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679章 恐懼蔓延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一把御刀让卫无双和苏荷陶醉了许久,直至晚上依旧在陶醉。
“有完没完!”
贾平安怒了,那个啥……侍寝时都能笑出声来,这是笑我力气小了,还是别的小?
卫无双捂嘴偷笑,“夫君,那可是王忠良送来的,非同一般。”
都是宫中出来的,怎么不知晓这等举动的隐喻。
贾平安不忿,喝道:“看招!”
于是第二天早上就起晚了。
“阿耶。”
小棉袄喊了几声,没回应就变节了,“大兄,大兄带我一起玩。”
贾昱不屑的道:“女娃最烦人,不带!”
兜兜瘪嘴,“我要告诉大娘,说你打我。”
贾昱:“……”
俩孩子带着阿福出去了,那些狗见了都避开,只有不知死活的鸡鸭还敢往上凑。
“阿福,杀呀!”
贾昱拔出木刀呼喊。
兜兜看看身上,没带刀,就委屈巴巴的捡起一块石头扔过去,嚷道:“杀呀!”
呯!
前方来了两人,其中一人被石头砸中了小腿迎面骨,抱着小腿跳脚,“哎哟!循毓看看断了没。”
人渣藤捞起裤脚,看到迎面骨那里青了,不禁恶向胆边生,抬头喝道:“谁……”
贾昱虽然嫌弃妹妹,却果断站在她的身前说道:“是我。”
“贾昱?”
“是!”
一场风波没起就消弭了。
“先生,咱们的走私生意有麻烦了。”
“是你们的走私生意,不是我的。”
大清早想睡个懒觉我容易吗?
被迫营业的贾平安恼了。
喝了一口茶水,美滋滋的打个盹。
“王圆圆呢?”
王圆圆上次解救了百骑的密谍,堪称是对大唐死心塌地,忠心耿耿。
难道是移情别恋了?
“王圆圆来接货,半路被打成重伤,他不敢回去,就让人拉着自己来了长安,说是……”李元婴痛心疾首的道:“说是吐蕃要严查走私了。”
尉迟循毓也颇为焦虑,“若是吐蕃被禁,高丽也不稳妥,我听阿翁说,大唐这几年定然会对高丽出手,那……”
那可是皇帝的走私生意。
“陛下怎么说?”
贾平安真心不着急。
吐蕃那地方如今算是风调雨顺,能养活不少人,兵强马壮的,给那些野心家提供了机会。
但来自于大唐的货物他们无法抗拒。
特别是烈酒。
越冷的地方就越喜欢酒水,烈酒更不用说了。
同志,伏特加!
“去看看。”
路上贾平安问清了事儿的始末,等到了王圆圆暂居的逆旅后,贾平安让他们等候,自己进宫求了个医官。
“谁病了?”武媚随口问道。
“阿姐,就是个走私商人!”
武媚咬牙切齿。
呯!
贾平安带着脚印出宫,随行的还有医官。
“王医官,晚些还请做个假。”
贾平安一番交代……
王圆圆看着圆润了许多,看来养伤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见到贾平安后,躺在床上的王圆圆嚎叫一声,“武阳侯!”
他带着被子扑了下来,结果被子罩住了头……
贾平安满头黑线,亲自出手揭开。
“武阳侯!”王圆圆抱着他的大腿嚎哭,“那些人要断了咱们的根啊!断了就断了,我就此换个行当……可一想到大唐少了许多钱财,我的心就如同刀绞般的疼。”
他一边嚎哭,一边把脸在贾平安的大腿上蹭来蹭去的。
贾平安恶心的看着那些鼻涕眼泪擦在腿上,恨不能一脚把这厮踹出去,但还得和颜悦色的道:“此事大唐不会善罢甘休。”
他就像是后世大英帝国的那些奴隶贩子和药贩子一般的叫嚣着,“这世间唯有美酒与美人不可辜负,吐蕃这是自绝于百姓!”
这……
还能这样说?
王圆圆觉得自己依旧不够无耻。
吐蕃百姓是喝不起酒的,只有那些有钱人和权贵。
“来人!”
