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c30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小白領 愛下-第二百九十三節 吐谷渾的來回(43)分享-x2arx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气力冲击身体,血肉之躯如何抵挡。
黑丑和裂秋的胳膊直接就折断了,然后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啊……”
痛苦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所以,两人跪在那里大哭,而慕容顺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这算是什么,一口气废了我的两员大将,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刚刚不是说了停手了吗?你为何要下此毒手。”
慕容顺看着叶彪,似乎要将这个人给生吃了,直接问道,似乎脾气很大的样子的。
“你说的不算。”叶彪收回自己的掌风,然后转身就走。
这下子可是激怒了慕容顺了,如果我不将你给收拾的话,那么,我以后如何还能在我的手下面前立足威信啊。
“来人,将他给我抓起来。”
慕容顺的话音刚落,四周就出现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勇武之士,虽然不如裂秋那么厉害,可是如果一起过来的话,那么,叶彪不是对手。
“慕容顺,你什么意思?”
刑天一直都不是个听话的人,之前喊你大王子那是给你面子,可是你如果不要脸的话,那么,我们就不给你面子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抓这个杀人凶手,有什么问题?”
慕容顺觉得这个自己的名字从来都没有如此刺耳,自从自己得到了封地了之后,这个名字几乎是没有人去考虑和说话了,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可是不行。
“可是,是他们先动手,难道让我们等死?”刑天一脸阴沉地看着他问道,这个家伙连这个都要争的话,那么就说明不过是个普通人,因为自古不讲道理的人,就算是在私底下不能如此,可是呢,在其他的方面就是需要讲究的,你说为什么?不就是为了人心吗?只是有的时候这个所谓的人心有点搞笑而已。
“我不管这个,来人,将这两人都给我抓了,我要好好地问问你们的少爷,这个是什么意思?”
本来想要反抗的两人,一听到这句话,就放松了,不去反抗了,因为叶檀也不是一个很会讲道理的人,你指望对方,你是想什么呢?
两人很快就被抓住了,然后其中一个人还要对两人动手,却听着刑天道,“我让你们抓了,是我的事情,可是你如果敢废话的话,那么,我折断你的脖子,你信不信?”
听到如此的嚣张,他顿时大怒了,刚要动手,却被慕容顺阻止道,“住手,将黑丑和裂秋都带下去救治。”
这个人听到这句话,还是有点感动的,不过呢,还是瞪了一眼叶彪等人,看来是有脾气的。
而慕容顺则等到黑丑和裂秋被带走了之后,才带着两人去了叶檀的帐篷。
夜晚的风很大,所以,叶檀不喜欢出去,晚饭也很简单,只有水果和一些饼子稀粥之类的,至于烤肉,偶尔吃还是可以的,经常吃的话,肠胃恐怕是控制不了的。
但是呢,其他的东西倒是没有什么,只是水果?
草原上虽然都是野草,可是也会有一点水果的,但是呢,这个季节,如果慕容顺说想要吃水果,恐怕做饭的厨子就得发疯,怎么可能会有这个东西啊?
没有的东西,你根本就变不出来,因为如此,平时的时候,你都会看到,给皇家供货的那些人,给皇帝吃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大路货,就是说,这个东西,任何时候,你只要是想,都会有的,为什么会如此呢?因为防止没有啊。
所以,后世的一些电视剧里也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皇帝去一个大臣家吃饭和喝茶,却发现他们家的茶水真的非常的好,就好奇地问道,你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好喝呢?难道是极品的东西?
然后大臣却会说,不过是今年的新茶,皇帝不解,就回去一查,却发现自己的茶叶都是三年前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皇帝突然喜欢新茶了,宫里没有怎么办?
皇帝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脑,想要吃东西,却没有,你说皇帝会不会砍了你的脑袋。
叶檀手里的果子,就算是冬天的时候,也会准确地出现在长乐公主哪里,而且说了,除了她,,任何人都不行,就算是皇帝和皇后都不行,刚开始的时候长乐公主还觉得奇怪呢,这个是为什么啊?后来聊天通信的时候才知道,所以基本上都是自己吃。
慕容顺是带着一股子煞气进来的,结果一进来,就感觉到自己的火气竟然消散了五六成,你说奇怪不?
特别是帐篷里没有那么多的檀香味,反而有一点点的瓜果的味道,非常的诱人。
“有事?”
叶檀吃饭的时候除非和自己很熟悉的人,才会大口大口地吃喝,其他的时候都是严格按着过去的君子的模式,小口小口地吃着。
慕容顺看到叶檀的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中都是火气,可是呢,却没有办法发泄出来,而是一挥手道,“带进来。”
然后叶檀就看到了叶彪和刑天都被拉进来了,虽然被抓住了,可是没有受伤,他这才放心。
“这是什么意思?”
叶檀拿起果子放入口中,然后轻轻地一咬,发出很轻微的声音,可是呢,却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感觉,关键是味道真香啊。
“他们打了我的人。”
慕容顺说完这句话,才看到不远处的三娘子,正在那里擦拭自己的飞刀,她似乎就只有这个一个爱好,不得不说,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
“真的?”
叶檀看着这两个家伙,叶彪不可能,这家伙很懒,平时都是能不动手的话,绝对不动手,似乎是担心自己累死,而刑天则是有点过分了,这小子除了自己,什么人都敢动粗。
“那是当然,我的两个手下都被打断了双手。”
慕容顺站在哪里,这种事越是说,越是来气,你什么意思啊,竟然不让我坐下,而且你吃着那个果子真的好香啊,你一口一口地吃着,合适吗?
