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3wk優秀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第七百二十四章 葛無憂閲讀-4z1s1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天人之塔内部,别有世界。
外面看起来也就十丈直径的六棱塔,内部宽绰,竟是足有数百米。
以玄纹阵法模拟的自然之光,以及日月星辰的运行,让这第一层仿佛是另外一个小世界一般明亮。
正门往里大约二十米,有一座白色照壁。
其上有日月星辰的模拟宇宙星图,号称【星河璧】。
乃是以罕见的巨大神玉,通体雕琢而成,纹络清晰,山河俨然,恢弘大气,被称之为是北海第一照壁。
比皇宫之中【山河璧】,还要珍罕宝贵。
在【星辰璧】前方,原先是有一个七宝琉璃鱼缸,乃是初代塔主亲自炼制,里面养着一尾据说是通了灵的金眼泥鳅,可以预报天气,感知天地玄气潮汐的涨落,是北海帝国天人塔的灵兽之一。
此外,鱼缸中据说还栽种着一株【易水荷花】,也是宝贝。
花开之日,一缕幽香,就可以令女子驻颜三年。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
大太监张千千瞠目结舌、胆战心惊地看到,林大少正以一个大大的‘太’字形,镶嵌在号称至宝的【星辰璧】上,而在照壁的下方,七宝琉璃鱼缸被打翻,一条通体暗青、眼圈有一层金芒的泥鳅,PIA-JI-PIA-JI地在地面上的水滩里蹦跶……
含苞待放的【易水荷花】,枝叶折断,耷拉在翻面的七宝琉璃鱼缸上。
-└(>o<)┘-! 这一瞬间,大太监张千千转身就走。 “哎?张公公,你别走啊,接下来该怎么办?” 林北辰浑身湿漉漉地从【星辰璧】上滑下来,招手道:“这天人之门也太脆了,不经推啊。” “你别说话,我不认识你。” 大太监张千千头也不回,连连摆手道。 这脑残…… 挽救不了。 死了算了。 张千千咬牙切齿。 接着就听林北辰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丛身后传来。 “咦?这里有条泥鳅,金色眼睛?很少见啊,肥美鲜嫩,烤着吃一定味道不错,拿回去给我亲弟做夜宵……” “咦,还有一截莲藕?哇,还有莲子?一定很好吃……” 张千千顿时如遭雷嗜,连忙转身,大喝道:“住手!住嘴!” 他快疯了。 这时,几道人影从照壁后面走了出来。 “兄台,快住手。” 为首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一身蓝衫的俊俏年轻人连忙阻止林北辰去捉泥鳅。 而另外一位看起来约三十岁,身着红色雀纹皮甲的鹰钩鼻中年人,却是一句话也不说,目泛凶光,直接出手,一道暗戳戳的刀光,直斩林北辰的头颅。 林北辰早有准备,轻松直接闪避。 嗤! 那一道刀光,斩在地面石板上。 就看地砖上一道道淡橘色纹络瞬间凸显,密密麻麻犹如CPU一样,同时一层橘黄色的光膜犹如水纹一般闪烁荡漾,将鹰钩鼻中年人这一刀的力量,全部都化解开去。 “住手。” 蓝衫年轻人大喝。 鹰钩鼻中年人见状,悻悻停手。 林北辰站在天人之门的旁边,一脸杀意地盯着鹰钩鼻中年人。 这狗东西不是个好人。 竟然出手偷袭? “来人,香儿,秀儿,快来啊,给我扶正【七宝琉璃鱼缸】,将‘灵璧大王’和‘风荷仙子’速速请回去。” 蓝衫少年一脸肉疼地道。 旁边有两个长的一模一样、像是瓷娃娃般的小女孩书童,白白净净,面目精致中带着贵气,穿着红色的福娃套装,走了过来,手脚麻利地将地上的泥鳅和荷花,都重新放回到琉璃鱼缸中,就连流淌在地上的水,也都在两个小书童的秘术之下,竟是倒流了回去,重新返回七宝琉璃鱼缸之中。 “呼呼……还好,都活着。” 蓝山年轻人松了一口气,看向林北辰,目光中带着好奇,也有一丝善意,道:“我来到北海天人之塔这么久时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这种方式,破开天人之门……林大少请放心,这是意外,我会自行处理,你且放宽心,不要影响到你一会儿的天人认证。” 林北辰点点头。 这个蓝衫年轻人,性格不错。 “呵呵……” 鹰钩鼻中年人嗤笑。 “你还有逼脸笑?刚才是谁装逼,说石门坚不可破?” 林北辰怒从心头起,双手叉腰盯着问道。 鹰钩鼻中年人冷笑不语。 “呵呵,刚才是骏岚天人,和你开个玩笑……谁知道这玩笑开大了。” 蓝衫俊秀年轻人无奈地笑了笑,道:“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葛无忧,是北海国天人之塔塔主的亲传弟子,代师掌管天人塔……” 说到这里,蓝衫葛无忧又指了指旁边的鹰钩鼻中年人,道:“这位是来自于大乾帝国的朱骏岚天人,乃是大乾帝国天人协会的三级理事,适逢其会,来到北海国,刚才只是一时冲动,忍不住多说了两句,哈哈,林大少勿要见外。” 林北辰目光落在朱骏岚的身上,嘴角一翘,伸手道:“拿来。” “什么?” 朱骏岚一怔。 林北辰鄙夷地道:“怎么?说过的话,现在就忘记了?呵呵,这天人之门,我已经打开了,五百玄石的彩头,是不是要兑现了?” 朱骏岚面上浮现出犹豫之色:“你真敢要?” 五百枚玄石,对于身为天人的他来说,也是一笔大财富。 就这么送出去,实在是不甘。 “怎么?自己装过的逼,现在又要咽回去?” 林北辰一下子就不乐意了,无情嘲讽道:“就你还天人?我呸。” “你说什么?” 朱骏岚大怒。 他死死地盯着林北辰,目光暴戾如刀,一副恐兽择人而嗜的样子。 林北辰嘴角微翘,神色平静地对视。 朱骏岚突然一脸戾气地笑起来,道:“呵呵,好,小家伙,想要玄石是吧?”说着,一个淡绿色的储藏袋丢在林北辰的脚下,他的冷笑之中充满了威胁,就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阴沉沉地道:“那好,好好拿着,就怕你有命拿,没命用。” 林北辰尖叫一挑。 淡绿色储藏袋落在手中。 随手掂量了一下,分量正好。 “对我说这种话的人,坟头的草,已经有三米高。” 林北辰心满意足,道:“朱骏岚是吧,我记住你了,刚才你偷袭我的那一刀,我会找个时间,好好和你清算……洗赶紧屁股等着吧。” 朱骏岚冷笑不已。 葛无忧连忙做和事佬,说了几句话,暂时维持住了场面。 “林大少,随我来。” 他在前面引路。 “传闻中,林大少俊美无双,今日为何以这样的面目,前来认证?” 葛无忧随口问道。 林北辰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朱骏岚,冷笑一声,道:“有些傻逼,不配看到我的盛世美颜。” “你……什么意思?” 朱骏岚暴怒。 “字面意思。”林北辰呵呵道:“别说话,我晕傻逼……你离我远点。” 葛无忧无奈,只得再度努力地开解。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林北辰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来拒绝回答自己易容的原因。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 每一个天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哪怕是同系属性的天人,其实力量属性都有不同的区别,这一点,瞒不过天人之塔,所以对于天人来说,本身的力量是唯一辨别方式,外貌反而不重要。 一边的大太监张千千,低着头,一语不发。 林大少惹事的本领,他算是见到了。 名不虚传。 不过,这事儿也怪这个叫做朱骏岚的天人,先撩者贱。 张千千在心中琢磨,大乾帝国天人协会的三级理事,这个时候来到北海天人协会,有何贵干? 这一次来的中央帝国联盟成员之中,大乾帝国的使者,对于北海帝国可不怎么友好啊。 片刻。 众人来到二楼。 葛无忧指着前方一个黑色的甬道,微笑着道:“现在开始正式的天人认证,第一步是先天玄气的考核,林大少,从天人之塔的第二层开始一直到第六层,其内分别有金、木、水、火、土五大基础天地玄气属性的【问玄法阵】,七层到十层是稀有玄气属性测试层,大少进入可以按照自己的先天玄气属性,入阵考核,坚持一炷香的时间,视为通过。” “如果不够一炷香时间呢?” 林北辰好奇地问道。 旁边果不其然响起了朱骏岚的嗤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