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aly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 線上看-272.血色婚宴末,再邂蘇月卿(第二更)推薦-68qqm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暮色的深冬光华里,奢华的车队行过官道,队如长蛇,前后蜿蜒十多里。
两队黑甲的精骑在前开道,持着巨盾的骑卫在两边护行,宛如一重又一重的大山,守着中央。
中央没有金银珠宝,也没有宝藏。
只是一辆气派无比的四驾黄金马车。
有这么多守卫陪行,便是天子出行也顶多就是这规格了。
马车极其宽敞,内里已全然是一个别致的房间了。
房间的床榻上,正慵懒卧着一个冬睡未醒的美人。
轮毂声糅杂着风声、马蹄声,从窗隙钻入。
美人眼却惺忪。
她曲颈仰望着一掀一掀的布帘,暮色阳光好似被风吹了进来,照明了一段儿雪白的小足。
她是苏月卿,刚处理完了家族事务,便是来参加吴家婚礼的晚宴。
至于这出门的行头,身为苏家家主便是要如此,因为所有脸面都是苏家的,她不能落了。
但她并不是很开心…
因为,她还未能完全接受一个现实。
风南北死了。
死在了劫地,死在了两大噩兆手里。
她也许可以接受这个现实,但绝不是现在,她需要时间。
为了让心情好起来,她拍了拍手,掀开帘子,两名侍女便是策马跑了过来。
苏月卿对她们说了两句,侍女便是离开,跑到后面的房车里忙碌了起来。
未几,便是抬着一桶洒满花瓣香油的浴桶,送到了马车里。
苏月卿试了下水温,银纱褪尽,宽衣解带,扯开小兜,一身的白似凝脂便投入了弥漫的香雾之中。
柔荑舒展,拨弄着热水,发出清脆的水声。
而她的心情也随之舒展开了,这沉重的人世,这无趣的旅途也逐渐忘却了。
她很久很久之前是一个渔女。
后来做了影子。
然后是苏家最美的女人。
如今,又是苏家家主,是苏家踏入超凡时代以来的第一个家主。
这样的人生真的是极大的成功了。
但她还是开心不起来,风南北死了…
今后,也许她的枕边人会是其他人,但却不是那个陪着她一路走来,甚至让她已芳心默许的男人了。
苏月卿轻轻叹了口气,钻入水中,“咕嘟”一声,青丝也浸入水里,如水墨般扭动着,又渐丰满,直至浮上水面,撑成了一围黑色的裙面。


此时,吴家。
新郎官感受着此时混乱的现场。
他充满了痛苦。
今天可是他享受吴姬尊严,狠狠羞辱她的好日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今天可是他大喜的日子啊。
他是谁?
他是吴家家主的小公子。
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是别人都需要拍马迎合的存在。
此时,他随着众人匍匐下来,仰头看着那掠过天空的摄人心魂的身影。
吴一植虽然恐惧,但却犹然冷笑着。
“不过就是个反人类的畜生,什么黑皇帝,有几分运气还真当自己厉害了?我若是有你的机缘,肯定比你好上一百倍,一千倍。”
夏极飞在半空,他倒是没听到新郎官说的这些话,就算听到了,他也不会介意。
他只是想起自己答应过吴姬,如果可能,顺手帮她把新郎官杀了。
而此时,他脚下那个穿着喜庆衣裳的好似就是新郎官。
于是,他向着虚空随手弹出一指。
纯黑焰流浇灌而下,落在了吴一植身上,以一种缓缓席卷的速度开始把这个高高在上的吴家小公子从人间“擦”去。
被黑皇帝火焰喷到了,老祖都得死,所以夏极并不担心自己食言,他甚至从头到尾都没看一眼新郎官长什么样。
你若踩死了蚂蚁,会去看蚂蚁长什么样子吗?
新郎官反应过来时,他的双腿已经消失了,胸口也正被细密的火焰侵袭着,而内里的肝脏、血液、骨骼、一切都在被焚烧殆尽,在被从世上抹除。
吴一植全身剧痛,但他还是难以置信。
怎么会。
怎么可能。
今天明明是自己羞辱吴姬的大喜日子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不!
我一定是在做梦!
