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20d小說 貞觀俗人笔趣-第664章 淵蓋蘇文展示-9nwad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张超推门进来。
“卫公,高句丽人来了,”张超把准备好的高句丽使者拜见名单放在秦琅桌上,“那些高句丽人好像很愤怒的样子,我已经让人收了他们的武器,有个叫盖苏文的家伙,牛轰轰的身上佩了五把刀,还不肯交刀,嚷嚷着说自己是什么东部大人,他娘的这不是占我便宜吗?敢跟我自称大人,我就教训了一下他。”
秦琅听到盖苏文这个名字,惊讶了一下。
盖苏文,好像挺熟悉,仔细想了想,莫不就是高句丽历史上的权臣渊盖苏文?此时叫盖苏文,估计是为避讳李渊,所以把名字前面那字给去掉了。渊盖苏文,渊太祚、渊男生,渊子游,好像是姓渊。
“东部大人是那泉盖苏文家族的世袭封号,并不是要占你便宜。”
大人在此时有父亲之意,敢自称大人那就相当于当别人面称老子一样。
“东部的阿爷?这啥官职?”
“毕竟是蛮夷嘛,跟华夏有所不同,你没把盖苏文怎么样吧?”
“没有,就是揍了他两拳,小样,还想跟我还手,也不看下我身后多少兄弟,要不是那高句丽太子求情,我就直接把这小子干死,现在被我叫兄弟叉出门外去了。”
秦琅呵呵一笑,想不到历史上有名的高句丽权臣,此时却在大唐被如此对待。
“好了,让那太子高恒权进来吧,顺便叫那盖苏文也进来。”
“这种无礼蛮子让他在外面呆着就是了。”
“谈正事,去吧。”
片刻后,一名顶着熊猫眼的高大年轻男子,满脸愤愤不平的陪着另一位年轻人进来。
“卫国公,孤要向你质问,你的仆人如何敢殴打我高句丽东部大人,这位可是我使团大使,出身高贵,他父亲、祖父、曾祖都曾担任过我高句丽的大对卢,相当于唐国之宰相,盖苏文现任东部大人,也相当于你们的大都督,你那卑贱的仆人,怎么敢殴打贵人,孤一定要向你讨个说法!”
年轻的高句丽太子高恒权长的有些瘦长,大饼脸子单眼皮还是高颧骨,一张嘴,汉话说的生硬别扭,一急甚至还错不少。
秦琅竖起一根手指,打断他的话。
“首先,这是大唐,你在自己高句丽那一亩三分地,称孤道寡可以,但在大唐,却没有资格跟我称孤道寡,你父亲高建武,也不过是我大唐册封的一个辽东郡王而已,他都还没资格在大唐称孤。”
“其次,你说你这随从如此身份显贵,可在大唐,也不过是下国之臣。还有,打他的也不是我的仆人,而是大唐功勋将士,刚刚随我参与过平灭吐谷浑国之战,因功受勋六转上骑都尉,视正五品。还是朝廷所授从六品上振威校尉!爵封白鹿男!”
“你的随从在高句丽国内做东部大人也好,西部爷爷也罢,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到了大唐,却敢跟一位功勋军官自称大人,那找打也怪不得谁,只怪他开口前没先好好琢磨下文化差异,是自取其辱。”
“谈正事之前,我在这里郑重提醒你们,第一,不得再妄自称孤,其二,千万别再自称大人。最后,你让盖苏文给我这位属下郑重道个歉,这事我们就不再计较追究了!”
秦琅一番话,让太子高恒权与渊盖苏文气的脸都白了。
“这难道就是大国所为,仗势欺人?”高恒权愤愤喊道。
“王子还年轻,所以有些话说的不对,本相也就不跟你计较了,高句丽与大唐这些年的太平友好,那都是你父王辛苦争取到的,可莫因年少轻狂乱说话,而葬送了这大好局面!”
“武德二年,武德四年,你父王两次遣使入贡请求修好,武德五年,又主动送还一万余名滞留于高句丽的亡命汉人,以宾客之礼将他们送还大唐。我大唐因此感动,也特将隋季之时,征辽带回的不少高句丽俘虏放还。”
“武德七年,太上皇派刑部尚书沈叔安前往高句丽,册封你父亲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句丽国王,还派道士带天尊像以及道法前往,给你们讲道经老子。”
“武德九年,新罗百济上书大唐,说你们封闭道路,使他们不能入朝觐见,太上皇又派员外散骑常侍朱子奢持节前往调解,你父王上表谢罪,请求两国和好。”
“贞观二年,大唐击败突厥,擒获颉利可汗,你父王也派使者向大唐庆贺,献上封疆图。”
“去年我大唐再灭吐谷浑,你父王还特派了你这个王子前来朝贺,以表归附臣服,你难道不明白你父亲的良苦用心?居然敢在本相面前放肆?”