医官进来了。
贾平安饱含深情的道:“听闻你出了事,我便立即进宫为你请来了医官,这是大唐治疗外伤最出色的王医官。”
医官一番检查,面色凝重的道:“那些人下手狠毒,怕是留了内伤。”
“啊!”
王圆圆面色大变。
他的伤势在这一路早就养好了,本以为屁事没有,可医官……
这可是大唐最出色的医官,定然不会错。
贾平安叹道:“可有法子?”
王医官捋捋山羊胡,很是为难的道:“武阳侯,能治疗此等伤势的药普天之下就宫中有,上次滕王在宫中喝醉了从宫殿上面摔下来,当即吐血,陛下也没赐予他伤药。”
李元婴心想本王啥时候在宫中摔吐血了?
王圆圆已经慌了,拱手道:“武阳侯,若是能救我,我愿意奉献二十万钱。”
这个狗曰的双面间谍和走私贩子,竟然这般有钱。
贾平安和王医官出去,外面传来了二人争执的声音。
“……武阳侯放心,保证他查不出来,不过就是些消食化气的……”
王医官压低了嗓门,觉得自己果然是神医。
贾平安摇头,笃定的道:“不必,你只需给些的药就好,剩下的我来。”
你难道还懂医术?王医官:“……”
晚些贾平安进来,黯然神伤的模样,“安心,伤药马上就到。”
这是付出了绝大代价的模样。
“武阳侯对我如此……我粉身难报。”
王医官晚些回来,给了几服药。
“连吃半月。”
王医官一脸专家的矜持回去了,但却很是好奇贾平安能用什么法子来忽悠王圆圆。
“让店家给王圆圆准备些好饭菜。”
贾平安下去亲自交代。
于是到了晚些,王圆圆就得了一桌子的好菜。
“武阳侯说让你多吃些血,可以吸附体内的淤血。”
王圆圆将信将疑,等第二日早上方便时,见全是黑色的,被吓尿了。
他不顾伤势,坚持去了道德坊。
“黑色的?这就对了。”贾平安一脸老中医的矜持。
吃猪血拉黑屎,当场见效。
“这如何对了?”
王圆圆觉得自己要遭遇不测了。
他慌得一批,让手下把一箱箱的礼物搬到前院来。
“这是吸附了你体内的淤血,淤血自然就是黑色的。”
武阳侯大恩!
王圆圆指天誓日,说是王家世代忠于大唐,若违此誓,全家死光光。
贾平安此时才问了具体的情由。
原来王圆圆最近的走私生意越来越红火,竟然渐渐跻身于吐蕃的中上阶层,结果引来了一些同行的嫉妒,他们寻了王圆圆来勾兑,想分一杯羹,特别是酒水。
王圆圆的酒水生意在吐蕃堪称是无敌,卖的贵,而且还供不应求。
那些人语出威胁,甚至暗示他小心被人截杀。
王圆圆当然不干,他也雇佣了数百人来保护自己的家当,结果这次出发来进货,快到大唐时被截杀,手下死伤大半。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王圆圆的眼中依旧残留着惊悸,双手不由的颤抖,“那些人的手下不是普通人,都是军士。五百余人冲杀而来,我的手下顷刻间崩溃,若非我悬赏……”
王圆圆悬赏三十万钱,战死的家人均分,剩下的人才拼死一搏,掩护着他和几个手下逃出生天。
“武阳侯!”
王圆圆的眼中全是刻骨的恨意,但旋即就沮丧的道:“那些人在路上,怕是要拦截我的归路。这个生意却是做不下去了,还请大唐收留。”
“等着。”
贾平安淡淡的道。
“等着?”
王圆圆不知这是何意。
他也算是大唐的功臣,难道定居长安也得等候特批?
他黯然拱手告辞。
贾平安起身进宫。
“陛下,王圆圆上次救过百骑的密谍。”
本来觉得贾平安没事找事的李治摆摆手。
使然者 毛袤袤
贾平安去了百骑。
“出一百兄弟。”
沈丘问道:“去何处?”
“往吐蕃方向去。”
贾平安咧嘴一笑,那白生生的牙齿让人感到了狰狞。
“集结!”
贾平安带着人走了。
明静嘟囔着出来,看看左右,“走了?”
