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j87好看的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笔趣-第四百四十章 劫(第二章)推薦-36llb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圣使,这陈宣杀死了我族神子,还对圣使如此鲁莽,不能轻易放过啊。”
黑虎族妖祖脸色不甘,开口说道。
“是啊,圣使,我族神子同样被此人所杀,此人蓄意破坏宴会,还伤到圣使,按罪当杀,请圣使不要犹豫!”
“圣使,速速斩了陈宣吧。”
一群妖祖纷纷开口。
混沌圣使脸色冰寒,环顾诸强,道:“你们在教我做事情?”
一群妖祖脸色剧变,身后寒毛耸立。
“不敢不敢!”
“圣使误会了。”
“我的话不想再说一遍,陈宣,乃世之奇才,进入混沌神宫乃铁板铮铮,谁敢动他,就是与混沌神宫为敌,别怪混沌神宫灭了他这一族。”
混沌圣使冰冷道。
一群妖祖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那群神子级强者同样各个心头翻滚,不敢置信。
他们之前明明看到陈宣去追杀混沌圣使了,可混沌圣使为何这幅表现?
莫非是被陈宣抓到了把柄。
“该死的陈宣,这次杀不死你,还有下次,下下次。”
雪豹族神子心中冰寒。
“都散了吧。”
混沌圣使语气冰冷。
各族妖祖纷纷告退。
“等等!”
忽然,混沌圣使再次开口,寒声道:“从今天起,我若知道谁敢报复人族,蓄意屠城,别怪我把他们那一族也给屠了。”
一群妖祖脸色剧变,赶忙应是。
一侧的陈宣顿时露出无比满意的神色。
看来还是蛮听话的。
比直接杀了要好用不知道多少倍。
一群妖祖、神子纷纷迅速地撤离此地,不敢久留。
“你很不错,好好听话,我保证你身上的【封神指力】一辈子都不会发作,不过若不听话,那就没办法了,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反正我贱命一条。”
陈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混沌圣使眉头狂跳,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小子,之前的【定天印】在哪,拿给我看看?”
龙龟忽然开口道。
陈宣立刻从袖子中掏出了那枚【定天印】,巴掌大小,看起来像是墨玉铸就,弥漫着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
这宝印上裂纹密布,看起来像是很久之前遭过重创,但即便如此,也拥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用它砸人的话,可以自动锁定。
陈宣之前就差点吃过它的亏。
龙龟一把将【定天印】抓在了手中,啧啧称奇,道:“可惜里面的符文毁掉了一半,若不然用处可大了,这东西能定住一切外力,包括禁制、束缚、符文、场域、大阵,无往而不利,还可以用来砸人,专击顶门,中者立死。”
“这么强?”
陈宣诧异。
“那是自然,当年【定天印】的主人号称星空下最耀眼的十大年轻天才之一,可惜在太古一战时被我的祖上捏死了,他若不死,【定天印】说不定能被他炼制到和前十比拟的地步。”
龙龟说道。
陈宣连连咋舌,忽然反应过来,看向混沌圣使,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把现在混沌神宫的情况和我说说。”
“我叫陈凌天,混沌神宫高高在上,没什么可说的。”
混沌圣使脸色阴沉。
啪!
陈宣反手就是一巴掌,极其响亮,不满的道:“摆什么臭脸?上一次给我摆臭脸的人被我卖到青楼去了,你要不要试试?”
“你…”
混沌圣使脸色愤恨,心中惊怒。
啪!
又是一巴掌,混沌圣使眼睛浮现怒火,看向陈宣。
“给我笑,不笑的话,我活活抽死你信不信?”
陈宣看着他。
混沌圣使心中憋屈,脸上缓缓挤出了一抹笑容,眼皮都在抽搐,心中恨意滔天。
“这还差不多。”
陈宣冷哼一声,问道:“你们混沌神宫什么时候出世?你祖上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陈天理?”
“你…你怎么知道我祖上的名字?”
混沌圣使脸色一变。
“你都说我得了魔僧传承,我有什么不知道的,混沌神宫,好大的名头,当年不过是一群奴才,勾结外人,背叛了主人,如今居然敢自称混沌神宫之主?真是可笑。”
陈宣冷笑。
“住口!”
陈凌天怒喝,眼神发红。
这件事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秘密,谁都不准提及,谁敢提及,谁就得死。
越是自卑的人,在得到权位之后,就越是不敢让人提起他们肮脏的过去,时时刻刻担心着现有的一切,会重新回到原点。
啪!
陈宣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响亮干脆,冷淡道:“又和我摆脸色?想死不成,给我笑!”
