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nyy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蓋世》-第八百三十六章 虞家老祖展示-v8a3t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幽陵鬼王,乃千年以前,和冥都同时代的卓绝鬼王。
自知鬼王已是极限,无法以魂灵鬼物的形态,更进一步,抵达到鬼神之终极,幽陵极为果断地选择携记忆转世。
于是,在三百年后,天邪宗出了一位旷世奇才,邪王虞檄。
幽陵,转世之后,变成了虞檄。然后,用了三百年时间,成功修到了元神境!
传言,邪王虞檄凝炼出元神之后,急于证明自己,杀伐向外域星河,被众多的天魔和异族巅峰强者围杀。
邪王没死前,当时的天邪宗,因他如日中天,和这个时代的赤魔宗、血神教一样,隐隐具备了和魔宫、妖殿抗衡,并驾齐驱的气象。
有一种说法,如果邪王虞檄当年顺利从外域星河归来,通过天魔和异族证明自己,天邪宗就当真成了魔宫、妖殿之外,寂灭大陆的第三大势力。
虞家,也将会被他接引到寂灭大陆,成为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谁都想不到,邪王虞檄这位横空出世的巅峰强者,竟然就是千年前恐绝之地的幽陵鬼王。
他,在转世之后,还当真给他成功了,给他修成了元神。
可惜,他的元神境只是昙花一现。
他在外域星河深处,被诸多强者围杀而亡,也不知寻了什么法子,又有一缕魂魄逃脱,变成了现在的白骨鬼王。
幽陵,邪王虞檄,现在的白骨,竟然都是一人。
“难怪……”
很多的疑惑,因阴脉源头的此讯,有了答案。
为何他踏入恐绝之地不久,便得到白骨的青睐,为何白骨那么坚定的选择自己?
白骨,当然知道他叫虞渊,知道他是出自暗月城的虞家啊。
在白骨眼中,他虞渊,根本就是自己的后人。
怪不得白骨很多次,看向安梓晴的眼神,也充满了玩味。
他是邪王虞檄时,最好的挚友就是现今的血神教教主安文,是安梓晴的生父。
安梓晴在他眼中,也是自家的晚辈。
他很少说话,然而经历过幽陵,虞檄,再加上白骨的诸多经历,他什么看不透?
他为何不惧一切,敢挑战冥都?因为,冥都没有做到的,他已经实现过一次!
——他曾以人族之身,修炼到终极的元神境!
人族元神,在外界天地,高于恐绝之地的鬼王,和鬼神相当。
见过至高风景的他,眼界和气度各方面,其实凌驾于冥都,还有现在的天藏。
天藏,以外域天魔的形态,只修到魔神级别,魔神乃人族自在境,天魔中的大魔神,才能和人族的元神扳手腕。
也唯有如此旷古烁今的存在,才能得到阴脉源头的信赖和支持,由他和冥都,和天藏去竞夺鬼神!
“虞家先祖。”
一连串的想法念头,在脑海过了一遍,手握剑鞘的他,心中已有抉择。
“魂渡河”变幻而成的灿然星河,森白火焰一簇簇的,超度了河底的残魂鬼影,使得冥都拘押在此的亡灵得以安详,也让白骨的魂念,和这件惊天动地的魂器,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冥都的气息,终于渐渐微渺不可感知。
体型高大,踩着“血灵祭坛”的天藏,一双湛蓝色眼瞳,耀出诧异费解的光芒。
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虞渊没有依言,挥出“断魂斩”。
此斩一出,炼化冥都残魂的白骨,定然遭受反噬,他再加一把力,应当能顺利铲除白骨,由他成为恐绝之地的新生主宰。
虞渊,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一直保持着沉默和冷静。
“为何?”
