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6je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第四八二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七三)鑒賞-17x3t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那是必须的、也必然那样儿,北方异族大举南下,不过就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一点儿没错。反正肯定改变不了了,那么就只能说是己方增加实力,那都不错,是啊。这个怎么都是,确实。在马超在曹操那儿,那是一点儿不假。凉州军和兖州军,也都那么看的。所以说这个事儿肯定是,那一点儿不错,都想着增加己方实力,然后统一战线,联合到一起,对付北方异
族,那是。最后哪怕还是阻截不了,也没办法,只要说己方大汉这边儿,那都尽力了就好。这个肯定是啊,结果如何,那是不一定了。但是尽力不尽力,自己一方还是能决定的吧,是啊。因此,对于这个,不管说是马超、曹操,也包括其他势力,其实都得那样儿,太正常了,
是啊。哪怕孙策江东军也在的话,他们一样儿是那样儿,确实不错。所以说这个事儿肯定也是,没错没问题,那是。不尽力,想赢了对方?阻截北方异族?打退逼退他们?这个真心不要多想了,是啊。因此,到底说是要如何,其实也没说那么困难,结果如何,这个可能是
改变不了,不是成功就是失败呗。可却能增加己方赢了的几率,没错。就是那样儿,确实。是谁都想赢,确实就只有一方,那是。我赢你输,我输你赢。我成功你失败,我失败你成功。就是如此,也没有其他的结果了。反正两方肯定是要分出了输赢胜败来,那没错。而如今双方胜率五五开,那还是大汉最后统一战线来的,没错。没有这个的话,那胜率肯定要低啊,
没错。有这个,那不得不说,一下就提高了,那是。而到时候如果说北方异族实力损失了的话,这个己方大汉这边儿的胜率就又高了。如果说是后者损失多了,那么肯定就是北方异族胜率大了,没错。就是那样儿,所以这个一直都是,最后还得看说双方实力差距对比,那
肯定没错。还是那话那样儿,如今是五五开不假,可到时候谁又能肯定不会变化呢?反而有变化的话,其实怎么都是有那个几率的,一点儿不错。只是到底往哪个方向变化,这个确实是不一定了。因为一切皆有可能,那是。北方异族可能损失多、而大汉这边儿,那更可能
了,是啊。所以不到最后那一刻,就现在的话,都不好说,五五开,那其实就比较清楚了。实力,那最后可以说就决定了很多,没错。一下损失多了,那不处在劣势就怪了,是啊。这个可不管说是北方异族还是大汉这边儿的势力,其实都是。毕竟事实就是,你实力再强,可说实话,要损失大了、多了,甚至都伤筋动骨了,那么一样儿是变弱了,没错。可你实力再
弱,却并非就没有强大的一日。这个也许没有、但是并非就没那个有的几率,是啊。不过就是大小罢了,那一点儿都没错。就如今这个来说,几率不大。可虽说如此,谁都没放弃过,那是。而且不是不可能,没错。几率小不代表就真没有,那一点儿不是。所以说这个也都不
错。更何况如今这么个情况,就马超已经看到了,可以说让北方异族实力大损的……不过己方能不能成功,那确实是要看老天的,一点儿不错。可他也确实,比之前那么多年都多了信心,没错。这么多年了,今年不会成功吗?马超信心是有的,哪怕他也知道,确实不是那么绝对,成功的几率并非很大、可却超过了往年,这个其实就够了,是啊,所以说那都不错,
是……毕竟如今这样儿,其实也还都不错。成功的几率增加了,可不就是好事儿。别说是马超、凉州军了,哪怕就是曹操、兖州军,也一样儿是觉得好。别看这个他们是没参与不假,可这个削弱北方异族实力的事儿,曹操和兖州军他们,那怎么都是支持的,一点儿没错。行动上没有,实在也没那么多的钱粮物资。可在精神上,曹操还有兖州军,他们那可一直都是
支持马超和凉州军的,没错。一切削弱北方异族实力的,可以说曹操和兖州军,他们都是支持的。毕竟那是好事儿,怎么都是有好处、利益的。对己方更是利大于弊,所以说他还有什么不支持的?是啊,就曹操来说,他真是巴不得马超派去的凉州军细作成功,没错。至于
说最后流行瘟疫一旦说严重了跑大汉这边儿来了,曹操也不是说就接受不了。是,己方这边儿肯定要损失,但是北方异族那绝对损失更多,没错。那么那样儿其实就够了,是啊。这个用己方这边儿的损失,能换来北方异族那边儿更大、更多的损失,这个怎么看都是值得的,
没错。毕竟在曹操那儿,利大于弊,怎么都是要,更何况是和这个大是大非相关的,那更没说的了,是啊。所以这个一直也都是那样儿啊,确实。到时候北方异族大举南下,己方大汉这边儿胜率多少,那就是要看双方的实力对比啊,那是。差距不大,怎么都是己方这边儿要好点儿。可差距要大,那么显然,那优势都跑人家那儿去了。所以说该如何呢,这个……
优势在己方这儿,那怎么都是好。而在对方那儿,那确实就不好了。马超、曹操,他们自然都是那样儿想法。对他们来说,也真都是一直都致力于增加着己方实力、而想着削弱对方的实力,那是。别看两郡也都战,彼此攻伐,那都是没办法的事儿。可以说北方异族大举南
