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tad精彩絕倫的小說 明末黑太子討論-第778章:一敗再敗讀書-gllgx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尽管内城里拥有高达八千骑兵,但前期投入阻击的骑兵数量并不多,只有张一龙麾下近卫营的骑兵子营大半,以及暂时归属王之纶指挥的五百人而已。
但就是这一千来人的骑兵部队,便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在战场上横冲直撞,专挑敌军多的地方下手,让兄弟部队非常不适的同时,令清军更是感到如梗在喉。
每股骑兵部队都是单独作战,并不会像坦克部队一样协同步兵进退,尤其强调所部的机动性与冲击力。
在撕破清军防线之后,便会从缺口处鱼贯而入,紧接着便向两翼进行横向突破。
就是利用己方的战马优势,从侧面将清军进攻部队的横截面给彻底打穿。
如此一来,清军在前线的进攻力量变成了薄薄的一层,只有最前方的一两排在与明军步兵交锋。
后面的人都在应付跟旋风一样冲杀过来的明军骑兵,不这样也不行,驷马并行驰骋,长柄大刀一横,几乎可以收割整条街上的清军士兵。
一旦让骑兵奔驰起来,己方还没有趁手的武器和障碍物进行阻击的话,要杀死一个骑兵,恐怕得付出好几个步兵的代价。
清军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便是如此,用腰刀完全抵挡不住对方的长柄大刀和狼牙棒,用箭矢只能射马,射不死上面的骑兵。
光是遭到明军骑兵反冲锋的前五分钟,清军各部便伤毙了不下千人之多,等于一下子有超过两成的兵力失去了战斗力。
八旗大兵倒是骁勇善战,可是没有战马作为依托,仅凭手里的弓箭进行匆忙施射,效果并不上佳。
明军骑兵来的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就跟风卷残云一般,清军人少便抵挡不住,人多还可能被其践踏致死。
更让清军将领们恼火的是,这些该死的明军骑兵严重牵制了对于己方正面的冲锋,让突击的兵力被严重削弱了。
中后排的大清天兵疲于招架明军骑兵,进而忽视了对于前排的支援,直接导致最前方的勇士们遭到了明军步兵在人数上的打压。
在坦克的支援下,明军步兵一边投掷手榴弹,一边缓缓向前推进。
只要用手榴弹切断了清军持续支援前排白刃战的兵力,那么与己方进行短兵相接的敌人就很容易被解决掉了。
三四个人围攻一个狗鞑子,有正面佯攻的,有侧面偷袭的,石灰、沙子一起撇,让狗鞑子防不胜防。
残垣断壁上的厂卫更是用火箭给附近的狗鞑子挨个点名,他们所使用帮有油袋的箭矢只要射到清军士兵的甲衣上,袋子破裂,石油便会被箭头上的明火引燃。
一旦被这玩意射中,十有九九的清军士兵会骤然放弃厮杀,旋即变成“驴打滚”!
在意识到己方全员冲锋都无法撼动当面的狗蛮子防线之后,很多汉军与天佑军的士兵都开始心生动瑶。
对面的狗蛮子装备了铁甲战车,他们无法力敌。
狗蛮子士兵身披重甲,虽然行动缓慢,可几乎刀枪不入。
最重要的是,对方似乎根本就不怕所向披靡的大清天兵,反而大有越战越勇之势。
大清王师打的就是舍我其谁的一股王霸之势,这下没了气势,兵器装备又不占优,这还如何击退不计其数的狗蛮子?
打仗凭的便是一口气,这口气没了,也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即便是已经在明军防线上撕开的十几处缺口,也很快被援兵给堵上了。
清军是不怕死,明军是怕不死!
在发现对方真的敢于跟自己玩命之后,连八旗兵都觉得是役已然无法取胜了。
但仍然凭借顽强的毅力在与面前的明军奋勇厮杀,只要没听见象征撤退的牛角号声,便要一直打下去,否则便要就得按逃兵被地处决。
双方硬碰硬相持了半小时不到,清军在付出了近两千人当场伤毙的代价之后,从天佑军和汉军这边开始全线崩溃。
八旗兵愿意为皇上就尽忠,他们这些也愿意,但只是口头上的尽忠,真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能活命,谁还想死啊?
“狗蛮子神勇!”
“风紧扯呼啊!”
“顶不住啦!”
“速撤!”
场面无比混乱,常国芳是不敢下达这种命令的,还在查找是哪个混帐喊出来的时候,所部士兵就已经自行溃败下来了。
“站住!给本将顶住!违令者斩!”
