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2fb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狂兵 線上看-第4760章 這是一場殺你的局!閲讀-z9h5t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你的转变,让我难以置信。”塞巴斯蒂安科看着拉斐尔,声音冷冷:“以前的你,直来直去,而现在,似乎处处都是演技。”
这似乎是一场局,一个要把黄金家族执法队长置于死地的局。
当故人的性格发生转变,已经不按照往常的套路出牌的时候,那么,另外一方的劣势也就越来越明显了。
“确实难以置信,放在以前,我也不会认为自己能变成这样。”拉斐尔冷冷地笑了笑,精致的五官中写满了嘲讽:“而这种令人憎恶的转变,都是拜你所赐。”
“令人憎恶的转变?”塞巴斯蒂安科冷哼了一声:“你说的没错,这种变化,确实让人极度憎恶,真的很难得,这种时候,你还能有那么一丁点的自知之明。”
“其实,我本来不想杀你,这些年来,我本想放下一切,淡化那些过往,但是,维拉死了,以往的那些仇恨,我重又全都想起来了。”拉斐尔冷声说道:“所以,你必须要死,塞巴。”
他们之间的仇恨,本来就是不可调和的,那些东西,和生死有关。
“维拉该死,这句话我早就说过一百遍,当然,你也一样。”塞巴斯蒂安科看着拉斐尔,目光中带着浓郁的凌厉之意:“我和你所不同的是,我从来都没想过放下那些过往,曾经压在我心底的仇恨,还将继续下去,永远都无法淡化!”
“所以,你又多给了我一个杀你的理由,毕竟,在以前,我以为你对付我,更多的是出于职责。”拉斐尔冷冷地说道。
塞巴斯蒂安科很是意外的发现,此时,拉斐尔的身上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伤势,气息仍旧在不断往上攀升着!
那一股人如利剑般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样的恢复速度,饶是塞巴斯蒂安科见多识广,也仍旧觉得难以置信!
毕竟,他的执法权杖当时砸在拉斐尔的后背上,绝对给对方造成了不轻的伤害,后来,后者强行爆发,刺穿塞巴斯蒂安科的胳膊,也必然使得她付出了伤上加伤的代价!
大家彼此都是巅峰武者,对于这种伤势的理解自然再深不过了,塞巴斯蒂安科可不相信,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拉斐尔竟然能够恢复到这种程度!简直是视这双重伤害于无物!
“受了那样的内伤,不可能恢复地如此之快!”塞巴斯蒂安科握着金色长剑,而他的目光中,除了审视和警惕,还一直有着怀疑之色:“拉斐尔,在你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是完全超出你的认知的。”拉斐尔的语气之中带着清晰的嘲讽意味,她说道:“堂堂的黄金家族执法队长,也不过是孤陋寡闻的井底之蛙而已。”
“今天,你为何要提出三天后重返卡斯蒂亚?”塞巴斯蒂安科并没有计较拉斐尔的嘲讽,而是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我现在还判断不出,你的那句话到底是不是谎言。”
拉斐尔的俏脸之上涌出了一股轻蔑之色:“所以,说你愚蠢,真的没说错。”
停顿了一下,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金色长棍:“否则的话,这个东西,怎么会到了我的手里呢?”
亚特兰蒂斯的执法权杖,如今就被拉斐尔攥在手中。
这种霸道的武器放在她的手里,竟然产生了一种很和谐的感觉。
这一刻,看着握着执法权杖的拉斐尔,塞巴斯蒂安科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好像这个女人本来以伤换伤的目标就是拿到执法权杖,而不是杀掉他这个执法队长。
不过,这个理由有点太过荒谬了,塞巴斯蒂安科摇了摇头,将这种想法排除出脑海。
“别再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拉斐尔。”塞巴斯蒂安科说道:“维拉已经死了,你虽然也很该死,但是,如果悬崖勒马,我想,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奇葩,不过,站在塞巴斯蒂安科的立场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毕竟,现在的执法队长,战力还不足巅峰期的五成。
“呵呵,塞巴斯蒂安科,你刚刚还说我该死,现在又要放我一马,你说的越多,就证明你的内心越是没有把握战胜我。”拉斐尔笑了笑:“看来,我的那一剑,对你所造成的伤害,可能比想象中要大很多。”
塞巴斯蒂安科没有再出声。
显然,拉斐尔说的没错,一针见血。
这一男一女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四下无人的巷口中,一片沉默笼罩着他们。
毕竟彼此都是超级高手,这种情况下,可能谁先动手,谁就先露出破绽。
这样的破绽若是被对方抓住,可能就找不到反击的机会了。
尤其是塞巴斯蒂安科,他的肩膀受创之后,所能够发挥出的战斗力估计还不足五成,而此时,拉斐尔的气势却在节节攀升,看起来胜算要大上很多。
在这种前提下,塞巴斯蒂安科更不可能选择提前动手了。
他已经被拉斐尔算计了一次,说不定还会有第二次!
这个女人的演技炉火纯青,连苏锐都看不清楚真相如何,饶是老辣的塞巴斯蒂安科,也判断不出接下来还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等待着自己。
夜风吹过,这一男一女静静而立。
两人的身上都腾起了气势,但是,塞巴斯蒂安科却明显弱上一筹。
“如果再打一场的话,我想,我们可以互换武器。”在长达十几分钟的沉默之后,塞巴斯蒂安科率先开口说道。
很显然,拉斐尔的金色长剑,塞巴斯蒂安科用起来并不顺手。
但是,到了这种时候,拉斐尔是绝对不可能把塞巴斯蒂安科的执法权杖还给他的!
塞巴斯蒂安科的这句话,所换来的却是浓浓的嘲讽!
“你这是在示弱吗?这可真的很不像你啊。”拉斐尔嘲讽地说道:“可是,我下午已经告诉你了,这一个执法权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该属于我了。”
说着,她把执法权杖在地面重重一顿,下方的水泥路面顿时四分五裂!
数道裂痕开始朝着塞巴斯蒂安科的位置扩散而去!而且速度极快!
这地面的裂痕明显是可以控制的!拉斐尔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
塞巴斯蒂安科抬起了脚,重重地踩了下去!
砰!
一声闷响,执法队长脚下的地面顿时四分五裂!
同样的,无数道裂痕从他的脚底下延伸出去,和从拉斐尔脚下蔓延而来的裂痕迅速接触在了一起!
当这两大片裂痕接触的时候,细细密密的烟尘随之从交接点升腾起来!
说完这句话,几个黑衣身影破空而来,落在了塞巴斯蒂安科的身边!将其所能突围的各个角度都围住了!
而此时的苏锐,正在朝着凯斯帝林的所在位置而去,那个位置和此地是反方向,根本不可能来得及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