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86章 半夜雞叫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太子洗马了,好好干。”
贾平安无奈的回到家中。
“太子洗马了?”
苏荷欢喜的道:“冼马啊!”
——这个可做洗马,也可做冼马。音:xian。
贾平安压根没把这个太子洗马放在眼中,觉得就是个兼职。
而且太子洗马是‘图书馆管理员’,外加太子出行侍从,他去侍从个啥?
第二天休沐,贾平安在家睡的很是嗨皮。
而太子在得知了自己多了个洗马后,就在宫中嚷着要出来。
“阿娘,出去转转。”
磨叽了一个多时辰,武媚觉得他的耐心应当进阶了,这才令人护着出去。
太子出行……
“就这?”
集结之后,大伙儿出去,才发现太子早走了。
“为何?”
属官们咆哮。
“太子出了事你等能担得起?”
可怎么咆哮也无济于事。
贾平安正在道德坊里和两个孩子玩耍。
“那是谁?”
徐小鱼看了一眼。
陈冬眯眼,“怕是……”
“好像是哪家的妇人,可随从也多了些。”
贾昱和兜兜蹲着看晨露,兜兜嚷道:“阿耶,我想喝。”
“喝吧。”
小时候他也觉得晨露晶莹剔透,喝了不少。有人说担心污染,可啥东西没污染?
“郎君!”
徐小鱼就像是中箭的兔子,嗖的一下就窜了过来,猛地止步,差点刹不住车,“郎君,有个妇人带着孩子来了,看着好富贵。”
贵你妹!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天下谁能贵过皇后?”
然后他就看到了皇后。
“平安!”
贾平安瞪大眼睛,“阿姐,你怎地……怎地就来了?快来坐……”
可这里是田间地头,哪能坐!
沈丘皱眉看着贾平安,“去家中。”
武媚却摇头,“今日既然出来,那便该让……五郎。”
卧槽!
太子出宫了?
李弘就在前方好奇的看着一只虫子。
“这是蜜蜂。”
贾平安蹲在他的身边说道:“蜜蜂飞来飞去,看似很热闹,太子可知晓它在做什么吗?”
李弘摇头,好奇的道:“它在做什么?”
贾平安指着蜜蜂笑道:“看看蜜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的,你注意它的脚下……”
李弘凑过去看,沈丘在他的身后屈指……盯着蜜蜂。
“呀!它的脚下有东西。”
李弘欢喜的回头。
“你看看它脚下的东西和花朵里的东西是否一样。”
贾平安喜欢这样的日子,含笑看着李弘在辨认。
“是一样。”
“你再看看蜜蜂……它在花朵里来回飞,是不是把一朵花的花粉带到了其它花朵中?”
李弘点头,“武阳侯,这是何故?”
贾平安说道:“这便是蜜蜂授粉。那些花朵张开,里面的花柱有花粉,可要想让蜜蜂来采蜜授粉,就必须得生出花蜜来,如此蜜蜂采蜜的过程中脚下就沾了花粉,随后飞到别的花朵里去授粉……”
“授粉?”
连武媚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为何?”
贾平安解释道:“阿姐,一些情况下,若是没有授粉,就不会结果,就算是结果了,那果子也不会好。但世间万物就是这般奇妙,你看看这些蜜蜂,它们勤奋采蜜,顺带授粉……”
“竟然是这样?”
武媚看着他,摇头,语带威胁之意,“你若是哄骗了我,回头就去宫中挖沟吧。”
呃!
沈丘不禁为贾平安默哀一瞬。
但他却看到贾平安很是自信的笑了笑,然后说道:“阿姐,新学里就有这个。花也分阴阳,没有蜜蜂或是用别的法子来授粉,它们就会不结果。”
李弘抬头,“武阳侯,那果子不就是吃的吗?”
“是啊!”
贾平安笑道:“果子是吃的,可别忘记了,果子也是那些花树的种子。果子掉落在地上,若是无人去触碰,就会腐烂,而果核就喜欢这样的环境,于是渐渐生长……”
李弘恍然大悟。
“竟然如此?”
众人都算是受教育了,有人甚至在沉思这里面的逻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贾平安也不管,这等事儿他只是随口揭开,以后大不了丢给学生,让他们去研究。
李弘仰头,羡慕的道:“武阳侯好厉害。”
贾平安笑了笑。
“阿耶!”