下,那么他们哪怕有天大的战事也会放下,一起对付北方异族了,那是。那统一战线,都没说的。可如今的现实就是,北方异族不是没来吗,这个可真是。对方没大举南下,这个在大汉这儿,两军要不战,那确实都不太可能了,是啊。没什么可能,该如何,那还得说那样
儿。这个确实,那都不错。如果说让对方损失了,那肯定是好事儿,越多越好。哪怕说最后己方这边儿一样儿损失呢,可只要是比北方异族那边儿少,其实就是值得的,没错。至少马超还有曹操,其实他们都是那么看的。就算是凉州军还有兖州军,其实他们也是没大区别,那是。因此,这个事儿肯定也是,就是要看那让北方异族地盘儿流行瘟疫成功不成功了,是
啊。还是,马超、曹操的话,他们怎么都想着成功,那是。这个一点儿都没错,那必然。可以说己方损失少、对方损失多,那就值得。这个肯定是啊,确实那样儿,不错。毕竟这个可以说在战场上能换来那样儿,那其实都是值得的,确实。不过显然,这个并非是那么简单、
容易,是了。反正马超还有曹操,他们可都不那么看的,不是。可以说肯定想着这个凉州军都成功,让北方那边儿损失很多,那不假。但是这个能不能成功,确实都是两说,那是。想法是挺好,可实际上呢?确实很困难了,没错。如果说有那么简单,那真就都好了,是啊。可显然,一直都是,没那么简单、容易啊。所以说两人都那么看的,就是凉州军和兖州军,
那也没大区别。如今可都想着那事儿成功,就是难,依旧是啊。可希望不超过了往年?那其实就够了,是啊。可以说不容易,那肯定是,一直都那样儿。现在的事儿,那就是如此了。如今就是如此,马超和曹操都知道、凉州军兖州军也都清楚。成功了,那确实是好事儿。不成功的话,就还是和往年一样儿,那都不错。可显然,马超还有曹操,他们是不想那样儿,
还不都是想着成功呢,那是。可以说真就能成了,那可以说比很多事儿都好,可不就是吗。这个肯定是啊,对马超来说,那个都比去进攻豫州来得更重要,是啊。可以说进攻豫州,那不过就只是对付兖州军、为了早日一统天下。可说实话,解决不了北方异族的问题,那么这
个一统那基本上就是遥遥无期,除非说对方在你一统天下前不大举南下,但是那个可能吗?就像马超不带着人马去灭江东军,那可能吗?所以说这个都是不可能的,必然都是要大举南下、去灭江东军。而解决不了北方异族的问题,就灭不了兖州军,这个是,所以说到底
孰轻孰重,马超还是很能分清的。怎么都是先解决了北方异族的问题、之后才能说是灭兖州军的事儿。而对他来说可真是,只要是能解决了北方异族的问题,哪怕自己灭不了兖州军,马超都认了,那是。他很清楚,自己不好使,还有自己儿子呢,那是。可曹操的儿子,曹昂可不是马焕的对手,这个是根本。而且之后的兖州军,实力依旧没己方强,所以说他们可没
什么太大优势。所以说怎么都是,自己统一不了天下,那么自己儿子那儿,是没什么问题了。确实不错,这个自己那时候不好使,怎么都有自己儿子,那可以。说起来在马超看来,如果说对付了北方异族之后,确实灭不了兖州军,那只有说己方实力大损、比伤筋动骨可能
还要严重,没比兖州军实力强多少。真那样儿的话,他确实就不觉得自己就真能灭了兖州军,这个实力的差距啊,那一下就没多少了,对己方是一点儿都不好。对曹操对兖州军,对他们倒是好处大、利益多了,妥妥的利大于弊啊,那是。所以说真那样儿的话,马超肯定是
觉得不好。不过己方是早晚灭了兖州军,有自己儿子在呢,那是。关键是己方实力,这个太重要了。还是那话,己方实力的话,也许在对付完北方异族后,还不足以说灭了兖州军。那确实并非就不可能,但是只要己方一直持续发展着,那么兖州军和己方实力就只能说是越拉越大,那是。因此,这个最后肯定也是,己方灭了他们,没错。只是到底要多久,那是不
一定。早了的话,三五年、再多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更多都不是没可能的,确实。只要己方实力到了,说起来就能灭了兖州军,那是。其实这个和自己儿子,关系就不是那么大了,是啊。可以说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哪怕哪怕马焕不如曹昂,可己方该灭了兖州军,
那却依旧是会灭的,就是如此。就像北方异族大举南下,这个其实也是,如果说他们实力到了,那么大举南下就会成功,己方大汉这边儿的势力挡不住。哪啊他们的头儿,那本是肯定是不如马超、曹操,那肯定是。可那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没错。最重要的,其实还得说是
实力。实力到了,不说一切皆有可能,可也差不多了。至少这上面的差距,就靠着你一个当主公做老大的本事,那还不够。哪怕你本事超过了对方的主公、老大,但是你一方势力没人家强,这个和人家实力差距不小,那么该被灭还得说是被灭,没说的。所以说那就是主要的,说是基础,其实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没实力的话,就如今大汉这边儿,看看马超依旧是
怕啊,没办法。曹操比他强点儿,毕竟在大汉这儿,高个儿的是凉州军,谁让他们实力最强,理所应当,这个责任就最大,那没说的。因此,这个更多的是在于他们,不在己方。自己只要带着己方跟着马超凉州军走,那就足够了,是啊。他虽说不像马超那样儿怕什么,可
也必须承认,曹操依旧是有不少的担心、顾虑,那从来都,没错。想没有是不可能了,他怎么都是想北方异族大举南下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