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sv笔下生花的小說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txt-第三百七十九章 鐵血安全員相伴-8yzth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出了这档子事儿,徐清和张骐骏再也无心吃饭了,让乘务长顺便把机组餐都收了去。
待到乘务长出了驾驶舱,张骐骏戳了戳徐清的手臂,问道:“你刚才跟乘务长说的是什么?什么初产,经产?”
“不就是第一次生孩子,还有就是以前生过孩子嘛。”徐清心里一团乱麻,只是随口应付了下张骐骏。
张骐骏顿时不满起来:“那就说人话不行吗?什么初产,经产,搞得我像个傻子!”
刚刚徐清和乘务长一通对话,两人都是心领神会,而身为机长的张骐骏愣是一句话没搞明白,这很伤张骐骏的自尊。
“平时不读书,现在跟个文盲似的,还怪我了?”徐清被张骐骏吵得烦了,反唇相讥道。
张骐骏气得火冒三丈,哪个正常男的会闲得去看怀孕分娩方面的书?还是徐清在拐弯抹角地嘲讽他单身狗的身份?
“那你说,你咋就知道了?你是飞行员,不是妇产科医生啊!平时都看得啥?不务正业!”张骐骏反击道。
徐清脑子里还在回忆自己看管怀孕分娩的知识,这下被张骐骏三番两次地打断,脸色顿时沉下来了:“我有老婆,我有一个已经在怀孕的老婆!平时看一些这方面的书充实一下自己不行吗?国家是哪条法律规定了飞行员不能看怀孕分娩方面的书了?还是公司有规定咱们只能看有关飞行技术方面的书?”
徐清一番言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镇得张骐骏眼眶子都红了。
张骐骏真的伤心了,徐清就是在攻击他单身狗的身份!单身有罪吗?他是犯下了何等的罪孽要承受同事如此痛彻心扉的攻讦?
就算张骐骏的铁石心肠,在徐清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直击灵魂的讽刺之后,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张骐骏跟个戏精似的,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仿佛徐清的话针对他的人格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不理神经病一样的张骐骏,徐清暗自在思量着。如果这个孕妇是初产,那从现在到真正生孩子,怎么也要四个小时之后,这还是算比较快的。有的初产妇长的能到半天,甚至一天的都有。所以,如果这个孕妇是初产妇,那问题还算是好解决些。
但是如果是经产妇,那快的甚至能在一个小时内完成开指,而且胎位正不正也会影响开指速度。如果胎位特别正也会加快开指速度,一旦开指完成,那就是“真”生孩子的环节了。
飞机上的环境并不是一个适合生孩子的环境,真要出个问题,那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虽然不愿意面对,但是徐清不得不面对这名乘客是经产妇的几率。如果是经产妇,他们应该怎么做?
现在离目的地机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这次航班给的航路备降场离现在的位置估计也是差不多的具体,更近的其它机场是两处军民合用的复杂机场,徐清和张骐骏都没有运行此类机场的资质和经验。
那么,现在看来如果真的会在短时间内分娩,最优解还是去目的地的Q市啊!
“哥,如果孕妇一个小时之内开始分娩,咱们去哪儿?”这种事儿徐清再怎么琢磨还是要机长决定,徐清还是要听去机长的意见。
“一个小时?不是说要好几个小时吗?”张骐骏一听一个小时之内会分娩,吓了一大跳,刚刚乘务长不是才说要好几个小时才会生吗?他应该没到耳朵不好使的地步吧!
徐清解释道:“如果这名孕妇是经产妇,那开指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咱们必须要将这种情况纳入考虑的范围中。”
“开……开什么?”张骐骏嘴巴微张,太阳穴的青筋都暴起来了,阴森森道:“你要是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徐清真是服了,自己懂得多也成为罪过了,舒缓一些心境:“开指就是……就是一定程度之后,就足够孩子出来了。”
其中涉及一些女性隐私部位的描述,徐清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就觉得很别扭,就稍微引导了下张骐骏的思维。
不知道张骐骏是不是的思维原本就很开放,徐清一番抽象化的提示,这小子就搞清楚了。
“哦哦,虽然细节处好像还有点儿搞不明白,但是大约懂了些。”张骐骏点点头,只是一扫导航页面,然后看看放心单上给出的航路备降场,两分钟不到就给出了答案:“那不就是继续往前飞吗?没啥选择了吧!”
“嗯?你觉得呢?”张骐骏还算是比较民主,问了下徐清的意见。
徐清之前就想好了,都不用考虑的,立马就回答道:“我也觉得到那个时候的话,还是继续前往目的地。”
张骐骏咂咂嘴,一边悄悄转头看向徐清。徐清似有所感,一偏头就撞上张骐骏莫名的眼神,眉头顿时拧起:“你干嘛?”
