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f6b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笔趣-第339章 你現在敬畏我了吧看書-f5nbs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光芒消散。
冲天剑意也荡然无存。
一切都恢复到平静的状态。
墨武微微喘着气,刚刚激发从星空古墓中得到的飞剑,对他的消耗颇大,他知道这飞剑绝对不是寻常之物,肯定曾经是一位强者的贴身武器。
至于是谁……不得而知。
那里太危险,恐怖太多,能够得到一件就已经很不错。
“已经达到极致的一剑,取他性命应该没有问题。”墨武自言自语着,对自身的能力很是自信,但很快,站在前方的那道身影让他彻底绝望。
甚至都想吐血。
怎么会这样。
“好厉害。”
林凡喜欢夸赞别人,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刚刚的一剑给他造成莫大的压力,很强,特别的强,就是稍微差那么一点点,如果再厉害一点的话,肯定会更好。
不仅墨武不敢置信。
就连墨族子弟也是如此,他们不相信会变成这样。
刚刚的一幕,虽说没有毁天灭地之威,但也有摧山枯海之力,绝非那般轻而易举的就能抵挡的。
“你到底是谁?”
墨武质问着。
表情很震惊,他真的很想知道林凡到底是谁,哪怕林凡已经跟他说过,我只是一会平平无奇爱好修炼的普通人而已。
可是他们不相信,能怎么办。
无奈的很。
就在墨武询问这问题的时候,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咔擦!
清脆的声音。
墨武呆若木鸡的傻站在原地,神秘飞剑浮现裂纹,随后在他眼前瞬间崩裂。
“不……”
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响彻天地。
噗嗤!
墨武一口鲜血喷吐出来,心神跟神秘飞剑联系,飞剑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对墨武来说,便是致命的创伤。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
他知道飞剑的硬度,那是绝对的坚固,就算最锋利的东西都难以砍坏,可现在,只是刺对方一下,就造成这样的情况。
要不是亲眼所见。
他一辈子都不会相信的。
林凡见对方直接吐血,有点懵神道:“你怎么了?我可没有动手打你,是你打我的,这件事情我是不能承认的。”
他没想到世人如此恶劣。
世态炎凉。
只是切磋而已,没想到竟然将自己伤的如此之重,肯定会将锅甩到我身上,遇到这种事情的话,他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远离现场,绝对不能参与到里面。
听到林凡的话。
墨武更是被气的口吐鲜血,难以忍受对方的嘲讽。
这本来就不是嘲讽,只是一种特殊的关心而已,将事情说清楚,让对方明白,你的情况跟我没有什么关联。
只是没有想到,听到对方耳里后,就变成一种嘲讽。
不得不说……
这件事情我真的让人很无奈。
如果先前墨武对林凡是那种出生的不屑,那现在……对墨武来说,他已经敬畏林凡。
不说敬如神,却也是敬如凶虎。
“林凡好棒,就该好好的揍这家伙。”小宝欢呼着,呐喊着,充当林凡的啦啦队,在这里欢呼雀跃着。
老张也在叫好。
吴族族老震惊的很,跳动的内心都要炸裂,看到这一幕的他,需要重新审视林凡的实力,在墨武祭出飞剑的时候。
他就已经看出,墨武的实力在圣人境中都是顶尖的存在。
配合这神秘飞剑,有谁不能斩杀。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时的墨武对林凡有着极深的敬畏之心。
实力差距太大。
绝不是想象的那般简单。
“你没事吧?”林凡问道。
切磋的还可以。
对方施展的招式很厉害,让他看的很满意。
墨武沉思着,他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
如果对方想杀他,他没地方可逃。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
林凡缓缓道:“你刚刚的招式很厉害,我看了很满意,现在我给你施展一招,礼尚往来,但是我这一招有点厉害,怕伤到你,就往别的地方释放一下。”
“你看好了。”
所有人都被林凡的话吸引住。
林凡朝着远方的山脉看去,手掌一推。
“伏妖印!”
话音刚落。
一股骇人心神的可怕力量瞬间爆发出来,虚空扭曲,波纹扩散。
轰隆!
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爆发。
远方的山脉仿佛遭遇可怕的挤压,瞬间炸裂,覆盖范围广泛,惊的所有人眼里都闪烁着惊恐之色。
“我……”
墨武愣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太惊人。
噗通!
