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yw8精华都市言情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ptt-第407章 那本老司機看多了看書-n9xuh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别人把价码都开到这种程度了,条件还宽松得很,但余秋也只能先说,要和股东们认真商议一下。
回到了酒店房间,余秋仍然有点晕乎。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非爷,因为非爷是真正的大股东。
而且这事透露着诡异啊!
他也不麻烦了,直接给方欣雨拨电话:“非爷在不在?急事!”
“额……你直接打给他就行,他在那边小房间。”
余秋有点无语。
以前这个时候,不是都已经睡在一起了吗?
非爷说过晚上一般都在临幸的……
他一个电话打过去,开口就问:“闹矛盾了?分居了?”
非爷听得莫名其妙:“说啥呢?我在写东西!”
“这么晚了还在写?”余秋问道,“写什么啊?”
“你还急着打给方欣雨,有什么事?”非爷没回答他。
余秋这才把今天跟刘同斌聊的内容详细复述了一遍,然后问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我怎么觉得好像有坑似的?”
“能有啥坑?”非爷也有点意外,但是很淡定地说道,“具体的过程,自然有专业的队伍从资金、法务、权责方面界定清楚。好事啊,老雷和姜总也不缺钱,这个估值跟投得起。”
“不是这个啊!是那个赵小凯!刘同斌说他对我很感兴趣,啥意思?”
非爷带着笑意问:“你都嫁人了,怕什么?”
余秋无语:“非爷,说正经的。”
“妈的,三天两头不说什么话,一说就说正经的有什么意思?”
余秋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感慨,于是就乐呵呵地笑起来:“那先说点不正经的。又到了你最喜欢的季节,现在火辣辣的大美人躺在隔壁,你写什么东西啊?现在不都知道你的身份了嘛,写什么就在她那边写不就行啦?红袖添香,多美!”
非爷冷冷地说道:“几天不骂,上房揭瓦,你又拐弯抹角地寒碜老子是不?”
“冤枉啊!我是以为你在她那边,才先跟她打电话的,比较意外嘛。”
“朕想去就去,门永远给朕敞开着在。”
“敞着门开空调?有点浪费吧?”
非爷不耐烦地说道:“行了别贫嘴了。”
“那赵小凯对我感兴趣是什么意思?你在那边有没有观察一下他?”
“我对他又没兴趣,老观察他干嘛?”非爷先这么说了一句,然后还是回想了一下,“这家伙每天过得跟神仙一样,安排他雇的三个人每天干点活,抽空录一录视频,然后就看书。看得还挺杂,政治的军事的历史的外交的都有。”
“……你这不是观察得听仔细吗?”
“朕的村子,每天总得巡视巡视!”非爷怼了这么一句,然后说道,“那个刘总说他对你感兴趣?”
“他说的是很感兴趣!说得我头皮发麻。”
“呵呵。”非爷的笑意听起来有些意味深长,“难道他看了你拍的《余味》,觉得你是个能待在家里把饭做得好吃的贤惠男人,眉清目秀的,还事业有成,做你背后的男人感觉很有征服欲?”
余秋听得贼不自在:“别开玩笑啦,分析一下,不搞清楚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有什么可供分析的?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很感兴趣,如果不是这方面,那当然就是另一方面了。”
“哪一方面啊?我听得迷迷糊糊的。”
非爷想了想说道:“其实我一开始确实挺好奇的,这家伙又不缺钱,在城里买了三套别墅搞成个大院子,跑到这边来干什么。你开始提醒我说也许是为了方欣雨,但这么久了,可以确定不是。大概因为方欣雨是个大傻妞,不是他的菜。当然,也不排除他喜欢的是眉清目秀做饭好吃的男人。”
“……非爷,不提这茬了行不?”
非爷呵呵笑了一声:“所以如果不是这方面,那就是事业方面了。所谓英雄惺惺相惜,也许他觉得你很牛逼,非常向往跟你挑灯看剑、彻夜长谈、抵足而眠!”
“……非爷,这几个词怎么听着不对劲?”
“呵呵,你那本老司机看多了。”非爷认真说道,“我看他挺有一点在继续看各种书、拓宽眼界的意思。像他这种学习能力强的人,也会关注生活中的实际案例和重要大事。既然他本来就对虚拟币很感兴趣,看到公司的融资BP之后研究一下公司和你,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然后呢?然后怎么就很感兴趣了?”
“大概觉得,你的崛起太富有奇迹色彩了?”非爷笑了笑,“在聪明人眼中,抽丝剥茧,大概从你身上看到了一些不寻常。”
余秋大为紧张:“不至于吧?”
“你也别想多,不至于想到我的存在这种情况。”非爷淡定地说道,“只会觉得你可能天赋异禀、格局雄大、威猛犀利、令人激动。”
“……我可能确实是那本书看多了。”余秋再次无奈地感叹,这些词怎么听着就是不对劲呢?
“所以说啊,我的书非常有营养,你有空除了打游戏减压,也可以多看看我的书。”非爷淡定地说了一句。
余秋心里一动,既想起祖安、也想起他那本《回到过去做男神》。
赵小凯可能因为是像非爷说的这样,通过对比特春秋和余秋发迹过程的研究,对他产生了兴趣。
就像余秋也曾经因为非爷的见多识广、判断极其精准,私心里对他产生过很多好奇一样。
现在,这些好奇还多了一个点,余秋觉得有点敏感。如果确有其事,非爷一贯以来的做法表示,他不想把这一点也说出来。
所以余秋没准备问。如果真是这样,在他想说之前,不能说破了。
他想了想就说道:“我记住了,多看看你的书。那赵小凯的事可能是你分析的这样。你说,要不我干脆直接跟他先聊一聊确认一下?”
“可以,男人之间的火花,有时候也非常美妙!”
“你试过?”
非爷被他怼住了,怒骂道:“我说的是思想火花,你现在心怎么这么脏?”
“……都是你带的,你刚才还一直在带节奏。”
“呸!懒得跟你多扯了,估值1亿美元挺好的,我看行。其他的你们商量吧,爱妃还在等着朕,你跪安吧。”
余秋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声音,感叹不已。这家伙精神倒是挺好,现在也基本不主动跟自己聊天了,看样子是温柔乡太舒服了。
想着1亿美元级别的估值融资,还有未来越来越庞大的事业,余秋其实挺希望有非爷这个真正牛逼的大哥站在前面去掌舵的。
那样他也可以真的临幸爱妃了,当然那得变成没被割的人。
不过现在,还是得自己出面扛着这一切。
有钱了,才能慢慢实现他的愿望,最后也许能引起他说的老树的变化,迎来契机。
余秋深吸了一口气,就在比特春秋的股东群里琢磨着把刘同斌那边的方案和条件发了出去。
内容一发出去,最先回复的就是雷布斯。
【啥?1亿美元?他们准备拿出2500万出来?】
然后就仿佛炸锅一般。
李知行:【余总,太牛逼了!】
韩浩坤:【牛逼+1!】
曹承宇:【我赚大了?】
姜长智:【……那我得多准备多少钱?】
余秋脸上露出了笑容,大家好像都挺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