陈凌天心头怨毒,浮现深深地杀气,脸上勉强挤出笑容。
陈宣冷声道,“你们混沌神宫什么时候出世?”
“就在最近还会有人过来,我只是先行官。”
陈凌天挤出笑容。
“原来你只是一个小喽啰,还以为是什么角色呢?”
陈宣揶揄,忽然眉头皱起,问道:“你们宫内的老祖现在死了吗?”
“老祖洪福齐天,至今健在。”
陈凌天笑道。
“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
陈宣开口。
龙龟忽然深深地皱眉,看了看陈凌天,道:“在老子的印象中,当年太古一战后,好像又有其他变故发生了,你们的老祖真没出事?”
“老祖洪福齐天。”
陈凌天勉强挤出笑容。
陈宣脸色狐疑,看向龙龟,道:“之后又出了什么变故?”
“我也说不好,总之有一群狠角色回来过,似乎做了什么,但我的记忆太模糊,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龙龟开口。
它那时连出生都没出生,还处在龟蛋之中,对于外面的很多感知都是极其模糊。
陈宣微微思索,继续询问起了对方一些其他问题。
远处。
一群妖祖、神子各个脸色阴沉,向着前方飞去。
“老祖、各位前辈,这件事绝不能这么算了,虎兄和黄兄这么多神子惨死,那陈宣还要进入混沌神宫修行,今后一旦修成,对我妖族来说,将是巨大祸患!”
孔雀族神子阴寒的开口。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圣使的话都说出来了,谁敢违背?”
雪豹族老祖阴冷道。
“之前圣使明明要杀陈宣,现在居然变成了袒护陈宣,我严重怀疑圣使身上被陈宣抓到了什么把柄。”
雪豹族神子眉头皱起,“可我们现在不知道这个把柄是什么,又有什么办法?”
“不要着急,继续等下去吧,总归是会有机会的。”
金狮族老祖淡漠道。
“不错,机会总是会有的,现在不宜和他有任何冲突,和他虚以委蛇便是,只要抓住机会,一击弄死。”
白龙族老祖冷声道。
他们迅速消失在了这里。
时间迅速。
陈宣向着陈凌天问出了无数问题,足足过去了数个时辰,才终于停下,不由得眉头渐渐皱起。
“难搞啊。”
本以为这家伙还是什么人物,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个小喽啰嘛。
后面还会有其他的混沌神宫使者出现。
陈宣心中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忽然打开面板看去。
现在任务一栏还有四个任务。
一、凑集九仙葬魔诀
二、选择性任务
三、寻找李道天
四、突破法身。
“嗯,先把选择性任务做了,加入【劫】。”
陈宣暗道。
这个【劫】组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秘组织,或许他马上就会知道了。
“走,回神都!”
陈宣开口。
“不去吞天道场了?”
赵日天问道。
“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
陈宣回应,开始动身。
时间不久,他再次返回了神都,让龙龟和赵日天看着陈凌天,自己则回到房间,从袖子中取出了一面古玉,催动了起来。
这是当初【劫】组织一位神秘女子给他的东西,他已经催动过一次,所以第二次催动,自然无比娴熟。
催动完之后,陈宣开始在房间里等待起来,心中思索着对方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出场的,应该会在府外敲门的吧?
不过敲门找自己的话,是不是显得逼格太低了。
好歹也是神秘组织…
在陈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眼神一凝,捕捉到一丝奇异波动,猛然回头,只见自己身后的墙壁上亮起一丝丝诡异的清幽色光芒,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缓缓的浮现而出,里面一道身穿星袍,面带白色面具的女子出现在那里,眼神幽幽。
“你终于又想起我们了?”
声音幽怨难言,似乎是深闺怨妇,埋怨着自己的丈夫。
陈宣暗暗吃惊。
这出场方式着实大超出他的预料。
“仙子,咱们又见面了。”
陈宣微笑。
“进来吧,洞口快要消散了。”
星袍女子幽幽道。
陈宣微微迟疑,迅速迈步走了进去。
洞口闭合,陈宣感觉到眼前无尽的星光在旋转,似乎在进行空间穿梭。
“不要看了,这是一种【破域符】,你若有足够的功劳,也能兑换一枚。”
星袍女子开口。
破域符?
陈宣脑海汹涌。
现在看来,这【劫】组织绝不像是本土出现的组织,不会真的和域外扯上联系吧?起码本土的势力,是绝对不会有什么【破域符】的!
“仙子,不知怎么称呼?上次见面,还没有问你的名号?”
陈宣微笑。
“你可以喊我青鸢。”
星袍女子说道。
“青鸢仙子,不知咱们这个组织到底是什么来历?能否为在下说说?”
