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1ee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宋締 起點-第兩千四百七十八章東方戰旗相伴-wx4pz

宋締
小說推薦宋締
在格里高利七世眼中,东帝国的皇帝就是在“挑拨”神圣罗马帝国皇权与教权之间的争斗,就是在阻挠教会的发展,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虽然自己和教皇国没有办法对宋帝国发动报复,但这并不妨碍格里高利七世在心中恶毒的诅咒赵祯,即便他连赵祯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拦截大宋使团就成为了格里高利七世的豪赌,若是让大宋使团在这时候把亨利四世带走,那之后自己便会陷入被动之中。
当然,这也给了格里高利七世一个很好的借口,大宋的使团为何会接走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
这一点只要是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去思考其中的问题,毕竟这里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土地,不是远在东方的宋帝国。
相比自己的野心,得罪宋人又如何?难道大宋皇帝还能派兵攻打罗马不成?
宋帝国的使团想要离开神圣罗马帝国,那罗马便是必经之路,只有经过罗马才能抵达地中海的港口。
对于那些巨无霸一般的舰船,格里高利七世是没有胆量去扣押的,一旦扣押无数的大宋战船就会封锁整个港口。
同时这样也等同于向宋帝国宣战,但对于大宋的使团,他们可以利用其它理由进行搜查……一旦发现年幼的亨利四世,那便是宋帝国“掳掠”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罪名,即便是宋帝国的强大也无法说清楚其中的缘由。
其它的诸侯国对于宋帝国的使团队伍来说没有任何问题,但教皇国却并不会轻易放行,这一点约翰比谁都清楚。
格里高利七世不是一个懦弱的人,相反他极为聪明也会审时度势,自己想要带着年幼的罗马皇帝离开帝国,就必须要和格里高利七世正面交锋一次。
而这场交锋来的也太快了,在刚刚抵达罗马城的时候,大宋的使团就被教皇卫队给包围住了,卫队长稍显局促又态度坚决的要搜查使团。
但好在约翰拥有了宋人的帮助,大宋派遣跟随而来的外交官是一个极富盛名的智者,同时也是大宋的宰相之一。
晏殊看了看对面充满求助目光的约翰,随后望向这个一身奇怪布条缝制在一起的卫队长,轻轻的笑道:“这是在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宋帝国的使团吗?如此无礼只会让你们自己蒙羞。”
作为翻译的鸿胪寺官员立刻义愤填膺的大声呵斥,并让四周围观的人越聚越多,这是教皇国罗马第一次和宋帝国的使团翻脸,之前宋帝国的使团也来过这里,并向教皇表达了宋帝国皇帝的敬意。
但现在剑拔弩张的局势让人惊讶,只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宋帝国的使团队伍虽然被教皇卫队阻挡了去路,但却并没与后退,也没有激烈反抗,只是从外向内把重要的人团团围住。
晏殊严格的遵循着大宋的外交原则,即对方没有使用武力的情况下,大宋使团也不会使用武力。
他一步步的向卫队长走去,四周的教皇卫队士兵紧张极了,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向宋帝国的使团挥出刀剑?
晏殊并无畏惧,相反他走的很坦然,也很“嚣张”使团的队伍就这样跟随在晏殊的身后向前移动,在古罗马的街道上,在一块块条石铺就的街面上,大宋的使团走出了前所未有的尊严和自信,同样也走出了独一无二的声音。
整齐的步伐落在条石地面上发出一阵阵鼓点声,强大而震撼人心,仿佛每一下都在敲击着罗马人的心脏。
曾经的汉家文明勇敢而好战,但现在他们却充满了智慧,赵祯把大宋变得强大,而汉家在强大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改变。
大宋的使团在晏殊的率领下不断前进,而四周的罗马人默默无语,同时也极为震惊,不到百人的队伍居然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也许是晏殊的态度,也许是晏殊的气势,也许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羞愤,卫队长在被逼到广场上的时候终于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战!”
原本温文尔雅的晏殊猛然间变成了百战猛士一般,突如其来的暴喝差点让卫队长手中的长剑落地,四周围观的罗马人也被吓了一跳。
因为大宋使团随着晏殊的暴喝同时发出呐喊:“战!战!战!”
巨大的龙旗被树立起来,罗马人第一次看到宋军的战旗,一只没有翅膀的龙,嘴中咬着两柄相交的剑。
而随着战旗的举起,大宋使团的队形再次发生了改变,明显是三人一组看似疏漏却又重叠相交的模样,错落有致。
使团原本看上去颇为宽大的衣服被掀开,里面是散发着金属光泽的板甲,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冰冷…………
横刀出鞘,锐不可当;棘弩上弦,寒意乍现。
使团中除了几个文职以外便都是军中精锐,这些百战老兵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可不是没经历过战争的教皇卫队所能比拟的。
若是在数百年后,这些教皇卫队可不会像现在一样容易对付,那时候的瑞士卫队已经成为教皇卫队的专属,瑞士雇佣兵们忠诚勇敢,坚毅如同钢铁,悍不畏死。
但现在的教皇卫队乃是由诸多教皇国统治下的领主贵族贡献的,没有什么样的标准,也没有多少战力。
他们的战力虽然不敢,但胆子却不小,因为他们在罗马的地位很高,是能够直接见到和接触到教皇的人。
只不过在宋军面前,他们的那种气势和高贵一文不值,强大的大宋可不会卖他们的帐,你不动手便好,若是敢在使团面前拔剑,那就注定是在与大宋为敌。
大宋秉持一种习惯,这也是赵祯留下的影响“战争什么时候开始你说的算,但什么时候结束却是我说的算!”
在卫队长拔剑的一瞬间,晏殊就收起了原本的客气,随着一声暴喝之后,他也迅速退到使团中央。
作为大宋使团的正使,他拥有在使团被攻击时宣战和反击的权利,这不光是为了保护使团的安全,更是为了捍卫大宋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