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kfr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動力之王-第1677章 遇到了麻煩看書-bq8aa

動力之王
小說推薦動力之王
陈耕笑着问道:“这么说,现场工作小组的同志对咱们的发动机还算满意?”
“满意!简直不能再满意了,”聂光连连点头,说道:“相比于伊尔-76原装的D-30KP-2,咱们的‘tay’MK1110不但响应更快,而且自重更轻,最重要的是更省油,不瞒您说,在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测试之后,现场工作小组的同志就开始催着我们加班加点的干活了。
我估计只要这架伊尔-76改装完毕、通过了相关部门的验收,对剩下的那些伊尔-76进行发动机改装的活儿也就快了……”
要为整整14架伊尔-76更换发动机啊,算上备用的发动机,这就是60多台“tay”MK1110发动机,对于商飞集团来说,这真的是个很大的活了。
陈耕听的也是开心不已,身为商飞集团的现任战略执行委员会主席,看到公司生机勃勃,他当然很开心。
说完这批伊尔-76的情况,聂光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的道:“董事长,还有个事……”
“哦?”看着聂光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模样,陈耕心里有些奇怪:“什么事?你说。”
聂光轻声说道:“前几天,西飞那边也给咱们发来了公函,说在今后几年里要逐渐缩小‘tay’MK860发动机的采购量,同时在几年后会加大“tay”MK1110发动机的采购量,让我们有个准备……”
陈耕皱了下眉头:“西飞要加大MK1110发动机的采购量?”
“是的。”
“……”
陈耕看了一眼聂光,没说话,他沉吟起来,开始思索聂光为什么会跟自己说这件事,要知道,在这之前,西飞在商飞集团采购的“tay”系列发动机只有一个型号:MK860。
这款发动机装在了以H-6为基础改进而来的H-8系列轰炸机上面,这些年来,H-8系列轰炸机已经发展了超过4个型号,总计装备了3个团——2个直属于空军的航空团,1个海航团。
但现在,西飞居然要降低“tay”MK860发动机的采购量……
有了!
并没有思索太久,很快,陈耕就找到了答案:如果不出所料,西飞应该要对H-8进行全新一代的改进了。
历史上,H6的全新一代改进型:H6-K是在2005年正式立项,但既然是2005年立项,那么相关的工作肯定提前好几年就已经开始了,当年H-8立项的时候已经做了一些改进,但经过这些年的使用,再对H-8进行改进也说的通。
而既然要改进,那改进的重点无非就是四个方向:更大的航程、更大的载弹量、更先进的电子对抗系统和更先进的雷达系统,尤其是后两种,还意味着更大的耗电量,在这种情况下,将发动机从之前的“tay”MK860升级为推力更大、发电能力更大的“tay”MK1110也就顺理成章了。
至于聂光为什么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吱吱呜呜,因为陈耕现在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所以有些事情,商飞集团的前董事长可以知道,可米利坚密西根州的州长却不能知道,偏偏这俩身份还是一个人,也就不怪聂光如此的纠结了
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陈耕缓缓的点头:“这样挺好啊,西飞现阶段对咱们‘tay’系列发动机的需求还是以MK860为主吧?在之后慢慢的过渡到‘tay’MK1110系列,正好让产能有个慢慢的爬坡阶段,挺好。”
“是,几位领导也是这么说的。”
见陈耕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聂光也是松了一口气——有些话,不说不行,说了还不行,真难呐!
………………………………
在聂光向陈耕汇报工作的同一时间,费迪南德·皮耶希终于见到了自己此次米利坚之行的目标:田纳西州的州议会副议长汤姆逊·铂金斯。
虽然费迪南德·皮耶希是本着汤姆逊·铂金斯来的,但他不可能一下飞机就直奔汤姆逊·铂金斯的办公室或者他的家,毕竟这件事明面上的推动者是田纳西州的参议员贝赫·法瑞尔先生,如果费迪南德·皮耶希直奔汤姆逊·铂金斯而去,先不说汤姆逊·铂金斯会不会给他这个见面的机会,首先触怒的就是贝赫·法瑞尔:你们狼堡汽车是几个意思?我找你们的麻烦,你不直接来找我,反而去找别人?
所以,哪怕全世界都知道费迪南德·皮耶希是奔着汤姆逊·铂金斯来的,他们也不能这么贸贸然的见面——双方之所以能够见面,是因为汤姆逊·铂金斯副议长与费迪南德·皮耶希先生“碰巧”参加了同一个慈善活动。
“一见如故”的副议长阁下与费迪南德·皮耶希先生,在各自向组织方表示了自己对慈善活动的热情之后,两人随即就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一间雪茄室。
“皮耶希先生,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看在克劳福德先生的份上,我可以尽我所能的帮你,也愿意帮你与法瑞尔先生转圜,但有些话我必须提前说在前面: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汤姆逊·铂金斯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对费迪南德·皮耶希说道。
“在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检讨过自己,我可以确定我们并没有得罪法瑞尔先生,所以我非常不明白,法瑞尔先生他为什么……”
“坦率的说,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我了解到的情况其实也不多,”汤姆逊·铂金斯皱着眉头,事实上在接到下萨克森州州长克里斯托夫·克劳福德的电话之后,汤姆逊·铂金斯们就先了解了一下情况以确定这件事自己能否插手,可了解到的情况让汤姆逊·铂金斯很迷茫,就像是费迪南德·皮耶希所说的那样,他也无法理解贝赫·法瑞尔为什么忽然间开始针对狼堡汽车:“皮耶希先生,我只能告诉你,这件事很复杂,非常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