陈宣套着近乎,微笑道。
“马上就会有人告诉你的。”
青鸢说道。
眼前的星光忽然迅速加快,短短几息之后,终于消散,陈宣二人出现在了一处巨大的道宫门前,四周建筑物连绵,青山妩媚,流瀑飞泉,还有一行行白鹤在飞行。
陈宣目光看去,大为惊奇。
“这里是什么地方?”
“咱们的一个分部。”
青鸢拢了拢乌黑的长发,淡淡道。
“这位是陈少侠吧,老朽道藏,见过少侠。”
忽然,一阵微笑声音传来,陈宣回头看去,只见道宫门前出现了一位须发银白,手持拂尘的老道,道骨仙风,别具气势。
“这是我们分部的大长老,详细的事情他会和你说的。”
青鸢开口。
“大长老客气,晚辈陈宣见过大长老。”
陈宣还礼。
“早就听闻陈少侠之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道藏真人微笑,道:“陈少侠里面请。”
“真人请!”
两人一阵恭维,走入了道宫,青鸢也是迈起修长笔直的大腿,走了进去。
“陈少侠的问题,老道已经知道了,任何一个加入我【劫】组织内的正式成员,都会问问出相同的问题,若是在之前,没有足够的功劳点,老道断不会直接说出,但对于陈少侠,老道心生敬佩,愿意吐露一二。”
道藏真人与陈宣席地而坐,面带微笑,一侧青烟袅袅,沁人心脾。
“愿闻其详。”
“陈少侠得了金佛古洞的传承,应该知道这片大陆的来历吧?无数年间曾被称为祖地,乃万物发源,众生起源之地,
太古年间曾一度辉煌,群星拱月,万圣朝拜,可惜一场大祸出现,一夜之间,繁华凋零,强者死绝,就此陷入万劫不复。
我们的组织就和当年的祖地有关,祖地被灭,一部分人幸存了下来,远走星空边陲,时刻思念复仇,无数年来,他们的动作从未停过。
而我们就是他们的后人,以【劫】为名,时刻提醒亡族灭种之恨,之所以我们行事诡秘,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就是担心当年的清算者还在继续搜寻着我们,继而会通过我们,找到我们身后的老祖,
无数年过去,那群可怕的大敌始终没有彻底放弃过,对于他们而言,我们多活一天,他们就会不安分一天。
况且这片大陆,解封在即,会有无数太古年间的神器和尸体出现,我们的祖先在无数年前就将我们秘密安放在了这里,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天地解封,让我们率先得到这些东西,以此强大起来。”
道藏微微叹息。
陈宣暗暗皱眉。
“那【周天星宫】呢?也是如此?”
“他们并非这片祖地的人,只是当年的一群中立者,一切以追逐利益为目的,当年天地被封,他们为了能在今后率先得到这片大地上尘封的宝藏,所以在无数岁月之前就已经下来了,
只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让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暴露身份,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的生活习惯和行事作风,已经和这片大陆上的人彻底融合。”
道藏开口。
原来如此。
陈宣忽然问道:“那现在天地解封,岂不是很危险,当年的大敌岂不是很快就会再次降临?”
“从某种程度上说,确实如此。”
道藏开口:“不过,当年天地被封的数百年后,又出了一件大事,有三位被证明死亡已久的至强者再次出现了,看到千疮百孔的祖地,他们愤恨报仇,血洗了小半个星空,但最终还是没能抗衡住,被一群大敌暗算,
他们在逃出之前,对这片大地种下了诅咒,任何进入这片大地的外域生灵都将遭遇巨大的灾难,也就是说现在的情况下,外域生灵还进不来,不过我担心那种诅咒随着时间推移,会渐渐淡化。
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连封印天地的力量都消失了,诅咒的力量又能维持多久,外域的降临恐怕是早晚之事。”
陈宣心头思索,忽然想到了龙龟之前的话。
看来龙龟之前也没说谎。
确实有人回来过。
想想也够可悲,三位死亡已久的人忽然回到家乡,却发现家乡满目疮痍,被毁灭殆尽,不管是什么人估计都会发疯。
“陈少侠,当初在江湖界时可曾得到几张古兽皮绘制的太上图?”
道藏真人问道。
“确实得到过,这是什么来历?”
陈宣忽然眉头皱起。
他曾反复研究过不知多少次,发现就像是小孩的涂鸦一样,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我等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道藏真人微微叹息,道:“只知道是祖辈所传,祖祖辈辈都曾珍重保管,太古一战后,这些太上图、玄天图、天机图全都失散了,我们的祖辈之所以将我们安置过来,一方面是为了等待天地解封,另一方面也是让我们重寻这些古图。”
“真人也不知道来历?”
