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lnq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就是賣豬肉的》-739 威脅?鑒賞-23d0f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比我们的价格还要便宜五毛?”
鹏举商贸业务员有些懵,他们的出货价是经过仔细核算的,各种单品的优惠价格加在一起正好卡在九鼎商贸的成本价之上。故意给九鼎商贸留下了利润空间,但却很微薄。如果九鼎商贸敢跟着降价,那就意味着他们的利润将要遭受巨大的损失。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哪能听错?我还重复确认了一遍,人家九鼎商贸的业务经理很肯定的告诉我,就是比你们便宜五毛。”廖老板以极其认真的口气说了一句,而后眼珠子一转,接着说道,“我是看在咱们合作一场的份上才通知你的,不跟你多说了,我得抓紧时间去盘库存。”
廖老板的电话挂断没多久,鹏举商贸业务员又接到了另外一个客户打来的电话,意思跟廖老板的一样。
不到半天的时间,鹏举商贸的好几个业务员都接到了来自不同客户打来的电话,而且电话内容一模一样。这让他们惊讶的同时,变得犹豫不决,还要不要继续拜访客户?如果拜访客户时,对方已经知道了九鼎商贸的促销价,会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犹豫之后,业务员决定如实跟贺鹏举汇报情况,等贺鹏举做出工作安排,这样最起码不会吃瓜落。
这么多人同时回馈相同的消息,这还能有假?
贺鹏举收到业务员的汇报后,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贺辉那边还没有取得成果,客户这边就传来了不好的消息,这让贺鹏举有种如意算盘打错的挫败感。
跟不跟?
如果不跟,中原那边还会僵持下去,越往后拖鹏举商贸营造出来的气势就会越弱,而且挖到的客户渠道也会再次丢失,没有这些客户渠道,南湖市场又要面对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的围堵,日子还能过吗?
可若是跟着再次降价,可就真的没有利润可言了。
现在的价位已经是李军给了支持之后制定出来的,如果继续降价,少不了还得找李军要支持。
他还能答应吗?
犹豫了好大一会儿,贺鹏举还是决定去找李军,不管行不行,最起码得试试看。
“你确定九鼎商贸真敢这样降价?按照他们现在的屠宰量和利润计算,如果这样降价的话,流动资金根本坚持不了几天……”
李军听完思考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合常理,宋鹏飞不能这么上头吧?又是补充道:“不会是九鼎商贸故意放出的风声吧?招标能够恶意抬价,抢客户就能恶意降价,这种手段很常见的。”
贺鹏举听后猛然一惊,难道真是九鼎商贸耍的小手段?
狐疑的看着李军,好一会儿后又是问道:“如果不是呢?如果他们只是虚晃一枪,不干实事的话,客户知道以后会怎么评价他们?他们总不能是想自绝于人吧?”
李军轻轻点头,却是笑着说道:“所以说没必要着急,先等等看吧,看看他们会不会真的降价促销。”
等等看?
贺鹏举对于李军的回答有些不满,以自己对李军的了解,自己说明情况之后李军肯定能猜到自己的来意,可他却拿猜测应付自己。现在这种情况等等看就是拖时间,时间拖得越久就对鹏举商贸越不利。
可贺鹏举又不敢保证九鼎商贸一定会降价促销,此时只能主动退一步,无奈说道:“如果他们真的降价促销了,咱们这边必须得跟上,其中关键你应该很明白。”
李军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到时候再讲。”
……
廖老板一直等到晚上都没有等来鹏举商贸业务员再次降价的消息,这让他有些想不通,鹏举商贸是先动手的人,按理说他们应该准备的很充分,怎么九鼎商贸这边作出对策了,他们反而哑火了呢?
说不出的失望在心里滋生,廖老板决定不等了,赚钱的机会少之又少,还是给郑胜利打个电话抓紧时间订货吧。
“啥意思?不是上午刚通知的吗?怎么就没货了?”
廖老板说出报货需求后换来的却是郑胜利没货的回答,这让他不解的同时也有些不忿,他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廖老板,这次的促销价位怎么样你比我更有发言权,我上午挨个通知的客户,不少客户当场就拟定了报货计划,就算是当时顾不上的,下午也发来了报货计划。你偏偏拖到晚上才报货,这能有什么办法?”
隔着电话,郑胜利没有继续装笑脸,语气中反倒多了一丝不管不顾,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出他对廖老板犹犹豫豫的不满和抱怨。
廖老板自然能听出郑胜利的口气不对,下意识的认为郑胜利肯定是拉回了其他客户,底气才会变高。心里顿时一突,赶紧调整情绪换上笑脸,装作一副可怜相哀求道:“郑经理,我这不是忙着盘库存才耽误了一点时间嘛。你通融一下,我跟九鼎商贸合作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最起码多少给我匀一点货啊。”
“公司那边都已经开始出单装货了,这个时候怎么给你匀?要不等下一次机会吧!”郑胜利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廖老板匀货的说法,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不怕得罪姓廖,他很清楚姓廖的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是鹏举商贸没有让他满意。更何况,他给其他几个投向鹏举商贸的客户放货了,虽然量不大,但每家都吃到了优惠。
如果姓廖的心生不满去造谣生事,另外几个投向鹏举商贸的客户就是最好的证明。谁让他们报货太晚呢?当然了,即便是报货早,也不会给他们太多货,这是公司定好的策略。
廖老板被拒之后又给其他几个跟鹏举商贸合作的同行打电话,得知他们都拿到了九鼎商贸的优惠后,仅剩的怀疑被懊恼取代,忍不住在心里痛骂鹏举商贸关键时刻掉链子,害自己少赚钱。
第二天,天色刚亮市场就进入一天之中最为忙碌的时间。
廖老板惴惴不安的应付着客户,生怕有客户提出别家比自己卖价便宜,一直等人群散去廖老板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想来应该是那几个同行没舍得降价销售,暗自庆幸的同时,又是忍不住羡慕那几个同行赚了更多的钱。
“廖总,廖总。”
被打断思绪,廖老板扭头朝着声音来源方向看去,当他看到鹏举商贸的业务员笑容满面的站在自己旁边时,心里的不满顿时爆发出来。
“你来干啥?”
