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q20优美都市小说 一把砍刀平大唐 起點-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灼熱的金子-n3f7l

一把砍刀平大唐
小說推薦一把砍刀平大唐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灼热的金子
盖亚大陆的金银神庙的少年祭司丁烟,他和那些盖亚大陆的贵族他们一起冶炼那个自己金矿开采出来的金子。
当那些金子混杂着三成的银子被铸造成为金币的时候,那个丁烟的收入一下子就增长了两成半。
那个灼热的金汁,让那个盖亚大陆的贵族们感到心惊胆战,可是那个财富的诱惑,让那些盖亚大陆的贵族们,他们宁愿忍耐着那个呛人的气味和那个丁烟他们一起干活。
事实上,那个丁烟他们不仅仅有金币和银币的铸造工厂,还有那个各种金属的冶炼工厂。
正是因为那个金银神庙的丁烟他们拥有数量众多的作坊和工厂,他才能够在和汤章威的对阵中虽然屈居下风,却永远不言放弃。
那个汤章威手下的探子,和那个韦婉儿旗下的夜不收,他们经常到那个金银神庙少祭司丁烟的地盘去探查。
那个丁烟的手下,他们用了许多办法,目的就是让那个大唐的探子们有去无回,可是许多大唐艺高人胆大的夜不收,他们还是能够轻松在那个丁烟的地盘上进出。
汤章威在那个茶糜山城堡里,和那个美女伯爵古蕾蕾把酒言欢。
女伯爵古蕾蕾她的管家虞王蓉,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那个汤章威,她曲意逢迎,只为让那个汤章威开心。
那个茶糜山的人他们一个比一个自豪,他们可以利用那个大唐传过来的茶叶制作技术来做茶叶,同时那个古蕾蕾对他们也很好。
那个遂宁公主,她带着大唐贵族来到了茶糜山城堡。
那个佘冰冰,和费雪纯,以及诸亦菲他们也带着人过来了。
这些厉害的大唐商人,和大唐贵族骑兵,他们既然到了那个大唐移民以外的地方,他们就开心的享受着那个茶糜山的美食。
这些人他们过得十分开心,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那个茶糜山的一切都让他们感到很惊奇。
那个古蕾蕾,她亲自为他们煮了奶茶,让这些人享受了贵宾待遇。
当然,那个古蕾蕾也得到了那个费雪纯的帮助,那个费雪纯在此设立了货栈。
佘冰冰,和诸亦菲,他们也在这里设立了交易点。
遂宁公主则让自己的部下,在这里搞了一个养马基地,从此这里就有了大唐的贵族骑兵帮助茶糜山城堡防守了。
古蕾蕾有了这些人的帮助,就不用再害怕没有钱赚,和受到那个金银神庙等祭司军队,和其他盖亚大陆贵族们的威胁了。
那个古蕾蕾高兴了,那个茶糜山百姓的生活也改善了,这一切都让那个茶糜山的人十分自豪。“可是向北你最远只能走到冰川。”
“如果走水路,你就能到达冰川以北。在我出生的地方以西,再走几天的路程,那要看季节,就到了陆地的尽头,就到了大海的边缘。那水非常咸,而且从来不冻,尽管有时候可以看到巨大的冰山。他们说有人乘船去过冰川以北,去狩猎生活在水里的动物。”汤章威说。
“你是说像是盖亚大陆人用来过河的碗形船吗?”
“像那样,我想,只是更大更结实。我从来没见过,所以我一直不太相信那个故事,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沙拉穆多人,见到了他们造的船。很多树长在大母亲河岸边,在他们的营地附近,那是大树。他们用大树造船。等你遇到他们你才会相信的,韦婉儿。他们不仅用船过河,他们还乘那些船旅行,既顺流而下,也逆水而上。”
韦婉儿注意到他的热情。既然困惑已除,他非常盼望再见到他们。然而,她并未想着见到汤章威的另一伙族人,因为天上那奇异的光芒令她担忧。她并不确切地知道为什么。那使她不安,她希望自己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但是,那并不像地震那样使她充满恐惧。地震不仅仅是因为摇动坚固的大地,令人害怕,而且因为它总是给她的生活造成剧烈的、痛苦的转变。
一场地震使她同自己的族人分离,并且赐给了她一个大相径庭的童年,另一场地震使她从部族中被流放,至少给了勃劳德放逐她的借口。即便是遥远的东南方发生的一场火山喷发也落了他们满身火山灰,那似乎预示着她即将离开盖亚大陆人.尽管那是她自己的选择,而不是被迫的。然而,她不知道天上的征兆预示着什么,或者这是否是征兆。
“我确信,白无敌会认为这样的天空是某件事的征兆,”韦婉儿说。“沙漠多你是怎么想的。汤章威它是个征兆吗?也许它预示着……好事”
“我……我不知道,韦婉儿。”他的族人相信,当北极光呈红色的时候,它通常被认为是个警告,但不总是这样。有时候它只预示某件大事的发生。“我不是圣母侍者。它可能是个好事情的征兆。”
韦婉儿往她的春黄菊茶里掺了一点儿耧斗菜根和苦艾,给自己制成效力稍强的镇静饮料,然而,营地上的熊和天空中奇异的光令她不安。虽然服了镇静剂,她仍然感到难以入睡.她翻来覆去,试了各种姿势设法入睡,她知道自己的折腾肯定打扰了汤章威。等到她终于迷糊睡过去了,但一个清清楚楚的梦却呈现在眼前。
一声愤怒的吼叫打破了寂静,围观的人群惊恐地向后跳开了。巨大的洞熊推动笼门,将其控倒在地上.发疯的熊出笼了!勃劳德站在它的肩上,另外两个男人揪住它的毛。突然,其中一个被那头猛兽抓住了,还未等他叫出声来,就被它用力一搂,折断了脊骨。莫格乌们捧起尸体,庄严地抬进山洞。白无敌穿着熊皮大氅。跛行在前面。
韦婉儿凝视着一股白色的液体倾倒在一个有裂纹的木碗中。这种液体变成了血红色,又粘又稠.其中流动射一缕白色的、明亮的带状物.她感到焦虑,她做错了什么事。碗中不应当剩下任何液体。她把它带到唇边,一口喝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