沈丘点头。
“为何不等我?”
明静有些懊恼。
贾平安一阵风般的带着人出城。
……
鄯州的某座山上。
数百人正在这里歇息。
十余男子聚在篝火边上聊天,篝火上架着烤全羊,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为首的男子用小刀削了一片羊肉进嘴里,眯眼道:“味道不错。”
他的名字翻译过来叫做巨牛。
他的鼻子很高,一双眸子深邃。吃了羊肉后,把小刀放下,拿出一个水囊,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整张脸都纠结在了一起,面色发红,良久才发出哎的叹息声。
“这个酒烈性,能让最神骏的雄鹰从高空坠落,能让酒量最好的牧羊人变成醉鬼……”
巨牛再喝一口,“浑身都暖和了,若是冬日有这等酒水……”
那些人都笑了起来,有人伸手,“巨牛,给我喝一口。”
巨牛把水囊抛过去,那人没接稳,酒水洒了不少。巨牛骂道:“王圆圆那个黑心的奸商卖的这般贵,还买不到,你特娘的还不赶紧拿好了。”
那人讪讪的喝了一口,然后吐舌,“啊!”
“爽快!”
众人笑着开始吃羊肉,水囊不断轮转。
巨牛吃了个半饱,起身去撒尿,回来后,坐下说道:“王圆圆究竟死还是没死?若是死了,我便去长安,寻了那个武阳侯做生意。”
身边的男子摇头,“难说,当时他挨了两刀,不过那人穿着厚实,不知伤有多重。若是王圆圆未死……去了长安就是自寻死路。”
“如此便再等等,对了,昨日鄯州这边给咱们弄到了过所,谁去长安打探?”
“我去~!”
有人举手。
“那就明日出发吧。”
巨牛笑了笑,“记住,到了长安别走错了路。”
“我要不现在就出发吧?”
这人看着有些急不可耐。
“这是急着想去长安大开眼界吧?哈哈哈哈!”
这人也不啰嗦,随即收拾东西,叫上自己的人就出发了。
“那个武阳侯,莫要小觑。”巨牛面色凝重的道:“达赛都败在了他的手中,还被生擒活捉了,咱们的人都称呼他为杀将……杀将,不知何时咱们吐蕃也能出这么一个杀将。”
“弄死他就完了。”
一个男子打个酒嗝,似乎不舍那股子酒意,就用手掩嘴,“他在长安,咱们的人进去,寻机就一刀把他剁了。”
“你以为金吾卫是摆设?”
巨牛冷冷的道:“尽出馊主意,收拾收拾,准备歇息。”
就在离此不到三里的地方,百余骑风尘仆仆的出现了。
一个农夫步行在前方,回身道:“武阳侯,那些人就在山上,不时出来采买。”
“本地没人管?”
贾平安喝了一口水,目光冷冷。
“有人管,可一旦上去就找不到人了。那些人看着也没敌意,再逼迫就去了吐谷浑,所以也懒得管。”
随行的还有一个在鄯州当地的百骑。
“准备。”
贾平安喝了一口水,拿出炒面就着吃。
农夫也得了炒面。可这玩意儿不会吃的会吃的……
“噗!”
一口炒面被他喷了出来,干巴巴的。
“不要急着吃。”那个百骑过来,教他,“炒面放进去不要动,再喝一口水,慢慢的搅和……”
“好吃!”
农夫眉飞色舞。
可怜的人!
贾平安觉得有必要让大唐的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
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饭,贾平安闭眼眯了一刻钟,随后喝道:“出发!”
他看了农夫一眼,“多谢郎君。”
他摸出了一块银子递过去,农夫摆手,脸涨红着,“不能要,不能要。我一看你们就是来杀贼的,为民除害呢。”
贾平安不容他拒绝,把银子丢过去,对那个百骑说道:“你护好他,马上送回去。”
百骑想去,就嬉笑道:“武阳侯,我……”
“你什么你?”
贾平安牵着马起身,“遵令行事!”
百骑出发了。
农夫拿着银子,纠结的道:“这位贵人是谁?我怎地被他看一眼就觉着怕了。”
“武阳侯。”
嘿嘿!