墨武跪了,没有任何外力因素,就是自身仿佛看透了一般似的,心悦诚服的跪下。
“我输了。”
他没有先前的高傲,在自身实力不如对方,得知他是此地土著时,依旧是那般的高傲,并未将对方放在眼里。
但现在却不同。
差距太大,如果族内的人知道,他招惹到这种强者,为了平息强者的怒火,绝对会将他推出来谢罪。
林凡温和道:“切磋而已,互相学习,没有输赢可说,你快站起来吧,没事的。”
从青山精神病院里走出来的患者都很温和。
这跟郝仁数年来的教导是很有关系的。
老张跟林凡都是善良的人,除非特殊情况,比如在不知道招式的威力下,无意间弄死某人外,他们从不恶意的残害别人。
就是如此的友好。
墨武内心真的慌,但更多的是诧异,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他的确很少跟土著打交道,但来到这星球的时候,就已经打探清楚。
土著实力都很弱。
因为修炼之法所致,修行的都是残缺之法,那些古老时期的修炼之法都归隐在山川中。
那现在的结果只有一种。
眼前这位很有可能得到完整的修炼之法。
否则没法形容。
但他哪里知道……林凡实力这么强,就是慢慢修炼的。
比如气功修炼法,名字一听就知道很废物,但真的不废,还很霸道,当心境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就算睡觉都在修炼。
走的路都不一样。
墨武想离开,继续留在这里,没有任何好处,只是他还惦记着此处的古迹,这自然不会放弃,从另一侧攀登而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等等……”
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听到林凡的声音,墨武内心一惊,这是要将他留下来了吗?
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
墨武忍着心中的躁动,疑惑的看着林凡。
如果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他绝对会拼命的逃离此地,至于族人,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至少可以保证将这消息带回去,好让族里的大能给他们报仇。
林凡道:“虽然你已经跟我切磋过,但问题还是回归到原先的情况上,希望你能给我两位朋友道歉一下。”
靠!
墨武真相原地爆炸。
发生这么多事情,你还跟我说这些,你的脑子到底有没有问题。
先前那些对林凡颇为不爽的墨族子弟,都变得老老实实,不敢有任何放肆的行为,刚开始的霸道那是因为他们背后有家族。
如今林凡用实力证明自身的威严。
强者的威严不容冒犯,否则将遭遇无法想象的雷霆打击。
现在就算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两位不好意思,先前的行为是我的错。”墨武将现在的情况,拿捏的稳稳,绝对没有刚开始的霸道。
林凡道:“小宝,老张,你们愿意原谅他吗?”
老张满意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愿意原谅他。”
小宝道:“我听你的。”
老张时不时的冒出一两句有点道理的话,让独眼男颇为好奇,莫非老张恢复的效果要比林凡好吗?
至少他从未在林凡那里听到一句像老张这种有道理的话。
林凡微笑道:“放心吧,他们已经原谅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不过我看你伤的好像有点重,只是可惜我不会医术,不过我这位朋友老张针灸很厉害,要不要让他帮你扎几针?”
吴胜面色微变,有些不太自然。
他最害怕的就是张大师的能力被别人发现,这可比任何宝贝都要有用啊。
吴族族老脸色很难看。
听到扎针,他就想到自己现在这半男半女的模样,算什么啊,算是妖吗?
老张道:“我才不会给他扎针,虽然他已经向我道歉,但我还是很生气。”
“老张,别这样,仇恨不会永远存在,需要打开心扉接受人家的歉意,这样的话,你会感觉到很开心的。”
“不要。”老张撇过头,就是不想给对方扎针。
只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墨武已经被他们弄的差点原地爆炸。
什么意思?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黑白脸对唱戏吗?
我墨武需要那老头扎针不成,搞得好像我是要求你们似的,区区凡人能有多大的本事。
他微微抬手。
示意撤退。
墨族子弟们看懂手势,都默契的点着头,随后不断后退,有序不乱的撤退。
林凡劝老张很长时间,终于劝好倔强的老张,准备让老张给墨武扎针,头一抬,远方没了身影。
“咦,他人呢?”
独眼男道:“人家走了。”
林凡遗憾道:“好可惜,原本他可以健健康康离开的。”
独眼男翻了翻独眼。
说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