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xdg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萬道劍尊 txt-第4962章 戰天殿熱推-k1sbj

萬道劍尊
小說推薦萬道劍尊
万幸的是他口中还藏有数颗帝品丹丸,直接一股脑的嚼碎吞咽了下去。
但在这仙体濒毁的阶段之中,剑无双再没有一战之力了。
原本大都惊骇无比的黑袍使们,在隐约察觉到他没有一战之力后,再次松了一口气。
为首黑袍使铁青着的一张脸也终于有些缓和,但他依旧不敢松懈,直接释放出一道衍力锁链,捆住了剑无双。
其余黑袍使也纷纷释放出各自的衍力锁链,直接将他整个身形完全包裹了起来,才作罢。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们对剑无双忌惮到了什么地步。
全身都被捆住,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剑无双微微喘息着,任由自己被拖拽前行。
他双目紧闭,显然是在快速的修复破碎的仙体。
这一战,又损失了十余位黑袍使,才勉强将其拿下,走在最前方的黑袍使面色铁青。
如果不是要将剑无双押回帝城天殿的话,他恨不得当场将剑无双碾碎成齑粉。
同时他也在内心中惊骇,这个小小衍仙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够跨境斩杀大衍仙。
并且不仅仅于此,他甚至从那万仙骨血河中走出,这才是令他感到深深胆寒的地步!
要知道,那血河之下,哪怕是流转大衍仙进入都会直接被迷失心智,根本无法从中走出的啊。
作为帝子的亲随着,没有任何一个衍仙比他还要清楚那血河之下有着什么可怕的存在。
仅仅是无穷无尽的死仙大军都足以将任何一个大衍仙吞噬,更别谈还有那些神秘的不可直视的望古大能了。
要知道连帝子的天官,边子远都不敢轻易涉足其中的。
但剑无双却活着出来了,全须全尾的出来了。
收敛起内心最深处的含义,四十余位黑袍使捆着剑无双,向整个天陆的最中心,帝城天殿中急掠而去。
当云烟笼罩下的帝城出现在眼前时,所有黑袍使再次松了一口气。
他们的使命完成了。
帝城天门缓缓开启,然后他们迅速进入,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在没有人注意的远方天陆中,一个老头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他有种莫名的直觉。
这天陆,似乎要变天了。
进入帝城,踏上白骨路,一行黑袍使快速疾驰向前。
天殿的巨门早已开启,边子远抱着双臂站在天殿前,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大天官,又折损了十二位。”为首黑袍使上前一步,低声说道。
边子远点了点头,“我之道了,你们做的很不错,下去吧。”
黑袍使应诺,而后直接将捆成粽子的剑无双,留在了他的面前。
边子远随即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你也做的很不错,恭喜你,活了下来。”
剑无双冷眼看向他,不发一言。
“不要妄图抵抗了,你不过是强弩之末,本座随手就能将你镇灭。”
在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之后,边子远伸手一招,然后拎着他进入到了天殿之中。
阴冷,枯寒的大殿,依旧和初次见面一样,只不过被破坏的山海柱已经被修复了。
年轻,且面带阴翳气息的青年男子从大殿深处缓缓走出,饶有兴趣的来到了剑无双的面前。
“我十分的好奇,你是怎么活着从那里走出的,告诉我你在那血河之下,见到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以及一众黑袍使,剑无双面色苍白,虚弱的说道,“先……把我解开,我没力气了……”
青年男子闻言,沉思片刻,然后看着边子远说道,“解开。”
“殿下……”边子远有些不愿,但看他执着,只得伸手将其解开。
层层衍力锁链脱落,剑无双脱困。
“可以说了吧?”青年男子又上前一步,似乎十分的心切。
浑身骨节在这一刻微微作响,就好像从沉睡中苏醒。
站在一旁边的边子远,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震,他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释放出玲珑水雾。
但一切都已然来不及了!
脱困的剑无双,一扫先前的虚弱,周身涌动出无法想象的大势!
他的右手直接凝出无形之剑,以一种快到所有黑袍使都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刺向眼前的青年男子!
由于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柄涌动出百万剑意的长剑,刺进体内。
时间仿佛停滞,一声细微轻响在这一刻响起。
然后,三万六千剑意也涌进他的体内,直接造成了无法想象的伤势。
剑意撕碎仙体,彻底爆发。
随后,边子远释放出的玲珑水雾才砸向剑无双。
但已经为时已晚,他已经成功脱身,一瞬间后退百丈!
“你找死!”
边子远震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根本没有想到剑无双会狂妄到如此地步,竟当着他的面,斩杀帝子。
而持剑而立的剑无双肆意一笑,丝毫没把这殿中的所有黑袍使,连带着边子远放在眼中。
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边子远后,剑无双直接飞身离去!
“给我就地格杀,凡是斩杀此子者,设小天官一席!”边子远已经震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整个天殿中的所有黑袍使闻言,直接冲了出去。
仅仅是小天官这一席位,都足以让他们疯狂。
依附帝君一脉气息的天官职位,意味着能够享有帝君气运的润泽,这是无法想象的气运,足以让他们全部疯狂!
这时,仙体已经完全破碎,却又不知用何种神通凝聚在一切的青年男子,苍白着脸沙哑道,“不要杀他,留他一命,我们能否离开这里,全靠他了!”
边子远面色不定,最终狠声说道,“就算放他一命,我也要让他付出一点代价!”
“轰隆隆!”
天殿的巨门被剑无双一剑搠开,他踩着云烟,又是一剑将白骨路给斩断了千丈。
然后他傲然立在虚空之上,如同真正的剑仙,潇洒肆意到了极点。
他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夺路奔逃,而是在游历诸天万域一般,恣意行流。
剑无双想要一战,而并非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