农夫尴尬的笑了笑。
不知道。
百骑淡淡的道:“知晓杀将吗?”
“知晓啊!”
农夫精神一振,“你是说……”
“武阳侯就是被吐蕃人称之为杀将的那个。”
农夫起身就追。
“哎!你去哪?”
“我要跟着武阳侯杀敌!”
“你特娘的站住!站住!”
百骑缓缓靠近了那座山。
农夫追来了,贾平安回头看了那个百骑一眼。
百骑跪下请罪。
农夫也跪了。
“不许出声,就在山下!”
贾平安回身,指着山上。
随即两个百骑摸了上去。
贾平安牵着阿宝,静静的听着动静。
过了许久,前方传来鸟鸣。
“走!”
贾平安带头上去。
山道不算崎岖,上去没多远就看到了两具尸骸,新鲜的。
“武阳侯,是暗哨。”
贾平安淡淡的道:“和我调教出来的百骑玩暗哨,自己寻死。”
再往上走,一直靠近一个营地。
贾平安举手,众人止步。
两个斥候摸了过去。
他们的动作娴熟的让贾平安暗自骄傲。
后世那些十八岁从军,在军队里打磨三年回家。而这里的府兵是二十入役,六十退役。
想到这个,贾平安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后世的婚姻年龄。
男性好像是二十二吧。
可男性十八岁就算是成年人了,能参军入伍。
但很遗憾,你得等到二十二岁才能结婚,为啥?因为女人比敌人难对付,最好经过四年的军队磨砺再结婚。
前方有人举手。
贾平安上马。
百余人整齐划一。
老子的军队……才开张!
营地里竟然有灯火。
巨牛正在灯火下看账本。
“自从王圆圆走私之后,咱们的生意一年就不如一年了,所以必须要收拾了他。”
巨牛看的眼睛发花,就走出了帐篷,伸个懒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嗯?
马蹄声骤然而起。
“谁?”
他侧身看去。
今日月光皎洁,能见度不错。
他看到了乌压压一片骑兵正在冲来。
“敌袭!”
营地炸了。
那些人从帐篷中冲出来,拿着兵器慌乱寻找方向。
“集结!”
一个大汉高呼。
“放箭!”
一支箭矢飞来,大汉捂着咽喉倒下。
五百余人还没集结起来就被冲散了。
百骑分为三队,一队冲杀,两队包抄。
这是对敌人的蔑视,但却无可奈何。
“护着我撤退!”
巨牛喊道。
没人搭理。
他只能悄然往后面去。
他不敢去寻马,而是在黑夜中跌跌撞撞的跑。
“武阳侯,这些都是军队里的悍卒!”
百骑一顿冲杀,那五百余人被杀伤大半,剩下的跪在那里。
贾平安下马走过去。
杨大树拿起一个大汉的手,“看。”
手上能看到握刀的老茧。
这是军队!
杨大树的警惕性比较高,“武阳侯,这些人为何潜入到了此处?莫非有什么阴谋?”
阴谋没有。
贾平安看着夜色中的群山,淡淡的道:“有钱能使鬼推磨!”
一顿搜索拷打,接着就是清点人数。
“带头的巨牛逃了。”
贾平安冷笑道:“他能逃到何处去?”
随即开始搜索。
在百骑的专业面前,那十余逃脱的人纷纷被抓回来。
巨牛就躲在了草丛中,看着两波百骑从身边经过。
王圆圆和唐人有勾结!
他在无声的呐喊着。
唯有如此,这些精锐的不像话的唐军才会奔袭这里。
“用长矛捅!”
数十人带着长矛开始排队朝着地面捅刺。
这一下搜索面积就扩大了。
百骑再度来了。
巨牛听着声音越来越近,突然蹦起来就跑。
前方,贾平安持刀而立,冷冷的道:“你跑一个试试?”
噗通!
巨牛跪下,浑身颤抖着,“我愿意归降。”
贾平安摇摇头,“留下五人带走拷问口供,其他的……”
他抬头,眼中有厉色闪过。
“不!”
一个吐蕃人喊道:“你是谁?”
“贾平安!”
十余人嘶声喊道:“杀将!”
恐惧蔓延。
……
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