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愛下-第四百二十一章:審判看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英灵殿会议厅,在更多的时候它被用于每一年毕业时希尔伯特·让·昂热校长为毕业生颁发证书和奖章的场地,但在少部分的时候,它也会被用于一些严肃的场合。
比如秘党的听证会。
“肃静。”所罗门王敲了敲木锤。
于是会议厅内一片寂静,陪审团的院系主任与终身教授们面无表情,一身黑衣伫立在台侧像是一尊尊墓碑,年迈的脸上写满了对历史的倦怠和漠然,由他们作为陪审团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他们的判决绝对公正,不会留给罪人任何逃出生天的机会。
在会议厅的左右侧是遴选出来的学生代表,多为学生会与狮心会的干部们,坐在两侧高低分明的长阶上,坐姿严谨肃穆沉默地看着大厅最中心方形木栏中的金发女孩。
“我宣布听证会正式开始。”高台上一席黑袍的所罗门庄严地说,“卡梅尔小镇枪击案一事近日在学院内产生了激烈的讨论,正反双方各执一词言辞激烈,就曼蒂·冈萨雷斯是否通敌叛党,勾结党外势力一事,秘党代表方调查组提出了强有力的控诉以及铁证。”
他低头拿起文件说,“其中包括凶器上的指纹、贤者之石的来源、以及枪口入射的角度…七项铁证在近日内已经收集呈堂,而被控诉方迄今为止做出的自我辩护是…无,被控诉方没有进行任何自我辩护!”
会议厅里立刻议论纷纷了起来,但下一刻所罗门外又立刻敲动木锤,“肃静。”
这时,会议厅一侧的调查组站立了起来,说话的是一位年纪轻轻的男士,修身的西服和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流露出了干练和沉静,“所罗门王阁下,被控方保持沉默直到了现在,已经可以视为消极应对法庭了,我建议直接进入最后的问罪流程,尽快将被控方移交到执行部的管控下。”
所罗门王迟疑了数秒,但视线落在木栏中一直保持安静的女孩后,最终还是敲下了木槌,“曼蒂·冈萨雷斯,你承认是自己开枪重伤执行部专员林年吗?”
回答他的是沉默。
“曼蒂·冈萨雷斯,你承认自己隶属于党外势力,并经过党外势力的指示做出此次暗杀行动吗?”
依旧是沉默。
“曼蒂·冈萨雷斯,在此次听证会后你将失去所有辩护权、上诉权,并会移交至执行部审讯室,你的沉默将会让你失去最后的自我辩护机会。”
沉默。
听证会两侧,有人举手了。
所罗门王看了过去,举手的人是学生代表,而在学生代表中这人也是相当有分量的存在,他点了点头示意准允发言。
人群中,狮心会的会长,楚子航站了起来看向木栏后的女孩开口说,“你现在的样子,他会很失望。”
这句话说完后他就不再开口了,安静地看着那个女孩,而那个女孩也依旧保持着沉默,像是死了一样。
楚子航坐下了,不再有任何动静了,而所罗门王扫视整个英灵殿的会议厅,没有人再有发言的意思,其实楚子航这次的举手本该是会被忽略的,但奈何这次听证会太过简短了,简直像是在死刑前的一次简单问话,没有任何辩护的审讯无异于是单方面的制裁…他倒是挺想看见有人站出来提出异议,但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为这个女孩说话,而她也没有为自己做出哪怕一个辩护。
就在所罗门王准备抬起木槌敲定时,忽然有人又开口了。
“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就说话。”
“肃静,无关者请保持安静。”所罗门王敲动木槌厉声说。
可场内所有人此刻都注视向了说话的人,面色沉重。
木栏后,女孩听见这个声音,微微抬头,看了过去,见到了那个黑发的女孩,对方正在遥遥地看着自己,眼中的情绪复杂地让人惧怕去解读。
直到最后曼蒂·冈萨雷斯只露出了一个难以言喻的笑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不清楚是在放弃,还是真正地在最后对自己进行了一次无效的辩护。
所罗门王的木槌也在此刻落定了,做出了最后的宣判,“曼蒂·冈萨雷斯,涉嫌一级谋杀案、践踏党纪党规、勾结党外势力、藐视法庭、态度恶劣情节严重,经审判会裁决,余生永无上诉权、辩护权、不得假释、不得减刑,终身监禁!”
一锤定音。
笔记本电脑屏幕中的画面就此停住了,进度条走到了结尾,画面黯了下去跳出了暂停的提示。

身穿病号服的林年坐在椅子上,他将这份四个月前的录像翻来覆去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直到这一次才没有再拖动进度条回到最开始的位置。
他看向一旁坐在床沿边上同样陪伴着的曼施坦因教授问,“终身监禁?”