常国芳生怕被鄂莫克图与布延联手报给皇上,作为是役战败的替罪羊,故而还在严令下属不准后撤。
然而兵败如山倒,这会儿没人听这个上司当场放屁,众人全都自动无视他的屁话,一股脑地往后跑。
现在别说不跑,就算跑得比同伴稍慢一些,恐怕都得被背后杀过来的狗蛮子给射杀,天佑军的士兵一个个都是“归心似箭”。
他们原本冲过来只有三百余人,已经当场倒下了上百人,剩下的人哪还有心思继续打下去,再在战场上多呆一会儿,保不齐大伙都得死在这。
一跑不要紧,由于后背冲着对方,完全没有任何防范,被明军杀伤之的人变得更多了,直接有五六十人被火枪与手榴弹给撂倒在地。
“将爷快走!迟则休矣!”
亲兵见到大势不妙,立刻架起还在向逃兵下令的主子,再不走的话,等狗蛮子扑上来,那连他们这些人都跑不了了。
“尔等……唉呀……”
败退不要紧,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做首先溃败之人,否则即便能从战场逃脱,回去也要被严惩不贷,常国芳对此是一清二楚的。
面对退潮一般的己部士兵,以及迅猛冲杀过来的明军,可光着急上火是没有任何用的,常国芳一边慨叹时运不济,一边跟着众人一起跑路。
跑能跑到哪去呢?
如此狭窄的纵深都可以被城头的重炮直接打穿!
等东边的狗蛮子冲杀过来,恐怕连这点纵深都不会有了。
为了不被蛮明俘获,乃至被磔示处死,还是快些找地洞逃出城去再说。
“不准后退!放箭!”
负责在常国芳身后督战的便是已经选择自尽的图赖的部将喀喀木,主子位高权重,都能为皇上尽忠,这些尼堪也必须如此才算称职。
在看到常国芳所部士兵被狗蛮子打得溃不成军之后,喀喀木仅仅说了一句军令,便立刻让手下放箭射杀逃兵。
要么去杀狗蛮子,要么就得死在八旗大兵的箭下!
都像常国芳所部这般畏敌怯战,王师还如何能够攻占蛮明的皇城?
“喀喀木!你……”
八旗兵素来杀人不眨眼,不论是敌人还是友军,只要发现不随自己心愿,便会立刻下死手,常国芳的部下立刻被飞来的箭雨撂倒了数十人之多。
“违抗军令!死不足惜!”
喀喀木用生硬的汉化简单说了一下,根本没有让手下停止的意思,常国芳是恭顺王孔有德的人,姑且给孔有德面子,才没将这厮也给一并射杀。
“都给本将杀回去!砍翻狗蛮子!重重有赏!”
常国芳无法与八旗将领直接动手,只得硬着头皮带着快要精神崩溃的手下再顺着原路打回去,能打成甚子模样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尾随败兵而至的明军已经出现在常国芳所部的身后了,这一小撮天佑军就被两伙人夹在中间。
“当下是我八旗健儿报效皇恩之时!都给爷上去!”
喀喀木早已做好了战殁的准备,在主子图赖自尽之后,他也知道自己回去也要被严惩,便决心在城内死战到底。
一百多镶黄旗的八旗兵与几十个常国芳手下的天佑军士兵,打算击退掩杀过来的上百明军士兵。
只是明军都装备了坦克,尤其是东宫卫队的各旅,至少达到一个排的步兵装备一辆,在没有清军骑兵的战场上便是舍我其谁的大杀器。
紧跟败兵冲过来只有两辆坦克,但就是这两辆坦克上的小佛郎机,便给喀喀木所部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损失。
“轰……轰……”
适才被己方骑兵一顿搅和,以至于坦克兵为了避免误伤友军,都没怎么发挥,现在总算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连续发射了六枚霰弹,密集的弹雨直接将前排的约四五十名狗鞑子当场打成筛子,空气中骤然迸发出一片片的血雾。
随着战斗的持续,王之纶的诸多手下都将太子爷推崇的步坦协同战术演绎地得更为娴熟,只要狗鞑子进攻,己方便会停止前进,原地开火。
较于火枪与刺刀,炮弹与手榴弹更容易杀伤狗鞑子,爆炸所产生的战果也更高一些,伤亡反而更小,所以各部都喜欢这么打。
尤其是发现狗鞑子没有火炮的掩护,根本就打不动王师的坦克,在短兵相接时更对己方士兵身披的重甲无可奈何之后,大伙便更加放心了。
“我八旗健儿没有孬种!都给爷冲上去!为图赖主子报仇雪恨!”
