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ahq人氣小說 劍宗旁門-第二百八十八章 神劍谷的真傳推薦-ljsyy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夏铭的确是对剑宗立教之后的名字有所准备,可就在这个时候,在他旁边一直百无聊赖听他说话的另一尊阳神真仙却是忽然插嘴道:
“名字的话,不如就叫‘剑崖’吧?”
玄虞子的提议来得很突然。
但是就在这一刻,在场几乎是大半的元婴真君心中都有那一个黑白的剑崖世界一闪而过。
他们都记起了自己渡劫心魔的时候所身处的那个世界,也记起了那个世界中还有许许多多与他们一同流着血泪的剑宗门徒……
夏铭恍惚了一下。
他的意识在这一刻与自己的恶念分身形成了短暂沟通,然后他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自己背后的那座断崖,心中有所感应……
“此乃天定啊!”
夏铭轻叹一声,目光却是不由得注视着苏礼语气莫名地说道:“那我剑宗所立大教,便叫做‘剑崖教’吧!”
“不以‘大’称尊,不以‘神’傲己,吾等剑崖者,上下当同心!”
而长春子听了也是十分高兴地说道:“妙哉妙哉,执剑之锐而崖藏万法,包容万象才有大教气象!”
他不知心魔剑崖空间,只是说出了这‘剑崖教’明面上理解出来的意思,的确也很适合剑宗立教。
但是在场的绝大多数人赞同这个名字,却只是因为心中的那一座剑崖!
那代表他们的仇恨,代表他们的耻辱!
唯有将这份仇恨与耻辱放在最显眼的地方才能铭记于心,然后才能同仇敌忾上下同心……
‘剑崖’在他们心中的这另一层意义或许有朝一日会消失,最终完全成为长春子给出的那种释义。但至少现在,在这短期内,是没有可能的。
而在这一刻,苏礼感受到了心中剑崖世界的躁动,仿佛在这一刻它也受到了某种莫名力量的影响,产生了一些未知的变化。
随后一众大佬又开始确立这即将创立的‘剑崖教’的各种职能与职位……其实大致上和剑宗没多大区别,只是名头更响规模更大了而已。
而唯一值得在意的是上层人事变动……
因为这是剑宗立教,所以教主必须是大神通大功德者担任,否则如何撑得起四方诘难?
教主一位便是由夏铭一力担起。他当仁不让,也没有任何人有反对意见。
至于原本的宗主夏铭,则是成为了副教主……剑崖教的副教主不需要是最强的,但却是能够随时递补成为教主的人选,也算得上是权力巨大了。
而后玄虞子和玄素则是成为左右护法,在教中地位尊崇。
长春子倒是没有任何任职,这位最为古老的前辈便是成为了剑崖教的护道人,平时隐没不出,唯有在关键时刻才会展现其恐怖威能。
这些‘上层建筑’构建完了之后,就是给剩下的元婴真君们安排职位……这种事情夏铭大手一挥一概不管,只让姬练去安排。
姬练这个副教主,绝对当得可以像是教主一样……
最后还有一个在教中什么事都不用管,但却地位尊崇的位置:圣子!
以后估计还会有圣女,但是现在却只有一个圣子……不用说也知道,那就是原本剑宗的吉祥宝宝苏礼啊!这次是真正把他给供了起来。
圣子、圣女之位,原本是在设想中是教内最杰出的一位弟子,也可以说是以往的首席真传。更是有资格可以直接递补副教主之位的!
这样的架构让所有人都满意,就是苏礼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怎么就混了个圣子的位置?他好像还一句话都没说呢!
大家散去,姬练不得不带着一群人再开个小会弥补构架不足。
蘅玉仙子也在其列,不过她却还是记着苏礼道:“别乱跑了,给我回去和你师父一起闭关!刚刚结丹也不知道温养一番,怎么就这么让人操心呢?”
蘅玉仙子绝对有理由吐糟,她觉得自己那弟子孤棹子实在是太没用了,怎么能让苏礼总是这么‘野蛮生长’呢?真是心累啊。
倒是夏铭听了之后说道:“蘅玉,若是你信得过我,接下来就将苏礼交给我吧。怎么也说是我剑崖教的圣子了,当然要一套符合身份的神剑才行。”
旁边还没走的玄虞子和玄素都是露出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他们忽然间就不想走了,很想看看夏铭教导苏礼剑法会时的表情……
蘅玉仙子也是表情一抽,然后快速地摆摆手道:“礼儿你就随着太上大长老……不,随着教主好好学习吧,师祖我先撤了。”
夏铭哭笑不得,这种逃命一样跑了的样子是怎么回事?怕把她也留下来练剑吗?
如果可以的话,苏礼也想跑……因为他在经历了玄虞子和玄素两位大前辈的折磨之后,对于剑法一道已经几乎没有多少憧憬了。
原本的爱,都已经消磨殆尽了啊。
但夏铭却是神秘一笑道:“我知你剑道上天赋不佳,但是我剑宗却恰好有一门新得的神剑,一定能够适合你习练。”
说着,夏铭就丢来了一本小册子,一副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苏礼好奇地接过来,就发现这小册子上书写‘潜龙剑’三字。更重要的是,这‘潜龙剑’的前面还简单地用墨汁划掉了三个字。
但是努力辨认的话,还是能够看得出那是什么的……被划掉的三个字就是‘神剑谷’!
苏礼有些想捂脸,这难道就是夏铭和玄虞子从神剑谷‘理论’来的真传秘本吗?
玄虞子见状也是有些意外,随后却是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神色来……看起来他也觉得这本神剑谷的剑道真传会很适合苏礼。
而当苏礼将之打开简单看了两眼之后也是意外极了,因为这里面的剑招十分简单,但是真正精华的地方却在于出招时自身能量的运用!
所谓‘潜龙剑’,就是剑藏‘潜龙’,于敌不备间‘潜龙出渊’。
“这好像只是一种运劲法门吧?”苏礼意外地问了一句……这种东西也能被称为剑法?也能当做真传?
“怎么样?能学吗?”夏铭笑得很鸡贼。
别以为他不知道当初玄虞子和玄素教苏礼练剑的时候日子有多苦,他才不会吃那种苦头呢。苏礼剑道没啥天赋,但是对于术法、练气方面的天赋可就吓人了。
教他擅长的东西,这样才是最省心省力的。
然后苏礼回答道:“能学啊,已经学会了。”
说着他就放下了手中的小册子,前后不过五分钟……
夏铭笑容僵住……省力是省力了,但有些吓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