而随着他被黑色火焰点燃,原本他周围的奴仆护卫都忍不住退开了。
吴一植终于意识到这一切是真的,这不是梦,他脸庞顿时扭曲起来,发出娘们似的尖叫。
“救我!救我!!你们为什么不救我!?”
他想动,但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半个人彘,只有双手还能抓在泥土里走。
他此时是真的痛苦无比,好似承受着被活活烧死的一百倍痛苦,但这黑色火焰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就是即便你痛苦,却依然能让你维持清醒。
“好,你们不救我,我让你们都死!你们都该死!
黑皇帝不杀你们,一定因为你们和他是同伙,你们这些不忠不义之徒。
你们这样的畜生,杂种,居然也配…”
话音未落尽,一个随在他身侧的忠犬猛然抓出巨锤,对着他的脸狠狠砸落。
嘭!!!
如同长歪了的西瓜被压爆了。
血液四散,脑髓脑骨亦是四散,旋即被静谧的黑炎淹没。
那杀了他的忠犬本会死,但不知何时,他脖子上的项圈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实力明显有着十一境高层的男子看向众奴仆,其他奴仆脖子上的狗圈也没了。
“黑皇帝救了我们。”
“是的。”
众人默然了下。
“先逃出吴家!!”


“吴姬,吴姬!!”男人跌跌撞撞地冲入侧殿。
他是吴姬的父亲。
此时,他轰然推开了侧殿大门,但门中却已经空无一人,只有被丢落在地的新娘服装。
男人心底一凉,如坠冰窟,他知道吴姬可能是逃了。
但他绝不会想到吴姬不仅逃了,而且还彻底叛出了吴家。
男人忍不住怒吼起来:“你这种不听话的女儿,我生你何用!?
我生了你,赐予了你生命,你却不听我的话?
等你回来,看老子不好好教训你!!
能嫁给家主小公子,简直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旋即,他露出一脸的哀愁之色:“完了完了,我得去和小公子解释才行啊…”
男人愁眉苦脸地往殿外跑去,才跑了几步,只觉整个大地又哆嗦了两下,狂暴的能量余波从远处而来,将整个大殿横扫为尘,也将他撞击地重重飞了出去,在半空惨叫着喷出一口血,继而晕了过去。


夏极飞出了吴家出口,向远急速掠去。
他知道,苏妲己与神风也许被稍稍阻拦了,会延误个几秒钟时间,但绝不会久。
可以说,今天除非他一路飞到劫地深处,否则老祖们会一直追杀下去。
两个老祖自己已经差不多了,再来一个铁定完蛋。
但自己能逃掉么?
苏妲己有着无穷无尽的龙行千里…有她在,自己就不可能逃掉,否则就是放水。
眼见着外面的天色已呈现出瑰红色,落日横亘在远山古道的尽头,已没过半,星辰虽还在厚积苍云之后,但注定了很快就会闪烁而起。
星辰若起,自己就需要面临太上那神出鬼没的攻击手段。
夏极在云层上飞快掠动,猛然之间看到远处的官道上有一行车队。
数千的骑兵护卫着中央一辆四驾黄金马车,而远处正有斥候在探查。
他目光再一扫,发现周围竟然还有许多城镇。
略作思索…
夏极直接俯冲下云层,以心脏将周身所有力量完全吸收,收敛气息,然后随意地打晕了一个斥候,同时以能量冲击让他短暂失忆,之后他直接换上了这斥候的轻甲,压低头盔,继而返回了主队。
不得不说,这还是有用的。
很快,追踪出来的苏妲己与神风便是发现把人跟丢了。
祂们扫了扫周围。
有城镇,有小股的商队,散骑,还有数千的骑兵簇拥的马车。
神风道:“那是你苏家人。”
苏妲己道:“是我苏家家主,我看那边风平浪静,当是无事,否则必然不是这样。夏极此子对我世家怀有深仇大恨,我世家亦与他不共戴天。”
神风道:“那怎么会跟丢了?”
