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pr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討論-第599章 世間所有美好閲讀-5ukv3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郑直一句话,让整个实验室中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别说郑直,其实就连于达、李学凯,甚至是三个院长,都知道,这个项目太难了。
国外领先华夏这么多年,并不是一朝一夕能追赶上的,而且他们技术垄断,相关资料都不给看,就更是难上加难。
这些年,华夏没有追逐过吗?
追了。
可追的上吗?
目前还差了人家最少五年的距离。
况且,国外的光源机是几个高科技国家,一起做成的,几个国家是什么概念?
根本不是华夏大学和华中大学,两所大学能够相比的。
所以,谁也没有对这个项目抱有期待。
成功率太低了。
国外目前只能做到六纳米,他们怎么做到更低?
薛夕也明白,事情很难。
她看着面前的所有人,接着开了口:“不试试,怎么知道会失败?”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比那些激励人心的话语更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是啊,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我们肯定不如别人?!
于达想起薛夕那天说的话,也开了口:“对,最起码国内能做到14纳米了,如果我们做到12,都是一种成功!再说了,即便是失败了,科研本身也有意义,可以给后来者提供更多的经验!”
李学凯也点了点头:“如果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会失败,都不去做,那么我们就会永远落后。”
“对!”
“我们来做!”
“就是一个字,干!”
“…………”
几人斗志昂然,看的在旁边的郑直忽然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那些讽刺的,泼冷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理智上出发,也的确不应该前期投入很多。
可看着他们,一个个年轻的面孔,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让人莫名的就感觉到热血沸腾。
他古板、刻薄的血液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蓬勃而出,似乎要被这群年轻人带动的,也要去疯一把。
郑直使劲压下了这股悸动,闭上了嘴巴。
另一边,于达这边也收到了刘院长的微信:【夕姐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要是没钱了,告诉我,我帮你们引资。】
李学凯也收到了冯省身的微信:【夕姐不好意思要钱,你注意一下,如果没钱了,告诉我。】
同时,化学系老师发给了薛夕:【夕姐儿,没钱了直接开口,别不好意思。】
几人:“…………”


项目分派完毕,但购买仪器还需要运输的时间。
贺郜办事很靠谱,带着他们体育部的一群学生,布置实验室。
郑直则制定规则制度,二百人的项目,必须要有一定的规则,否则大家都偷懒不干了,那项目肯定更难进行下去。
其余做科研技术的人员,则各自在各自的地盘看书,查资料。
一时间,华夏大学、华中大学的图书馆爆满,大家都被带的学习氛围十分浓郁!
可始作俑者夕姐,此刻却在约会。
没办法。
向·恋爱脑·淮又又又来学校找她了。
薛夕拿着书本,跟他走在路上,都要被他抢了书,强制不许看:“小朋友,你应该休息一下,不然眼睛会受不了的。”
薛夕:“…………”
看向淮满脸严肃的样子,薛夕知道自己说什么,这人都不会听,干脆就真的休息了一下。
向淮看着她无奈的样子,默默叹了口气。
其实昨天来找小朋友的时候,就发现她精神有点差,于是问了谢莹莹,才被告知,小朋友这三天来,一直在看书,晚上熬夜到十二点,早上五点又起来了。
很有当年高考的那股子儿劲儿。
而且,饭也不好好吃。
谢莹莹给她打了饭菜带回宿舍,这人也没时间吃,都是随便啃两口馒头、烧饼,不饿了就继续看书。
没办法了。
谢莹莹生怕夕姐会病倒了,于是给向淮发了消息:【夕姐嘴上不说,估计心里还是着急的,想要做好这个项目,但是这种研发,短时间内完不成的。总不能这样废寝忘食的工作半年吧?那身体岂不是垮了?】
于是,向淮又变成了恋爱脑,半撒娇半威胁的,硬是把薛夕喊了出来。
薛夕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着天空:“去吃饭吗?”
不看书了,才终于觉得饿了。
向淮无奈抽了抽嘴角:“去,但不去食堂了。”
薛夕:“那去哪儿?”
“跟我来。”
向淮牵着薛夕的手,两个人出了校门上了车,向淮便带着她去了一家私房菜馆。
路上,困顿的薛夕没有资料可看,于是头一歪,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到了菜馆,车子停下,向淮也没喊她,他扭头看着女孩。
女孩歪着头,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挺巧的鼻梁,殷红的小嘴,没有了那茫然的神色,女孩显得格外安静乖巧。
那一头红发,都平添了几分颜色。
停车场的灯光,透过车窗洒在了她的身上,给她周身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芒。
她一人,在他眼中,就是这世间所有美好。
而他,披荆斩棘、迎难而上,只为守护这份美好。
向淮想到这里,垂下了眸子。
如果可能,他真想把她当成是一朵花,养在阳光房中。
可偏偏,她不是。
她是一直雄鹰,早晚要飞向更广阔的天空。
所以,培养她,给她找更多的助手和朋友,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薛夕足足睡了一个半小时,然后就被饿醒了。
迷迷茫茫睁开了眼睛后,发现自己还在车里,而旁边那人的眼神温柔又深邃,犹如大海般让她感觉到浩瀚却又舒服。
她摸了摸肚子:“饿了。”
向淮失笑:“走吧,饭菜都准备好了。”
两人去的这个私房菜馆,每天只提供三桌饭菜,都是需要提前预定的。
可向淮过来,私房菜馆立马就腾出来了一个房间。
薛夕进门时,发现饭菜刚端上来,还热气腾腾的。
她眼睛一亮,坐下后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向淮一边给她夹菜,看她嘴巴鼓鼓的模样,一边随意的问道:“围巾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