张骐骏忽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真的如同一个阳光少年,用一种极为恳切的语气说道:“商量一下,改个名字如何?”
……
乘务长离开驾驶舱的时候,四号乘务员正好拉着餐车到了前舱,乘务长没有跟四号乘务员搭话,径直奔向商务舱。
乘务长到达孕妇位置的时候,发现二号乘务员已经将靠着的那个座椅的扶手也收起来了,这样就可以让孕妇躺下了。
乘务长看孕妇状态似乎稳定些了,而孕妇的裙子上确实有大片水渍,立即将二号乘务员拉到一边,小声问道:“是羊水破了?”
“是的,是羊水破了。”二号乘务员确定道。
“这才二十八周啊,也太早了。”乘务长面色紧绷,显得极为凝重。
二号乘务员显然也知道些分娩方面的知识,不然不会知道羊水破裂的情况下需要让孕妇平躺,否则羊水会流得更快。如果羊水流得太快,腹中胎儿可能窒息,那后果不敢想像。
乘务长问道:“有宫缩吗?”
“有!刚刚问过了!”二号乘务员肯定道。
乘务长只觉得心惊肉跳,那就是早产的征兆了!
“你去烧热水,别停!我一会儿让三号给你送毛巾,你把孕妇的臀部垫高,这样羊水流得慢一些。还有……还有将商务舱的乘客清空,优先安排到头等舱。”乘务长这时候也有些乱了,所有压力压到她身上,是个人都会紧张。因而,一开始分配到三号身上的清空商务舱的工作竟是又对二号乘务员说了一遍。
这时候,乘务长吩咐三号乘务员拿的毛巾被三号乘务员找出来了,三号乘务员直接来了商务舱交给乘务长。
“姐,真是羊水破了啊!”三号乘务员将毛巾交给乘务长,看孕妇已经躺在座椅上了,小声问乘务长。
乘务长接过毛巾,轻声道:“你把商务舱乘客往头等舱先送,坐不下了在安排到经济舱。”
说完,跟二号乘务员说道:“我忙昏了头了,你就去烧水就行,清空商务舱就不用你管了。”
分派好了任务,二号乘务员和三号乘务员各自去忙了,乘务长则是将毛巾叠好,垫在孕妇臀部,让其臀部变高,减少羊水外流。
垫好毛巾之后,乘务长给孕妇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让她能稍微舒服些。
“你好,请问你是第一次生孩子吗?”理好一切,乘务长轻声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孕妇略微有些虚弱地回答:“这是第一胎!”
“第一胎……好的,那你多休息!”这应该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好消息吧。
这次商务舱的乘客还算是通情达理,或许是亲眼看到了孕妇的样子,都很配合三号乘务员的安排。
本次航班的上座率不怎么样,头等舱只有两个人,最后只有两个商务舱的乘客被安排去了经济舱,其余所有原商务舱乘客都换到了头等舱。那两个去经济舱的乘客都没有怨言,被安排到了经济舱的第一排。
二号乘务员烧水之后,就让四号乘务员看着,自己先过去商务舱跟乘务长沟通两句。
二号乘务员到商务舱的时候,三号乘务员已经将商务舱的其他乘客都安排得差不多了,乘务长则是在安抚孕妇情绪。
二号乘务员将乘务长拉到一边,小声道:“我刚刚想起来了,之前她跟我说羊水过多,姐,你还记得不?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羊水过多,那是可能导致早产,但这也太早了……”乘务长还是有些拿捏不准,主要是二十八周的早产真的太少见了。羊水过多确实有可能引发早产,不过作为唯一原因的话,有些牵强了。
“四号呢?”乘务长忽然问道。
二号乘务员答道:“在看着烧水。”
“驾驶舱没找她?”