喀喀木一边冲锋,还不忘用图赖来激励部下,图赖已经死了,他们便没有退路了,要么战死在城内,要么打下蛮明的皇城。
“唉……”
常国芳内心早已绝望,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一个一心赴死的废柴呢?
明知道狗蛮子的火力甚猛,还仍旧冥顽不灵地押着大伙往上冲,这不是找死么?
没等跑到狗蛮子的面前,连人家的边都没摸到,便损失过半兵力了。
近七八十名边施射边奔跑的八旗大兵像活靶子似的,被凶猛的火力撂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或许后退之后再行集结,还能有翻盘的机会,可如此冲杀,那是一点赢的可能都没有,兵力都被这个蠢材给白白葬送掉了。
“啊……”
喀喀木跑着跑着,只觉得肩头一疼,腰部也传来痛楚,便明白自己也受伤了,捂着伤口发出一声惨叫,用腰刀支在地上,勉强不让自己倒下。
“给爷……射杀……常国芳!”
即便如此,喀喀木仍旧瞄着自己视野里的常国芳,见到对方察觉自己受伤,立刻趁乱往后逃,喀喀木便断断续续地对亲兵下达了一道死命令。
“啊……”
哼哼!
算你倒霉!
常国芳见到喀喀木中弹,便顿觉自己的机会来了,想都不想便立刻撒腿就跑,他可不想给那个莽夫陪葬。
然而没跑出去二十步,便感到背后生疼,连身躯都难以动弹,双腿完全无法奔跑,呼吸几乎骤停,这便是自己中箭了。
“你……”
明军是很少用弓箭的,唯一的可能便是八旗兵,露出难以置信表情的常国芳没想到喀喀木会对自己下死手。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常国芳扭过身子,看着不远处也已经变得有气无力的喀喀木,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个莽夫给暗算,真是冤死了。
“省得你……再投诚!”
既然投了大清,那便不能反水了!
喀喀木看着几乎沾满手掌上的鲜血,深知自己时间不多。
在亲兵的搀扶下,找了一处废墟里的旮旯,一屁股坐在满是焦土的角落里。
“去吧!给爷杀几个狗蛮子!便是尔等尽忠了!”
喀喀木说完便像图赖一样,挥刀自刎而死。
他认为如此便算是自己自尽,不算狗蛮子的战果。
即便败了,所部尽灭,也不能被狗蛮子俘获。
自己没为皇上建功,便不能为皇上抹黑。
镶黄旗的勇士,不管身份高低,没有一个是孬种,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喀喀木手下三百披甲兵倒是悍勇,是役全员战殁,没有一个逃跑或者投降。
“大爷饶命!我等愿降!愿降啊!”
常国芳手下的天佑兵就不同了,他们都认为没必要跟八旗老爷一样战死沙场。
只要能活命,给口饭吃,为谁卖命不是卖啊!
楼姐卖的是身子,他们卖的是力气,大伙都是同行嘛……
在身边督战的八旗兵一死,天佑兵便知道自己二次反水的机会来了。
这会儿就没必须继续演下去了!
只要逃过这一劫,咱摇身一变,还可以成为大明王师的一员嘛!
起初跟着恭顺王孔有德投了大清,实在是迫不得已。
如今必须弃暗投明,然后痛改前非!
跟着狗太子……不,太子殿下!
一起去打皇上……皇太鸡那个狗鞑子!
心狠手辣的皇太鸡令众人为非作歹,实在是太可恨了,必须遇而诛之才行!
“是啊!愿降!愿降!大爷手下留情!”
在八旗兵全员尽没,自己的将爷又被射杀之后,残余的十几个天佑兵纷纷跪地乞降。
多蹦达哪怕片刻,他们便会被明军给屠戮一空了。
这年头,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入你老木!早降还用大爷费这等力气?”
怒不可遏的明军士兵一脚踹翻眼前放下武器的狗鞑子,打到最后才投降,亏你们想得出来。
“都绑了,先行押下去!”
俘虏也是值钱的,而且抓到活的狗鞑子将领,太子爷还会另外有赏。
眼前的这些人虽说都是小兵,可他们应该认识自己的上司。
当场战殁七人,都因失血过多而死,剩下的均是负了轻伤,经过简单包扎,便可以继续投入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