社稷图了。
有了山河社稷图护体,苏妲己再一招,又是取出了一只尺余方圆的红色绣球,绣球上璎珞垂珠,金缕宝玉,环佩铃铛,散发着七色毫光。
祂长腿一动,便是坐在了这红色绣球上,远远地跟着神风向远而去。
神风看到夏极的一刹那,祂已认出了这位黑皇帝。
同时,祂也只觉得茫茫天威从四方镇压而来,从四面八方锁定了祂的身体,让祂无法动弹。
但祂并不害怕,头顶着玲珑塔,即便在这玲珑塔威力还没发挥出九牛一毛,但却也始终是顶级的防御法宝,即便在上古,他抓着这玲珑塔也能在各方大能的进攻里来回冲。
苏妲己看祂被定住就立刻停了,远远地失声惊呼道:“夏极,你…为何会十二境!!”
夏极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看到了熟悉的人,一扬眉,恨声道:“我和苏家不共戴天,苏妲己,你伤我一次,此仇我必报!!”
他说的还是数十年前,苏妲己和他的那一次假打。
苏妲己这种老戏骨,早就不演浮夸的戏了,而是笑道:“夏极,你杀了天下圣人?还得到了祂的力量?”
神风头顶的玲珑塔不停闪烁着,承受着天地之力的压迫。
而祂远处那一杆血红色的双月牙大戟并没有立刻攻击,祂显然也很好奇地在听着。
这是苏妲己正常智商的打压话术。
除非夏极是真的半点儿都不在乎,否则必定回答,只要回答,就可以继续谈话,而得到更多信息。
夏极道:“风南北是你们杀的,祂的力量是临死前祂赠送给我的。”
他心底默默给老戏骨点赞。
对话最能拖延时间了。
他要的就是拖到三分之一个吴家被分裂出去。
“赠送给你?”苏妲己咯咯地笑了起来,“你杀了天下圣人,还狡辩么?”
夏极觉得苏家老祖恶心无比…这伶牙俐齿的。
“他被你们逼到绝境,生命本就到了最末,死前他把未竞之事托付于我,有问题么?”
“可笑!”
一旁的神风算是听明白了,祂心底暗暗叹了口气,如今这黑皇帝虽然没有法宝,但却也已经真正地和自己这些上古活下来的老家伙一个层次了,甚至排名还应该挺靠前。
此时…
夏极喊着:“有本事你上前。”
苏妲己远远回道:“我就不上前。”
话尽。
便是交锋了。
苏妲己出手也是毫不客气,抓着座下的红绣球就往前一推。
这一推,红绣球直接穿越空间,出现在了真正的夏极面前。
叮叮当当的响声里,缠绕着七色龙的绣球猛砸而来。
夏极知道这法宝的威力,数十年前他被砸过一次,那是灵魂撕裂、痛不欲生的难受,如今又过了数十年,这苏妲己能发挥出的红绣球力量早就变强了。
夏极知道这一场苏家老祖不能假打,否则两人之间的那点事儿极可能就曝光了。
这瞬间的交锋,他锁了神风,却被红绣球砸脸。
只能急退。
这一退,对于神风的神通控制便是削弱了。
神家老祖躯体化血浆,从包裹之中窜逃出来,身形忽然极度膨胀,化作百丈之高的巨大法身,那一杆双月牙大戟竟也随之变长,化作了两百多丈的恐怖巨戟。
狂暴挥舞之间,巨戟带着血色砸落。
夏极在退的过程之中,生出十八手。
十六道三千世界向天,向地,向远处旋转着轰去。
剩余的一只左手一敲虚空,三十六万法相再度开屏而显,另一只右手则是一指神风。
天地压迫,让那巨大法身变得无比粘滞,攻击也被快速削弱,但玲珑塔却抵御了天地之威的进攻。
下一刹那。
三千世界迎向了红绣球,两相撞击,爆地整个埋骨之河直接炸了,而那幽宅的河心岛也被掀飞了。
夏极随岛一起飞起,抬着的左手往上伸出,对上那残暴斩来的血色大戟。
这戟,名元屠阿鼻,杀人不沾因果。
夏极黑发狂舞,但手指已经夹住了戟尖,使之不得寸进。
轻轻一弹。
神风连戟倒飞而出,被定身凝固在半空,细细看去,那百丈却不是法身,而是一种奇异的血雾状态。
紧接着,夏极左手一压大地,
那炸飞的河心岛屿顿时被压回原地。
瞬间交锋。
瞬间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