苏妲己道:“如今的黑皇帝不弱于我们,他有些底牌也未必奇怪。”
神风皱眉道:“今天你我去拦他尚且被他跑了,来日怕是会成为大患啊。”
苏妲己道:“黑皇帝的气息既然是在此处消失,我们便在此处稍等,稍后周家老祖也会来此,你知道的,周家老祖极擅侦查之道,届时我们就能得到更多信息了。”
神风想了想,敌人在暗,他们在明,这是很危险的事,若是被夏极猛不丁来一下那无论是谁都吃不消。
他只能点点头,道:“你我相互照应着,各看一片区域。”
之后,他寻了一处高崖,神识放开,随后便是盘膝坐下,开始静静等待。
苏妲己也寻了一处较远的地方坐下,神识覆盖住与神风不同的区域。
片刻后…
她俯瞰着正从脚下峡谷经过的苏家长队,神识锁定了中央马车,直接传音道:“月卿,回苏家吧,吴家婚宴已被黑皇帝给毁了。”
车内,刚刚出浴的苏月卿愕然了下,旋即拍了拍手。
女侍从侧边纵马而来,苏月卿叮嘱了两句。
女侍连连点头,然后跑回,高喊着“家主有令,返回苏家”。
声音扩散出去。
顿时,前队先动,继而整个车队调了个头,开始返回。
夏极混在先锋斥候里,刚刚那一刹那,他算是听明白了,那马车里的人居然是苏月卿,他心底一时间生出些说不出的滋味。
而此时,苏月卿听到黑皇帝之名,双眸忍不住露出冷色。
她从未想与这神武王为敌,也没想和黑皇帝交锋。
但夏极杀了她心爱的男人。
她闭上眼,手指在木桌上敲打着,脑海里思绪如飞。
刚刚,她感到了两股强大的气息,其中一股是自家老祖,还有一股应该是相同存在。
两位老祖追到此处,定然是追着黑皇帝来的。
但很可能是追丢了,否则不会在此静待。
那么…

苏月卿忽然睁开眼,敲了敲窗沿。
又有侍女奔跑过来,听了叮嘱后又急忙去远,扬声道:“家主有令,所有人摘下头盔与身边人互查。”
苏妲己显然也听到了这声音,她忽然有点儿慌,因为…万一夏极真在这里怎么办?
但她偏偏什么都不能说。
苏月卿也太坑人了吧?
但转念一想,苏妲己就明白了。
这位苏家家主是想着要为风南北报仇呢,所以不愿意放过一点机会,但如果她知道风南北就是夏极,不知道会怎么想。
夏极也是无语了,对于现在的情况,他心底是特别清楚。
苏妲己就是一层膜,但你好歹不能捅破了。
你若合理地让祂在尽了应有的谨慎后依然无法发现,那么祂就会真的没发现你。
否则,祂无奈之下,那是要真的要出手的。
而苏妲己缠人的本事是顶级的,自己被她缠上,肯定逃不了,而后续就注定了要面对更多老祖…
这一路还不知道能不能逃回劫地深处了,毕竟自己现在的威胁性已经爆表了,老祖们肯定要逮着自己围杀。
夏极略作思索,急忙锁定了马车里的人儿,直接用风南北的声音传音道:“蓉蓉,取消命令,是我。”
为了保险起见,他又极快地吐出几个关键词:“乌村,长公主影子,你悄悄来参加过安寻婚礼。”
说完了关键词,他又哼了一句歌“飘泊的雪,摇曳回风,诗意灵魂,更叠情人,总惯用轻浮的茂盛掩抹深沉…”
这是数十年前他和苏月卿约定时唱的歌。
苏月卿愕然了下,她急忙又掀开帘子,喊了声:“不用查了!”
正准备摘下头盔的护卫们顿时又停止了动作。
苏月卿心底有些忐忑,因为她知道苏家老祖正在头顶的悬崖上俯瞰着他们…
然而,苏妲己完全当是没听到,也没有再去检查。
毕竟,这是只有自己一人神识笼罩的区域嘛…
苏月卿心跳很快,脸上充满了失而复得地喜悦,但却又满是疑惑。
在这样的情况下,车队趁着月色,在次日黎明时抵达了靠近苏家入口的一个小镇。
苏月卿说她想独自走走,便命令所有人自由散开,自由返回。
虽是奇怪的命令,但既是家主之令,便不奇怪了。
众人分别散开…
而等到最末,苏月卿微微扫了一眼那还未离去的人,便是招招手道:“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