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xg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猛獸博物館笔趣-第六百七十四章 吞仙孕蟲看書-oadh1

猛獸博物館
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
掩神君是足智多谋,算无遗漏,他料定,雪山洞府之内还有其他人,所以专门留下他弟子当中,战力最强的绝命仙人,将雪山洞府里出来的人灭杀。
可以说,这种安排基本上是万无一失,所有可能性都考虑到了,而且绝命仙人的遁术也是极高,乃是掩神君手把手教出来的,就算是遇到真仙级别高手,也能逃脱。
但掩神君万万没想到,林尽居然能将他的吞灵鬼虫给炼化,为其所用,这是掩神君怎么也没想到的。
况且在掩神君的认知当中,林尽是没有这般手段的,只有那位逍遥仙馆长才行。可就算是如此,掩神君也只会相信对方能驱除或者灭杀吞灵鬼虫,要说炼化,那是绝无可能。
这一点,掩神君是有绝对的自信,百分之百的把握。
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出在对方认定为没有问题的地方,而且一旦出现,就会是巨大的纰漏和失误。
绝命仙人死了。
死的很惨,完全被两只吞灵鬼虫吃的连渣子都不剩,北齐湘芸光是看着,就感觉到心惊肉跳。
最后她用林尽教授的法子,将一团特殊的血雾凝聚,把那些吞灵鬼虫回收回来。北齐湘芸看的清楚,她刚才放出去的时候,是两只吞灵鬼虫,而这一次回收回来的,却是三只。
多了一只。
这并不是北齐湘芸一开始算错或者看错,因为林尽当时给她那一个血珠子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清楚,里面有两只鬼虫。
两只,现在变成了三只。
说明在吞噬仙人之后,吞灵鬼虫可以繁殖,诞生新的鬼虫,而这机制在北齐湘芸看来,就是吞仙。
换句话说,吞噬一个仙人,才能诞生一个吞灵鬼虫。
一想到这一点,北齐湘芸就感觉到一阵汗毛直立,毛骨悚然。
林尽之前炼化的吞灵鬼虫有七只,那么就是说这代表的就是七位仙人,而这显然还不是掩神君所有的吞灵鬼虫。
这么来看,掩神君为了炼制吞灵鬼虫究竟灭杀了多少仙人?
可能这个数量,会让人恐惧。反正现在北齐湘芸很害怕,她稳定了一下心神,而这个时候三只吞灵鬼虫已经是进入血雾,随后血雾凝聚,重新变成了一个血珠子。
北齐湘芸看着手中的血珠子,心中也是生出一丝侥幸,暗道多亏遇到林尽,若非是他,自己到现在都无法逃出掩神君的掌控,而且更不可能有机会报仇。
就说吞灵鬼虫,这种掩神君的堵门杀招,林尽都能化为己用。
此刻北齐湘芸神情严肃,她下定决心了,今后就跟定林尽了,不光是为了报仇,也是为了活下去,为了提升自己。
这绝对是她最明智的一个选择。
接下来北齐湘芸将绝命仙人留下的乾坤法戒和一些法宝取走,然后立刻施展手段飞行,去玄道宗报信。
再说林尽,此刻踩在一团黑云之上,身旁是一脸警戒之色的火源和尚,而不远处,便是掩神君一伙仙人。
表面上他们是合作了,此刻正前往某处隐秘之地。
掩神君显然没打算告诉林尽目的是什么地方,林尽也没问,表现的那是胸有成竹,丝毫无惧。
这也是一种试探。
实际上,从之前到现在,掩神君都在试探,林尽也心知肚明,所以他一直都是精神集中,就算是看似在观察风景,但心中也在快速思谋。
林尽发誓,他还从来没有如此紧张,如此高强度的思考。
掩神君依旧没有将黄莺女带来,显然,携带黄莺女的另有其人,掩神君那边明显也是极为小心。
换句话说,林尽可以肯定,掩神君现在也很紧张,也是在装着淡定。
有趣!
火源和尚知道的不多,此刻表现的很像询问一下了林尽,而林尽是不断给对方打手势,这个时候不能多说,否则会露馅。
好在火源和尚也聪明,哪怕他心里再怎么没底,这个关键的时候也不会扯后腿。
实际上,林尽这个时候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好在他已经埋了北齐湘芸这一步棋,而且刚才,林尽明显从鬼血兽分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波动。
北齐湘芸遭遇绝命仙人的场景,在林尽脑海当中也是一闪而过,这是鬼血兽的一种特殊神通,别人没有的,而就算是林尽,也只是感应到这一些。
可就是这么一些,也足够林尽做出一些判断了。
那就是如林尽所料,掩神君果然有后手,要狙杀雪山洞府里出来的人,无论这个人是不是北齐湘芸,都会杀掉。
好在林尽也留了后手,给了北齐湘芸一枚血丸。
那是鬼血兽身上的血,可以禁锢和操控吞灵鬼虫,现在来看,自己在后手上,压过了掩神君,这是好消息。
说明要不了多久,北齐湘芸就能联络到玄道宗的仙人了。
知道了这些,林尽也终于是长出了口气。
毫无疑问,就像是在下棋一样,一步一步,都需要深思熟虑,一步走错,可能就是万劫不复,幸运的是,林尽这一步棋,占了上风。
那边掩神君显然一直都在注意林尽这边的情况,看到林尽居然长出了口气,立刻是注意到这个细节。
“林先生,何故长吁短叹啊?”掩神君这个时候走过来,笑着问道。
林尽一惊。
稍有失误,居然露出了一丝破绽,不过没关系,林尽还能兜得住。
当下他淡定一笑:“掩神君观察细致,倒也没什么事,只是想到掩神君如此处心积虑,可万一要找的东西落与旁人之手,又或者东西并非掩神君之前预想的那样,岂不是一场悲剧?我也是想到这一点,才替掩神君感叹一声罢了。”
这种转移焦点,又带着进攻一般的言语,果然一下子就让掩神君脸色一变。
可以说,这话说的很不客气,更不礼貌,但偏偏林尽就这么说了,那掩神君很不高兴,但越是不高兴,掩神君越不可能发怒。
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动怒,至少没有彻底摊牌之前不行。
于是掩神君也是一笑:“林先生多虑了,此番我所图之事,早就谋划百年,不会出任何问题,这一点,林先生大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