“反正我在的时候,驾驶舱没找。”
乘务长想了想,自言自语:“还是我亲自跟驾驶舱说吧,那个小丫头估计也说不清楚,你在这里先看着。”
乘务长跟二号乘务员交代好,自己去了前舱。到前舱的时候,四号乘务员还在兢兢业业地看着烧水壶。
乘务长只是跟四号乘务员点点头,呼叫了驾驶舱,等驾驶舱接通后,便是说道:“确实要分娩了。”
乘务长的话徐清和张骐骏都听见了,两个大男人就仿佛卸下了千钧重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徐清则是还在等待下一句话,果然乘务长继续说道:“这是初产孕妇。”
徐清高兴得一拍巴掌,这样他们的操作裕度就很大了,不用赶时间了。
“好的,那我们联系管制,看能不能直飞一下,尽快落地。”张骐骏回复道。
这时候,徐清插了一嘴:“注意一下她的开指情况,虽然按理说开指完成还有很长时间,但是个人体质不同,以防万一。如果开指过快,我们会根据情况宣布紧急状态。”
飞机上有专门的急救箱,里面有医用手套和消毒剂,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卫生,检查开指情况不是不行。
一旦开指完成,那孩子就要出来了。乘务员虽然接受过应急医疗培训,但是还没有精细到连接生都学的。也就是说,乘务员是没有能力接生的,他们必须尽可能确保在孩子出来之前落地。
如果初产妇的正常情况,那给机组留下的时间极为充足,所以飞行机组没必要宣布紧急状态。但是要是出现开指过快的意外情况,为了母子安全,他们会考虑宣布紧急状态,以求达到最大限度的直飞来缩短落地时间。
机组宣布紧急状态不一定就是飞机的问题,可能也有乘客人身安全的原因。宣布紧急状态的话,管制会尽最大的努力给予飞机方便,第一时间落地只是方便之一。
……
商务舱被乘务组直接清空之后,商务舱前后的两道帘子都被拉住,这样就算形成了一个简易的隔离室。女人分娩这种事儿,不管是出于卫生,还是出于名誉还是不要有男人在场,就连原本在商务舱的安全员都被安排去了经济舱。
之所以没有安排去头等舱,那是因为乘务组发现似乎经济舱的乘客更喜欢看热闹,相比较而言,头等舱的动静就小很多了。
这时候,四号乘务员在经济舱安抚乘客情绪,三号乘务员则是在做旅客广播寻找医生,乘务长和二号乘务员在照看孕妇。之前乘务长嘱咐烧热水的,现在烧好之后,乘务长用毛巾蘸热水擦拭孕妇身体。
商务舱的动静本来就大,经济舱就有人开始好奇了,这些三号乘务员一广播找医生,经济舱就热闹起来了。
“真有人生孩子啊!”一个中年男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好奇心,竟然起身了。
他的位子就靠在经济舱的前面,从他的位子到帘子那边只有几步路的距离。
四号乘务员还在经济舱中部安抚乘客,转头一看,竟是发现一个男性乘客要往商务舱方向走。
四号乘务员赶紧小跑过去,一把抓住那名男性乘客,说道:“先生,现在商务舱有些情况,不适合人进去,请你坐回自己位子上。”
中年男子不知哪里来的脾气,一脸不爽道:“万一有什么传染病之类呢?都是在飞机上,我有知情权。”
刚刚从商务舱过来的两个乘客在被安排到经济舱的时候,就有人私下问过商务舱是什么情况。那两个乘客并没有隐瞒,所以至少经济舱前面那部分的乘客基本都知道商务舱是啥情况的。
就在明明知道商务舱不便男人进去的情况下,就是要冲撞冲撞,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
有这么一个人带头,后面有些不明所以的人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还是什么别的心思,也嚷嚷着要去商务舱看个明白。
“现在商务舱里有孕妇,不方便,请大家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四号乘务员大声解释道。
带头的那个中年男子不依不饶:“空口无凭,那是要看过才知道。”
“对啊!”
“对的!”
这群附和的人大多面带微笑,也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似乎觉得起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存在感。
四号乘务员在越来越高昂的起哄声中茫然了,她一开始觉得在怎么样只要跟乘客们说明情况,乘客们应该可以理解的,结果她错了。
她想不通有啥好看的,好奇心有必要用到这上面吗?
中年男子看乘务员被自己驳斥得哑口无言,顿时更为得意,再度向商务舱走过去。
四号乘务员情急之下就抓住了中年男子的手腕,不让他再继续往前走。
中年男子反应之下,另一只手就欲抓住乘务员的手。就在这时,刚刚被乘务长请出商务舱的安全员就坐在中年男子身边的座椅上,在中年男子想要去抓乘务员的手的时候,手掌猛地探出,一把扣住中年男子的手腕,将其死死定在半空。
“你退后!”安全员起身,让四号乘务员离开这是非之地。
中年男子被安全员扣住手腕,安全员手劲何等之大,捏得中年男子手腕生疼。这下中年男子恼怒非常,吼道:“你干嘛?”
安全员将中年男子手腕一甩,连带着中年男子整个人都被这股劲力牵了一个踉跄。
安全员很多就是部队退役下来了,身上一股子铁血作风,就站在商务舱帘子前,堵住走廊,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起势。
“你是航空公司的?”这个中年男子不知道安全员这个说法,但是看眼前这个男子的行为明明就不是普通乘客。自己刚刚被这个男的像丢垃圾一样丢开,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顿时恼羞成怒,喝道:“我要投诉你!你给我等着!”
安全员下巴一扬,依旧是岿然不动。冷哼一声:“我是本次航班的安全员,你要投诉可以打我们公司的客服电话,联系我们公司的市场部,或者找消费者协会,甚至你有本事可以直接到局方上访,随便你!但是现在开始,我会开启记录仪,之后谁煽动乘客冲击商务舱的,我们会联系机场公安,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还有你……你刚才手想抓哪儿?”安全员目露凶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