眼看着森白火焰越烧越汹涌,天藏忍不住了。
虞渊干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有不得已的原因。”
“哎。”
天藏脸上的凶暴残忍,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感受着白骨的气息,充塞于整个魂渡河,再慢慢挤压碾碎他散布的魂力沼泽,天藏自知不妙。
完整的阴脉源头,在恐绝之地,再没有破绽。
白骨,手持“魂渡河”,承载着阴脉源头的力量,战力会无止尽的疯涨,他也不再是对手。
冥都的死亡,如果只是自己求死,如果不用来成全白骨,他还不惧,还有后手。
可偏偏,冥都是主动融入白骨,让白骨吞没他,炼化他,得到他参悟的所有灵魂奥诀,再乖乖将“魂渡河”的控制权奉上。
这让白骨,能够兵不血刃地,没一点损耗地,接受了一切。
如此白骨,他天藏也没辙。
“功亏一篑。”
天藏很是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他魔身陡然一变,化作一个干瘦如铁的中年男子,一把抓着微缩之后的“血灵祭坛”,刹那间,就出了“魂渡河”,再以那“混浊魔胎”凝做一件花花绿绿的衣裳披身。
“混浊魔胎”如披风,裹着他干瘦的人形躯身,他掌心握着的蓝色晶块,就是血灵祭坛。
这,才是天藏在恐绝之地的形态。
干瘦如铁,面容黝黑,一脸苦巴巴的,似乎别人欠了他很多钱不还的样子。
另一边。
他离去后的灿然星河,终被白骨炼化,每一处细微,都烙印了白骨独有的魂念。
突然间,灿然星河收敛为长条,重新变成一条腰带,缠绕在白骨腰部。
手中抓着,那座由阴山炼化的锋锐锥子,腰部缠绕着“魂渡河”,白骨碧绿眼瞳深处,耀出来的光芒,令人简直不敢直视。
任何人,和他对视一眼,灵魂似乎都要被他吸扯进去。
“哗!哗哗!”
白骨的骨骸内,流淌着的仿佛就是冥河之水,千万之多的“阴葵之精”,星辰光点般,混杂在骨膜深处,让他的这具躯身,敢于和天藏现在的叫板。
“轰!轰隆隆!”
百里范围内,一座座高耸的阴山,或是崩塌,或是在迅速变矮。
冥都死亡,地底的阴间冥河干涸,这方辖境没有充沛的阴气,供能给那些阴山,导致先前的繁荣盛况,如空中楼阁般。
千劫、罗玥两个鬼王,瞠目结舌地,望着新奇变化。
白骨,难道成了最终的赢家?
看着最弱的白骨,凭什么让冥都舍身求义,让天藏都主动离开“魂渡河”?
江杏雯看着白骨和天藏踏出,看着背后那座代表着冥都的阴山,迅速的矮小下去,她垂着头,“嘤嘤”低泣。
可惜,无人理睬。
“着实没想到,当年的一簇幽魂,竟然能壮大成现在?”天藏裹着“混浊魔胎”披风,手握“血灵祭坛”,深深凝望着白骨,“你以魂灵形态,当年来陨月禁地时,极为的弱小。只是你的灵性惊人,我暗中看过多次,还给了你一些建议。”
所谓的灵性惊人,其实是白骨的魂灵,保留着完整的记忆。
有了幽陵的经历,再加上邪王虞檄辉煌灿然的一生,他怎么不灵性惊人?
那样的白骨,即便是最弱小的魂灵,自然也会显得特殊和非凡。
白骨开口,声音平静而淡漠,“前辈在陨月禁地,对我的那番垂青,没齿难忘。”
“你们认识?”
千劫和罗玥齐声惊叫。
“他去过陨月禁地,在里头修炼过一阵子,我瞧其灵性十足,曾露面和他交流几次,愈发觉得他不凡。”天藏笑了起来,“他当我是天魔尤潜,我当他只是一个聪明魂灵。”
“前辈看得起我,我深感荣幸,但在极致的力量追求上,我比前辈走的要远。”白骨说这番话时,眼神熠熠生辉,“在浩漭天地的历史上,有我浓重的一笔。待我进阶为鬼神,前辈就会知道,你输的并不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