鹏举商贸业务员听到廖老板生硬的语气顿时愣住了,自己可是早早来到了市场,就在廖老板店铺不远处站着,他清楚的看到廖老板卖的货全部都是唐人的包装箱,并没有九鼎商贸的标识。
这不正好说明九鼎商贸并没有给廖老板降价放货吗?他应该对九鼎商贸不满才对,怎么对自己如此态度?强忍着心中的不安,业务员继续陪着笑脸,主动给廖老板递上一支烟。
廖老板接过香烟却是直接放在了桌子上,依旧一副冰冷表情。
“廖总,货快卖完了吧?”
业务员其实很清楚廖老板这里存货不多了,如果没有昨天的意外,昨天就该补货的。看廖老板不搭理自己,业务员继续陪着笑说道:“事实证明咱们的产品还是很容易销售出去的,当时如果你能听我的多报点货,绝对能赚更多。”
听到这句话,廖老板心里更是生气,可又想到鹏举商贸确实让自己赚到钱了,又不好继续甩冷脸给对方。
“我昨天就跟你说了,九鼎商贸的促销力度更大,报货的事情等等再说吧。”
鹏举商贸业务员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问道:“九鼎商贸真的搞促销了?”
他的口气让廖老板有种不被信任的感觉,脸色重新变冷,看也不看业务员一眼。
业务员悻悻笑了一声,然后起身离开。
从廖老板店里出来,立刻前往其他几个客户那里,一圈转下来才知道九鼎商贸真的出货了。
……
“林总,你们该不会是双标对待吧?有优惠政策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呢?”
楚老头儿带着另外几个人来找林东,九鼎商贸降价促销居然没通知他们几个,这让他们有种被无视的感觉。
当然,更多的是气愤。
在他们看来,九鼎商贸之所以能在北湖快速站稳脚步,完全是靠他们几个的帮扶。现在有了实际性好处,九鼎商贸却把他们几个排除在外,这哪能忍得了?
“市场里那些小门小户都能都得到了通知,我们几个反倒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林总,论关系咱们也算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论实力我们更有自信比那些小户强些,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呢?”
关总接过楚老头儿的话,根本不掩饰自己的不满,本来嘛,今天过来找林东就是为了讨说法,如果姿态不够强硬,很容易被敷衍了事。
林东微笑着看着几人,心里却是一片冰冷。
前些日子让你们帮忙劝说屠宰场提升屠宰量时,你们一个个装聋作哑。斩断鹏举商贸外围销售渠道的时候,你们更是默不作声。摆明了就是打算坐山观虎斗,这样的表现算得上是一个战壕的兄弟?
“不是不通知,而是不好意思通知。”
林东强忍着心中的不爽,保持笑容解释道:“屠宰量上不去,我们也没办法。产品就那么多,如果每家都分一点还不够塞牙缝。正是因为知道你们实力强吞吐量大,我才没好意思通知你们。”
这几人都是生意场上的老油条,哪能听不出林东这番话中的暗讽之意。
楚老头儿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突然问道:“熊总的出货量一点也不比我们几个小,林总就不怕他塞牙?”
面对楚老头儿隐晦的质疑,林东笑的很轻松,“熊总前几天帮忙处理了一些事情,据说有了一些损失,这点货最多算是补偿一下,哪能塞牙呢?”
一向很少说话的傅总突然笑了一声,声音不大,但却足以让屋内几人听到,目光瞬间聚集在他身上。
傅总坦然迎上几个人的目光,最后看着林东问道:“林总,最近发生了很多烦心的事,焦虑之中难免会有些反应迟钝,我相信不光是我们几个有此感觉,你们九鼎商贸应该也是深有体会。”
林东下意识的以为姓傅的是在为几个人之前的不作为辩解,可姓傅的脸上的表情又让林东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在没搞清楚对方的真实意图之前,林东不准备接话了。
“反应迟钝不算什么大错,稍后补救回来就可以了。可最怕的就是烦心时做出错误的决定,本来麻烦就多,如果再做错决定,小麻烦很有可能升级为大麻烦,林总觉得我说的对吗?”
姓傅的笑的很肆意,目光直逼林东。
楚老头儿他们几个听完姓傅的话,一个个都是露出会心的笑容,表情也变得轻松起来,有人甚至点燃了香烟。
果然不是辩解!
这是威胁啊!
林东微微眯起眼睛,将姓傅的表情看得更加透彻,心里不由疑惑,他有什么能够威胁九鼎商贸的呢?
屠宰场的承包权?
况且,鹏举商贸并没有那么多的销售渠道,挖客户的行为刚刚被针对,此时的他们应该自顾不暇,单凭他们几个的销售渠道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屠宰场的产能。
反复思考,林东依旧猜不出姓傅的哪来的自信威胁自己。再看其他几个人,一个个轻松自在的模样,就像是找到了制胜的法宝一样。
这样的表现让给林东有些心慌,难道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