一句放肆,杀气泄露,年轻的高句丽太子忍不住低下了头颅。
“高句丽,地只有四郡,比之突厥、吐谷浑相差甚远,我大唐雄兵百万,上将无数,要灭高句丽太易尔,本相只要率兵几万攻打辽东,各城一定来相救,到时朝廷再派一员上将从东莱泛海到平壤,是十分容易的事,只是天下刚刚太平,大唐不想再劳动百姓尔。”
渊盖苏文本来挺高大俊秀,可乌青的眼睛让他有些狼狈,身为高句丽大对卢的儿子,向来也是在国中跋扈惯了的人,虽然他父亲死后,他因年轻没有功绩,没能够继承到大对卢之位,被在隋征辽战争中声名大震的外来者尉支文德给做了大对卢,但东部大人这个位置,还是世袭下来的。
而且高句丽制度里,做为东部大人的渊盖苏文,拥有极大的权势,兵多地广,部曲众多,在国中连国王都要礼敬三分。
此次来大唐,也是有意来一窥大唐虚实,同时也是年轻,想亲自来看看大唐长安的繁华,谁知道却受此辱。
当下不服气的道,
“当年隋帝杨广曾发兵百一十万,三犯辽东,结果每次都铩羽而归,宇文述等率九军三十万奔袭平壤,来护儿浮海东袭,结果呢?还不是一败再败,大败亏输?前后死了数十万人在我高句丽国,到如今,当年数十万隋军尸体垒成的京观,都还矗立在辽东古战场呢!”
“放肆!”秦琅一声喝斥。
“就凭你,也有资格妄议我中原前朝之君?就凭你,也敢侮辱我汉家将士?”
“来人,将这嚣张狂妄之下国之臣,给我乱棒打出去!”
张超从外面领着数名契丹武士进来,契丹人跟高句丽人在辽东也向有争端,他们对高句丽人从无好感,得了命令,直接提着棍棒就一通乱砸,砸的渊盖苏文狼狈窜走。
高恒权没料到这大唐相公如此生猛,一言不和又动手打人了,这渊盖苏文都挨二回打了。
“好了,狂妄无礼之人被驱出去了,现在有事说事吧,你来拜见本相,所为何来?”秦琅问。
高恒权被秦琅这通杀威棒弄的半点脾气也没了,甚至有点惶恐胆怯。
“孤·····我,我是来抗议,大唐不该向新罗和百济国出售军械。”
“新罗、百济向我大唐求购军械,以求自保,价格也出的合适,我大唐没有不卖的道理,毕竟都是我大唐的藩属。当然,若是高句丽觉得同为大唐藩属,受到了区别待遇,那你们完全也可以求购军械,我们总不会不卖给你们的。”
高恒权愣了下,他来是要抗议大唐对新罗和百济的大宗军售案,没想到现在却是这局面。
“大唐真肯跟对新罗一样出售军械给我们?”他有些不相信。
“当然,不过因为刚才盖苏文那些狂妄的话语,让本相有些生气,所以要增加附加条件,第一,我大唐将派出使者前往高句丽国,捣毁高句丽人以隋征辽将士尸骨筑成的京观,并将这些汉家将士尸骸带回中原,高句丽不得阻挠且须全力配合。其二,隋征辽时尚有滞留于高句丽的隋军将士、民夫,一律须交给我大唐使者带回中原,礼送出境,不得阻拦。”
“其三,高句丽不得再出兵侵略袭扰大唐属国新罗、百济,也不得袭击大唐经高句丽的商队、商船。”
“其四,为保证军售,增进友好,高句丽须开放辽东、安市、卑沙、泊钓、平壤五座城池为贸易港,须将辽河、鸭绿江、萨水、贝水向大唐商船开放航行!”
“其五,我大唐还将于平壤城、辽东城、卑沙城、乌骨城和国内城五城,设立大使馆,高句丽需积极配合,并保障大使馆和使者人员安全。”
“你们若是能做到这些,那么大唐不仅可以放开与高句丽的商品贸易,也将全面解禁武器铠甲战马等军备封禁,甚至能给你们与新罗百济等一样的优惠条款。”
“好好考虑一下吧!”
一个时辰后,高句丽太子高恒权走出了秦琅的公房。
衙门外,渊盖苏文鼻青脸肿的迎上来。
“将军,孤跟卫国公谈成了军购,他们答应给我们放开军售,肯给我们新罗百济一样的价格,向我们出售军械铠甲,并提供军购借款,我们不用花一文钱,就能从大唐拿到两万人的装备了。”
渊盖苏文阴沉着问明白这个军购条约的详细条款后,并没有丝毫高兴,尤其是那些附加条件,他更加觉得大唐心怀不轨。
“天上不会掉馅饼,看似可以不花钱签个名盖个印就可以借款买军械,可实际上我们最后要连本带利的付款,只是我们要付的是我们的粮食、奴隶、牛马、金银、木料、药材等等。”
高恒权愣了下,“那我们悔约吗?”
“那倒用不着,这些军械还是很不错的,等我们拿到这些军械,就去打新罗和百济,重夺回汉江流域,到时一切损失都补回来了。”渊盖苏文恨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