兜兜过来了,见到武媚后却忘记了曾经进宫的经历。
“见过皇后。”
兜兜双手后甩弯腰,“见过皇后。”
武媚见到她就欢喜,一把抱起来问道:“最近在家如何?为何不与你阿娘进宫去看我?”
贾平安心想若是经常进宫,就怕兜兜把你的东西给糟蹋了。
“阿耶。”
贾昱行礼,随后见过皇后。
不过很显然武媚最喜欢的还是兜兜。
苦楝 田一禾
“阿福!阿福!”
兜兜在武媚的怀里拼命招手。
阿福滚滚而来……
在贾家玩了大半日,李弘在回去的路上睡着了。
武媚一直在沉思。
“皇后,到了。”
武媚一怔,拍醒了李弘。
“阿娘。”
李弘的眸子定定的,从未有过的一种放松让他不想起。
“累了?”
武媚问道。
李弘摇头,四肢百骸无不舒服,“阿娘,这样真有趣。”
武媚晚些去寻了皇帝。
李治坐在那里喝茶,茶香悠悠,“朕今日加了盐进去,这茶水的味道竟然有些古怪,压制了香气……”
武媚不禁笑了,“陛下却不知道……这茶什么都不能加,平安说这是大自然的馈赠,有人加了糖,喝着古里古怪的……”
后世就有加糖的喝法,贾平安觉得和煮鸡把鸡汤倒掉吃肉异曲同工。
“朕喝着还行。”李治嘴硬,但转换话题却毫无痕迹,“五郎今日如何?那道德坊中多是田地,他可不乐意?朕当初跟着先帝去耕种时也不乐意,不过先帝说不耕种就不知悯农,于是便每年下地……”
那几年是他难得的快乐时光,没有人威胁到他,先帝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放在了他的身上,父子之间竟然体会到了那种相依为命的亲情。
武媚知晓他嘴硬,就说了今日的事,“平安带着五郎在田间地头认识那些庄稼,虫子,肉眼所见都给他说了一遍,五郎很是欢喜。”
对于皇子的教育李治有自己的看法,但贾平安的这个手段却让他心中微动。
“他竟然这般吝啬,就没招待你们吃一顿?”
皇帝近乎于刻薄的话让武媚笑了笑,“平安弄了个盐焗鸡,五郎颇为喜欢,又在外面弄了叫花鸡,五郎差点连骨头都啃了。”
李治一怔,“朕的太子竟然这般?”
武媚回身,“把鸡送来。”
邵鹏拿着个油纸包来了。
打开,里面是荷叶包着的东西,再打开,一只香喷喷的鸡,外面油黄油黄的。
“朕尝尝。”
李治矜持的撕下翅膀。
香酥入骨!
李治不动声色的再把鸡腿弄下来……
再鸡腿。
……
“阿耶。”
李弘来了。
李治把全是鸡骨头的油纸包飞快的包起来,然后笑眯眯的问了他今日的情况。
“阿耶……那些花竟然是故意生出了花蜜,就是为了引来蜜蜂采蜜。”
李弘很是兴奋。
“故意?”
李治觉得儿子怕不是中了邪。
“阿耶,那些蜜蜂去采蜜,脚下就沾染了花粉,它们飞来飞去,就把花粉沾到了其它花里……”
“那花分雌雄……”
“没有授粉就无法结果。”
李治觉得自己听到了一段荒谬的故事。
“来人。”
“陛下。”
忠心耿耿王忠良出现了。
李治看了一眼李弘,“太子可还是坚持这等荒谬的说法?”
他的目光有些复杂,一方面希望儿子能有主见,可另一方面却觉得贾平安太过荒谬,竟然给儿子传授这等歪门邪道。
难怪那些大儒皆说新学乃是歪门邪道,如今一看果然。
李弘坚定的点头,“阿耶,这个不荒谬,否则为何开花?为何有花蜜?”
啧啧!
这个小子,马上就化身为好奇宝宝,随即一串问题喷了过来。
李治淡淡的道:“花开花谢本是天道,就如同树上的果子熟了便会掉下来……”
“阿耶,果子掉下来是因为里面有种子,不掉下来种子不沾地。”
李治有些恼火,皱眉道:“种子又如何?”
