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1hx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 起點-第1200章 位置太好了相伴-hqnza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八歧被蔡根触动了倾诉欲以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本来跟你不熟,没必要告诉你。
但是那两颗头啊,一直是我心里隐隐的痛,满满的故事。
有一颗头,被大禹那孙子…
哎呀我去,你砍我干啥?”
八歧的蛇尾,停下的位置是在太好了。
距离蔡根的屠刀,不远不近的,正好可以砍到,蔡根实在忍不住,溜号的同时,砍向了八歧的蛇尾。
要说这八歧,防御确实高,尤其还有了祖魂的庇佑,在与屠刀一阵碰撞以后,在水里都冒出了火星子,有点像水下修船的火电焊。
这可就激起了屠刀的好胜心,平时没遇到什么对手,他一直半梦半醒的,干活也很懒散。
今天竟然遇到跟自己叫板的了,那还了得?
自己在九黎尤的手里,还没遇到过对手。
虽然蔡根的力量不行,技术不行,天赋不行,但是屠刀觉得自己不能丢了手艺啊。
遇到八歧防御阻力的瞬间,屠刀的刀芒又增加了一倍不止,好像化身了一座刀山血海,全都向着八歧的尾巴压了过去。
然后,屠刀顺利的破开了八歧的防御,砍掉了她的尾巴,无比顺畅,就像是切奶油那般丝滑。
面对一刀的战果,蔡根也很意外。
这也不难啊。
很轻松啊。
如果按照这样的节奏,即使再大,也能做成刺身。
“小天,你刚才又划水了吧,很轻松啊,哪里有什么防御?”
蔡根说着,用脚使劲的踢了啸天猫的肚子一下,表达自己的不满。
感觉到蔡根的情绪,啸天猫都快哭了。
刚才自己确实划水了,只是游泳不划水咋游?
但是自己真的尽了全力啊,拿自己的獠牙,跟九黎尤那个骗子的屠刀比较,自己确实有点委屈啊。
算了,自己无能,咋解释都是错,啸天猫决定沉默。
再看那节断尾,刚被分开,里面就冒出了大量的黑色死气,犹如强力胶水一般,把分开的尾巴,重新粘合在八歧的身上。
这是什么原理?
壁虎断尾,只能重生,也不能直接续上啊。
而且,续上以后,连个伤口都没有,完好如初了?
八歧感受到尾巴重新被主人接上,心里一下就冒火了。
不是说断尾让她有多么的痛苦,这么大的体型,想感受到痛苦,也需要个时间。
就在她还没有感觉到伤痛的时候,已经愈合完成了。
这让八歧一下就想到了刚才失去的一颗蛇头。
有这能力,刚才自己脑袋被劈碎的时候,为什么不帮自己重新塑形呢?
还是说,主人心里认为,那颗蛇头对自己不重要?
那是不是应该问一下自己的意见呢?
心里埋怨归心里埋怨,嘴上也不敢说,只能把所有火气朝蔡根发。
“无耻小辈,竟敢偷袭老娘,活腻歪了吧?”
既然主人们认为尾巴的完整性比较重要,那么自己还是聪明点吧。
抡起了刚刚恢复的尾巴,再次抽向了蔡根。
看到八歧的愈合能力,蔡根都以为眼花了。
是不是刚才屠刀也没有成功,摆出了个蒙混自己的障眼法呢?
面对再次击来的蛇尾,蔡根操着屠刀迎了上去。
只是,这次,屠刀失败了。
那蛇尾上,出现了一层厚厚的黑气,抵挡了屠刀的所有锋利,重重的把蔡根连着啸天猫抽飞出去。
还好,水的阻力比空气要大,否则蔡根他们都能被抽出水面。
可是,水的阻力大,让蔡根也承受了更多的力量,双手握不住屠刀,在向后翻滚的时候,掉在了水底。
被那巨大的蛇尾抽了一下,蔡根就感觉自己好像被火车撞过了一般,虽然他没被撞过,估计与那感觉也差不多。
浑身也说不上哪疼,如果有头发的话,毫不怀疑,连头发丝都很痛苦。
这就是轻敌了啊。
蔡根深深的后悔,战斗经验不足啊。
面对那么大体型的敌人,拿刀上去砍,那不是傻就是盲目自大,谁给自己的勇气呢?
刚想给自己开个战斗总结会,那巨大的蛇尾,已经追了上来。
啸天猫受到的伤害要比蔡根轻很多,而且承受力也更强一些,看到蛇尾抽来,赶紧闪躲。
只是,他刚躲了一半,发现背上的蔡根正好处在蛇尾之下。
蔡根还没反应过来,就再次被蛇尾抽了出去。
刚想大骂啸天猫是个坑货,结果发现,由于蛇尾太大,不止是自己被抽中,啸天猫的半个身子也在打击范围。
恩,这就算是同甘共苦了,即使被动的,不应该被指责。
心里默念着不要慌,自己的护体神兽大米奇还没出来,肯定就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该如何挣脱这蛇尾呢?
自己被蛇尾抽得跟高尔夫球似的,刚一停下,第二次攻击就到了,完全没有什么招架之力啊。
“小天,你干啥呢?就不会躲开啊?”
啸天猫确实躲了,只是躲开的速度,无法逃离蛇尾的攻击范围,所以,好像没有躲开一样。
心里无尽的委屈,还没法反驳,毕竟蔡根的行动力完全依靠着自己,谁让自己当了临时坐骑?
只能默默忍受吧,看看蔡根什么时候炸毛,吹哨子喊人出来。
果不其然,第三次被抽飞以后,蔡根已经炸毛了。
实在太特么疼了,虽然努努形态恢复能力惊人,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这样的战斗方式,对自尊心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啊。
原本造出个肉身成神的张耗子,建立起来的自信,全被八歧这几尾巴给抽没了。
“张耗子,把刀给我捡回来。”
金光一闪,米奇出现,闪电似的把屠刀放在了蔡根的手里。
再次手握屠刀,蔡根一指八歧的蛇头。
“小天,冲过去,咱们砍她脑袋。”
啸天猫也不明白,为什么人家尾巴都砍不断,偏要砍人家脑袋呢?
自己也不敢问,堪堪躲过八歧的蛇尾,反向冲向了八歧的蛇头。
在路上,蔡根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