陈宣吃惊了。
“这片天地间曾经存在了太多的机密,在遥远的古代,连我们的祖先都不敢深究。”
道藏真人说道。
“那几幅图现在都没带在我身上,真人若是想要,今后我将其带来就是。”
陈宣说道。
“不必了,在你身上与在我身上并无多大差距,只要不落在【周天星宫】和混沌神宫的手上就行了。”
道藏真人说道,“我听说混沌神宫已经出世了,并派出了混沌圣使,行走天下,可有此事?”
“不错,不过那位混沌圣使已经被我抓了,所谓的混沌神宫也不过是当年的一群背叛者罢了,奴大欺主,占据了主子的地方。”
陈宣开口。
“这群人的实力无比可怕,陈少侠务必小心。”
道藏真人告诫道。
他这里只是【劫】组织的一个分部,最强的也就是他,但他也只是一个【法身境】的高手,和深不可测的混沌神宫比起来,形同蝼蚁。
对方自称大地皇者,虽然可笑,但却真的具备实力。
“真人放心,我会注意到的。”
陈宣开口。
“嗯,那我带陈少侠去看看组织内的情况吧。”
道藏真人长身而起,引着陈宣,向着门外走去。
陈宣当即跟了过去。
“这里莫非也是一处结界?”
“不错,是当年的祖辈秘密开辟出来的,比妖族的结界更加隐秘,妖族也是一群可怜的生灵,他们的祖先曾在那场大战中出过大力,死掉了无数的妖神、妖圣,
可惜后世子孙却被陈氏一族蒙蔽,自大自狂,处处敌对人族,他们的结界都是当年陈氏一族开辟出来的,为的就是监控与掌握他们,
从头到尾,他们都只是一群活在梦中的可怜者,永远了解不到当年的真相。”
道藏真人说道。
陈宣忽然想起了当初在魔僧记忆中的看到的那一幕。
白袍男子陈天理扬言要将剩下的人自相残杀,看来这就是他的手段了。
“妖族虽然可怜,但可怜之辈必有可恨之处,他们若是老老实实也就罢了,若是不老实,那就只能先想办法肃清他们了。”
陈宣开口。
他可不希望今后与大敌对抗的时候,妖族在身后捅刀子。
道藏真人为他介绍着这里的一处处区域,转眼间小半个时辰过去。
“这里就是我们发布任务的地方,这里的任务全都是自由接取,没有任何强迫性,每一个任务后面都对应着相应的功劳点,以功劳点可以在组织内兑换一些想要的东西。”
道藏真人开口道。
陈宣的目光迅速扫过去。
只见一侧的墙壁上密密麻麻贴了数十张纸条,每一条纸条上都记录了一个个任务,各种任务的难易程度不同,对应的功劳点也不同。
有种和他的面板异曲同工的效果。
忽然,陈宣注意到了其中一个任务,露出异色。
【调查少林方丈之谜】
“真人,这个任务?”
道藏真人脸色微凝,道:“少林方丈凝结法身失败,身上似乎发生了不可预料的事情,我们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在他身上复活了,是当年的祖先之一,还是说是域外的强者?”
“域外的强者?”
陈宣心头吃惊。
确实有可能!
不过他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
当初少林方丈见到自己施展变身,曾明显露出过不一样的神色,而且还说自己今后有事,可以找他,他愿意出手两次。
陈宣仔细思索,忽然开口道:“这个任务我能接吗?”
“自然可以。”
道藏真人说道。
“好,我接了。”
陈宣开口。
说不定今后真有事情要找少林方丈帮忙,现在最让他看不透的就是这个老和尚。
“对了,之前的【破域符】需要多少点功劳值才能兑换?”
陈宣问道。
“一千五百点功劳值才可,完成这个任务会有500点,不过你若着急,也可以拿东西来换取功劳值。”
道藏说道。
“用东西也能换?”
陈宣诧异,忽然手掌在袖子中摸了起来,想要找找有没什么不用的,结果找了一大堆药材出来,忽然心中一动,摸到了另外两样东西。
一个黑色的大剑。
一个紫色的小刀。
全都是当年他从那株神秘古树上摘下的。
“融兵果?你若兑换,一个可以换取700点功劳值,你觉得怎么样?”
道藏真人说道。
“融兵果?你说这个叫做融兵果?”
陈宣诧异。
“不错,铸造兵器的时候将其放入,会有奇效,历史上有名的武器都曾用过它,但一般只有特殊金属才能用到,一般的金属无法承受上面的力量。”
道藏真人微笑。

第二章到~~