“阿耶,若是没有蜜蜂授粉,不会有果子。”
这等精巧的说法让李治不禁摇头失笑。
可这是不屑于和儿子辩驳的姿态,让李弘炸了。
他涨红着脸,“阿耶不信,我们便去看看。”
“哦!那便去看看。”
李治是有些腹胀,便带着儿子去禁苑,顺带消消食。
而武媚就被留下来处置政事。
大殿外,两个内侍在嘀咕。
“陛下今日早饭吃多了些,说是撑着了,怎地又吃了一只鸡……”
……
禁苑里鸟语花香,李治缓缓走在其间,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
“阿耶!”
李弘在前面跑,突然止步。
“是何物?”
李弘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还伸手指头竖在唇上。
李治不禁笑了。
“阿耶你看。”
两只蜜蜂在花间飞舞着,一会儿钻进了花蕊里采蜜,一会儿又飞出来,重新寻找花朵。
李弘压低声音,“阿耶,这便是没了花蜜了,蜜蜂要重新去寻。”
李治漫不经心的点头。
“阿耶你看,花粉。”
李治也看到了,但……
——授粉?
授粉何意?
仔细看看吧。
李治指指蜜蜂。
沈丘上前,屈指一弹,蜜蜂就歪歪斜斜的往下落,被他接住了。
“陛下。”
沈丘把蜜蜂摊在手心里,很是直观的看到了全貌。
“死了!”李弘伤心了。
李治有些尴尬,顺带觉得太子有些柔弱。
“陛下,并未死。”
沈丘震动了一下,蜜蜂站起来,屁股一动……
嘶!
沈丘挨了一针,旋即蜜蜂飞走了。
李弘小大人般的叹息,“蜜蜂会死。”
“为何?”
李治在想着朝政。
他在布局。
怎么打高丽?这件事他一直在布局。
按照宰相们的说法,此刻打高丽早了些,大唐应当积蓄更多的力量,然后再一击致命。
但老将们却蜂拥反对,特别是程知节,直言不能走前隋的老路,想着一战灭了高丽,最终误人误国。
是啊!
前隋就是把高丽打成了政治战,以至于国内烽烟四起。
“阿耶,蜜蜂蜇人,有倒钩的毒针留在了肌肤里,用力一飞,毒针连着毒囊和脏器都被拉出来了……”
咦!
绝世魔尊 紫魔邪
李治笑了笑,“寻个老农问问。”
沈丘手中剧痛,出去寻人。
第二日,沈丘来了。
“陛下,奴婢问了许多老农,都说蜜蜂处处皆是,什么授粉一概不知……不过有个老农却说了一个奇特之事,他屋里种了几株花树,竟然开花不结果……”
随后贾平安就被招进了宫中。
“陛下,屋里并无蜜蜂,也无风,无法授粉,所以不会结果。”
贾平安没想到皇帝竟然对这个感兴趣。
“花粉……有风会传播?”
李治有些好奇。
“陛下,授粉有虫子授粉,也有风媒授粉。若是在花开时节去丛林中看看,那些满树花朵便会喷出花粉,随即被风吹的到处都是。”
李治没搭理,随后李弘自家在鼓捣。
没几日他竟然鼓捣出了一个什么人工授粉。
“阿耶,这两盆花一盆人工授粉,一盆不动,看看谁会结果。”
咦!
李治问道:“谁的主意?”
李弘说道:“是我的主意。”
李治默然。
晚些他出去,突然笑道:“朕的太子竟然这般聪慧吗?”
王忠良小心翼翼的道:“陛下,太子毕竟还有功课,那边说太子最近不怎么专心。”
李治淡淡的道:“学那些东西不过是一个经历,朕当年也没怎么好好读书,后来跟着先帝过活,整日学的也是治国之道,书,不需多。”
“是。”
李治就像是一只大蜘蛛,盘踞在宫中,通过蛛丝来掌控这个庞大的帝国。
一切因为一场除丧尸的运动
“陛下,吐蕃派来了使者……”
大唐和吐蕃的关系比较奇葩,不,是和所有周边的国家关系都比较奇葩。比如说双方大打出手,大唐毒打了对方一顿,随后对方依旧能派出使者来大谈友谊。
实际上这种事儿在大宋也是如此,唯有大明,哥不服就干,你说什么友谊……弄死你再说。
“让鸿胪寺去。”
李治看着西北方向,良久说道:“吐蕃山高险峻,不易攻打,所以肆无忌惮……但终究要攻打。”
夜深了。
李弘在看着自己的两盆花。
花早就落了,李弘在看着枝头。
小花骨朵啊!