网游之问天
“位于切尔诺贝利的秘密监狱,你应该知道那个地方,在三个月前她已经被调查组以及执行部的人共同押送上了刑车,经过长度运送在9月20日抵达了目的地,直到今天已经是她服刑的第二个月了。”曼施坦因说。
“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不得辩护,不得上诉。”林年看着暂停标示旁那预览的虚化的法庭画面轻声说,“这等于给她的余生画上了句号。”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是省略号,关进了那里并不意味着死亡,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能在里面忏悔和自我救赎。”
“在一片核辐射区域里进行自我救赎?”林年问,“最关键的是她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林年…”曼施坦因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以叹息结尾,伸手摇晃了两下轻轻按住了椅子上林年的肩膀,“…现在已经晚了。”
“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好吗?曼施坦因教授。”林年避开了曼施坦因的手,盯着屏幕说,“你是她的导师,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又会做出怎么样的事情…我是受害者,你就连受害者说的话都不相信吗?打伤我的人另有他人,而不是她。”
曼施坦因的眼中掠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话涌到了喉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脸色有些异常的红润,死死地压抑住了那一份欲要勃发的情绪,沉闷地说,“我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就算证据摆在我的面前我也不愿意相信,我找到过他,拜托施耐德让我见她一面,我问她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她却什么也没有说,什么都没有,你认为她是什么意思?”
变相的默认么…
“那把伯莱塔是她的配枪,而枪上也只有她的指纹,监控录像被提前击坠,没有第三人在场的任何痕迹,而最重要的是…她的言灵。”曼施坦因深吸了口气,“她的言灵并不是在案记录的‘山’,调查组抽取了她的血液进行化验,事实证明她的血统的确超标了…在后续的言灵测试中经过龙文强制性诱导释放出的那个言灵也的确也符合枪击案的细节。”
“戒律。”林年说。
“与党外势力勾结谋害执行部专员,你知道这是什么罪责么?”曼施坦因声音里全是颤抖,那双手也忍不住攥成了拳头,“我让她不要认罪,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帮她,但她却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她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而她也愿意接受,你知道我跑了多少次执行部,直到被调查组软禁吗?但她都把这一切置若罔闻了…我想帮她…我真的想帮她…但我帮不到…”
林年闭上了眼睛,似乎能感受到曼施坦因那股无奈到愤怒的崩溃情绪,曼蒂是他的学生,他多么想相信曼蒂是无罪的,但他的信任却屡次的被不争的事实给踏碎了,在这四个月里强行让他接受了这个痛苦的现实…他的学生就是杀人凶手,而他一直以来的坚持就像是玩笑一样被揉碎在了那一片片无言的沉默里。
腹黑老公追萌妻
林年现在算是清楚就算自己是真相的唯一一个人,可他的话语权也已经微乎其微了,审判已经落定了,人也被送到了关押地,如果说一个人被抬进了棺材里还算不上死亡的话,那如今写着曼蒂·冈萨雷斯的这口棺材已经封入了土里,想要将她刨出来想要逾越的山峰却是一重接一重。
“我明白了。”林年说,“这件事从长计议。”
曼施坦因看向林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只以为林年之前为曼蒂的辩解不过是想要隐瞒事实,帮助那个女孩脱罪,因为他是了解林年的,这个男孩有些时候将友谊和情分看得比什么都重。
“这件事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牵扯了很多事情。”林年没有跟曼施坦因进行争论了,“我需要时间来整理一下思绪。”
“这四个月里发生了许多事情,可能你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接受,但在这段时间里你的姐姐从没有停下来看过你…我觉得你应该花更多时间跟她谈一谈。”曼施坦因垂着头说,“我希望你能想开一些,起码因为你暂时没有大碍,她没有真正伤害到任何人,才没有被党规直接清洗出局,而是终身监禁…”
“不,有人受伤了,而且伤势很严重,不过不是我。”林年说。
“谁…?”
至尊 劍 皇
“没什么…”许久后林年缓缓摇头,“我现在有些累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曼施坦因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走出病房时带上了大门,只留下了林年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他合上眼,眼前再度浮现起了记忆中的那一幕,那个女孩最后的嘶吼声的含义终于也浮现而起了。
在最后一刻她不是想求救,而是想要提醒林年。
那一枪要瞄准的根本不是她,而是林年。
亦或者说林年身后的那个人。
“叶列娜,你还在吗?”林年轻声呼唤道。
可病房里没有人回应他,窗帘被风吹起,冻彻心扉的雪花飘入其中,校园外冰封千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