“为何要打他们?”
叶檀将果子吃完了之后,果核放在案子上,看着对方问道,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你这样子,合适吗?
“他们不过是看上了三娘子,上去说了几句话,他们就动手了。”
什么叫做避重就轻,什么叫做是非不分?
慕容顺是这样的人的好手,自然那是知道如何说话才会对自己最好了。
“是吗?他们看上了三娘子,就可以上来说几句了?他们说了什么?”
叶檀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问道,这种事,有的时候真的非常的扯淡。
这句话却是让慕容顺闭嘴了,因为他知道,草原上看到一个姑娘之后的行为一般都不怎么地,而这个时候,你如果觉得这样子就好的话,你就是做梦,他们这种行为,在中原的话,会被官府抓住,然后处理一下,最少也得打一顿,这就是所谓的礼教的办法。
“怎么,这句话不能说?”叶檀接着问道。
“他们就是说了几句求爱的话,没有其他的。”
慕容顺接着说道,反正呢,这样的事情在这里经常啊。
“三娘子同意了吗?”叶檀继续问道。
“没有。”慕容顺倒是知道说什么,不过呢,接着为自己辩护道,“可是时间一长就说不定了,这种东西不是可以培养的嘛。”
“你说的很有道理。”
叶檀的话让慕容顺心中宽松了一点,这个倒是真的。
不过呢,叶檀接着说的话却是让他不高兴了。
“可是,你们问过了三娘子的意思了吗?”
这句话在草原上是没有办法说通的,我看上你,就是你的福气,这个时候你搞什么其他的东西,这不是扯淡吗?
“这个,还用问吗?她是一个人,而裂秋他们也是一个人。”
看看人家说的这句话,多么的有层次感啊。
“你是在和我说笑吗?”
叶檀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看着对方问道,“你的人和我的人怎么比?他凭什么就可以追求我身边的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无敌了,还抓了我的人,慕容顺,你想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给你面子了?所以你就肆无忌惮了,现在要不要享受一下那个滋味?”
直呼其名,这就是一种蔑视。
慕容顺的俩呢一下子就变了,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样。
“你到底想要如何?”慕容顺觉得这个人不给自己面子,要是过去的话,恐怕早就弄死了。
“我的意思就是,谁敢冒犯我身边的人,就该死,你之前不说是有两个人被打断了胳膊了吗?现在将人头送来,我可以不计较你的冒失。”
这句话简直就是要将对方的脸皮给撕破了,让慕容顺顿时脸色通红地看着对方道,“你真的要如此?”
“若不是看着你还有点用,我早就杀了你了,怎么,现在在我面前摆谱?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然后让你的弟弟帮你管理你的一切?”
慕容顺的脸色从红色变成了黑色,然后就是白色,这个过程很快,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却带着一丝恐惧,他可以派人将这里的人都给杀了,可是呢,万一要是叶檀跑了呢?如果他跑了,自己怎么办?
而且更加可怕的就是,如果对方不给自己解药,那么自己就麻烦了,到时候天天如此,自己还不得被痛死啊?
人总是有选择的,如果是个愣头青的话,恐怕根本就不会和叶檀废话,然后上去就弄死他,可是呢,枭雄之类的却是不一样,他们权衡的东西很多,而且想法也多。
“哼。”
慕容顺说完这句话,就要离开,结果却发现叶檀站在他的身边道,“怎么,现在就想走?”
“怎么,还有事?”慕容顺不觉得叶檀会直接就将自己弄死,因为对方需要自己啊。
“让人将人送来,我给你一个面子,不杀你。”
叶檀的手指纤细,似乎根本就没有力气,可是想要扭断谁的脖子不过是平常事。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让自己将人带来,直接杀了,这个不好啊,如果说自己处理的话,还是凑合的,可是呢,如果真的让对方杀了的话,那么,自己以后怎么办啊?
“我就是欺负你了,怎么样吧,你能反抗吗?”
叶檀不屑地说道,这些人平时欺负别人的时候,似乎忘记了这个事情,现在遇到了自己的事情了,开始讲道理了?
你们以为的道理,难道不知道在我这里就是狗屁不是吗?
“我……”慕容顺真的觉得憋屈,特别是他这样子平时都喜欢欺负别人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对身边的道,“去将黑丑和裂秋带来。”
那些人也很愤怒,毕竟自己的主子被人挟持了,这个感觉还是不好的,但是呢,你有什么办法呢?
只能很快地就将黑丑和裂秋带来,说真的,两人都是被抬来的,虽然伤的不清,却没生命的危险,所以,只能看着,感觉这。
“三娘子。”
叶檀不想动手,就对着一边的三娘子说道。
黑丑和裂秋本来还不知道什么事呢,当看到三娘子拿着刀子过来的时候,心中不明白,裂秋还张开嘴,对着这个女人笑呢,可是黑丑却不是一个普通人啊,怎么看着不对劲啊。
等到三娘子手里的刀举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不对,赶紧对着慕容顺喊道,“大王子,大王子,怎么回事啊?”
慕容顺只能低头,装作听不见,而且看不到的样子。
而三娘子充分表现了在这里的人的生活习惯,你对我不舒服,你捅我一刀,我对你不舒服,我给你一刀,就是如此的简单,没有其他的。
三娘子手里的刀划破了对方的肩膀,直接就出血了,而自己也像是被大锤击中了一样,直接倒飞出去,摔在地上,虽然不至于死了,可是呢,胸口却烦闷。
“放肆。”
叶檀忽然来到了裂秋的身边,然后一伸手,一掌下去,对方直接脑袋飞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