他觉得这是小花骨朵。
可小花骨朵却渐渐的长起来了。
李弘揉揉眼睛,确定没看错。
“来人!”
内侍宫女蜂拥进来。
李弘狂喜的道:“把两盆花带着,去寻阿耶。”
呃!
“殿下,陛下已经睡了。”
大晚上的你把皇帝吵醒,也不怕屁股被打肿吗?
“赶紧!”
李弘好几日没睡好了,起身就出去。
众人头痛,有人去通知皇后,有人去劝。
“阿耶!”
李弘在宫中跑。
内侍们提着灯笼,喘息着喊道:“殿下,莫要去吵了陛下。”
“阿耶!”
正在沉睡的皇帝被吵醒了。
“谁?”
外面传来了王忠良的声音,“陛下,是太子。”
李治皱眉,“他来做什么?”
身边的嫔妃嗯了一声,李治淡淡的道:“躲进去。”
被子一动,嫔妃便消失了。
“阿耶,结果了。”
李弘的欢喜连李治都感受到了。
被吵醒的火气让他喝道:“胡闹!”
“阿耶!真的结果了。”
两盆花,一盆恹恹的,没果子,一盆竟然挂了十余个小果子。
“阿耶!”李弘两眼放光,“挂果子的我用刷子刷了花粉,没挂果子的,没刷粉。”
李治仔细看着,又问了问。
李弘发誓自己没动手脚。
儿子孝顺,想来不会,若是弄了手脚,回头他一试便知。
这……
王忠良已经懵了,“陛下,原来开花结果是为了这个?”
李治努力让思维更理性一些,“收拾收拾,出宫。”
“陛下!”
大晚上出宫,除非是重臣病故,或是有紧急情况,比如说有叛军。
……
贾平安做了个梦,在给人渣们授课。
“先生,这是何物?”
“这是电脑。”
“电脑……能干啥?”
开机,打开浏览器……
轰鸣的战场,炮弹落下的呼啸声传来,接着爆炸……
尸骸遍地都是,幸存的人在地动山摇中瑟瑟发抖,拼命呼喊。
人渣滕和尉迟循毓等人都傻眼了。
屏幕一变,竟然是……
卧槽!
我的秘藏啊!
怎么放出来了?
“夫君!夫君!”
贾平安睁开眼睛,眼神呆滞的看着苏荷。
天气热,苏荷穿的越发的单薄了,大凶。
“说是宫中来人了。”
擦!
贾平安一个激灵。
这时候宫中发生过什么事?
好像没有吧!
难道是阿姐?
贾平安披着衣裳冲出去。
到了前院时,他看到了皇帝。
李治负手站在那里,对李弘说道:“臣子家中如这般破落的也不多了。”
贾家的装饰……一言难尽。
但凡那些臣子发达后,都会重修宅子,可贾平安念旧,住习惯了就不想动。
“陛下。”
李治回身,见他衣衫不整,甚至鞋子都跑掉了一只,就皱眉道:“程知节和苏定方都说你有大将之才,朕听闻大将之材首要便是不慌不忙,看看你,慌作一团!”
贾平安的嘴唇蠕动,“陛下,阿姐她……”
李治一怔,然后笑了笑,“皇后很好。今夜太子突然来寻朕,说是他弄了两盆花,一盆什么……人工授粉?一盆并未。今日一盆结果,一盆无果……朕想问问,若是把这手段用在庄稼上会如何?可能增收?增收多少?”
我的大外甥,牛笔大发了。
贾平安眼中的欢喜之色连外面的人都感受到了。
“陛下,授粉当然能提高农作物的产量。不过粟米、小麦等口粮却是那个啥……自花授粉。”
“何为自花授粉?”
李治精神一振。
我能说是男女同体吗?
贾平安一番解释,李治听的频频点头。
额额额!
老贾家的鸡打鸣了。
姜融昨夜开了坊门,一直不知道是哪位贵人来了,此刻偷偷摸摸的靠近……
呛啷!
一把横刀搁在他的脖子上。
“饶命!”
……
晚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